刘邦曾被大嫂羞辱,称帝后给侄子奇葩封号,永世被人耻笑

刘邦曾被大嫂羞辱,称帝后给侄子奇葩封号,永世被人耻笑

这里面,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辛酸往事,以致汉高祖刘邦登基之后愤愤不平,还特意跟人解释一番。

刘伯在世时,作为长兄对弟弟刘邦非常疼爱。三弟刘邦不像两个哥哥一样种田置业,而是喜欢跟一帮狐朋狗友终日游手好闲。刘伯身为长兄,从不责备弟弟,而是给予无微不至的帮助。当了亭长之后,刘邦经常与狐朋狗友前呼后拥到家里蹭饭,刘伯则让媳妇做好饭餐招待大家。《史记》记载:“始高祖微时,尝辟事,时时与宾客过巨嫂食。”刘伯一去世,嫂子便对刘邦终日游手好闲表示不满。当刘邦再带客人来家里做客,嫂子便用勺子不停地刮锅底,让大家都以为饭菜已经吃光了,客人便不好意思主动离去。等客人走后,刘邦进入厨房,看到锅里还有饭菜,对大嫂非常不满。《史记》记载:“嫂厌叔,叔与客来,嫂详为羹尽,栎釜,宾客以故去。已而视釜中尚有羹,高祖由此怨其嫂。”刘邦称帝后分封兄弟子侄,追封长兄刘伯为武哀侯,却唯独没有封兄长的儿子刘信。汉高祖刘邦的父亲刘太公看不下去了,出来给刘邦的长嫂和侄子说话。刘太公问刘邦:“你为何唯独不封你长兄的儿子刘信啊?!”

有一位先生十分崇拜苏东坡,于是他照着史书记载,设计出和苏东坡当时相仿的服饰,日常生活习惯也要模仿苏东坡。一日,他拿着一把扇子牵着一匹毛驴走在乡间小路。忽然,天空下起了小雨,他灵机一动,唱起了: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他自以为此情此景与当年苏轼作《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相近,与偶像之间的那种感觉又相似了几分。这时候一位老叟路过,问这位先生,“你是在模仿苏西坡吗?”先生以为老叟无知,大笑道,“世人皆知苏轼号东坡居士,你怎么说我在模仿苏西坡?”老叟顿时哈哈大笑:“你念苏轼的诗,却面露苦楚;你穿苏轼的衣,却步履沉重;你模仿苏轼的形,却不知道苏轼的魂。你说你不是苏西坡是什么?”王小波说:“人与人的差别,有时大于人与猪的差别。”外表可以模仿,内心却难以遮挡。苏东坡心态何其豁达,他创作《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时,定是一种轻松畅快的心情,又怎么会面露苦楚,步履沉重呢?心态差距如此之大,怪不得老叟一眼就能看穿。人这一生,苦乐参半,肯定会有不尽如人意的时候,没有谁会是一帆风顺的,保持一个好心态去面对生活中的一地鸡毛,将来才会过得更舒心洒脱,日子才会越过越好。痛苦时,学会把自己肩上的负担减轻,轻松前行;难过时,学会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去大自然中释放自己的压力;开心时,更要学会分享,把自己的快乐传播给他人。正如作家白落梅所说:“人生一局棋,关于输赢,我们总是无能为力。迷惘之时,多半在局内,当你了悟的时候,人已在局外。若用平和的心态,看凡间一切,简单明了。若用复杂的心态,看万丈红尘,则为世相所迷。”心态好的人,一辈子都会好。

刘太公作为长辈说话的分量还是很重的。想到父亲为自己受的苦,刘邦一定要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刘邦坐下来对父亲说道:“我并非是忘记了分封他,而是长嫂不仁义啊!”刘邦随即将当年的经历跟父亲解释一遍。刘太公老泪纵横,还是劝说刘邦。汉高祖刘邦最终无奈之下,怀着情绪封刘信为羹颉侯,羹颉之意为用勺子刮锅底。不过刘信的侯爵也付出了巨大代价,由于不受待见,刘信的女儿后来被汉高祖刘邦送去了匈奴,与冒顿单于和亲了。到吕后元年,吕后找了个借口给刘信定罪,削爵一级,为关内侯”,也算终于摆脱了这个侮辱性的封号了。《史记》记载:“及高祖为帝,封昆弟,而伯子独不得封。太上皇以为言,高祖曰:‘某非忘封之也,为其母不长者耳。’于是乃封其子信为羹颉侯。而王次兄仲于代。”这个故事教育了千百年的人,兄弟之间友善还是很重要的。

【声明: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处理。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更新内容不易,十分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诸位能理解支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yRpicBOzhzlKlYzAUvyp3v7yp1aEuv7rStCibwdmK4vib27NiaRTIA4QmYjS0rLWo2AiaQwGhsKOEplny6hL8S12vVw/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