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王铎《赠张抱一行书诗卷》2、《滋蕙堂墨宝第三·钟可大书·》3、桂馥隶书《清福》赋4、汉隶《肥致碑...

释文:

壬午春莫书于怀州公署抱一张公祖招饮舟中,偕又白给谏、念冲太守、云岫给谏此夕联轻舫,相从秩秩音。不期湖海意,转入素虚心。近岫清光正,孤城返照深。悠然仍未尽,掩褐(禾木旁)复何寻。其二浦云能自暇,逾与道情亲。况坐声光里,高闲似古人。一壶催叠鼓,诸屿绕闲身。谁谓烟尘外,芳洲水不春。其三邃深更得静,萧瑟答幽声。众派朱灯泛,一痕白鸟鸣。烟花身未老,丘壑道弥荣。百感中原事,魂魂向夜声。其四冲虚风在御,人影近渔扉。顿悟烟奚泊,斯知梦所依。湖江春自阔,戎马事多违,欲去频延佇,钟声出隐微。上沐涧寺后峪柬臾声诸君子忘此群生动,禽言亦觉纷。屡窥深谷色,高卧太濛云。百药吹香路,一身生月纹。其中殊领略,鱼罟也氤氲。抱一张老公祖教之孟津王铎。

(唐)原帖《滋蕙堂墨宝第三·钟可大书·》

桂馥的隶书《清福》赋

桂馥(1736—1805),字冬卉,号未谷、雩门,渎井复民、肃然山小史等。是清代著名文字训诂学家、书法家和篆刻家,山东曲阜人。他幼承家学,博览群籍,尤究心于金石考证之学。乾隆三十三年(1768),因优行得交金石学者翁方纲,相与考订,学识益精。曾任长山训导,与历城士绅周永年共同“买田筑借书园”,藏书万卷,以供贫穷士子借贷读书。乾隆五十四年(1789)举于乡,乾隆五十五年(1790)考中进士。嘉庆元年(1796)始任云南永平县知县,时桂馥已近六十岁了。在任期间,他温厚简朴,勤政爱民,注意调整地方民族关系和文化教育。永平虽为云南边邑,但在桂馥的治理下,政简刑清,境宇怡然,遂得以空闲自理经业,于嘉庆十年(1805)卒于任上。

隶书横幅,纵63厘米,横102厘米,纸本。纸上有朱格十三行,每行八格,每格一字,共有隶书101字。此书主要取法《曹全碑》,书风秀韵而不媚俗,柔韧而不纤弱;用笔圆中带方,方中寓圆,撇振横挑瘦劲有力;笔势左右舒展,疏朗从容;结构多呈横扁,于严整匀称中见变化,在秀丽典雅中显平和,温文尔雅,楚楚动人。横幅内容是作者自撰的《清福》赋。其赋曰:“近居数亩园,向阳几间屋。缘径皆苔藓,翳墙尽树木。竹床一张,布被一幅。春有桃,夏有竹,冬有梅,秋有菊。池有鱼,畦有粟。有客可留,有书可读,长啸数声,短遂一曲。庭裁四时不断花,手展一卷延年录,寒暑风雨不出门,行止坐卧无拘束,如此而已矣,是为清福。”文中描绘出一幅田园耕读生活的美丽图画,是作者对“清福”的理想和向往,充分反映了作者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是作者归隐田园的表达和流露。落款为:“渎井复民桂馥”。下钤“桂馥私印”白文印、“冬卉”赤文印。该幅虽是隶书作品,但结字绮丽,运笔遒劲,令人赏心悦目,具自然天真之美。书和赋相得益彰,巧妙配合,充分反映了作者多方面的艺术才能,是一幅具有高度艺术价值的作品。

汉隶精品《肥致碑》欣赏

此碑内容与东汉道流活动相关,《肥致碑》主要是记载了章和二帝与道教徒的交往,故颇为道教研究者重视。墓主肥致,字苌华,东汉梁县人,是一位蜚声海内、群士景仰的道家人物,因擅方术而被诏入宫,受封“掖庭侍诏,赐钱千万”。一般说来,碑额当题碑名,此乃汉碑惯例,如《鲜于璜》碑额“汉故雁门太守鲜于君碑”,《张迁碑》额“汉故谷城长荡阴令张君表颂”,《衡方碑》额“汉故卫尉卿衡府君碑”,《韩仁铭》额“汉循吏故闻熹长韩仁铭”等,而《肥致碑》额正中“孝章皇帝孝和皇帝”,左为“孝章皇帝太岁在丙子崩”,右为“孝和皇帝太岁在己丑崩”,共28字,却不是碑额,可以说是特例。碑文突出介绍肥致作为方士的事迹,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该碑由于出土较晚,保存极为完好,字口锋芒宛如新发于硎,清晰逼真,没有太多剥蚀风。

小写意竹子的画法

声明:以上图片文字和视频均来源于网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