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人为何爱紫砂?

明朝人为何爱紫砂?

   明代茶具除了景德镇的瓷熠熠生辉外,宜兴的紫砂茶具的突起,更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因为,紫砂茶具对茶文化有巨大贡献,而且茶具艺术的发展也达到了一个高峰。

宜兴紫砂陶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宋代,但在当时没有引起人们过多的重视,这与宋代的饮茶方式有关。有关紫砂壶最早的文献记载,见于北宋文学家欧阳修的诗《和梅公仪尝茶》:“喜共紫瓯饮且酌,羡君潇洒有余清”。

到了明代,散茶成为主流,而且制茶工艺大有改进,出现了发酵茶类。这自然对茶具有新要求,紫砂茶具正适应了这一要求,慢慢为人所接受,紫砂器在明代大放异彩。

明代最为崇尚紫砂或者瓷制的小茶壶。张谦德《茶经》中说:

“壶性狭,壶过大香不聚,容一两升足矣。”冯可宾在《岕茶笺》中说的最明白透彻:“或问茶壶毕竟宜大宜小?茶壶以小为贵,每一客,壶一把,任其自斟自饮,方为得趣。何也?壶小则香不涣散,味不耽阁,况茶中香味,不先不后,只有一时。太早则未足,太迟则己过。见得恰好,一泻而尽。化而裁之,存乎其人,施于他茶亦无不可。”

相比别的质地的小茶壶,明代更宠爱紫砂壶,周高起在《阳羡茗壶系》中称:“近百年中,壶黝银锡及闽豫瓷,而尚宜兴陶,又近人过前人处也。”

明人对紫砂壶的评价极高,《阳羡茗壶系》说:“至名手所作,一壶重不数两,价重每一二十金,能使土与黄金争价。”明代末年张岱在《陶庵梦忆》中说:“宜兴罐以龚春为上,一砂罐,直跻商彝周鼎之列而毫无愧色。”足见其在茶人心目中的位置是何等尊贵。历史学家王玲先生曾言:一把好的紫砂壶,往往可集哲学思想、茶人精神、自然韵律、书画艺术于一身。紫砂的自然色泽加上艺术家的创造,给人以平淡、闲雅、端庄、稳重、自然、质朴、内敛、简易、蕴藉、温和、敦厚、静穆、苍老等种种心灵感受,所以,紫砂壶长期为茶具中冠冕之作便不足为奇了。

明 时大彬制 圈钮壶

很多人认为,紫砂壶在明代之所以大受欢迎,是由于用宜兴紫泥烧制出来的紫砂壶,用来泡茶具有良好的透气性,泡茶也不容易走味,也不容易变色。盛夏时节使用,也不容易馊,在急剧的冷热温度变化下,也不容易炸裂。在明代的诗文中,赞美紫砂壶的,也确实如此。文学家李渔在其《杂说》中赞美到:“茗注莫妙于砂,壶之精者又莫过于阳羡。”冯可宾在《岕茶笺》中说:“茶壶陶器为上,锡次之。”文震亨的《长物志》说:“茶壶为砂者为上,盖既无土气,又无熟汤气。

明代是紫砂茶具制作的兴旺时期,壶小壁厚,保温聚香,与明代提倡的瀹饮法相得益彰,因而,紫砂茶具大受茶人欢迎、喜爱,也不足为奇。

其次,紫砂壶丰富的色泽和可塑性满足了茶人的审美需要。紫砂泥素有“五色土”之称,色彩丰富,可烧成海棠红、朱红、葵黄、古驼、淡墨等几十种颜色,全凭天然矿料呈现的颜色。紫砂泥可塑性好,加工后的泥土能随意造型、篆刻、泥绘等,可以满足人们表情达意、以壶言志的情怀。另外,受到明代社会思潮的影响。文人士大夫在现实面前感到无力,所以独善其身,提倡儒学的中庸之道,尚礼尚简。同时推崇佛家的内敛,并且崇尚道家的自然、平朴、虚无。王玲先生说:“文人的天地越小,越想从一具一器中体现自己的‘心’。从一壶一器中,一品一饮中寻求自己平朴、自然、神逸、崇定的境界”。

表现在茶艺上,文人士大夫一边崇尚自然、古朴,一边增加了唯美情绪,不论是对茶、水、器,要求都更高。而紫砂壶适应了这些要求,因此,大行其道。

明代周高起的《阳羡茗壶系》,是记载宜兴紫砂壶的最早文献。据其记载:

金沙寺僧,久而逸其名矣。闻之陶家云,僧闲静有致,习与陶缸瓮者处,团其细土,加以澄练,捏筑为胎,规而圆之,刳使中空,踵傅口柄盖的,附陶穴烧成,人遂传用。

紫砂壶史上,被奉为始祖的是宜兴金沙寺的一名和尚。金沙寺僧与陶工关系甚密,有次偶然随手捏了把壶,烧成之后,壶的颜色乌紫,轻轻敲壶,铿锵有声,于是跟风仿制的人多了起来,紫砂壶得以流行。

但是,这仅仅是传闻而已。史有记载,第一位让紫砂壶艺术化的是供春,他所做的壶名供壶,艺术价值极高。供春做壶“陶细土抟坯,茶匙穴中,指拣内外,指螺文隐起可按,胎必累按,故腹半尚现节腠,视以辨真。今传世者,栗色暗暗如古金铁,敦庞周正,允称神明垂则矣。”供春做的壶,幽暗呈栗色,好像古金铁铸成的,非常珍贵。供春壶在明代备受珍视,闻龙《茶笺》记述,他的老朋友周文甫,藏有“供春壶”,“摩挲宝爱,不啻掌珠,用之既久,外类紫玉,内如碧玉,真奇物也。”周文甫死后,有遗嘱将壶随葬,其爱壶之深,可见一斑。但是年代久远,供春壶已经极其少见了。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的“供春款树瘿壶”,被认为是供春所做。

供春之后,明代制壶名家,有“四名家”之称的:董翰、赵梁、元锡、时朋。四人都是制壶高手,但是作品罕见。“四名家”后继有人,“壶家妙手称三大”的时大彬、李大仲芳、徐大友泉。

明 时大彬制 提梁壶

其中,以时大彬影响最深远。时大彬的壶小巧玲珑、色合十分紧密。时大彬制壶不求妍媚,讲究雅朴,经常通过技艺与士大夫往来,引起上层社会的重视,认为他所做的壶比供春壶更精工,因此价值更高,可与金玉相比。时大彬所制砂壶造型,主要有四方、梅花、菱花、八角、六方、僧帽、汉方、龙蛋和提梁等式。大彬传世作品,南京博物院藏有《调砂提梁大壶》,盖上刻“天香阁”三字,有“大彬”印款。

明 时大彬制 莲瓣僧帽壶

   上海博物馆藏有《中扁壶》,底镌刻“源远堂藏大彬制”七字。时大彬制的《僧帽壶》,口沿长有五瓣莲花,壶盖呈正五边形,盖钮犹如僧帽的顶,壶颈犹如帽沿,整体造型特别像一顶僧帽。六方口盖任意调动,都能准缝而合,体现了方器造型的高水平。底镌有“万历丁酉年(一五七九)时大彬制”九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mAjD7iaFBgDMb3GnbCLDDnOEGK3ObswqA6FWYsYZO5et3hqeZagT6IftjtQdh7RZRcCn6tdNoFO8xogThndnE7Q/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