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超级帝国”|法国的底层心法

“环保超级帝国”|法国的底层心法

谈起国际成功的环保企业,特别是水务企业,那一定要去法国看看,世界水务巨头,法国包揽了前两名,分别是苏伊士集团和威立雅集团。

二者均是千亿级别体量的环保企业,主营业务聚焦在水处理和固废处理领域,这两大企业除了在自己国内有绝对的掌控权,同时也具备和实现了强大的国际化输出能力,业务遍及全球。

所以,环保产业发展方面,法国可以说是世界的绝对标杆。

这和我们当下环保产业的“艰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到底是什么让法国搞定国内环保的同时,顺便还诞生了两个千亿级的环保巨头,这背后的成功经验是什么?又是什么让我们的环保产业行走的那么艰难?

01

法国的底层心法

对于法国环保产业的成功,有人说是法国在环保方面的研发能力强,技术领先,也有人认为是法国抓住了国际化的机会,实现了产业能力的快速放大。

这些都没错,但如果我们要找到那个最开始让法国打开环保产业局面的原因,我们还需要再追溯的更久远些。

扒开各种表面的现象之后,我们可以看到,法国环保领先世界的根本,其实是靠一套有效的制度:

这套制度叫:特许经营。

事实上,特许经营模式在法国并非环保行业独有和先例。

17世纪的时候,法国人就成功地通过委托经营的方式,利用私人资本建造军舰和港口,迅速地发展了自己的海军。

到后面18世纪修建运河和桥梁,发展到20世纪70年代,特许经营模式已经被广泛地应用在各种基础设施中,包括污水处理、垃圾处理等。

特许经营这种经营模式很多人都不陌生,但这四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其背后最为核心的其实是做到了,统一规划,责、权、利清晰。

这才是法国治污成功和环保产业国际化成功的底层心法。

这套制度后来也被带到了中国,这也是苏伊士和威立雅在中国起步的主要模式。

但同样是特许经营,法国拿它撬动了整个世界的环保产业,但到了我们手里,自己的家门还门出,就已经出现了问题。

法国的这套治污心法:

1. 统一规划;

2. 责、权、利清晰。

到底应该如何理解和运用?我们的问题又出在哪里?

我们逐个来看。

02

环保行业的特许经营

为什么一定要统一规划?

我们在搞环保时,很多环保专家总是埋怨地方政府的政策和做法太过业余。

这些抱怨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政府没有把环保作为一个系统工程来对待,多数政策只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无法真正解决问题。

环保行业解决的是环境污染问题,而环境问题本身是不分地域的,比如长江生态环境的治理。

如果按照行政区域来安排的话,长江大保护这事恐怕是没办法有效和高效推进的,因为长江流经十几个省市自治区,光开会这件事,大家就很难凑到一起,更不要说达成一致意见和统一行动。

所以这事交给了三峡集团统筹管理(推荐阅读:三峡集团的超级大局)。

上面还只是一个例子,整个环保行业其实是一个超大的系统工程,这个大的系统之中又有很多小的系统,相互之间关系密切,各部分并非独立存在,水、气、固废领域无不如此。

其背后逻辑是点、线、面、体的结构模式。

所以在解决这种系统性问题时,“统一规划”就显得非常重要和必要。

这是基于对环保产业的深刻洞察,环保是一个系统性的全局性的联动产业。

那法国又是如何做到统一规划的呢?

这要从二战后谈起,那时候欧洲经济高速复苏,随之带来了严重的污染问题,尤其是河流,河水肮脏而且散发着恶臭,水中的鱼类几乎绝迹。(和我们现在的情况很相似)

在居民的强烈要求下,法国于1964年颁布了《水法》,建立了全国统一管理的6大流域机构,最重要的是:

《水法》规定,流域水务局可以在自来水费和排污费中提取18%的“水税”,用于流域范围内的公共污水厂、污水管线、供水系统等的建设,也可以帮助工厂建设污水处理装置,但必须有地方政府和工厂的资金配套。流域水务局负责管理,而具体的经营则是以特许经营的方式交给企业的。

所以,“统一规划”是环保产业有效推进的前提,是政府对整个环保系统进行统一规划和全局监管的基础。

03

特许经营的灵魂

“责、权、利清晰”

对于特许经营,很多朋友都有一个疑惑,为什么特许经营应用到中国的环保行业,很多时候就不灵了?

难道制度还会出现水土不服?

这锅还真不能让水土来背。

制度没问题,水土也没问题,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人出了问题。我们把特许经营的这本“经”念歪了。

拿当下最火的PPP模式来讲,我们是学到了特许经营的架势,丢了特许经营的灵魂。

这灵魂便是真正意义上的“责、权、利清晰并统一”。

我在《一位副总工的复盘笔记,首曝PPP残酷现状!》一文中讲到过:

在“责、权、利”这件事上,地方政府很大程上掌控了权,而企业则更多的看到的是利,责这件事前期是很难被拿到台面上来讲的,后来没办法,被拿到台面上之后,大家的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就被戳破了。

在这场PPP大战中,大家都抗着合作的大旗,实际上只盯着自己手里那点权利和那个看似热腾腾又冒着扑鼻香味的大蛋糕。

大家甚至从来没坐下来认真讨论过,应该如何真正解决环保问题。

“责、权、利”到底该如何划分是合理的,KPI该如何设定是科学的,这些事没人愿意静下来心来花精力去研究。

所以,我们的特许经营更多的是在“特许”上用功,很少能看到大家在“经营”层面的努力。

制度丢了灵魂,人就变成了行尸走肉。

04

写在最后

在治理上,很多成功,其实底层经验是相通的。

以法国为代表的治污成功经验,让我联想到了美国在促进科研成果转上的制度:

《拜杜法案》

它被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评价为:“美国国会在过去半个世纪中通过的最具鼓舞力的法案”。

《拜杜法案》使私人部门享有联邦资助科研成果的专利权成为可能,从而产生了促进科研成果转化的强大动力。

这部法案的成功之处在于:

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为政府、科研机构、产业界三方合作,共同致力于政府资助研发成果的商业运用提供了有效的制度激,由此加快了技术创新成果产业化的步伐,使得美国在全球竞争中能够继续维持其技术优势,促进了经济繁荣。

这是美国领跑世界,成为绝对霸主的底层心法。

只有当利益和责任均衡是,企业才能以解决问题为核心稳定向前发展。

这种心法不仅在治理一个国家一个产业上有效,在个人管理和团队治理上同样有效。

所以,真正的学习不是停留在表面的模仿,而是要看到和学到别人最底层最核心的东西,这才是有效的学习。(个人、企业、国家无不如此。)

END -

推 荐 阅 读

(点击下方蓝色标题↓即可阅读)

 行业趋势 

☞ 基建狂魔杀入环保行业的启示  最新 

☞ 环保行业,轻、重资产之争 | 深度 

☞ 新形势下环保行业的三大竞争力 

☞ 2019环保行业5大发展趋势 | 首发 

☞ 环保行业,野蛮十年的结束 | 深度  

☞ 一位副总工的复盘笔记,首曝PPP残酷现状

☞ 为什么环保行业的主角必须是国企

☞ 万亿环保产业正在错过历史最佳时期

☞ 做技术的企业,为什么总是做不大

☞ 环保行业大而全的扩张模式将终结

 行业公司 

碧水源空 | 三峡集团 | 中持水务 | 博世科空 |

科融环境 | 东方园林 | 盈峰环境 | 凯迪生态 | 

绿色动力 | 蒙草生态 | 先河环保 | 盛运环保 | 

东江环保 | 雅居乐空 | 康泰环保 | 桑德集团 |

永清环保 | 博天环境 | 三峰环境 | 山东院空 | 

景津环保|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chD2owckYZbpSAlFCqfJkGdgzAWbFPH4U9U2FqFC38bSGr1as27lY3HufcAZvrsR4O3NaQUMff6ahHjIt62tf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