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那庙碑记

朝那庙碑记

  朝那,秦肇县。惠文王使张仪阴谋伐楚,献文于湫神曰:“敢昭告于巫咸,大神以底,楚王熊相之多罪。”是时楚方强,三间多贤能谋,熊相昏不用,自陷凶轨,兵败国削,非神褫其魄者,殆不至是也。但湫神之为巫咸,岂商之贤相欤?或列子之所述欤?抑自为一人?莫可征矣。而神之名为巫咸,则可据也。相传为朝那县令。令者邑万户,秩千石为官。秦以朝那北距义渠,西制戎。而万户之民,半多戎狄,以一令柔远能迩,卒兼义渠,塞河南。史虽失其名。而其令之才且贤,亦可想见。岂非足以嗣周公之功,为圣人之徒者欤?但朝那地界故广,而湫则所在有之。

唯华亭县西北五十里湫头山,山最高,池渊泓莫测,早涝无所增损。且北麓为泾之源,南距为汭之源。神灵所栖,莫宜于斯。而境内千百泉湫,咸朝宗泾、汭。在湫头,实泾、汭之源。祭祀河必先源,而后委则朝那之庙,食于华亭,又其宜也。但湫去县至远,香牢乏荐。旧传于县西北十里湫头之支之下,原去县近,而山平旷,有泉错出,下为两亭。沟民咸仰惠泽,故遂立祠。屡圮必修,称曰:“盖国大王,”则无所据,而名不正。时春生于朝那,数千载之后,每诵经史,穷治乱,览山川,美禹绩,思古圣贤之夙烈,以为拯否定倾,必代有哲人。而文献莫征,于修郡志,盖喟然三叹焉。自童子乡举,躬睹胡马饮泾,愤。莫或,缵神与禹周之绪也。顾四十余年,力已衰而志未渝。事亲既终丧,乃以甲子冬至,定居两亭沟之东二里许。与祠相望。

    乙丑春旱,至五月弗雨。民恐且饥,遍走群望。余告以神之贞灵。适兵部郎中周郡鉴,乡进士曹子继恭、赵子佩在余所,遂以月之十日同祈于神,而县之耆旧,狎至共浚湫以还。乃北风化为谷雨,阴渰群然突起,至夜大雨,翌日乃晴。语具祭文云,故勒诸碑阴。以后思雨即雨,雨足即晴。八月之朔,余祗题朝那神祠加焉。方大树即霁。县官遵化谢君济,缙绅刘子碥?等,咸共伐石志之,以传诸后。且为迎送神之歌,俾民岁以五月望,八月朔祀焉。歌曰:

神之来兮豳之西,金天燠兮霜霰虚。云之旆兮飙之骑,奔迅霆兮腾潜螭。阳穆穆兮阴为电,露瀼瀼兮雨徐徐。阜我兮百谷嘉蔬,育我兮,孙子祁祁众角奔兮拜舞,鼓角革兮糈脯。羞殽兮少牢之鸡,酹清醑兮田之黍。春秋代兮傒?神居,千百祀兮熄寇虏。神之享兮瞻颜赭。?云扬兮骋天马。佐少昊兮于穆,光陆离兮霞舄。兑之楹兮遨游,西海恬兮广野。前文凤兮后轩龙,彼妖氛兮何为者! 

赵时春(1509年—1567年),字景仁,号浚谷,平凉人。平凉“嘉靖八才子”之一。读书善强记,文章豪肆,与唐顺之、王慎中齐名。着有《赵浚谷集》十六卷,与《平凉府志》,均《四库总目》并行于世。赵时春居华亭多年,着有《惠民渠记》《复古南门记》《》朝那庙碑记》《重修灵岩寺记》《剡山半雾》《仪山歌》《夜归仪州》《登古仪州西城》《华亭道中》《华亭雨雾》等诗歌。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ibLDzVlMvic7zCrKEOqswsxJTaZDvDB49Z80YUbxM7Df891E24YseBXZvREhovjSYp4QeqNbUC0bbChcJeLEJfQ/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