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凡是让你不舒服的关系,都是错的 。 ”

“ 凡是让你不舒服的关系,都是错的 。 ”

 

 凡是让你不舒服的关系,都是错的 

 

-01-

三观不同,不必强融 

 

高中时候,曾经有一个朋友,好得钻一个被窝,吃一碗面,混穿彼此的衣服。 无论什么事,都会第一时间和对方分享,甚至同时喜欢一个男孩子,都彼此谦让。 别人见到一个,就会问:怎么你自己,她呢? 原以为可以这样好一辈子,没想到,高中毕业后,便渐渐失去联系。 去年闺蜜的女儿考上了某部委公务员,我陪她去商场买生活用品的时候,竟然遇到高中同学。 激动的寒暄拥抱之后,说起闺蜜女儿的事儿,她羡慕之余,脱口而出:“你们家背景很强大啊……” 我说了句“其实现在的公务员考试真的很透明很公正啊”,不料,却引起了她的各种吐槽。 听着她对生活的种种不满与偏执的理解,我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脑子里闪过一句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就在你面前,却无法靠近你。 临走加了微信,看她的朋友圈,基本是各种促销活动求赞,偶尔给我发个砍价的链接。我默默帮她砍了几回,没说话。

 

难怪陈奕迅唱:“为何旧知己,到最后变不到老友,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彼此都觉得了累,也曾试着想挽回,却更觉心力憔悴。

 

其实,如果一段感情维持地很累,那就不要继续了。爱情是这样,友情更是如此。因为好的关系,都应该是舒服的。

 

 

-2- 

费劲的关系,都是错的 

 

学生时代读鲁迅,最喜欢的就是他和闰土的友谊。 两个人是少年闰土跟随父亲给鲁迅家帮佣时认识的。由于年纪相仿,很快玩到一起,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闰土健康活泼,教给鲁迅捕鸟、抓兽、看西瓜,还告诉鲁迅好多高墙大宅内见不到的新鲜事儿,让鲁迅羡慕不已,亲热地喊他“闰土哥”,两人情同手足。 后来,帮佣结束,闰土父亲要带他回乡下时,急的少年鲁迅大哭,闰土也躲到厨房里不肯出来。 两人再次相见,已经是中年。鲁迅吃过饭正在喝茶,闰土忽然来了,鲁迅激动的站起来说“闰土哥,你来了?” 闰土此时已经有六个孩子,而且接替父亲,成为鲁迅家的帮佣。他体态臃肿,一脸沧桑,望着鲁迅,半天嗫嚅着,本能地喊了一句:老爷…… 曾经两小无猜的好朋友,真情还在,中间却已经隔了一条河。这条河太宽,里面隔了岁月,盛满了人生酸甜苦辣,再也无法逾越。 就像《半生缘》里曼贞对着昔日的恋人说的那样,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往日真情犹在,只是生活环境大不相同,我可能再奋斗十八年,也无法轻松地坐下来与你喝杯咖啡,曾经两小无猜的我们,终于活成了不同的阶层。

 

 -3-

真正的情谊,无需讨好 

 

凡高与高更是同时代的艺术家,而且有过一段“同居”岁月。 那时候,意气风发、充满自信的高更一直是凡高向往的对象。 向往到极致,35岁的凡高邀请40岁的高更来自己的小镇上同住。 基于艺术家的相互欣赏,高更欣然答应。 凡高喜不自禁,为了迎接高更,他画了《房间》,并按照画中的情形布置房间,还画了那幅着名的《向日葵》,挂到房间墙上…… 凡高对高更这个朋友,包含着热情与期待,敬畏与嫉妒。复杂的情感,使得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并不愉快。 除了艺术上的分歧,高更很快厌烦了凡高的过分的体贴与讨好,觉得友谊不应该是这样的;而凡高对高更的迷恋已经近乎疯狂,那段日子,高更经常半夜醒来,被床边凝视他的凡高惊出一身冷汗。 友情是平等的,情谊的天平一旦倾斜,就无法维系。 在凡高近似疯狂的举动中,高更落荒而逃。凡高发现高更离去后,绝望地割下自己的耳朵寄给高更。 想一想,如果自己有这样的朋友,会不会也心惊肉跳地逃走? 有句话说得好,友情生于共鸣,毁于分歧。

 

 如果一段关系让你觉得不舒服,那么大概率是要快刀斩乱麻的。 

 

-4-

 拥有一份真情,是一种幸运。

 

但是,感情也是有保质期的,很多时候,有些东西会在原本亲密无间的两个人之间,悄悄划开一道口子,你的观点我无法认同,我的三观你觉得不爽,走着走着,彼此成了两条路上的人。 其实,结束一段关系,有时候并非坏事,毕竟,人生大部分的遇见,都指向别离。

 

有结束,才有开始,失去一份真情,再去迎接下一份真情,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tx3NiasrlsM4iazPKjl5Yficp8gbp37trX9bBL7CzxsSLpCd8GOauDAtxWpSrRWwpbRQicrfAWQH4MzvbF9YIPeeGg/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