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市,聚散财富尽有时

图/文 赵澍

柳市,聚散财富竟有时

2015年12月

 柳市的菜系不南不北,海鲜生动不生猛,炒粉干倒合口味,能让胃暖的食物只是炒粉干和白粥了。柳市的朋友认真坦实,处事小心翼翼,一样样不容含糊,笃信耶稣主,一样笃信财富。      柳市在东海边一个小角落,从前,瓯江入海冲积一处平原,阡陌交错,土地肥沃,河网纵横。现在,这里天下商贾云集,楼宇比邻,街网蛛织,车水马龙。      柳市依着雁荡山,古旧的商街也为这雁荡之声变得秀气。雁荡山的灵气在水,崖壁上黟石压顶,崖松怪异,大小龙湫清水瀑下,见过宋人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吧,右边那条高崖垂瀑,竟如此这般入境,若不知道是照金,到似雁荡山的原型。

      这个小镇,会一夜之间暴富,于市之上,于商之果。柳市成就财富,要谢开放。八十年代严打投机倒把,打得八大王没了,打出了百千个大王来。温州不是现象,温州是历史的一个结点,财富应有天机,应有时运,还要谢任性和吃苦,这也是逼出来的。      财富也不是稳稳的,危机也有,风暴也有,现在就停在风眼。财富依旧在,这次承认贬值了。      在柳市,财富带给时代的印记很模糊。或年节时,土豪省亲,豪车堵路,才知道财富如此聚散。      说来惭愧,开始我到温州也是奔着财富,辛苦不堪。招商引资过了季,留下柳市几个哥们。今天又来串门子,大家额头多了一些岁月,感觉多一些眷顾。我还是大哥,柳市还是柳市。备足了炒粉干,和喝不完的酒。- End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JPxsB124oKLLy374uQt9RFnvuoFNISkswgsy3hzkLxkiaxb0lsVbTXtZ0Dqc7Dz7zu4sICGDg0S3PxOXhIYSMlQ/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