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打败42万,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句话,他是战神

2万打败42万,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句话,他是战神

 

昆阳之战是历史上着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东汉开国皇帝刘秀指挥的绿林军竟然以区区2万之众击败了王莽42大军,创造了一个奇迹。历史上对这一战众说纷纭,很有人觉得此战太过不可思议,甚至不相信是真实的。其实,这一战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正确的战略被错误的战略打败。这是因为一方战略虽然正确,执行时的战役指导和战术运用却是错误的;一方战略虽然错误,但战役指导和战术运用却是正确的。所以,昆阳之战从军事上来说是个非常有意思的战例,这种通过出色的战役指挥来扭转战略失误的战例是不常见的。从军事学的角度,此战是个传奇。

一、新朝末年天下起义军蜂起,王莽的新朝有崩盘的危险

新朝末年,正处在风雨飘摇的动荡时期,人民怨声载道,加上连年灾荒,物价腾贵,终于引起全国性的农民起义,其中赤眉、铜马以及绿林等三支起义军声势最为浩大,赤眉军和铜马军的人数都在数十万之多,控制了今山东、河北、安徽、河南等大部分的区域,而绿林军最初的时候,比较弱小,主要是活动在湖北和河南的交界地带。

(赤眉、铜马、绿林起义军活动范围示意图)

从当时的天下形势来看,尽管关东大部分的区域已经沦陷到了农民军的手中,但是以铜马和赤眉为主的农民军的战略思想十分的不明确,他们没有旗号,没有文号,说起来只是一群因为受了灾荒而被迫造反想要吃饱肚子的流民,甚至可以说只是一群土匪。

王莽军本意是要以重兵歼灭赤眉主力,甚至还使用了赤地战略,在山东之地烧杀抢掠,挤压赤眉军的生存空间,当时山东的谚语说:“宁逢赤眉,不逢太师!太师尚可,更始杀我!”指的就是王莽派遣去镇压赤眉军的主力新军给老百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越来越多的农民流离失所,赤眉军的兵源反而越来越大。

当新军与赤眉在关东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本来活动范围小,势力最弱的绿林军突然进入到了王莽的视野当中。刘縯刘秀领导的春陵军联合了绿林军,大破王莽军于蓝乡(今泌阳一带),一路向北,又打败了严尤、陈茂于淯阳,竟然准备进攻南阳盆地最重要的郡治所在地宛城。

二、短视的绿林军给了王莽一个翻盘的机会,天下棋局重心转移到了南阳郡

第一,绿林军犯了一个战略性的大错误,惹来了王莽的集火。

公元23年正月,绿林军连战连捷,进围宛城。二月,刘玄就称帝了,改元更始。绿林军本来就是农民起义军当中最为弱小的一支,没有“广积粮,缓称王”却迫不及待的建立起了政权,封侯拜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愚蠢到找死的做法。

刘玄的即位,本身就是矛盾的产物。因为绿林军是农民军和豪强军的结合,农民军的代表是刘縯、刘秀率领的春陵豪强军约有数千人,农民军则占据绿林军的大部分,双方的结合只是因为面临王莽军事压力的产物,互相之间矛盾重重,刘縯本身十分强势,自己想当皇帝,却在帝位的争夺中失败。

刘縯本身的战略企图是夺取宛城,形成东北上威胁洛阳,打通与赤眉军的联系;西北上威胁长安,直接可攻击王莽腹心;又可以切断王莽政权与荆襄的联系。所以,一旦夺取宛城,绿林军将处于一个较为有利的战略态势。

但是刘玄的称帝却将自己纳入了王莽的视线,被视为重大威胁。这是极为严重的失策。

第二,王莽察觉到了一次绝佳的反击战机,决定各个击破首攻绿林军。

本来,王莽对绿林军并不重视,一直没有动用主力前去镇压。本来王莽的战略部署为派太师王匡和国将哀章帅率兵三十万东拒赤眉,严尤和陈茂率兵十万南击绿林。

绿林军的突然壮大,进围宛城给了王莽极大的威胁,因为这样一来,三支农民军队对王莽政权形成了半包围之势,王莽一下子感受到上中下三路的压力。

但是,危机之中酝酿着转机。王莽的新军处在内线作战,而内线作战的要点是:利用时间和空间的关系,对敌人实施各个击破。本来王莽面临来自赤眉和铜马等农民起义军很大的军事压力,一直没有取得很好的战果。这就导致王莽的军队士气日益低落,这对军队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王莽需要一个胜利,来振奋军心。现在,王莽面临一个重大战略选择,到底先打哪一路,但绿林军的强出头帮助王莽定下来了决心。

而且此时的绿林军谋图宛城,这会直接对长安构成威胁,而且其最为孤立突出,兵力也最弱,尚未能和赤眉军形成有效联络。如果能一举击灭,必将大大振奋王莽声威,反过来可以威赫其他起义军,给予压力,对他们的心理会造成极大波动。这是王莽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可以看到,王莽的战略企图就是利用内线机动,快速击灭绿林军,一旦歼灭了绿林军,则新军可以东出洛阳,西南出方城隘口,对势力范围最大的赤眉军形成钳子攻势,挟战胜之威,以优势兵力分割包围赤眉军。

当时其他方面的战略形势是,虽然赤眉军逐步西进,但王莽在关东最重要的战略要点洛阳依然还牢牢的掌握在了新朝的手中,赤眉军想要逾越洛阳进攻新朝的心脏长安是很有难度的。

铜马军,虽然人数也在数十万之多,但控制范围更北面一些,以农民军的军事素养以及后勤装备等条件的制约,想要渡过黄河逐鹿中原,还不具备条件。

王莽此人绝对是有战略眼光的,他看到最弱的绿林对自己威胁最大,也最容易攻取,从中他看到了自己翻盘的机会。

王莽于是征调当时所谓精通63家兵法的人,充当军中的类似参谋的官吏,并任用长人巨毋霸为垒尉,驱使虎、豹、犀牛、象等凶猛野兽圈至军内饲养,震撼敌人。各州郡均自选精兵,由郡和牧守亲自率领,限期到洛阳附近集中,在颍川又会合了严尤、陈茂的部队,兵力达42万多人,以杀鸡用牛刀的架势,直扑绿林军,企图解除宛城之围,并想要一战而歼灭绿林军。

第三,宛城作为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大都市,成为了新汉必争之地。

《汉书食货志下》说:“遂于长安及五都立五均官,更名长安东西市令及洛阳、邯郸、临淄、宛、成都”,这说明了宛城是当时天下最重要的六大城市之一,在这六座重要城市当中,从起义形势图来看,邯郸、临淄基本上已经处在了铜马、赤眉起义军的骚扰和实际控制范围之内,洛阳也受到了威胁,那么宛城的重要性就更加的凸显出来了,不容有失。

宛城自春秋战国以来,就是秦国的大本营关中平原与楚国的中原争霸前哨南阳盆地直至江汉平原的连接点,是武关道的重要一环,起自长安,经积道、灞上、芷阳、蓝田、峣关、上洛、武关、丹水、淅、郦等地终点到宛城,而武关道的地位在诸驿路中仅次于“大路驿”潼关道,当年刘邦能够先于项羽进入到咸阳城称王,走的就是打下宛城之后直通武关的武关道。

(南阳盆地到关中平原的不二捷径——武关道)

三、王莽的战略决策虽然正确,战役指导却是错误

第一,王莽并没有利用自身对绿林军的外线优势,反而集中兵力一路推进

王莽要解救宛城之围,并击灭绿林军,有两条通道,一是走武关道,东南下宛城;二是走取方城隘口,西南下宛城。

最终王莽选择派大司空王邑去洛阳,和在洛阳的大司徒王寻合兵一处,再经颍川郡向宛城前进。

这是王莽的莫大失误,用兵讲究分合,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敌人固然重要,但是利用外线优势分进合击一样是取胜之道。面对三支农民军,王莽处于内线,但单独面对绿林军,王莽处于外线。宛城的地理位置决定了王莽军可以从东北、西北两个方向同时进军。如果武关道也有一支王莽军东南下,将对围困宛城的绿林军提出莫大的考验。

但是,王莽选择从颍川郡下宛城,而这进军途中必然要经过昆阳。

第二、昆阳的地理位置及王莽的进军路线决定了此地将成为棋眼

昆阳的位置非常重要,它处于南阳盆地东北边的外缘,距离宛城210里,正处在黄淮平原和南阳盆地的交界处,伏牛山脉和桐柏山脉在此形成了一个豁口,是扼住了从洛阳、许昌等北方战略要地进入到南阳盆地的门户所在,北边一点就是当年楚国的方城隘口。是从荆襄方向北上争夺中原的咽喉要点,又是南下进入南阳盆地和荆襄盆地的桥头堡。当时集结重兵在函谷关以东镇压赤眉绿林军的新朝军队,若想进入到南阳盆地,镇压绿林军起义,解救宛城之围,此地为必经之路。所以,终西汉一世,都对此地极为重视,昆阳城虽小,城防却极为坚固。

第三,新朝针对南阳的绿林军的反应速度太慢,失去了战略先手。

大司空王邑是带着王莽的最新的战略旨意接管军队指挥权的。当时,新朝的主力精锐军团在洛阳一带对付山东的赤眉军,最高军事长官是司徒王寻,却没有直接任命距离宛城不过500里外的司徒王寻统领各地军马救援南阳郡,延迟了出兵的最佳时间点。大军逶迤千里,粮草辎重络绎不绝。这些都不可避免的迟滞了新莽军队的快速反应,而绿林军发展的速度却很快,到了四月,刘秀等人就已经占领了昆阳、郾、定陵等地,势力前锋已经进入到了颍川郡。

绿林军对此地的重要性非常清楚,他们的目标虽然是宛城,但他们深知昆阳对宛城的屏蔽作用,刘縯此人甚能用兵,一方面围困宛城,另一方面分兵疾取昆阳,这样一来就成了关门打狗之势。这一手更是我军的拿手好戏,如果对古代战争不熟悉,却熟悉我军军史的读者自然就可以知道昆阳一线的汉军就是刘縯派出的阻援部队。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此地阻击前来救援宛城的王莽军。

一旦新朝的40多万大军碾压过了昆阳,正在日夜围困攻打宛城的刘縯等绿林军将腹背受敌,很容易一败涂地。日后的高粱河之战就是这种情况

本来,严尤和陈茂负责和绿林军作战,可是作战失利的他们却在颍川郡逗留不前,坐看绿林军夺取昆阳一线。此为王莽军的一大失误。

第四,王邑王寻太过重视昆阳的战略位置,丧失了抢占先机的时机。

王莽制定的战略,是要利用内线的优势作战,进行各个击破。那么就必然要求王邑王寻所率领的大军能迅速突破昆阳,深入南阳盆地,寻求决战。也就是说必须牢牢把握住时间权和空间权来寻求主动。这是因为王莽是内线作战,他必须在短时间内完成快速机动,利用其它方向的农民军来不及完成反应的时间差来进行作战,这就要求时间权和空间权必须时刻在手,用一个字形容就是,快。因此,绝不能顿兵于坚城之下。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王莽军不拿下昆阳,直接绕城而走,也不可取。王莽军的后勤补给都要通过昆阳这一小小隘口进行运输,没有被控制的昆阳会直接威胁到深入南阳的新军的后勤补给线,一旦后勤补给线被断,对于42万大军来说,是致命的。

所以王邑和王寻面临着一个难题。但这时王邑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部署,他决定先拿下昆阳,再继续南下。

事实上,严尤曾提出另一个建议,那就是绕过昆阳,直接攻击围困宛城的绿林军侧背。正如上所说,王邑的决心太过求稳,严尤的建议太过冒险。正如刚才所讲,用兵讲究分合,昆阳周围地势狭隘,不是大军屯军之地,刘縯虽然派出了部队阻击,但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王邑无论是以主力围困昆明,一部精锐南下要击绿林军侧背,或者以强有力一部围困昆阳,主力南下,都是可行之法。然而王邑只知道要集中兵力作战,不懂分合之道,这正是洪承畴败降的原因。

(南阳郡示意图,叶县即为昆阳)

四、刘秀精准把握了战场态势,定下了正确的决心

五月,刘秀在阳关遭遇王莽军先头部队后,迅速退回了昆阳。此时,昆阳人心惶惶,负责镇守昆阳的王凤、王常等将领,鉴于双方力量十分悬殊,对坚守昆阳信心不足,一些退入昆阳城中的官兵也惊惶失措,担心妻子儿女和已经掳掠到手的那些财宝,想分散回去,保存自己的地盘和既得利益。

这个时候,刘秀站了出来,力排众议,要求大家坚守城池。这是因为刘秀眼里看的是全局,他敏锐的意识到,昆阳一地的得失事关整个绿林军的生死,而不仅仅只是一城一地的得失。刘縯在这安排部队的目的,就是要进行迟滞作战,保障主力在宛城的军事行动。在刘秀讲清楚这层道理,昆阳的将领们都明白过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但是,古时候作战和现在不同,现代可以用远程火力来实施区域控制,古代必须依靠兵力。昆阳的绿林军不过八九千人,这点兵力只够守城,是无法形成战场遮断的。要想进行迟滞作战,必须在城外的要点有一支部队为呼应,形成对围城部队的夹击之势。另一方面,城外能有救兵,会极大的增强城内坚守的信心。所以刘秀趁王莽军尚未合围后,带着十三名勇士,突出昆阳去定陵、郾城等地,向那边的一万余绿林军求援。

可以说,刘秀已经洞察到昆阳将成为整个宛城之战的棋眼,实际上后来更成为天下大势的棋眼。他明白自己必须以昆阳为支撑点,采取迟滞战术,将王寻、王邑拖在昆阳,以取得绿林军主力战略回旋的余地。此非大智大勇是不能决断的。昆阳,刘秀,将在一起打破王莽的战略企图。

五、王邑刚愎自用无法采纳正确的战术方法,让大军陷入苦战当中。

王莽军包围昆阳后,开始昼夜攻打,攻城手段无所不用,挖地道,使用冲车和棚车攻城,集中了所有的机弩向城内狂射,箭矢像雨水倾泄,看起来63家军事参谋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昆阳城中的军民不能外出行动,连出门打水也要头顶门板,以防中箭。战斗最艰苦时,守将王凤等人一度动摇,向王邑乞降,但王邑、王寻竟然不许他们投降,非要踏平昆阳不可。于是,昆阳攻坚战进入到了最困难的阶段。

这时严尤看到昆阳难以在短期内攻下,便又建议王邑说:“兵法讲围城要留一面,我们应当让昆阳之敌逃跑一些,使他们传播失败的消息以震撼宛城之敌,我们趁势追杀,必能全胜。”

这个建议非常的毒辣,昆阳守军已经难以坚持,如果突然网开一面,必将调动人的求生欲望,跟踪这些溃兵进行追击作战,利用溃兵冲散围困宛城的绿林军主力大军,是一个极好的,又是个极省力的捡便宜办法。严尤号称名将,作战指挥有其独到之处。

但不幸的是,王邑眼看昆阳城要破,拒绝了这个建议。

六、关键时刻到达战场的刘秀展示了出色的指挥艺术

昆阳的坚固和守军的顽强,让城内的绿林军等到了刘秀搬来的救兵。刘秀是历代帝王中善能用兵的一个。从全局上说,刘秀只要能在昆阳一线阻击王莽大军,就是完成任务。然而,刘秀定下的决心却是以昆阳牵制敌军,自己去搬救兵,内外夹击,战胜敌军。这需要惊人的胆略,刘秀能求援的救兵,不过万余,加上昆阳城中的8、9千,也不过2万,要用2万去击败42万,他能成功吗?

第一,刘秀个人超强的个人魅力和说服能力,成功带来外围精锐援军。

刘秀到了郾和定陵等地,针对绿林军当中大部分人造反是为了发财致富的这种想法,直接说:“今若破敌,珍宝万倍,大攻可成;如为所败,首领无余,何财物之有?”这下子,让那些专心掠夺财富的农民们眼睛冒绿光了,叫喊着跟着刘秀来到昆阳城下。

这些被一夜暴富的想法而弄的五内俱焚的绿林军援军,看到了新朝设立在昆阳城下的百来座军营,还有数十万的大军,恐怕是恐惧和贪婪两种情绪都交织在一起的吧?但此时的绿林军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破釜沉舟的死战。

第二,认识到初战的关键性,刘秀身先士卒奋勇出击,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刘秀知道他们要面对的是42万的敌军,这个庞大的数字对己方来说,是个沉重的压力。因此初战必须得胜,如果不能胜,大家都会失去信心,军心、士气会受到沉重打击,局面将会无法控制。这一战,没有任何办法,两军阵前,勇者得胜耳。6月1日,刘秀选出了一千名敢死队直接来到新莽军营之外挑衅。王邑、王寻见刘秀兵少,有轻敌之心,只以数千人正面迎战。这就给了刘秀一个机会,刘秀知道这是背水一战,为了保证初战胜利,振奋士气,他身先士卒、一马当先冲进敌阵,亲自斩杀王莽军几十人,跟随的将领都惊异地说:“刘将军平时看到小股敌人,都十分害怕,今天见了大敌,却很勇猛,真是了不起。以后请你总在前面率领我们作战,我们共同协力破敌”。

刘秀接着又率领将士再向王莽军攻击,王莽军被打得大败,刘秀军斩杀新军近千人。这样一来,大大地鼓舞了绿林军的斗志,他们看到王莽军人虽然多,但士气低落,战斗力不足,这样就有了作战的信心。

第三,刘秀成功运用心理战术,瓦解新军的士气。

但是,光有信心还是没用的,王莽军毕竟有42万大军。接下来该怎么办?

当时,宛城已经被绿林军攻下,刘秀并不知道,但他知道如何利用宣传瓦解敌军斗志,于是故意散布谣言,把写有宛城绿林军已获胜,“宛下兵到”的密信,射进昆阳城内,同时也转落到新军手中,王邑、王寻并不相信,嗤之以鼻,但是新军将士本就是很多被逼参军,连年征战朝不保夕之下士气本就低落,很容易就相信流言,加上数十万大军迟迟都打不下一个昆阳,都没有了斗志。

攻心战和运动战的成功让刘秀搏出了一个很好的开局,在接下来的战斗当中,让刘秀能够尽情发挥。

(昆阳之战示意图)

第四,刘秀结合昆阳狭窄不利大规模军团作战的地理,成功突破对方中军。

在成功提升己方信心和摧毁敌方斗志后,最后一个摆在刘秀面前的问题就是如何击败王莽军。王莽军虽然连战连败,但毕竟有42万,光凭这样的小规模战斗,这点损失对王莽军来说无关痛痒。因此,接下来的战斗,刘秀必须一击必杀。

而王邑、王寻的布阵给了刘秀机会。

昆阳是“百泉之汇,素有昆澧二水抱佳城、伏牛二龙镇昆阳”之说,东西两侧分别是伏牛山脉和桐柏山脉,同时又被昆澧二水丰富的水系围绕,地形十分的狭窄,不利于大兵团作战,同时也会限制大兵团的机动。

王邑、王寻把自己所有的部队全部摆在了这么一个地方,这就导致一个问题,他们的军阵必然是十分紧凑、拥挤不堪的。看起来是个刺猬,实际上破绽百出。无论是古代的军阵还是现代的阵型,都需要一定的空间来保持其运转灵活。军队的集结离散必须得有足够的空间来实施,不然其中的各要素无从发挥战斗力。所以,王邑、王寻的军阵似乎是集中了兵力,实际上根本动不了。42万大军的联络和指挥,即使是现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在那个时候,作战指挥依靠旗鼓,在这种狭小空间内,哪里能收发自如。

这一点,被刘秀看在眼里。于是,刘秀决定把目标直指城西王邑、王寻的中军。

正好此时,刘秀之前的心理战已经大获成功

刘秀决定抓住战机,迅速组织三千人的精锐敢死队,出其不意自城西水道冲击新军的中坚。

王邑、王寻在遭到刘秀突然袭击后,因为担心部队的调动引起混乱,这种混乱在古代军阵中是致命的,因为指挥系统的局限,基本没有能力恢复,比如淝水之战。所以王邑、王寻下令,各营不要轻举妄动,亲自率领自己中军1万余人独自与刘秀的敢死队交战。

刘秀已经知道了王莽军军阵的弱点,那就是因为地形限制、兵力过多,要展开战斗队形比平时需要更多的时间。于是,刘秀趁敌立足未稳,直接率军杀了进去,场面在战斗开始的一刹那就变成了混战。可怜王莽军在阵形尚未展开之际就陷入了被动,王寻在乱军中直接被杀。其余各军一来限于命令,不能参战;二来借口有命令,不想参战;三来实际在这么狭小的地域,也无法投入更多部队参战;都做壁上之观。王邑所部本来就士气低落,又因为遭到刘秀直接冲杀,根本无法进入战斗位置,一败涂地。昆阳城中的绿林军看出了便宜,开城门进行夹击。败军遭到这样的夹击,唯一的后果就是变成溃军,王莽军42万人全部崩溃。在这个时候老天爷也出来帮刘秀的忙,狂风大起,电闪雷鸣,雨下入注,昆阳城北的滍水洪水暴涨,王莽军士卒争先恐后渡河逃命,“溺死者以万数,水为不流”。

绿林军缴获了王莽军的全部军用物资,各种东西堆积如山,一连搬了一个多月还没搬完,剩下的烧掉,到现在在旧县乡附近还有烧车河的故事。

纵观刘秀在战斗中的战术运用,可以发现,刘秀的作战指挥一环紧扣一环。第一步以自己的奋勇战斗保证初战的胜利,向士卒们证明,王莽军人虽多,但不值得恐惧,首先解决自己部队信心的问题。第二步,以心理攻势,进行攻心宣传,摧毁王莽军的斗志,进一步减少王莽军人多势众的优势。第三步,针对王莽军军阵的弱点,巧妙利用地形,直扑王莽军指挥中枢,从根本上消解王莽军的兵力优势。

而王邑、王寻方面,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兵多将广,达到了21比1的程度。但是因为盲目的固执,非要拿下昆阳,导致这42万大军拥挤在伏牛山、桐柏山,滍水和昆水这一狭小区域内,兵力优势根本无从发挥。在部队战斗力不及敌方的情况下,集中兵力是一个解决之道,但过于集中兵力,甚至是猬集在一起,只会让自己指挥失灵。坎尼之战罗马军团败亡、松锦之战洪承畴的覆灭,都是不知道用兵分与合,作战体系应该松紧有致的原因。

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中提及昆阳之战,说:“主观指导的正确与否影响到优势劣势和主动被动的变化,关于强大之军打败仗,弱小之军打胜仗的历史事实,中外历史上这类事情是多得很的。中国如……新汉昆阳之战,都是以少击众、以劣势对优势而获胜”。

毛主席的评论可谓直击要害。本来,绿林军过早的称帝,间接的帮助王莽定下首先击破绿林的战略决心。可以说绿林军是为了“革命事业,故意吸引王莽注意,引火烧身”,目光不可以说不短视,战略不可以说不错误。

但凭借刘秀出色的战役指导,硬生生通过战术的运用把一个错误的战略给扭转过来,完成了中外战争史上敌我兵力比例最悬殊的一次逆袭,与项羽3万骑兵击破刘邦56万大军并驾齐驱。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pjXPThXtWaibXicAK7uQpp2ngpheDhBIhGyuoZSzicDolwXIRBCgvf9jNDZsBMKueH7Uth4AkVwuibano9viasQwuOw/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