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像是一个长舌妇的梁山好汉是谁

更像是一个长舌妇的梁山好汉是谁

更像是一个长舌妇的梁山好汉是谁

梁山好汉中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外号,甚至有些不是一百零八将当中的人,也有一个外号,只要他是好汉。这些外号分为两种情况,绝大部分是原有的,一出场时就附带着介绍出来,个别的是后来身份的改变才有的。这后一种情况,如鲁智深,当他在打死郑屠,逃亡来到五台山当了和尚后才有;还有武松,也是在两次杀人后,为了躲避追捕,只好打扮成行者,这才有了正式的外号行者。这些外号绝大部分反映的是这个人的某个特征,如相貌、武艺、行事风格和性格等等,可以说,基本上都是名副其实的。但有一个人会让人犯疑惑,这就是石秀。看石秀劝杨雄杀潘巧云,三番五次倒像是一个长舌妇!潜入祝家庄感觉倒像是一个优秀的“地下工作者”,这还是一个拼命三郎干的事情吗?只有救卢俊义跳楼那会儿,才有那么一点儿拼命的味道。不过,石秀这个外号是原来就有的,与这次跳楼没有关系。

(石秀 图片来源于网络)

看看潘巧云之死,石秀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吧。

杨雄是蓟州府两院押狱兼刽子手。有一次,杨雄处决犯人回来的路上,两街商家给了他不少彩头。有一个叫张保的无赖缠住了他,把他得到的好处都抢了去。杨雄被人逼近,手脚施展不开,却被石秀帮助,打散了众泼皮无赖,夺回了财物。由此两人结拜为兄弟,杨雄年长石秀一岁,为兄长。杨雄把石秀领回到自己家里,因为石秀早年当过屠夫,杨雄的丈人潘公就商量着让石秀开屠宰作坊。作坊开起来,石秀在里面当“副总经理兼会计师”,潘公抓个总,算是一起做买卖。两月后的一天,石秀外出了几天回来,见店门不开,作坊内也拾掇得干干净净。“石秀是个精细的人”,怀疑是自己做了几身新衣裳,有人搬弄口舌,嫂嫂潘巧云可能是以为拿的是柜上的钱,这个买卖不做了。于是,石秀就封好了账本,打算离开。潘公却准备了酒席,“请石秀坐定吃酒”。原来是潘巧云前任丈夫二周年忌日,人家要“做些功果与他,因此歇了这两日买卖”。事情搞明白了,石秀留了下来。

看看这次的“小故事”,无论如何也看不明白石秀像个拼命三郎。看到人家歇业两天,就疑神疑鬼,连自己买衣服的事情都联系上了,可真是够“精细”的。不过,精细是够精细的,就是太不男人了一点。怀疑有人在潘巧云面前“搬弄口舌”,只有善于搬弄口舌的人才会有这样的阴暗心理。痛快爽利之人有话直说,该是谁就是谁,有潘公在,干内室的潘巧云什么事情?都说是“心里无闲事,不怕鬼叫门”,你要真是个大男人,又那来得那么多狐疑?倒是人家潘公比他大度得多,“休说恁地好买卖,便不开店时,也养叔叔在家”。这才是男人所为。

杨雄家后面有一所寺院,叫报恩寺,潘巧云做法事请的就是报恩寺的海阇梨裴如海。裴如海带来了一点儿礼物给潘公,潘公让石秀收起来。潘巧云知道了礼物是裴如海送来的,向石秀介绍,因为这个裴如海出家前父亲以及现在的师傅和这个潘家都有一些渊源,因此潘巧云称他为师兄。顺便,潘巧云夸了一句,说这个海公念经“有这般好声音”。石秀因此“自肚里已有些瞧科”。在招待裴如海的时候,潘巧云递给裴如海一杯茶,“把帕子去茶钟口边抹一抹”,这让石秀看在了眼里,心里说:“莫教撞在石秀手里,敢替杨雄做个出场,也不见的。”

听听拼命三郎这个名字,一般初次感觉必是个刚猛之人,可是这个石秀,却专门愿意窥探他人隐私,一般人“视而不见”的事情,他却瞧得仔细,瞧见了,还要拿定主意替人出头。如果这人是杨雄的姐姐妹妹也就罢了,但偏偏这个人是杨雄的结义兄弟男人石秀。

法事期间,裴如海和潘巧云“眉来眼去,以目送情”,这让石秀看了个真真切切。本来,石秀应该在杨雄家后边隔着一条路的作坊里“上班”的,但是,石秀为了捉住潘巧云一个“现行”,故意装作肚子疼,白日不去,晚上装睡,把两个人的事情都看了,还记在了心里。

不过,毕竟在杨雄家里摆道场时有所不便,潘巧云以母亲死时曾经许下“血盆经忏愿心”为名,要到报恩寺中还愿,这让两人有机会干了苟且之事。这个裴如海并不满足“一霎时的恩爱快活”,他还想长时期和这个潘巧云来往。于是,两人定下一计,如果杨雄上牢房里值班,潘巧云就让丫鬟迎儿到后门外摆上一个香桌,见到烧夜香,裴如海就来幽会。等到第二天凌晨五更,裴如海就让一个胡僧来到后门外敲木鱼,听到这个暗号,裴如海就起身离开杨家。就这样,两人在一个多月来往了有十几次。按理说,这件事情如此周密,一般是不会早早暴露的,但是遇见了石秀,一般的事情就成了不一般的事情啦。在石秀这里,“常有这件事挂心,每日委决不下”,见不到和尚来往,竟然是“每日五更睡觉,不时跳将起来”。果然,在又一次听到木鱼声的时候,石秀明白了,这是一条死胡同,连日来都有敲木鱼的声音,这就是蹊跷之处。当这一次被石秀看个明白之后,他马上告诉了杨雄。杨雄自然是大怒,可这时候的石秀,反而让杨雄稳一稳,等第二天装作是值班,然后由石秀来一个捉奸捉双,再由杨雄发落。只不过,杨雄在知府家里喝多了,回家说了酒话露了馅,使潘巧云有了思想准备。第二天醒来,潘巧云反而诬说石秀要调戏她。杨雄这人倒像是一个急毛火,一点就着,他马上让潘公关闭了铺子。石秀知道,自己这是“着了道儿了”,只好辞别。

愿意搬弄是非的人,必然会陷于是非之中。假如石秀平日里做事就是男子汉气概,光明磊落,自己内心坦荡,没有窥探他人隐私的嗜好,潘巧云这一说,杨雄也未必信。正因为石秀说裴如海的事情“说得个没巴鼻”(有鼻子有眼),这事情就像是自己做出来的一样,所以,潘巧云很具体的一说,杨雄马上就信了。如果石秀是个豪放粗莽之人,潘巧云编排的话,按在他身上能适合吗?

回头再说书中之事。石秀并没有走远,他除了要继续管闲事,还要为自己证个清白,你想这石秀能了手吗?他打听的杨雄当值,就拿了一把尖刀等在“后门头巷内”,先杀了敲木鱼的头陀,后来又杀了裴如海。石秀杀人前都把两人剥了个精光,把衣服一块儿包了拿走,再把刀子放在头陀身边,然后离开现场。尸首被人发现后,报了案,官府一时也查不出一个头绪。最后,只好按照常规推理,“眼见得这和尚裸形赤体,必是和那头陀干甚不公不法之事”,最后定案,“相互杀死”!这件事情他人可能不会明白真相,但却瞒不过杨雄,毕竟前面有石秀的话,又在自己后门外死了人嘛!他找到石秀,赔礼道歉,石秀趁机把两个的衣服拿给杨雄看。按理说,此事已经非常明白了,正确的做法是,休了这个“贱女人”岂不是“上着”?但那是男子汉大丈夫的做法,现在杨雄遇见的是石秀。石秀早已经想好了,蓟州城“东门外有一座翠屏山,好生僻静”,他让杨雄把潘巧云约出来,“当头对面,把这是非都对的明白了”,然后才能了手。不用说,这真实的意图,是要把潘巧云杀了。到了翠屏山上,丫鬟首先招供,潘巧云只好求饶。杨雄答应,只要说了实话,就不杀她,潘巧云全部招供。两人被脱光了衣服,绑在树上,石秀递上一把刀,让杨雄把丫鬟迎儿杀了。这时候,潘巧云也知道了石秀这个人的厉害,还指望着石秀能给说句好话,求饶说:“叔叔劝一劝。”石秀说的却是:“嫂嫂,哥哥自来服侍你。”这忽然让人想起了白门楼吕布求刘备,不求还好,一求反而速死。杨雄不愧是个刽子手,他把潘巧云的内脏零碎割了出来,还挂到了树上。事情做完了,杨雄知道蓟州城待不下去了,要和石秀“商量一个长便”处安身,石秀却是胸有成竹,告诉他,早在张保和他厮闹那回,他就认识了梁山泊的戴宗和杨林。

《水浒传》里的淫妇,最有名的当属潘金莲,其次就是这个潘巧云了。要是把这“二潘”做一个比较,潘金莲也是罪大于潘巧云。潘金莲勾搭西门庆,又亲手杀了丈夫武大郎,而潘巧云勾搭的是和尚,结婚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也就是说,潘巧云是可以不死的。石秀最初劝杨雄让潘巧云说出实情,也知道这个人不能杀,最好的办法是休了她,但最后却是他促使杨雄杀了潘巧云。

武松是怎么处理潘金莲的呢?

潘金莲勾搭武松,武松为了哥哥,先是忍了,后来看到嫂嫂继续说下去,武松警告说:“武二眼里认的是嫂嫂,拳头却不认的是嫂嫂”。可是在哥哥面前,武松说的是:“哥哥不要问,问起来,装你的幌子。你只由我自去便了。”他要出一次长差,回到家里告诉哥哥,要做一半的炊饼卖,“每日迟出早归”,不要和人争执,有事情等他回来处理。回头哥哥死了,武松先是把事情调查清楚,然后上告官府,官府不管,这才自己杀嫂为兄报仇。武松杀潘金莲,仅仅剥开潘金莲胸前衣服,这和石秀剥光潘巧云的衣服有很大区别。武松剥衣服是要剜心,这是为了祭奠哥哥亡灵,有看看这妇人是个什么样的心,竟这般恶毒之意,而潘巧云被剥光衣服,是要她到阴曹地府里也一丝不挂的意思,这是既侮辱尸体又羞辱灵魂。虽然说,古代男子都痛恨淫妇,但对于女性的这种“施刑”,也有着男人一种对女性裸体窥视的不正常心理状态。这也可以看作是武松和石秀的区别,也可以说是石秀不“男人”的具体表现。武松对潘金莲,能忍则忍,能躲则躲,不能忍则有话直说。一旦出事了,先走正常程序,实在没有办法了,这才采取非常手段。这就是古代“男人”的做法。反观石秀,有事没事先在心里猜疑上一番,正经营生可以放下,盯梢窥探倒是宁可不睡觉也要进行到底,可真正有了事情,还要当事人再用话语“演示”一遍淫荡的情景,好让杨雄自己能够看个明白。尤其是那句“倘或是小弟胡说时”,十足一副长舌妇的腔调,哪里还像个男人样!

每每看《水浒传》,总对石秀这个拼命三郎外号有所疑惑,为什么这种很不“男人”的人,如同一个长舌妇一般的人会被称作是拼命三郎呢?后来把石秀和杨雄放在一起看,似乎是有些明白了。石秀这种人,大概管闲事是不要命的,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这个“拼命三郎”的名号,是因为管闲事才得来的。他曾经对裴如海说:“我姓石,名秀,金陵人氏。因为只好闲管,替人出力,以此叫做‘拼命三郎’。”杨雄是个刽子手,杀人是他的职业,管闲事管到他的头上,又是夫妻关系这种最敏感的“闲事”,还真得有点儿拼命的劲头。就像潘巧云说石秀调戏自己,要是杨雄酒后当真了会怎样?再站在杨雄的角度想想,碰到了一个拼上命也要管你闲事的三郎,他如果不是拼了命地摆脱,就得听凭他拼了命的摆布。如果一个人总在你面前絮絮叨叨,只要你不按照他说的去做,他就会一直说下去,这不是一件要命的事情吗!

只不过,这种很不男人的做法,除了留下一个拼命三郎的名号响亮之外,还真就记不得他有多少亮堂的事情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大丈夫。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