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被杀一点也不冤,从一点就能看出来

韩信被杀一点也不冤,从一点就能看出来

就在韩信受封齐王之时,一名使者从前线荥阳出发,打马向北急驰,奔赴千里之外的齐国都城临淄。

他叫武涉,是项羽派出的使者。望着武涉远去的背影,项羽怅然若失。项羽从二十四岁起兵反秦,一生大小七十余战,从无败绩,亦未曾有人能令他心生寒意。但是现在,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迅速崛起的对手:韩信。

龙且是他最看重的一员猛将,齐国有近三十万大军,是一块最难啃的骨头,然而,韩信仅凭借着自己匆忙训练出来的十万大军,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横扫北方齐国,兵锋直逼楚都彭城!这个人究竟有什么魔力,竟然可以让自己的二十万楚军主力死的死,降的降,逃的逃,转瞬之间,化为乌有?眼下,项羽的二十万主力大军已被韩信击溃,他手上已经没有多少兵力了,兵源也几近枯竭,而汉兵则越打越多,已经在数量上对自己形成了压倒性优势。

项羽是最不屑于纵横之术的,在他看来,游说只是卑鄙的政治手段而已。可眼下,即使骄傲如项羽,也要向现实低头,他不得不派人去说服韩信,让他成为自己的盟友,给自己缓解一些压力。

公元前203年二月,韩信迎来了项羽的使者武涉。

武涉是盱眙(位于今江苏西部)人,离韩信的故乡淮阴只有百里,两人也算半个老乡。一见面,武涉就拉着韩信聊起家乡旧事,回忆当年在项羽帐下一起共事的场景。韩信也是个念旧之人,他想起自己在淮阴的落魄遭遇,心中没来由一阵感伤。

两人寒暄一阵,武涉开始步入正题,他首先列举了刘邦的两个缺点。

第一,刘邦胃口很大,贪得无厌。当初各路诸侯鮸力攻秦,秦朝灭亡后大家论功行赏,刘邦被封汉王,坐拥巴蜀及汉中之地。可他仍不满足,还要重出三秦,出关与项王死磕,这是摆明了不独吞天下誓不罢休啊!

第二,刘邦不值得韩信任。

汉王曾多次落到项羽的手里,项羽心软,才给了他一条生路。然而,汉王一脱离危险,立刻违背约定攻击项王。足下自以为和汉王情谊深厚,替他东征西讨,到头来一定会被他所擒的。

韩信静地听着武涉发言,若有所思。武涉见韩信毫无反应,继续说道:“您自以为与汉王交情深厚,供其驱策,却不知道您能有今日,全是因为项王还在。眼下刘、项二王相争,胜负完全取决于您,您帮助汉王则汉王胜,帮助项王则项王胜。但是您要知道,如果项王被消灭,下一个要消灭的就轮到您了。您曾经在项王手下任职,与项王有交情,为何不反汉联楚,三分天下呢?您是聪明睿智的人,难道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吗?”

武涉的口才没话说,他站在韩信的立场上,已经将局势分析得相当透彻。假如韩信稍微有点政治野心,楚汉争霸就变成了汉、楚、齐的三国演义了。

可是,面对武涉提议,韩信说:不!他不接受。为什么?韩信前半生贫穷落魄,他最恨别人看不起自己。他对武涉说道:“先生之言,听起来颇有道理,然信不能受。昔日我在项王手下做事,官不过郎中,爵不过执戟,言不听,计不从,故背楚而归汉。汉王授我上将军印,予我数万众,解衣我,推食我,言听计用,故吾得以至于此。汉王信任我,待我恩重如山,我岂能背叛他?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有负于汉王,烦请先生为我深谢项王。”

这句话看似很决绝,但其中似乎也有一些无可奈何的伤感。韩信是一个很念旧情的人,他念念于刘邦曾经给他的温暖,始终无法做出违背自己意志的决定。

武涉见韩信心意已决,明白此行目的绝无实现的可能,只好告辞。武涉前脚刚离开齐国,谋士蒯通又上场了。蒯通不仅是一个纵横家,他还懂得阴阳之术。一见面,蒯通先开口了:

“在下曾经学过相面之术。”韩信颇感兴趣,问道:“先生给人看相用什么方法?”蒯通道:“人的高贵卑贱在于骨骼,忧愁喜悦见于脸上,成败得失在于决断。以此三点相人,万无一失。”“先生看我的相如何?”蒯通端详韩信许久,欲言又止:“希望随从暂时回避一下。”“都退下吧。”

待身边的人都退下后,蒯通这才说道:“看您的面相,位不过封侯,而且有鸟尽弓藏之险;但看您的背相,真是贵不可言。”蒯通这段话是一语双关,所谓“背”就是后背,除此之外还有“背叛”之意。傻子都听得出来,蒯通这是要告诉韩信,如果你还跟着刘邦混,将来一定会被他收拾,只有叛汉自立,才是唯一的出路。韩信听后,没有半点激动,问道:“此话怎讲?”“当初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英雄豪杰振臂一呼,天下之士争相响应。

当时百姓所忧虑的,是何时能推翻暴秦。岂料秦亡之后,楚汉相争,无辜百姓饱受牵连,父子手足暴死荒野,黎民苍生又陷入了一场浩劫。”

韩信默然无语。

“楚人起兵彭城,转战四方,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天下,然而京索之战过后,却被困在京县与索县之间无法前进一步,算来已有三年。汉王在巩县、洛阳一带设防,凭借雄关险隘与楚军一日数战,然而兵锋顿挫,久战无功,粮仓将竭,民怨沸腾。依在下看来,这非常之乱只有非常之人才能平息。”

看着韩信陷入沉思,蒯通继续说道:

“如今,汉王与项王的命运都握在您手里,您助汉则汉王胜,助楚则项王胜。更何况,您才智过人,又有一支强大的军队,统领燕赵,牵制着项刘两家的后方,如果能听我的意见,据齐自立,制止楚汉之争,形成三分天下的局面,天下百姓都会感念您的恩德。然后您可以分割大国的领土,用来分封诸侯,诸侯得到好处,就会听命于齐,前来朝拜您。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希望您仔细考虑一下这件事。”

韩信听后,表情顿然严肃起来:“汉王待我有如手足,让我乘坐他的马车,穿他的衣服,吃他的饭菜。我听说,乘人之车要共患难,穿人衣服要为其分忧,吃人的饭要为他献身。我怎么能为了利益而背叛义气呢?”

蒯通冷笑:“大王自以为汉王对您很好,以此可以建立万世功业,但是在下以为您的想法是错的。请问大王,如果从朋友的角度来说,你和汉王有张耳及陈馀的关系铁吗?”

韩信:“当然没有,张耳和陈馀可是结拜的生死兄弟。”蒯通:“这就对了,张耳和陈馀贵有生死之盟,后来却反目成仇,不共戴天。为何?因为人贪得无厌且人心难测。范蠡和文种当初辅佐越王勾践称霸,到头来却一个逃亡,一个被杀。以交情而论,您和汉王比不上张耳和陈馀;以忠义而言,您和汉王比不上文种、范蠡和越王勾践。且臣闻:功盖天下者身危,勇略震主者不赏。如今大王涉西河,虏魏王,擒夏说,引兵下井陉,诛成安君,徇赵,胁燕,定齐,南摧楚人之兵二十万,东杀龙且,西向以报,此所谓功无二于天下,而略不世出者也。足下危矣!”

讲完这些话,蒯通盯着韩信,该说的他已经说了,下面就要看韩信如何抉择了。

韩信低头饮酒,不发一言。

人生有些事,错过一时,就错过一世,现在就是韩信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过了好久,韩信才抬起头来,对蒯通敷衍道:“先生先回去休息吧,我会认真考虑你的意见的。”

蒯通一声长叹,黯然不言,转身退出大帐。他知道韩信心意已决,不会背叛刘邦,他很清楚韩信若不背汉,将来定有横祸,与其给韩信陪葬,不如趁早离开……

常言道: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韩信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只是他过于感情用事,自以为有功于刘邦,肯定不会遭到刘邦的秋后算账,在该做出决断的时候犹豫不决,错失了大好机遇。

为什么说韩信走错了一步棋?后来的历史告诉我们,刘邦一统天下后,韩信马上被贬为淮阴侯,之后被诬蔑谋反处死,死前叹息说:“我真后悔没听蒯通的话。”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png/IprZmtSxB89ic39KszX4lHsSJGdIiafbnkkZ47R5z8YWhKiaBn5ayib5FvewP6FlhelQJibINt3GhQ90vSibib0DfJa7A/0.pn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