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华清:武状元虎虎生风耍大刀

徐华清:武状元虎虎生风耍大刀

■ 齐鲁名士

□ 本报记者 卢 昱

刀排在古代十八般兵刃之首,有“兵中之王”之称。古代使大刀者,多为大力猛将。比如关羽,刀重82斤(相当现在的36.5斤),被认为是史上第一位大刀猛将。明清时期,使大刀的猛将较多,其中更忠君爱国的侠之大者,咱山东老乡徐华清便是之一。

徐华清生于1788年,字际唐,现淄博市临淄区徐家圈人。他是清嘉庆十三年(公元1808年)武状元,官至福建陆路提将,诰授振威将军,死后谥“威恪”。

徐氏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徐华清的五世祖徐雨田登武进士第,殿试后授镇抚职;六世祖徐三泉任太史;祖父与父亲均为太学生,知名乡里。其父徐相臣,乐善好施。徐家圈三面临河,冬日行人苦于涉水,徐相臣就购木请工,于河上架桥,方便行人,乡里皆称善。他还经常扶危解困,故邻里送号“徐善人”。

徐华清少年时入塾读经,颇显颖敏,更喜骑射。他的父亲喜欢顺应孩子的天性教育他,支持他练武。徐华清也甚为争气,曾用小拇指拉开硬弓,小伙伴们无人能及。

传说,徐华清幼时去临淄路山一带探亲。山下乌河上有人设水磨加工香面,他入磨房观景时,守磨人戏言:“人家都说你力大,曾抓住牛尾拉牛倒行数步,你可能抓住香磨?”徐华清听言,上前伸手抓住磨系,飞旋着的香磨戛然而止,见者异口同声称奇。

19岁时,徐华清参加乡试夺魁。20岁会试连捷,中一甲一名武进士,继而参加殿试。传说,参加殿试时,与一山西进士比武,百余斤重的练功刀旋转飞舞。两人均感到吃力时,山西进士伸出舌头,舌尖向着鼻子的方向舔。而徐华清的舌尖也不自觉地从口角露出,向一侧舔腮。监考官轻声说:“牛舔鼻虎舔腮。”皇上当即朱笔钦点徐华清为武状元,故他未入仕已得了“虎将”誉称。

徐华清受皇上恩宠,先补头等侍卫。三年期满,擢仕直隶督标右营游击(从三品武官)。逾二年,升任甘州城守营参将(正三品武官)。此间,他奉命往塔尔巴哈台屯田。他带领所部官兵,与当地百姓一起开垦土地,亲事树艺农耕。

1820年前后,英国插手中国边境民族事务,制造民族分裂,唆使张格尔组织叛军,为害西北。清道光二年,徐华清随甘肃提督平叛,转战于西宁一带。他身先士卒,攻打叛匪,斩杀叛军六百余人,夺回被掠牛马四千余头,迫使叛匪流窜边境。官军追叛匪入沙漠,因运输困难,一时军粮不济,士兵见一湖泊中黄鱼肥美,争相捕食。徐华清临湖猜度:肥鱼鲜美,为什么当地人不食?其中定有不食的原因。是否有毒?遂下令本部官兵,不得捕食湖鱼。他自减口粮,下上均用,士卒赖以维持生活,直至军粮运到。他部食鱼者大多中毒,并有死亡事件,唯徐华清部安然无恙。

道光十一年,徐华清再随陕甘总督杨遇春进军天山南路之喀什噶尔一带,转战英吉沙尔,生擒张格尔,消灭叛匪,使英国分裂中华民族的阴谋破灭。

清道光十六年,徐华清擢升河州镇总兵(正二品武官)。道光十七年,任喀什噶尔总兵。因前年徐华清曾在这里剿匪,故识民情、知地利,更有屯田的经验。当他看到当地百姓善射猎而不谙农事,大片可为农耕的土地不被利用时,遂率士卒于戎事之余,教民农耕,当年丰收。经过六年,当地居民逐渐由游牧改为定居生活。徐华清任满离喀什,万民夹道相送,争献衣伞。为永远不忘徐华清教农之恩,当地百姓为他立生祠,奉为农神,世代供祀。

民间传说,喀什噶尔一带有个大寺院,寺内老僧力大如神,威服喀什噶尔一带边民。驻守那里的汉人将领要先去拜访老僧,否则老僧会出“难题”:要么挑动边民滋事,搅乱治安;要么纵容边民刺杀汉人将领和士兵。凡去拜访他的汉人将领,首先得挪开堵在寺院三进院门口的大铁钟,方可进入寺院。

徐华清曾收养一乞丐作为马弁。这位马弁力大无比,在徐华清营内,日食一斗(15公斤)粮饭,士兵私下称其为“饭桶”。徐华清却十分信任并器重这位马弁,刚到喀什噶尔时,他便带马弁来到寺院外门。老僧双手合十道一声:“施主,请——!”进门后他随手将一口铁钟挡住门口。

马弁笑着随手将钟移至门旁,待徐华清进门后,又将钟提起堵在门口。就这样,徐华清过了三道门,马弁挪的三口大铁钟一口比一口沉重。老僧惊得咂舌说:“徐将军的马弁真乃神力,佩服!佩服!马弁尚且如此,将军之力更不用说啦!”

另传,老僧宴请徐华清,用利刀叉肉送给他吃,想趁机刺死徐华清,被马弁揽过去,一口将老僧的利刀刀尖咬住,“嘎嘣”一声将刀尖咬断,说:“好硬的骨头!”并口吐刀尖至房的梁头。马弁的功夫让老僧惊叹不已。老僧甘拜下风,发誓永不犯境,扰民滋事。因此,徐华清镇守喀什噶尔非常安稳,边民安分守己,安居乐业。

清道光二十三年九月,徐华清调任福建陆路提督。此间,英国窥我海疆,时有潜入渔村扰民生活者,渔民称之“洋匪”。徐华清到任后,为防范“洋匪”登陆滋事,与水师提督窦振彪结为联防,互相照应。

道光二十六年,“洋匪”侵入漳州府陈头乡,徐华清偕水师合围“洋匪”,捕获三十余人,挫败了英国人的寻衅计划。他在任期间,英国人始终不敢犯境。道光三十年,徐华清任满入京陛见,绅民军士攀辕泣送,十里不回。不想行至浦城,徐华清染时疫卒于行馆,时在农历十月二十六日,终年62岁。

徐华清戎马倥偬四十余载,官运亨通。其间,他曾多次回乡省亲,修庙筑路,赈济贫民,施恩于众。据传,清嘉庆元年,徐华清拜乐安县古河道村(今广饶县花官镇古河道村)门昌吉为义父,缘起门昌吉所赶马车(铁瓦车)在徐家圈淄河滩压伤了徐华清的手,时年徐华清仅8岁。门昌吉请医为其诊治伤手,遂认徐华清为义子。

据广饶县古河道村门姓族人介绍,徐华清未中状元前曾在古河道村拳房习武,与该村李安喜是“练武对手”。徐华清省亲期间,多次回古河道村门昌吉义父家,曾演出一幕幕与李安喜比武的火爆动人场面。徐状元好猎野兔,乐安(今广饶县)北部地广人稀,所以到乐北猎兔是他的一大快事。广饶北部百姓至今仍传:徐状元的马是宝马良驹,炮声一响,驰骋万里。徐状元猎兔时,他的宝马随猎狗撵兔窜进枣树林,他两胳膊架断枣枝,驰马过后,枣树林内简直成了一条大胡同。

如今,枣树花开花落,红枣收了一季又一季,却再也不见当年武状元纵马驰骋的飒爽英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