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军不堪炮击举白旗投降,我炮兵团长五千米,我没法受降,打!

越军不堪炮击举白旗投降,我炮兵团长五千米,我没法受降,打!

对越自卫反击战是发生在八十年代的一场战争。在时间上是离我们现在最近的一场大规模战争了。在十年的中越战争中,大多数的战士们都是第一次体验真正的战场,面对真正的生与死,也正是因为真正的战争,让我们领略到了现代军人在真实战场上的风采。

某炮兵团长刘同权是在1987年的时候,驻守在老山前线。由于他长得比较威武,平时又比较严肃,第一天上东山顶观察阵地的时候,就被越军看出来是一位解放军领导,一颗炮弹落在他身旁7、8米的远的地方。刘同权身上落了一层土。凭着多年的经验,他爬起来就立刻带着身边的人进入了防空洞。果不其然,刚进入防空洞,他刚才爬起来的地方,被炸成一片焦土。团长第一天上阵地越军就送了一份大礼。

这份大礼,刘同权记住了,他要亲自回礼。第二次上阵地视察的时候,他拿起了观察哨上的高倍望远镜,观察了足足有30分钟。他告诉观察员说,我们的炮弹都是工人农民的血汗,不能浪费,说着他指着越军阵地的一个工事说,那里有三名越军,被判了死刑,不过缓刑24小时,明天这个时间执行。第二天下午三发炮弹准时炮击了那个工事,三名越军同时被裁决。报告上来后,他只说了两个字“痛快”。

刘同权当了二十多年的兵,知道以前部队的艰苦,他特别珍惜炮弹。一次观察哨发现山沟经常有越军去打水、洗衣服。他下令说打,但是要有6个人以上才能打。结果,四个小时后,还真等来了6个人。一个炮群过去,四死两伤。刘同权有下令,继续等,如果有三个以上的越军来救伤员就打。一会来了三名越军,又一个炮群过去,三名越军毙命。越军打怕了,只派一个人出来,隔老远用钩子把伤员拖走了。

手下人都说刘同权杀气重,其实这个评价有点片面。一次前线的一个观察哨被越军炮火封锁,供给断了好几天。刘同权知道后非常着急,打电话给该营营长,让营长准备最好的食品送上去。营长说,封锁火力太猛,几个军工都为此受伤。刘同权就派身边最灵活的一个作训股长,亲自送弹药和食品上去,并把自己仅有的三盒烟让股长带上去给战士们。股长也没有辜负所托,冒着敌人的炮火,左闪右避,最终完成运送任务。战士们在哨所打电话给团长,话还没说就哭了。战士们或许不知道,那时他们的团长,这位四十四岁的硬汉,也流泪了。

还有一次是打越南女兵。在前线流传这一个说法,就是不打女兵和军工。但是在战场上,有的时候枪炮确实无眼,连队炮兵击中了有两名越南女兵。刘同权知道后说,在战场上,管他男女,只要是敌人就打。少顷,他又沉吟到,女兵呀,都是战争中的寡妇啊,有的女兵还带着孩子呢。结果那次炸死越南女兵后,越军向我阵地发来一枚没有装引信的炮弹,炮弹带来一个纸条,说你们太残忍,她们都是寡妇,被你们打死了。从那以后,刘同权的炮兵团再没打过女兵。

对刘同权来说,女兵或许可以放过一马,但是男兵绝对不行。在一次打某高低的支撑点,刘同权采用拉网式打法,先把越军阵地的植被全部掀开,11个工事立马暴露无遗,接着一个一个的端掉,在端掉第七个工事的时候,后面第九个工事的越军见跑不了了,跪在工事外面举起了白衬衣投降。下边的人问打不打,刘同权毫不犹豫的说“打”。作训股长提醒说越军投降了,刘同权说“五千米,我没法受降”。结果越军被全歼。后来刘同权说,越军真要投降就走过来,如果举个白布就不打,就惯出毛病,搞成越军的一种战术了。

这就是中越战场上一位炮兵团长的几个故事,全面体现了我军指战员在战场上的风采。有血有肉,爱憎分明,对战友重情重义,对敌人冷酷无情。在战场上,没有虚情假意,所有的感情都是真实的体现,正如这位团长说过的:“当了二十多年兵,好不容易等上了这场战争,要给部队一个交代,给团里创个光荣历史,打出些英雄的单位和个人。”

创作不易,如果喜欢别忘记给小编点个赞,谢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