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乐阿妹谨以此文献给"七斤",结果看哭了好多人!

品略图书馆

平乐阿妹谨以此文献给"七斤",结果看哭了好多人!

匆匆啊匆匆,看见朋友圈里满圈的“父亲节快乐”,似乎不经意间,父亲养育我已三十余年,时光匆匆让父亲满载风霜,两鬓悄然斑白,又添沧老……每年此节,我都好想表达对他的爱!父亲老了,他不生活在朋友圈里,现在他并不缺什么,缺的是我们兄妹三不常在他的身旁陪伴左右,不解他的孤独之苦。我想,还是写份心灵絮语告诉他,我有多么爱他吧,这也许比小时候,用自己存来的零花钱,买个小小的礼物相赠来得更真切!

    七斤,是我父亲的绰号,不敢说整个桥亭乡,起码在桥亭乡平石村委,只要一说起七斤,父亲那一代的小伙伴们都知道是我父亲。我的父亲是一个大山里土生土长的农民,1952年(生肖龙年)出生于桥亭乡平石村委丰余洞村,排“秉”字辈,单名一个“强”字,是8个兄弟姐妹里的老大哥,一个“强”字,可见爷爷当时对父亲这个长子所寄予的厚望!因为父亲刚出生的时候体重有七斤,所以就得了个“七斤”的绰号。除了四邻八村的父老乡亲们叫父亲七斤之外,丰余洞村大半以上的人都叫父亲“四公”,一是因为父亲在村里的辈份很高,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父亲能力出众,在村里拥有很高的威信。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父亲因为是家里的大哥,兄弟姐妹众多,所以父亲小学四年级后就再没有上学了,缀学在家的父亲平日就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12岁,满脸稚气的父亲是那个年代的一个劳动力了,他开始烧炭谋生,那时候什么事情挣钱挣工分,父亲就卖力地做什么,跌跌撞撞地摔打了几年,1970年18岁的父亲响应国家的号召,光荣地参军去了!

父亲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他思维聪慧敏捷,加上他注重看书,不耻下问,很多事情,他看过就懂;很多东西,他看过就能做。或许是那四年的学习,小有知识的父亲,在广东湛江当兵的6年里,刻苦学习了医学知识,成了部队里的卫生员,在1976年退伍后,回到了桥亭乡平石村公所的医疗合作社,成了一名“赤脚医生”。

在七八十年代那地处偏僻的小山村,谁懂得的事理多,谁能干,谁在当地村民的心中就有影响力,谁说话就有份量,当过兵有文化懂医学知识而且在村公所医疗合作社上班的父亲,就成了四邻八村眼中的能人,都对父亲刮目相看。学习医学,父亲胆大而心细,他很注重实践。爷爷告诉我,有一次为了尝试一种草药的剂量,父亲拿自己做实验,喝下后,结果晕睡了一天多,好象生了一场大病。有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给人治病是个人命关天的大事,必须认真对待,不能有丝毫的过错。由于勤学好问,虽然没有进过正规的医学学校,但是父亲对于中医、草医的门道却十分精通。古代神医扁鹊望、闻、问、切的医论他掌握得如行云流水,特别是对用草药治疗疾病,堪称他的拿手绝活,为了掌握及提高对草药的识别与适应症,那本厚厚的图文并茂的黑白草药书,被他翻得一无是处,平日里一有空闲就往山里钻,去寻找那些奇奇怪怪的草药,经常在自己身上做试验,硬是把用草药治疗疾病掌握得炉火纯青。

父亲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也非常地的有经济头脑。1980年他和村里的一个兄弟联合承包了村里的一个糖厂,收购四邻八村的甜甘蔗来榨糖然后卖出去,这为我们家之后殷实的小日子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也全是甜蜜蜜的味道,以至于村里的人每每谈起父亲的时候,总会说父亲好“精”的,而母亲也理所当然地成了大伙儿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父亲承包糖厂5、6年左右,因为四邻八村没有人种甜甘蔗了,所以糖厂无法运转只能关门了,童年的记忆里,在我4岁左右,关门1年多的糖厂正式宣布解散,村里人统一平均分配公共财产,记忆里的一口直径近2米的大铁锅,重约80公斤左右,是父亲与大伙打赌获胜的战利品。丰余洞的三个小群居:高头村、底下村和底下屋距离糖厂都差不多远,我家距糖厂约有2公里,那口大铁锅是众多村民都想要的东西,父亲也非常想要,分配方案争执不下之后,村里大伙提出了一个赌约:如果谁能不借助外力,而以个人的力量且中途不能放下休息,能把这口铁锅扛回家,谁就无偿的拥有这口大铁锅,不算在统一分配的公共财产中。赌约一出村里的大部份人都放弃了,少有的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在试扛之后权衡再三都放弃了,而当过兵的父亲年轻气盛,在试扛过大铁锅之后,成了挑战这个赌约的唯一一人。在一大堆的村民的起哄下,父亲小小的身躯钻进那口大铁锅里,在母亲和我们兄妹三的担心下,靠着当兵时练就的蛮力,像只笨重的蜗牛一样,驼着重重的大铁锅往2公里外的家慢慢地挪,小小的我那时候虽然不懂得大家的赌约,看到父亲被那口大铁锅完完全全地盖在里面,恐惧填满了整个脑海,和哥哥一路小跑地跟在父亲身后,担心碎了一地,洒满了那条2公里弯弯曲曲的村道……终于,父亲不负众望,安全的把那口压弯了他脊梁的大铁锅扛到了家门口,早已等候在家门口的母亲和姐姐,赶忙合力抬起那口大铁锅的一侧,让累得气喘吁吁的父亲从里面钻出来,我的那颗砰砰直跳的小心脏啊,在看到从大铁锅里钻出来的父亲后,才慢慢地恢复了正常。从此,父亲那伟岸如山的背影,深深地烙进了我的心里。每次母亲对我们兄妹三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总是一脸的自豪与骄傲,我想,对于母亲而言,在扛起那口大铁锅那一刻的父亲,就是母亲心目中的盖世英雄,虽然没有脚踏七彩云霞,但是坚实有力的臂膀可以为母亲的未来遮风挡雨……  

父亲是个样样活都能干的多面手,在我的记忆里,就没有他不会做的事情,他看一样会一样,在村子里人们的眼中,父亲是个十分聪明能干的角色。糖厂停工解散后,父亲改行做起了建筑工作,他带领村里几个聪慧手巧、扎实肯干的年轻人,组成了一支建筑队,走村串寨为四邻八村的父老乡亲们建筑房子。父亲很好学,不会做的就用心去钻研,从最初的泥砖瓦屋,到后来的红火砖钢筋水泥楼,建筑方面的能力父亲都经得起考验,作为家里的老大哥,他手下的建筑成员当然少不了我的叔叔堂哥堂弟们,父亲把他的弟弟侄子们从建筑小白手把手地教成了建筑老手,带领着他们为四邻八村的父老乡亲们建筑了一幢又一幢的房子,不敢说桃李满天下,但是建筑的房屋却是涵盖了整个桥亭乡,每个村子至少都会有那么一两家是父亲的建筑队建筑的。在我眼里,父亲是个全能的人,建筑活他能干,建筑用的泥砖他会打,竹具加工他也会,家里用的大到箩筐粪箕,小到捕鱼捞虾的工具全都是他亲手编制着的。木匠活他也能做,家里的小板凳大木车,都是父亲自到山上砍回木材打造的。受他的影响,小时候的我也喜欢摆弄他那些七七八八的工具,有时候用竹篾编上一两个捞小鱼小虾的篮子,有时候用木头搭个小房子,在父亲砌猪圈的时候不甘心做着搅拌泥桨的小工,也”得能赏赏”地去砌上一两排泥砖,摆弄期间被竹篾刺伤手、弄断父亲的宝贝小锯子,不小心被砖块砸了自己的小脚丫那都是家常便饭,慈祥的母亲看在眼里,总是笑我:你怎么像个男孩子一样喜欢玩这些?真是个假小子!时光啊,它总是匆匆又匆匆,“我在闹而父亲母亲在笑”这样别有一翻滋味的童年,再也回不去了……

我的小学初中整个阶段,父亲一直都在日晒雨淋地从事着建筑工作,看着父亲黝黑的脸庞,一复又一日的早出晚归,心疼他却无力改变这一切。初中毕业的那年,填报志愿的时候我的第一志愿就是荔浦师范,并不是我有多想做老师,只是因为当时的荔浦师范毕业后学校包分配工作。一想到3年毕业后我就可以挣钱补贴家用,而父亲就不用那么辛苦的日晒雨淋早出晚归就好。而父亲却偏执地让我选择学医。50年代出生的人,医疗条件差,父亲见过太多的疾病把人折磨得生不如死,身为赤脚医生的他,非常懂得医学的重要性,一锤就此定了我的之后的人生道路:学医,做一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于是我听从了父亲的建议,第一志愿填的就是卫校。1999年9月,15岁的我背上行囊,踏上了漫漫的四年求医路……入学之后,才发觉医学殿堂的深奥与精彩,自此深深地爱上了学医,毕业之后,也如父母亲所愿,陪伴在他们的身边,在家乡的卫生院做了一名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为家乡的父老乡亲们奉献着自己的那颗救死扶伤的心……

在我毕业上班的那5年里,或许是父亲过得最开心的几年,我们兄妹三都已经成家立业了,父亲卸下了长久以来压在肩上沉重的负担,像个孩子一样成天乐呵呵的却不肯闲下来,就算还是继续早出晚归地去帮四邻八村的父老乡亲们建房子,他也是一脸的满足。每次外出建筑在主家吃晚餐,父亲总会打电话给母亲,大声地告诉母亲又有大鱼大肉吃了,不用煮他的晚饭了。等到天刚擦黑一小会儿,父亲就会回到家了,一手叉着腰,一边用手摸着微微凸起来的小肚子,一边绘声绘色的告诉母亲主家晚餐煮了什么好菜吃,自己吃撑了,可能又会胖几斤等等……多希望这样的日子一直就这样过下去,可是老天啊,这样平平淡淡的流年却不肯让父亲多过几年,我那苦命的母亲就生病了,经过大半年的治疗,母亲还是狠心地扔下父亲去了天堂,留父亲一个人在这人世上被命运折磨得千疮百孔……痛失挚爱这沉重的打击,让父亲瞬间老了十几岁,万念俱灰之下背上行囊到处流浪,辗转贵州江苏上海等地从事那又脏又累的建筑工作,来逃避失去母亲那不能呼吸的痛……随着年龄的增大,流浪在外近3年的父亲终于累了,逃避不了的痛,那就只能面对现实,黯然回到了家,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没有了斗志昂扬的呵护,父亲安安静静的一个人,过着孤独的生活,门前屋后,种上几棵果树,养上几窝蜜蜂,放上几尾鱼苗,伴着几只下蛋的母鸡和一两只公鸡,就是父亲的全世界……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不知不觉我已过了而立之年,父亲更老了,逐渐斑白的华发,在我心里是一阵阵的触动。尽孝,没有迟早,虽然我对父亲的孝顺,仅限于平淡生活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仅限于在父亲有事需要帮忙的时候帮一忙而已,但我知道,只是那样,父亲也是很开心的!

父亲啊,忘不了您粗茶淡饭将我养大,忘不了在那艰苦年代您的呵护与守候,这一辈子为父母为妻子为儿女的浴血打拼,再苦再累也不张口的父亲啊,您一直都是我心中那座巍峨屹立的大山!我的父亲,是他;老实巴交的乡下人,是他;家庭的顶梁柱,是他;田地里的拓荒者,是他;我的父亲,永远是他!世上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我已长大,你还未老;我有能力报答,你也仍然健康!父亲,你陪我长大,如今,就让我陪你慢慢地变老吧。岁月啊,请你走得慢一点吧,善待我心中那巍峨屹立的大山吧,大山还是那座屹立的大山,只是已经不再巍峨了…… 

愿天下父母,平安度春秋……

作者:王海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cll5Z6yCbpu1kfydHqEiaHG8tPTwIvBwUShvtSaibj9roQViaNF0dlRBfiaPe335QRD3H1navRzlTaib7icdH8zv8NC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