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社旗周边游‖走访方城县三国历史文化名镇-博望故城

2019年6月4日下午下班后,闲来无事突发奇想的想去看看三国时期的历史文化遗址--博望故城。地图导航一看只有20公里,说去就去立马出发。

开着车由西向东进入博望镇,由于对路况不太熟悉,找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找到一处历史遗址,下车问了旁边的当地人才知道,火烧博望坡的遗址就在我开车来时的路边,路况打听完毕赶忙原路返回,果然在出博望街向西2公里的大路转弯处,看到了记载博望坡遗址的石碑。 

定眼细看,石碑上所记载的内容第一段摘自三国史学家陈寿《三国志》:“曹公既破绍,自南击先主。先主遣麋竺、孙乾与刘表相闻,表自郊迎,以上宾礼待之,益其兵,使屯新野。荆州豪杰归先主者日益多,表疑其心,阴御之。使拒夏侯惇、于禁等於博望。久之,先主设伏兵,一旦自烧屯伪遁,惇等追之,为伏兵所破”。

第二段摘自北宋史学家司马光《资治通鉴》:“刘表使刘备北侵,至叶,曹操遣夏侯惇、于禁等拒之。备一旦烧屯去,惇等追之。裨将军巨鹿李典曰:“贼无故退,疑必有伏。南道窄狭,草木深,不可追也。”惇等不听,使典留守而追之,果入伏里,兵大败。典往救之,备乃退。”

诸葛亮火烧博望坡时幸存下来的那颗柘刺树

沿石碑向西远眺在100米开外的地方,有一颗用围栏圈起来的古树,这棵树应该就是诸葛亮火烧博望坡时幸存下来的那颗柘刺树。疾步走到古树前,四周都是田地,由于刚刚麦收过,一望无际的田地里只有这颗古树静静的伫立在这里,孤独的诉说着历史的沧桑。走近仔细打量目测古树高约5-6米,树干粗2米左右,古树看起来老态龙钟傲然独立,又如大鹏展翅群龙回首。因年代久远整个古树通体已经变成黑色。   

《三国演义》赞到:“博望相持用火攻,指挥如意笑谈中,直须惊破曹公胆,初出茅庐第一功”。这把大火,成就了诸葛亮的第一功,也使博望古城自此名声大噪世人皆知。

豪不夸张的说,现在提起博望这个地名,名声赛过如今的一些三线城市,只可惜如今的博望早已失去了两汉三国时期的辉煌。千百年后此处出土了不少折戟断镞和谷物的灰烬,据当地村民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还有人用这些灰烬当做肥料在田间施肥。后经专家证实,这些灰烬的确为三国时期遗物。看来火烧博望坡的故事在历史上确实真实的发生过。

谷物碳化土层

在古树不远的地方有另外一处名胜--一步三眼井。

传说大战过后,博望城遍地灰烬瓦砾,水源被污染殆尽,方圆附近只剩一口泉井可以饮用。因此老百姓和驻军为吃水发生的争斗屡见不鲜,当时关羽驻军在此,这个问题也让他十分为难。于是诸葛亮就给了关羽一个锦囊,关羽带回来一看,原来诸葛亮让他在这井上盖一块石板,雕三个眼儿:一眼官用,一眼民用,一眼军队用。并且锦囊上说,采取竹竿穿桶排队,为了知道谁先谁后,用那长竹竿把桶穿起来,轮着谁谁打。按照此锦囊妙计军民再也没有因为吃水问题发生过争执,听完此故事让我由衷佩服先人的智慧。

在不远处还有一处历史文化名胜---张骞古桥。来到古桥旁,远远就看见一座石碑立于桥头,石碑正面刻有“汉故博望侯张骞封邑”九个大字,背面是方城县人民政府1988年重修张骞古桥的碑记。张骞古桥为三孔青石桥,桥体采用大量青石条砌成。

张骞封邑石碑

张骞古桥

沿着台阶缓步走到桥下,仔细的观察着古桥的每一个桥墩和石板,思绪万千仿佛回到了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

公元前138年张骞带领一百多人从陇西(今甘肃临洮)出发西行进入河西走廊,不幸碰上匈奴的骑兵队伍全部被抓,在西域历时十三年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回到汉朝时只剩下两个人。虽然没有达到当初联合大月氏的目的,但是张骞把西域的所见所闻详细的报告给汉武帝,这就是《汉书·西域传》的最初来源,汉武帝封张骞为太中大夫。

后来张骞随卫青出征匈奴有功被汉武帝封为博望侯。封侯地在今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博望镇,这点史书有明确的记载。相传现留存在博望的张骞古桥是唐朝时期的大将尉迟敬德驻扎博望时参与修复的。

桥栏上面有大量汉画像石,桥下边可以看到用汉白玉石磙砌成的桥墩。站在桥面上,可以看到桥面儿上的青石板已经被来往的车马及历史的车轮碾下了深深的烙印儿,可见昔日的博望车水马龙是多么的繁华。就是这么一座古桥连接了东方通往西域的大门,开启了欧亚陆上交通的通道--丝绸之路。

在离古桥不远的地方,残存的有古博望城的城墙,历经2000多年的风雨蚕食古城墙已经破败不堪,但是夯土层依然清晰可见,残存的城墙高1-7米不等。

据史料记载,当时的博望城东西长1300米,南北宽400米,面积52万平方米。遥想当年博望做为当时侯国的政治中心,是何等的辉煌!

据当地老人讲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残存的古城墙最高处还有一树那么高,仅仅过了五六十年古城墙风蚀的速度是多么的快,希望我们博望当地的百姓可以保护好这些历史的见证,同时政府部门也应该加大对历史文化遗产保护。

残存的古城墙

最后一站来到了博望故城内一座千年古刹---白马寺。相传博望白马寺是从西域随着张骞一同带回中原的,因张骞骑着白马从西域回到汉朝而得名。

佛教是在西汉末期东汉初年传入中国的,洛阳的白马寺正是在这个时间创建的,由此算来博望白马寺比洛阳白马寺早了将近200年的时间。博望白马寺随着博望古城的衰落,交通的落后而迅速衰落,如今博望白马寺实在是破败不堪。

现存的博望白马寺院址是从东南1华里的老院址迁过来的,据寺内方丈介绍张骞死后就葬在了老白马寺的旁边。不过据史书记载张骞死后应该是葬在了老家陕西城固县,孰对孰错咱们也不再去深究了。

白马寺新址院内有五通清代重修白马寺的石碑,由于天色渐晚石碑经历的年代也比较久远,在寺内热心大哥的帮助下在石碑上擦上水后借助手电筒的反光才勉强看清楚其中的三个石碑落款分别是乾隆十一年,嘉庆年间和光绪年间。

从石碑的数量及年代跨度来看,白马寺在当年应该是当地的名刹。据寺内人员介绍这五个石碑在文革期间曾被镇上用于建桥,石碑是后来人们重新拆下来后安放到寺内现在的位置的。

张骞做为丝绸之路的开拓者,为国家为民族历尽艰辛万苦不远万里先后两次出使西域,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九死一生,我们后人应该对这见证历史的珍贵文物好好的保护,才能告慰张骞对历史、对民族融合做出的杰出贡献。

白马寺大门

清代石碑

如今在博望镇有张骞后裔3000多人,这些张氏后裔家家都供奉着一个简装的排位图,上联“博留受封流芳远”,下联“洛巩迁居世泽长”,横批“张家百忍”,这副对联中包含极丰富的信息,博留受封指的就是封侯博望的张骞和留侯张良,被此地百姓认为是先祖。张家百忍是家训,告诫后世为国做事要百忍。

另外博望当地有一个名吃--博望锅盔,相传是诸葛亮在行军过程中在博望发明的,现在博望还有两家比较传统的制作锅盔的老店,单个锅盔的重量4斤左右。仔细的想一下,也非常符合古代行军打仗的要求,锅盔易带易保存,是行军打仗的士兵充饥的必备物资。

另外还有一个成语---望梅止渴也是出自博望。按照《世说新语》上的记载,曹操南征张绣至此,一路没水将士极渴,曹操用马鞭指着前方说前面有梅林,军土闻听顿时舌下生津精神振奋。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博望城西南五公里处有一个叫梅林铺的小村庄。

今天走访博望故城虽然是突发奇想,时间仓促,但是收获颇丰。

如今的博望虽然沦落为一个小镇,但是历史在这里留下了浓墨重彩,这些足可以证明昔日的辉煌。

目前方城县委县政府也在加大对张骞故城遗留下来的历史文物的保护,国家又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博望应该抓住这样一个历史机遇,重现昔日的辉煌!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它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一件事而有丝毫的停留。

铭记历史我们才会不忘本,才能少犯错误。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没有出现历史断层的民族,这是我们的骄傲。但是我们也应该清醒的看到,很多有历史价值的文物还没有被好好的保护,很多古人创造的优秀历史文化正被现在的年轻人慢慢的淡化。

生活在现在这么美好的时代,物质丰富衣食无忧,我们不能做墙上芦苇、山间竹笋!学习历史、传播历史文化,让我们做有思想、有内涵之人!让我们的民族成为有信仰、有灵魂的民族!

作者简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