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运将至 谨以此文献给每一位机务和他们背后的她

暑运将至 谨以此文献给每一位机务和他们背后的她

加班熬夜是日常,一身油污是常态。他们的工作,很少被我们“看见”,但我们的每一次安全起飞,每一次准点落地,都离不开他们的身影,都离不开他们的辛劳,他们就是民航业最辛苦的职业之一——机务。

  今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春秋航空维修工程部荣获2019“全国工人先锋号”荣誉称号,机务兄弟们以他们的实际行动,诠释了爱岗敬业、争创一流、艰苦奋斗、甘于奉献的新时期劳模精神。

  机务很辛苦,每一位被派驻境外的机务,更有着“身在异乡为异客”的酸苦与不易。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民营航空公司春秋航空拥有869名机务人员,其中44位机务人员被派驻到春秋航空包括泰国曼谷、日本大阪、韩国济州等在内的几大境外基地。在他们的故事中,他们的辛苦与不易,是“寻常”的日常工作,或许因为他们的坚韧,或许因为他们的乐观,更可能是因为他们背后,都有一位善良、体贴的“她”。今天,我们邀请其中四位机务为你讲述他们的生活故事。

  一年一度的民航暑运就要来了,机务工作者更要辛苦奋战机坪一线,也谨以此文献给每一个机务和他们每一位背后的那个“她”。

  “有她在,让我觉得很踏实,能让我更安心在这里工作!”

  “有她在,让我觉得很踏实,我能更安心在这里工作了!”李召兴对我说。他是春秋航空派驻到曼谷基地的一名机务人员。召兴口中的“她”是他的泰国籍妻子安美(Ammie)。召兴已经在曼谷工作接近四年,与安美就邂逅在他工作的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和安美从相识到恋爱,再到结婚,差不多也正好伴随他这三年多的异地生活。

  “上完班回来就一直在睡觉!”这是刚和召兴谈恋爱的安美对召兴工作的最初印象。正在读博士学位,在曼谷一所大学教书的她,一开始对这样的工作不是很能理解。但随着和召兴的相处,她越来越能体会到机务工作的特殊——永远在机坪一线,一直要上夜班,特别在曼谷这样一年四季几乎都是夏天的地方,机坪的温度经常是居高不下,会更辛苦。也正是这一点,后来让安美对召兴越来越心安,觉得他勤奋、靠谱!

李召兴和他的泰国妻子安美

  因为两人的工作关系,从恋爱到结婚,两人最常的约会地点居然是安美教书的“大学图书馆”,约会最常做的事就是“在一起学习”。

  “我的工作,需要不断学习,不断更新知识,而安美自己也要学习、备课”,召兴说,“一开始,我俩语言也不通,那样的状态,却让我们彼此更默契,觉得行动比语言更能表达彼此的爱,但在生活中方方面面也认识到语言沟通是必不可少的,认识我以后,老婆中文沟通能力进步非常快,我也在提高泰文沟通能力。”

  在召兴看来,安美是个“内心强大,积极乐观”的女孩,总能自己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几乎很少因为自己的事情向召兴“抱怨”,或是给他过多压力。

  作为妻子的安美,最常跟召兴说的一句话就是:“老公,你累了就休息,我来照顾你!”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个人偏见’,好像善良细心体贴,是很多泰国女孩们与生俱来的品质。”召兴笑着说。

  已经成家的两人,为了方便召兴工作,就在机场附近买了一个30几平米的小房子。

  关于未来,安美常跟召兴说,他以后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

  “但我想说,我一定尽量在泰国,因为我无论在中国,还是泰国,为了工作生活我都可以去努力去适应,而她肯定更适应这里!”召兴说。

  召兴对泰国女孩的“个人偏见”,至少在另一个泰国女孩身上也是非常“准”的,她就是春秋航空另一名驻曼谷机务龚稳的女朋友,她有个中文名叫“欢欢”。

  无独有偶,采访龚稳的时候,他跟召兴都对我说了类似的话,自己从2016年来泰国之后,由于工作性质原因,偶尔需要去曼谷、甲米、普吉和清迈等几个有春秋航空航班的其他城市,虽然“孤独”是他早就学会的功课,但自从认识了欢欢,龚稳说,他再也不觉得这样的日子有多孤单了。

龚稳在工作中(左一)

  欢欢是春秋旅游泰国分部的一名当地工作人员,虽然是在组织安排的联谊活动上认识的,但两人也算是“一见钟情”。龚稳用“可遇不可求”这样的话来形容他和欢欢的相识。

  “她是个爱笑的女孩,好像很少有什么烦恼”,龚稳笑着说,“我每次出去排故,至少都是2天以上,她顶多也就嘟哝几句,很快就又好了。”

龚稳和他的泰国女友欢欢

  欢欢是个外表看上去柔柔弱弱的92年女孩,但换灯泡、做菜、马杀鸡,她样样都很在行。认识龚稳之后,龚稳说他俩其实很少说什么“心里话”,一来是语言也不是很通,二来“我这个整天跟飞机打交道的人,也真的不太擅于讲什么情话“。两人就在这样点滴的日常相处中,感情越来越深了。

  在曼谷谈了两年多的恋爱,他们今年打算结婚了。显然,欢欢和她的泰国家人,对龚稳这个中国小伙子是非常满意的。欢欢第一次把龚稳带回家的时候,龚稳回忆说,她们整个村的人都来她家看我,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她让我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春秋航空机务石云鹏去大阪五年多,他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采访中,他的“幸福感”难以掩饰。“我真的要谢谢我的妻子,没有她的付出,就没有我现在的幸福生活。”云鹏说。

  云鹏的日本妻子白野智子现在是位“全职妈妈”,全力支持云鹏的工作和照顾家庭。她原本是全日空的一名工作人员。云鹏刚到日本不久,就和智子相识了,相处半年之后,两人就结婚了。

  石云鹏在工作中

  “我很快就认准她了,”云鹏对我说,“结婚之前,我们甚至都没来得及回西安老家见我父母,就在视频里见了见。我俩从一开始就觉得结婚和组建家庭更多的是我们两人自己的事。”

  在云鹏看来,价值观和人生观的相似,是他和智子走到一起的最大原因。“她让我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让我觉得生活绝不只是赚钱、买房这些事儿。”云鹏说。

  智子虽然是94年的姑娘,却有着非常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让云鹏觉得跟她在一起非常轻松自在。

  刚开始相处的时候,相比起智子,85年的云鹏反倒是“顾虑重重”,特别是两人想结婚的时候,当时刚刚来大阪的云鹏,根本没办法保证能给智子怎样一个未来,但智子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刚结婚的时候,她甚至连我一个月赚多少钱,都没有问过,当然,我自己主动上交了!”云鹏笑着说。

  石云鹏和他的日本妻子白野智子以及他们的两个儿子

  两人现在虽然是在大阪安家了,但身为全职妈妈的智子自然是非常辛苦的,双方父母又都不在他们身边,两个孩子几乎全靠她一人照顾。云鹏工作的特殊性,有时候甚至都不能及时接收到家里的消息。

  有一次,智子半夜腰疼得不行了,给正在执夜班的云鹏打电话。云鹏因为有事情在身,工作完成后才赶回家。看到妻子就用手撑在床沿边,一双脚还在床上,动弹不得。

  “她那样子看着特别让人心疼。如果不是她把家庭照顾得这么好,我根本没办法安心工作了!”云鹏说。

  云鹏很坚决,他说,以后无论是回中国,还是回大阪,他一定都尽量尊重智子的想法,“她和孩子在哪儿,我在哪儿!因为有她们的地方,才是我的家!”

  “照顾你,是我最愿意做的事!”

  2019年5月12日,春秋航空机务魏迪与济州花筑梦幻酒店店长刘朝在济州香樟别墅酒店举行了婚礼。这一对就是在春秋航空另一个境外基地韩国济州相识结婚的。

  魏迪2015年被外派到韩国济州工作,新娘刘朝虽是韩国国籍,但是是一名华人。有趣的是,刚认识魏迪的时候,刘朝却把他误认成了韩国人,后来知道魏迪是中国人,倍感亲切。

  魏迪在工作中

  相逢可能是偶然,但二位新人的相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好像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事。特别是2015年10月,刘朝因一次交通事故住进了医院,而魏迪在这段时间内的悉心照顾,连续几周值完通宵夜班,一早就赶到医院照顾,实在困了,就在医院随便找个地方躺一会儿。刘朝和她的父母,为此都非常感动和感谢这个小伙子,觉得是个可以依靠的人。

  魏迪和他的新婚妻子刘朝

  当魏迪为自己可能暂时还无法给刘朝一个确定的未来而纠结的时候,刘朝的一句“你到哪儿,我也就跟你到哪儿,照顾你是我最愿意做的事,就像你之前照顾我一样!”让魏迪彻底定下心来。

  2018年底,两人先后在中国魏迪的家乡和济州举办了婚礼。二位新人婚礼当天,在宣读婚姻誓词的时候,刘朝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春秋航空的这四位境外机务兄弟,他们的女友和妻子,给了他们“家”的温暖和关怀。家是最寻常的地方,却也是最让人安心的地方。

  机务不容易,但更不容易的是每一个机务背后的女友、妻子,因为她们的男友、老公很少有时间能陪伴她们,他们常常突然被叫去加班,他们常常一回家就倒头大睡,他们有很严重的“强迫症”……所以,虽然没有光环和荣耀,一直默默付出的她们却平凡而伟大。

来源:民航资源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j72SIxWWJTlvxJWsLQlKeeAqR41N9HUzJ9s2XEsNoaGxhLialicFUDJhRYWhsKuMvVrdbSFL5fW46PNg8XrMnnFw/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