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义论语解读—尧曰篇第二十(1)

安德义论语解读—尧曰篇第二十(1)

【题解】

本篇取“尧曰”两字为篇名。

儒家学说是研究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学说,简略一些说,儒家则是有关修齐治平的学说。前面“学而篇第一”到“子张篇第十九”侧重谈的是修身齐家类学问,以修身为主。本篇三章谈的侧重是治国平天下,以治国为主,本篇首章又是一章文字整饬严谨的治国方略,万川归海,修身是为了齐家,齐家是为了治国,治国是为了平天下。治国平天下是《论语》一书作者的终极目标,也是编纂者的编纂意图,所以本篇三章全关乎治国之方略。第一章古贤先圣治国之方略。第二章孔子谈治国之方略。第三章既是对全书的总结,也是对本篇内容的概括。

【原文】

20.1尧曰①:“咨②!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③,允执其中④。四海困穷,天禄永终⑤。”

舜亦以命禹。

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⑥,敢昭告于皇皇后帝⑦: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⑧。朕躬有罪⑨,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周有大赉⑩,善人是富。“虽有周亲⑾,不如仁人。百姓有过⑿,在予一人。”

谨权量⒀,审法度⒁,修废宫,四方之政行焉。兴灭国,继绝世⒂,举逸民⒃,天下之民归心焉。

所重:民、食、丧、祭。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敏则有功,公则说⒄。

【注释】

① 尧:又称唐尧,相传为上古帝王,帝喾之子,祁姓,名放勋,原封于陶唐氏,孔子心目中境界最高的圣人。   ② 咨:即“啧”,感叹词,表示赞美。   ③ 天之历数:上天安排的帝王相承的次序。古人认为,能做帝王是由天命决定的。在尔躬:在你身上。躬,自身。   ④ 允:真诚,诚实。执:坚持。厥:那。指示代词。中:中庸之道。   ⑤ 天禄:上天赐给的禄位。   ⑥ 予小子:是上古帝王自称之辞。意思是自己是天帝的儿子。履:是商汤的名字。敢:表敬副词。可不译,也可译为大胆,斗胆。玄牡:黑色的公牛。   ⑦ 昭告:明白告诉。皇皇:光明伟大。后帝:“后”和“帝”是同义词连用,都是帝王的意思。这里指天帝。   ⑧ 简:阅。这里是明白,知晓的意思。   ⑨ 朕:我,上古时,执政者和普通人都可用“朕”称自己。从秦始皇起,专用作帝王的自称。   ⑩ 赉(lái):赏赐,赠与。   ⑾ 周亲:至亲。(以下四句是周武王封诸侯的誓词)   ⑿ 百姓:上古的“百姓”指受封的奴录主贵族。因为只有这些人才有姓氏。   ⒀谨权量:谨慎地检验审定度量衡。权,权衡。即量轻重的标准称。量,量容器的标准斗斛。(“谨权量”以后是孔子说的)   ⒁ 法度:指分、寸、尺、丈、等长度单位。   ⒂ 继:接续,承续。绝世:绝禄的世家,也即卿大夫子弟失去世禄的人家。古时卿大夫的封邑采地,由子孙世世享用,有罪或灭国都会绝禄。   ⒃ 举逸民:推举超逸绝伦的人。   ⒄ 说:同“悦”。

【语译】

尧(让位给舜时)说:“啧!啧!你这舜呀!按照天命对帝王之位安排的次序,帝位已经落在你身上了。你要真诚地奉行中和之道啊。如果天下的人都陷入贫困境地,那上天赐给你的禄位就永远完结了。”

舜(让位给禹的时候)也这样告诫禹。

商汤说:“小子,履我冒昧地用黑色的公牛来祭祀,明白地向光明伟大的天帝祷告:有罪的人我绝不敢擅自赦免,您的臣仆的善恶,我不敢隐瞒,您的心里是明白的。我本人如果有罪,不要因此牵连万民百姓;万民百姓如果有罪,应该归我一人承担责任。”

周朝大加赏赐,分封诸侯,使为善的人都富贵了起来。(周武王说:)“即使是同姓至亲,也不如有仁德的人。百姓如果有过错,都归在我一人身上。”

(孔子说:)谨慎地规范、度量权衡,审订法度,恢复被废弃了的官职,政令就可以通行四方了。复兴灭亡了国家,接续断绝了世袭地位的贵族世家,起用被废黜的、遁世的遗逸之民,天下的民众就会心悦诚服。

执政者所应重视的是:民生、粮食;丧葬、祭祀之礼。执政者宽厚就可以得到人民的拥护,诚恳守信用就会得到人民的信任,勤敏就会取得成功,公平人民就会心悦诚服。

【解读】

本章记载古圣贤治国之方略,具体则有尧舜汤周公以及孔子等。

本章文字前人多有疑其脱落者,认为文义不相连贯,有支离破碎之嫌,“零碎采摘凑合而成”。《四书辨疑》说:

“通看一章经文,自‘尧曰’至‘公则说’语皆零杂而无伦序,又无主名,不知果谁所言。古今解者终不见有皎然明白可通之说,亦不见有公心肯言不可解者,惟东坡谓此章杂取《禹谟》、《汤诰》、《秦誓》、《武成》之文,颠倒失次,不可复考,此说为近人情。”

笔者以为本章是一篇整饬而又严谨的摘录式的文字,选择严谨,内容连贯,全文可分六节:

第一节:尧曰……天禄永终。可分三点:

1、“天之历数在尔躬。”奖善。尧传位给虞舜,是对虞舜的最高奖赏,帝尧传位时,说的话也是颇有趣味。不是说我传位给你,而是说“天之历数在尔躬”,表明帝尧之谦和,胸襟之广大。难怪孔子赞扬尧帝“魏魏乎,唯天唯大,唯尧则之。”上帝施予万物不争,“多功不言,赏世不绝。”唯有帝尧能效法上天,以天为行为的准则,把最高的爵位奖给天下最善的人,舜一生的经历足可证明其为天下之善人。

2、“四海穷困,天禄永终。”惩恶。尽管天人合一之气数在你虞舜,但你若不能“允执其中”,把握各种各类事物的平衡系统,运用中庸之道,为天下黎民百姓谋求利益,天之禄位将永远终绝,“皇天无亲,惟德是辅。”“神所冯依,将在德矣。”《左传?僖公五年》,天意决定论,实质上是德义决定论,德义的核心便是仁善。上天“惟德是辅”,惟德是依,执天下大事,当以德为准则。以善待百姓为标准,方有天禄,否则“天禄永终”。帝尧对虞舜先讲“天之历数”,次说:“天禄永终”,先说天意决定论,次说德义决定论,意在强调虞舜当以德为准绳。

3、“允执其中”。奖善惩恶的标准。《论语》全书,自始至终。贯穿的就是一个“中”字。朱熹说:“中,过犹不及之名。”孔子思想中的道德论是一个“仁”字,表现则为一个“善”字,方法论就是一个“中”,“中”就是一个平衡系统,“叩两端而竭焉。”“执两端而用其中于民。”讲的都是“允执其中”。孔子的中庸思想来源于两个渠道,一是《易》之中正论,二是尧舜文武之道。帝尧的“允执其中”包括天下统一,君民统一,德神统一。“允执其中”是奖善惩恶的分界线,也是天意决定论和德义决定论的分界线,是奖善惩恶的分界线。能做到“执其中”,便是天人合一,不能做到,天人便不能合一。

第二节:“舜亦以命禹。”舜传位给禹,亦含奖善惩恶。上一节属于繁写,本节属于略写。虞舜便将帝尧告诫他的话原样转告大禹,原文见《伪古文尚书?大禹谟》抄录备览。

帝曰:“来,禹!……天之历数在躬,汝终陟元后,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无稽之言勿听,弗询之谋勿庸。钦哉!慎乃有位,敬修其可愿。四海困穷,天禄永终。”

略写的文字补出,亦足见其奖善惩恶的意图不变。

第三节:“(汤)曰……罪在朕躬。”说商汤惩恶。记载商汤革命,打败夏桀,取得王位,祭告皇天,表白惩恶之决心。商汤向“皇皇后帝”报告两点,一不蔽罪,二不推罪。不蔽罪包含两个方面,黎民有罪不敢遮蔽袒护赦免,“有罪不敢赦”。“有罪”即有罪者,与“帝臣”相对,当指黎民百姓。大臣有罪亦不敢掩盖,“帝臣不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在天帝面前人人平等,一切善恶都不敢隐瞒天帝,这是有史记载以来,最早的民主平等思想的体现。不推罪。“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先谈黎民之罪,次谈帝臣之罪,再谈朕躬之罪。我一人有罪,不牵连天下百姓,天下百姓有罪,由我一人承担。原始部落领袖尚知推功揽过,今天诸多政治家则是揽功推过,与三千多年前的政治家相比,能不汗颜吗?商汤说:“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周武王说:“百姓有过,在予一人。”是何等的帝王胸襟,何等的高风亮节,何等的境界,难怪孔子对他们推崇备至。

第四节:“周有大赉……在予一人。”说周武王奖善惩恶。周武王分封天下,不以亲疏远近为标准,而是以善与不善为标准,“善人是富”,让关爱天下的善人得到分封,让关心他人的仁人得到财富,“虽有周亲,不如仁人。”仁善之人,超过至密无间的周亲。“治官事则不营私家,在公门则不言货利,当公法则不阿亲戚,奉公举贤则不避仇雠。”(《说苑。至公》)周武王一片公心,分封天下,“不阿亲戚”,大赉奖大善,仁人胜周亲,说的是奖善。“百姓有过,在予一人。”说的是惩恶。天下人的过错,是我的过错;奖善,奖天下人之善,惩恶,惩我一人之恶,奖善与惩恶相去几何!令今人思索。

第五节:“谨权量……民食丧祭。”谈奖善惩恶的标准,奖善惩恶的目的在于行政,归心。行政,归心当有具体的措施、标准。“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则是归政归心的措施、标准,也是奖善惩恶的标准。“谨权量”三句,皇侃疏:“谨,犹慎也。权,称也。量,斗斛也。当谨慎于称尺斗斛也。审,犹谛也。法度,谓可治国之制典也。宜审谛分明之也。治故曰修,若旧官有废者,则更修立之也。自谨权以下若皆得法,则四方风政并服行也。”“兴灭国”三句,皇侃疏:“若有国为前人非理而灭之者,新王当更为兴起之也。若贤人之世被绝不祀者,当为立后系之,使得仍享祀也。若民中有才行超逸不仕者,则躬举之于朝廷为官爵也。既能兴继举,故为天下之民皆归心襁负而至也。”

“民、食、丧、祭”是行政,归心的具体措施,何氏集解孔曰:“重民,国之本也;重食,民之命也。重丧,所以尽哀,重祭,所以致敬。”

第六节:“宽则得众……公则说。”奖善惩恶而执掌天下者所应具备的心理或道德素养,也是对“尧曰”、“舜命”、“汤曰”、“周有大赉”等内容的总结。“宽则得众”与“周有大赉”相呼应,奖善惩恶,勇于承担责任,心胸要宽,宽则得民众支持。“信则民任焉”与“汤曰”相呼应。治理一个国家,司法信誉是治国的根本。“帝臣有罪而不蔽”,“朕躬有罪”而不牵涉“万方”,是司法的根本,国之兴衰败亡的根本。“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兴灭继绝举逸民”与“敏则有功”相呼应。为政者均应勤敏而做,不应该堕怠延宕,勤于政务方能大功于天下。“公则说”与“尧曰”“舜命”相呼应。帝尧、虞舜均以天下相禅让,去天下犹如遗躧(草鞋)。“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一颗公心,不徇私情。

综上六节,第一、二两节,“尧曰”“舜命”均从正反两面讲,既讲奖善,也谈惩恶,中心论点是“德义决定论”。第三节,从反面讲,惩恶,“黎民”“帝臣”“朕躬”三者有罪一视同仁,“朕躬”罪重。第四节,“周有大赉”,分封天下既奖善又惩恶。第五节,行政归心,民食丧祭皆是奖善惩恶之具体标准和措施。以上五节谈治理国家必须赏罚分明,奖善惩恶。程子曰:“治众之道,在于遏恶扬善而已。”第六节则与上五节内容环环相扣,强调其为政者必须具备的心理素养和道德修养。全章条分缕析,昭彰晓畅,皎然明白。至此,则文从字顺,豁然贯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