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义论语解读—子张篇第十九(8)

安德义论语解读—子张篇第十九(8)

【原文】

19.23叔孙武叔语大夫于朝曰①:“子贡贤于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贡②。子贡曰:“譬之宫墙③,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室家之好。夫子之墙数仞④,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注释】

① 叔孙武叔:名州仇。鲁国大夫。   ② 子服景伯:名何。鲁国大夫。   ③ 宫墙:这里指围墙。宫:宫字本义指房舍,其后才引申这官职之义,这里指房舍而言。   ④ 夫子:这里是子贡尊称老师。下一个“夫子”是子贡尊称叔孙武叔。仞:古时八尺为一仞。

【语译】

叔孙武叔在朝廷中对大夫们说:“子贡比仲尼更贤能。”子服景伯把这话告诉了子贡。子贡说:“拿围墙作比喻吧,我家的围墙只有肩膀那么高,人可以站在墙外看见房屋的美好。我老师的围墙有好几丈高,如果找不到大门进去,就看不见里面宗庙的富丽堂皇,房舍的绚丽多彩。能找到老师大门的人大概很少吧!叔孙武叔先生那样说,不也是很自然的吗?”

【解读】

本章是子贡对孔子的赞扬。

在言语交谈中,最容易犯的毛病是肯定今天,无意中就否定了昨天;肯定了现在,就否定了过去;肯定了张三,就否定了李四;赞扬了王五,就意味着批评了刘六。我们来看,子贡是如何回答叔孙武叔等人在朝廷中公开对孔子的议论的。“子贡贤于仲尼”,这个对孔子不恭敬的议论直接牵涉子贡本人,又是背后议论,摆在子贡面前有两点难堪。一、直斥子服景伯,叔孙武叔,以圣道高深,嘲笑叔孙等辈之浅陋平庸,因背后指责评论,很可能获罪叔孙武叔以及朝廷大夫。二、以贬低自己的方式,维护孔子的威信,若贬得太低又与事实不合。子贡不愧是孔门言语科的高材生,他进德修业之功,已超贤入圣。他从孔门层次学角度展开议论,巧设一喻,“譬之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室家之好。”子贡有墙垣,有内殿,墙仅及肩,殿仅容室家。子贡描绘自己既不过谦,也不张扬,恰如其分。“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孔子也有墙垣,亦有内殿,孔子之墙,高数仞,而且深远辽阔,“不得其门而入”,孔子内殿深广无边,内藏“宗庙之美,百官之富”,浩瀚无垠,宏伟富丽。“得其门者或寡矣”,子贡暗示,我已是“得其门者”,属于“寡矣”一类,与“赐之墙”一语呼应。亦自然道出“子贡贤于仲尼”一语议论错误之缘由,同时引出“夫子之云,不亦宜乎”,叔孙武孙有这样的议论,不也是很正常的事吗?

子贡善言,子贡善喻,一喻多义,一喻三层次。第一层次,叔孙武叔,子服景伯,以及朝廷大夫,他们属于有位而修德不够的君子。第二个层次,子贡,属于已臻圣境的贤人。第三个层次,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浩瀚无边的圣人。子贡一喻,既维护了孔门师圣的形象,也婉转指出了叔孙武叔等人的浅陋无知,但不伤害其情面,也恰如其分的评述了自己,既无溢美之辞,亦无过谦之嫌。子贡既有知人之智,又有自知之明;既肯定了孔子,也未曾否定自己;既肯定了自己,也未曾直接否定叔孙的议论。肯定中有否定,否定中又有肯定,肯定叔孙言谈之“宜”,但又部分否定其与事实不符之实;肯定孔子之完美高大,也没有完全否定叔孙言谈之“宜”,肯定孔子圣德完美,也不全否定自己进德修业之功。入丝入扣,合情合理,合景合时。这就是子贡言谈的高妙之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