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五运六气理论解读“甲型H1N1流感“疫情(一)

应用五运六气理论解读“甲型H1N1流感“疫情(一)

2009年3月底至5月初墨西哥、美国等地接连爆发“甲型H1N1流感”病毒疫情,墨西哥疑似病例达5580余人,已有58人死于“甲型H1N1流感”,美国确认有3009人感染,欧洲多国已出现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中国大陆于2009年5月11日出现一例确诊病例,“甲型H1N1流感”疫病的发生在2009年4月份,恰好与《黄帝内经》描述己丑年发生疫病的时间在“二之气”即时间段吻合,两者是巧合?还是有联系?下面就用中医的五运六气来解读此次疫病。

己丑年疫病发生的周期性

采用干支纪年2009年为己丑年,此次疫病使全球性的,在中国历史上己丑年发生疫病有文献记载的有不少次。[1]最早是公元209年的大疫,最晚是1949年的鼠疫。其中1589年和1709年的疫病最严重。另外还有269年、869年、1049年、1109年、1829年、1889年都有疫病的记载。其中1589年与1949年相差360年,1109年与1829年相差720年(360*2),869年与1589年相差720年(360*2),269年与1709年相差1440年(360*4)。这说明疫病的发生有360年为基数的周期。1949年、1889年、1829年、1769年、1709年、1649年都有疫病发生,并且各相差60年,这说明疫病的发生有60年为基数的周期。209年与2009年相差1800年(360*5),1649年与2009年相差360年,1949年与2009年相差60年,从周期性规律角度来分析,2009年发生疫病的可能性较大。另外有学者对公元766年到1966年这1200年间记载的疫病流行情况,统计出疫病发生频次与干支纪年的关系,其中疫病发生最多的是己丑和庚寅年各8次,并且从中得出寒湿偏盛的年份最易发生疫病的推论。[2]

五运六气解读己丑年疫病的病机特点

己丑年五运六气分析,该年中运己土不及,司天太阴湿土,在泉太阳寒水,中运与司天的五行属性相同都为土,且天干与地支的五行相同故为太乙天符年。该年的特点是以寒湿为主。正如《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所说“民病寒湿,腹满身愤肿,痞逆寒厥拘急。湿寒合德,黄黑埃昏,流行气交。”另外太乙天符年发病特点是“其病暴而死”。这说明发病来势汹猛且易危及生命。在《素问六元正纪大论》里描述了丑未年会发生疫病。原文为“二之气,大火正,物承化,民乃和,其病温厉大行,远近咸若,湿蒸相薄,雨乃时降。”其中“二之气”时间为春分到小满这段时间,2003年(癸未)“非典肺炎”发病高峰恰在此时间段。2009年“二之气”的时间为3月20日(春分)到5月21日(小满)。“甲型H1N1流感”疫情也发生在此时间段。“二之气”的主客气均为少阴君火,而中运和司天均为湿土,在泉为寒水,君火易被寒湿所郁,少阴君火从本从标,从本易生寒湿,症状为“肿骨痛阴痹,阴痹者按之不得,腰脊头项痛,时眩,大便难,阴气不用,饥不欲食,咳唾则有血,心如悬,病本干肾。”从标易生湿热,郁易生热,火热伤肺金。另外火郁极乃发,表现症状为“民病少气,疮疡痈肿,胁腹胸背,面首四支(月真)愤,胪胀,疡痱,呕逆,瘛瘲骨痛,节乃有动,注下温疟,腹中暴痛,血溢流注,精液乃少,目赤心热,甚则瞀闷懊憹,善暴死。”世界卫生组织专家说,“甲型H1N1流感”的症状与其他流感症状类似,如高热、咳嗽、乏力、厌食等。这些症状与“饥不欲食,咳唾则有血,”有相似之处。另有报道说,此次美国发现病例的主要表现为突然发热、咳嗽、肌肉痛和疲倦,其中一些患者还出现腹泻和呕吐症状;墨西哥发现病例还出现眼睛发红、头痛和流涕等症状。这些症状与“目赤心热”,“腰脊头项痛”有相似之处。由此可知疫病的发生与五运六气有一定关联。

根据此次“甲型H1N1流感”疫情爆发时间在己丑年“二之气”,发病的病机是火为寒湿所郁的特点,因为“二之气”的主客气均为少阴君火;“三之气”的主客气分别为少阳相火和太阴湿土;“四之气”的主客气分别为太阴湿土和少阳相火。在这些时间段都体现火被湿寒所郁,该疫情将持续到“四之气”即9月23日(秋分)后会缓解。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