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新沂的80/90后都经历过小时候农村收麦子的场景(泪奔)!

【回忆】新沂的80/90后都经历过小时候农村收麦子的场景(泪奔)!

北方金黄的麦田随着滚滚热风掀起一层又一层的波浪,一眼望去,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一年的收获就从这里开始。

这一系列生动的场面,将成为过去30年中国农民夏忙辛勤劳作的活化石。

观自

ほら足元を见てごらん これがあなたの步む道 ほら前を见てごらん あれがあなたの未来 母がくれたたくさんの优しさ 爱を抱いて步めと缲り返した あの时はまだ幼くて意味など知らない そんな私の手を握り 一绪に步んできた 梦はいつ空高くあるから 届かなくて怖いねだけど追い糹壳けるの 自分の物语(スト-リ-)だからこそ谛めたくないほら 足元(あしもと)を见(み)てごらん 【来看看你的脚下】これがあなたの歩(あゆ)む道(みち)【这就是你要走的路】ほら 前(まえ)を见(み)てごらん【来看看你的前方】あれがあなたの未来(みらい) 【那就是你的未来】母(はは)がくれたたくさんの优(やさ)しさ 【母亲带给了我那么多的温暖】爱(あい)を抱(いだ)いて歩(あゆ)めと缲(く)り返(かえ)した 【她告诉我要怀抱着爱前进 】あの时(とき)はまだ幼(おさな)くて 意味(いみ)など知(し)らない 【那时我还年幼 不明白其中的意义】そんな私(わたし)の手(て)を握(にぎ)り 【她拉着那样的我的手】一绪(いっしう)に歩(あゆ)んできた 【一起走了过来】梦(ゆめ)はいつも空高(そらたか)くあるから 【梦想似乎总是在天空的远方】届(とど)かなくて怖(こわ)いね だけど追(お)い続(つづ)けるの 【很害怕我达不到 但我一直不停的追逐着 】自分(じぷん))の物语(すとおり)だからこそ谛(あきら)めたくない【因为是自己的故事 所以不想放弃 】不安(ぶあん)になると手(て)を握(にぎ)り 【不安的时候她就握住了我的手】一绪(いっしう)に歩(あゆ)んできた 【一起走了过来】その优(やさ)しさを 时(とき)には嫌(いや)がり 【那种温柔亲切 有时也会让我讨厌】离(はな)れた母(はは)へ素直(すなお)になれず 【(遗憾)对已离去的母亲没能坦诚】ほら 足元(あしもと)を见(み)てごらん 【来看看你的脚下】これがあなたの歩(あゆ)む道(みち) 【这就是你要走的路】ほら 前(まえ)を见(み)てごらん 【来看看你的前方】あれがあなたの未来(みらい) 【那就是你的未来】その优(やさ)しさを时(とき)には嫌(いや)がり 【那种温柔亲切 有时也会让我讨厌 】离(はな)れた母(はは)へ素直(すなお)になれず 【(遗憾)对已离去的母亲没能坦诚】ほら 足元(あしもと)を见(み)てごらん【来看看你的脚下】これがあなたの歩(あゆ)む道(みち)【这就是你要走的路】

ほら 前(まえ)を见(み)てごらん【来看看你的前方】あれがあなたの未来(みらい)【那就是你的未来】ほら 足元(あしもと)を见(み)てごらん 【来看看你的脚下】これがあなたの歩(あゆ)む道(みち) 【这就是你要走的路】ほら 前(まえ)を见(み)てごらん 【来看看你的前方】あれがあなたの未来(みらい) 【那就是你的未来】未来(みらい)へ向(む)かって 【朝向未来】ゆっくりと歩(ある)いて行(ゆ)こう 【慢慢地走去】

谨以此片献给现代父母们,教育下一代,爱惜粮食,珍惜劳动成果。

这几天清晨,总是伴着布谷鸟的叫声醒来。

“麦黄快割、麦黄快割”,一声声,一阵阵,伴着这急切的呼唤声,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童年的打麦场。 

小时候经常见到这样的场景,现在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那时候最怕的就是帮大人张口袋,一股土腥味,还是忍着一麻袋一麻袋的往里灌。

那时候看着大人把麦秸一层层堆起来,觉得好厉害。

扬麦场景,那时候还可以用的是四轮拖拉机带着风扇,风老大了。更多的时候只有等到起风的时候才能扬麦子。

现在老家已经看不见这样的土坯房了,对于城里人来说,这已经成为了艺术了。

趁天还没黑,大家争分夺秒的把晒干的麦子装进口袋,夏天的雨水说来就来。

农村的日子,就是从白天到黑夜不停劳作的生活。

年龄越大的人扬场水平越高,尘土和柴屑飞走了,麦粒堆积的很干净。

小孩子无忧无虑的坐在口袋上,或者躺在麦堆上,尽情的玩耍。

干农活也需要团队协作,有时候几家人一起协作,密切合作一起干活,汗水与快乐一起飞扬。

晒麦子,已经看不到这样的大场了,好还念以前的大场,晚上小朋友一起玩游戏。

晚上装起来,白天又倒出来晒,一遍又一遍的暴晒,一直到全部晒干,每一粒小麦蕴含着农村人的汗水与辛劳。

扬麦的确是一个难以掌握的技术,一个真正的庄稼汉是必须掌握的。

早上把割回来的麦子散落到场里,先让太阳暴晒,然后一遍一遍的翻,等到下午太阳把麦秆晒干了,再让拖拉机一遍一遍碾,直到麦粒与麦杆脱离。

炎热的盛夏,忙碌的季节,丰收的喜悦,乡亲们的追求。

炎热的夏季,大树底下凉快至极,但劳作的人们没有机会享受这一丝清凉。

只有年迈的老人借择韭菜的机会在大树底下做暂时休息。

麦粒和麦穗分离要经过很多次扬场分离。

盛夏抢粮,老人, 孩子全民参与。

曾记得先辈们高超的割麦技术,又快又多,麦茬又短又平,这是现代收割机割的麦茬,跟猪拱的一样。

勤劳的农村人,淳朴的脾性,自给自足的人生态度,这么多的袋子,有一半还要养活不干活的城里人,交公粮。

认真点,每一粒都付出了辛勤的汗水,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周而复始,一圈接着一圈狂转碾场之人。

脱粒后软绵绵的麦草需要有技术的农民一层一层堆积成优美的形状,以便后来喂牲畜或做饭生火之用。

从高处鸟瞰麦场上顶着烈日辛苦劳作的人们,这些场景勾起多少70后童年的美好回忆。

农民的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真实写照。

没有风扇的,通常靠自然风,好像没风了,等一下。

收回来没碾的麦子,这是机器收割的,杂乱一片。

那时候只有少数有条件的用电风扇扬场。

这一袋袋沉甸甸的麦子,是农民朋友一年的辛苦换来的劳动成果,还要有一半交公粮。

编辑:倦清寒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ibYYaA3e9CJt4MUSErE7XIQbrY5XdFuGgiagszVY0tGsP3Nr70iaAic1RaibUrnaf5JxETiaZIYm2Hnae1dQgfSQxng/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