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胜桥 小巷深处“最扬州”

得胜桥 小巷深处“最扬州”

这里除了百年富春,还出产最正宗的“三把刀”——

得胜桥 小巷深处“最扬州”

扬州晚报   2013年12月15日

青石板路面。

富春茶社顾客盈门。

富春茶社工作人员正在包包子。

老街充满生活气息。

“三把刀”销售集聚地。

青砖小瓦,回廊花局,这是得胜桥旧时的面容,年岁悠长,在得胜桥的小巷深处,依然能寻找到氤氲的扬州老城气息。

这里有鲜活的市井味道,眼前的一砖一瓦,流淌了无数个春夏秋冬,隐藏了多少生动的故事。

蜂窝煤炉

处处炊烟成一道风景

扬州老城人的早晨是从点燃蜂窝煤开始的。

在董桂芳奶奶的记忆里,每天清晨,家家门前就生起了煤球炉子,“家家点火,户户冒烟”,处处炊烟曾经是老扬州城的一道风景。

“报纸、柴火、煤球、蜂窝煤、火钳……”董桂芳说,直到太阳老高了,笼罩在巷子里的烟味儿还没散去。生好炉子,第一件事情就是拿个水壶烧水,一天的生活就此开始。

用了几十年的煤炉,董奶奶直说,“用不惯天然气和煤气。”

“还是用蜂窝煤省钱多。”邻居王大姐心里更有一笔明细账,一瓶煤气117块钱,冬天一个月得用一瓶多;100斤蜂窝煤32块钱,一个月用300斤蜂窝煤,“算下来能省下不少钱。”

说话间,送煤的老阎已经赶到了巷口。

初冬的清晨,天刚蒙蒙亮,运煤工老阎骑着三轮车从运河边的煤场出发,穿梭在老城的街巷中,给居民送去蜂窝煤。这已经是老阎做了10余年的活计。

老阎说,初冬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因为天冷了,许多居民都忙着买煤过冬。“一个星期送几车,一车1000斤。”老阎笑着说,赚的都是辛苦钱。“10多年前,蜂窝煤还处在热销时期,每天都有人排队买煤球。”但现在的蜂窝煤却早已是明日黄花,再也回不到从前门庭若市的光景。

“这些年客户越来越少,需要送煤的客户大多集中在老城区。”老阎说,只有他们才依然坚持用蜂窝煤:烧水、做饭、做菜……送完一家,老阎稍稍休息了片刻,他说,这些年客户越来越少,再过几年城市中或许就没有煤炉子了,“家家用上了天然气,谁还需要我们送煤啊”。

城市古井

井台边的市井生活

谈起寻常的生活,即使是在自来水普及的今天,井,也是老城区家家户户生活不可或缺的。过去每条街巷都有井,大户人家会有好几口井。随着城市的改造和时代的变迁,扬州的古井消失了很多,至今还遗存300多口。古井对于很多扬州人来说有一种情缘。在得胜桥这样的老街巷中,几百年的光景,这里有一口井水养育了这一方的人。

相传,明朝初建,明军在教场操练兵马,为了供军士吃水,在教场四周掘了四口井,分别布置在东南西北的角上。得胜桥的这处井就是教场四井之一。井栏上,岁月刻下了一道一道的凹痕,“是被汲水的绳子给拉出来的。”

古代孔颖达疏:“古者穿地取水,以瓶引汲,谓之为井。”其实,井除了作为饮水洗涤之用,还有着更多的功能。

“这是一口神奇的井。”董奶奶自豪地说,大青石井栏还能治病。她想起,在很多年以前,她的儿子舌头和嘴里的皮全部没了,去医院看了几次都没有起色。当时有人提供了一个“土方法”:从大青石上磨下部分粉末,和着冰片涂到伤口上。“当时我们也是病急乱投医,没想到涂了几次后,儿子的病竟然给治好了。”

至于这种病是不是大青石粉末治好的,如今已经无法考证了,不过这至少说明老城居民对古井的绵绵情感。

王阿姨在得胜桥住了48年,48年间,井成了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即使是现在,“冬暖夏凉”的井水还是吸引了周围的居民来这里淘米洗菜洗衣服。而井边,也是街巷里最热闹的地方之一。“井台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小型聚会场所,人们在井边,边干活边交流。”王阿姨说,井也就成了最普通的市井生活的一部分。

饮食文化

老街巷里的人间烟火

蜂窝煤炉或许渐行渐远,但街巷中沉淀了岁月痕迹的青石板路和百年来生生不息的人间烟火,却构成了这里最温馨朴素的生活画面。

清香可口的翡翠烧卖、绵软甜嫩的千层油膏、风味佳美的三丁包子……得胜桥百年富春的淮扬细点,尽显人间烟火的超级美味。这里可谓是名满扬州的百年老店。

在一袭布衣的年代,扬州人最好吃个早茶,“早上皮包水!”这皮包水最好的地方当然是得胜桥富春茶社。75岁的孙阿姨,生来就住在得胜桥街附近。她听老一辈的人讲,富春的创始人陈霭亭本来只是一位挑花担叫卖于扬州巷陌的小商贩。光绪十一年,陈霭亭在得胜桥的扬州串殿巷内租赁了房屋10余间,创设了富春花局。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说,富春,是扬州的醒目徽号,是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典范,历经百年的发展,富春成了扬州的传奇,也成为了近代扬州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孙阿姨介绍,其实在得胜桥的巷口,还有一家远近闻名的“乐今园”。相比于富春的精细,“乐今园”显得更加平民化。“乐今园最有名的就是炒面,几毛钱一份,炒出来的面黄亮亮的,吃起来也是一绝。”孙阿姨说,而他们家的骨头汤面和口蘑锅巴也很地道。“每到吃饭时间,乐今园的铺子前就会有序地排着一长队人,手里拿着茶缸等着买到美味的炒面。”

孙阿姨遗憾地说,他家的炒面真的很好吃,“但不知不觉那家店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铁匠铺

深藏小巷中的老行当

而今的得胜桥,除了富春茶社,这里还出产扬州最著名的“三把刀”。在得胜桥巷尾不足数十米的地方,有刀剪店逾十家。写着百年老店的“唐正兴”,就是解放前就有的老牌子。

唐咸林是“唐正兴”的第三代传人。在解放前,他的祖父就是得胜桥制刀的一把好手;到了解放初期,他的父亲又是铁器生产社的领头人;到了唐咸林这里,他讲究科学,勇于创新,总结了选料、錾缝、镶条、发火、夹抿、錾豁、打齐、轮磨、淬火、退火、定型、冷排、抛光、砧柄、上油、包装等工序流程的成熟经验,做出了“唐刀”的名声。“在旧时,这里就是有名的‘铁匠铺一条街’。”唐咸林说,从前的铁匠铺制造各式各样的工具,“大的有双人拉的锯子,小的有个人用的耳挖,铁匠铺里都制作。”

因为这一带制作的刀剪特别出名,因此这里又被称为“刀剪一条街”。“这里一共有13爿半的刀剪店。”唐咸林解释,所谓半爿,除了13家制作的刀剪店外,还有一家袁记刀剪店只经营不制作,故称半爿。

唐咸林回忆,当时得胜桥这条街上,每天,从早到晚,“但闻风箱呼啦呼啦响,铁锤叮当叮当敲。”每家店里,火光熊熊,烟雾浓浓。现在在得胜桥,虽看不到铁匠作坊起火生烟,但从生意兴旺的刀剪铺,仍可窥见这里“刀剪店一条街”的昔日盛况。

从十几岁开始,唐咸林就开始跟在父亲后面学习打铁。“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唐咸林说,对于成年人来说很苦的活儿,对于一个10多岁的孩子而言,更是苦不堪言。“每天挥着数斤重的锤子和大棒并非易事。”唐咸林表示,但在自己的手中,每天将坚硬的方块变成了生活用品、农具,“也是一个让我充满了成就感的过程。”

随着现代工具的发展,现在唐咸林打造的主要是手工制作的“三把刀”。在离他家门面几步远的富春巷,就是唐咸林的铁匠铺。现在制作刀具的过程已不再是“风动一炉火,锤击万点金”,但是唐咸林说,制作的过程依然又脏又苦又累。“从前铁匠铺里总得有个把个学徒,现在跟着我学徒的人一个都没有了。”唐咸林显得有点遗憾。

寻常巷陌

蕴藏着浓郁的市井气息

“老街巷不只是一条精致的街巷,更是一条充满生气的街巷。”韦明铧认为,得胜桥是扬州独特地名文化的代表,这里有茶社、有古井、有刀剪铺……这里能够反映出扬州最优秀、精彩的传统生活,“这里蕴藏着浓郁的市井气息。”

在韦明铧看来,得胜桥的铁匠是扬州最古老的行当之一。“铁匠的产生是小手工业生产繁荣的见证,也是市井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韦明铧说,虽然铁器已经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但是这样的传统手艺值得保护。

离开得胜桥,已近中午时分,老阎骑着空无一物的三轮车,慢悠悠地行驶在老街的青石板路上。尽管过去扬州很多繁忙的老街巷已渐渐老去,如同一个暮年的老妪般铅华落尽,但是得胜桥却依然保持着鲜活的状态,而巷子里的人们在自己的天地中,用他们各自的方式忙碌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记者 邱凌/文 张卓君/图

得胜桥传说

骑马得胜到辕门

得胜桥,是一条一百多米长的东西向的小街。旧日在街的东段有一座无名的小石旱桥。相传明代,常遇春将军从淮东凯旋途经此桥,为颂扬战功将此桥命名为“得胜桥”,在这里,至今流传着“骑马得胜到辕门”的说法。

解放初期,在街的东段仍有隆起部分,后因改造路面而拉平。据住在此处68年的老卢讲述,二十多年前得胜桥修路,他曾看到过路下挖出的桥桩子,“细细的桥桩,现在都埋到了路面之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