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气与体质(1)

运气与体质(1)

最近在讲述五运六气的一些基本内容,进一步体会到天人合一对中医的影响。我们都是运气的产物,出生时相与发病倾向有很大相关性。从运气的角度审视古代名医治疗自己的病案会发现其中的一些秘密。譬如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的黄芩这个条目记载了他患病的案例,予年二十时,因感冒咳嗽既久,且犯戒,遂病骨蒸发热,肤如火燎,每日吐痰碗许,暑月烦渴,寝食几废,六脉浮洪。遍服柴胡、麦门冬、荆沥诸药,月余益剧,皆以为必死矣。先君偶思李东垣治肺热如火燎,烦躁引饮而昼盛者,气分热也。宜一味黄芩汤,以泻肺经气分之火。遂按方用片芩一两,水二钟,煎一钟,顿服。次日身热尽退,而痰嗽皆愈。药中肯綮,如鼓应桴,医中之妙,有如此哉。为何用一两黄芩治愈?给我们有何启示?从他出生时间的运气时相发现端倪。他于1518年7月3日(合新历7月13日)(戊寅己未甲子)出生,中运太徵(火运太过),少阳相火司天,天符年。主气客气皆为少阳相火。从运气角度看,他患病的病机很清楚,少阳相火旺克金,肺气不降,故有以上症状。黄芩主治诸热黄胆,肠泄痢,逐水,下血闭,恶疮疽蚀火疡(《神农本草经》),黄芩泄相火之药,用之有效。柴胡、麦门冬非泻相火,用之无效。为何大量应用,时珍禀赋相火太旺的缘故!另外从八字命理分析,也是殊途同归。《黄帝内经》中的“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虚实之所起,不可以为工矣”的说法很有道理!

又如许叔微在《普济本事方》记载犯胃病用苍术治愈的案例。予生平有二疾,一则脏腑下血,二则膈中停饮,下血有时而止,停饮则无时。始因年少时夜坐为文,左向伏几案,是以饮食多坠向左边,中夜以后稍困乏,必饮两三杯,既卧就枕,又向左边侧睡,气壮盛时,殊不觉。三五年后,觉酒止从左边下,漉漉有声,胁痛,饮食殊减,十数日必呕数升酸苦水,暑月只是右边身有汗,常润,左边病处绝燥,遍访名医及海上方服之,少有验。间或中病,只得月余复作,其补则如天雄附子矾石,其利则如牵牛甘遂大戟,备尝之矣。予后揣度之,已成癖囊,如潦水之有科臼,不盈科不行,水盈科而行也,清者可行,浊者依然停,盖下无路以决之也,是以积之五七日必呕而去,稍宽数日复作。脾,土也,恶湿,而水则流湿,莫若燥脾以胜湿,崇土以填科臼,则疾当去矣。于是悉屏诸药,一味服苍术,三月而疾除。自此一向服数年,不吐不呕,胸膈宽,饮啖如故,暑月汗周身而身凉,饮亦当中下,前此饮渍其肝,目亦多昏眩,其后灯下能书细字,皆苍术之力也。其法苍术一斤,去皮切末之,用生油麻半两,水二盏,研滤取汁,大枣十五枚,烂煮去皮核研,以麻汁匀研成稀膏,搜和入臼熟杵,丸梧子大,干之。每日空腹用盐汤吞下五十丸,增至一百丸,二百丸,忌桃李雀鸽。初服时必膈微燥,且以茅术制之,觉燥甚,进山栀散一服,久之不燥矣。予服半年以后,只用燥烈味极辛者,削去皮不浸极有力,亦自然不燥也。山栀散用山栀子一味,干之为末,沸汤点服。故知久坐不可伏向一边,时或运动,亦消息之法。

为何用一味苍术治愈。我们可从病症上去考量,如果从运气的角度会有新的发现。许叔微于公元1079年(己未)出生。此年为天符年,中运少宫(土运不及),司天太阴湿土,在泉太阳寒水。先天禀赋湿气重矣!苍术味苦,温。主治风寒湿痹,死肌,痉,疸,止汗,除热,消食。(《神农本草经》)苍术祛湿的妙药!从以上可看出出生时相的运气与发病倾向有很大关联。我在临床中也发现此关联。如戊寅年(1938、1998)这个年份出生的人,禀赋火旺,多有便秘、皮肤病、肺病等等。多用大柴胡汤、防风通圣之类治疗。目前中医体质学说很火热,如何从中医的角度判定一个人的体质,也就是传统所说的禀赋,我个人认为五运六气是很好的切入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