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一边自我实现,一边自我发现

今天我们继续讲戴维· 爱泼斯坦的《范围》这本书。咱们先思考一个问题。如果你申请去美国读大学和研究生,除了各种成绩要求之外,你还要写一份“个人陈述(Personal Statement)”,说说为什么想学这个专业,以前做过什么,对未来有什么打算之类。那你肯定能想到,这是一个用故事打动人的机会。

经典的套路是从小时候开始讲,比如说我八岁的时候听了爱因斯坦的事迹深受感动,立志要成为一个科学家。我一直都对科学充满好奇,做出科学发现是我长期以来的梦想,我一定要实现这个梦想。

根据讲故事的艺术,你得把自己描写成一个英雄,你的经历是一段英雄之旅。你实现梦想的过程就如同挑战一个敌人。你遇到了各种困难和挫折,你战胜了它们,然后又遇到新的困难和挫折……你就这么一步一步坚持到底,一定能取得最终胜利。

这也是大学毕业典礼请的那些名人演讲最爱说的主题。他们说你要去大胆追求自己心中的梦想!不要放弃!要永不言败!

励志是励志。可是这样的故事现实吗?那些名人自己的经历是这样的吗?

1.匹配质量

我们知道英国其实是由四个地区组成的,包括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各个地区的大学录取方式具有一定的自主性。北爱尔兰的事儿爱泼斯坦这本书没提,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学生们在高中时代就要选定自己的专业,然后上大学只能上对口专业;而苏格兰正好相反,学生们在大学的头两年都不需要选专业,先上两年基础课,大三再开始专业化学习。

这就给经济学家提供了一个天然的实验,可以回答一个我们关心的问题:人到底是早点定型好呢,还是晚点定型好?我们只需要对比一下这两种制度出来的大学生毕业以后的工作情况就行。

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学生刚毕业就能拿到的工资,比苏格兰的学生要高。毕竟前者的专业化程度更高,已经在工作领域训练了好多年。苏格兰的学生从大三开始才有两年的专业训练,准备得肯定没有那么好,他们的起薪会低一点……但是苏格兰学生的工资上涨很快,用不了多久就能弥补这个早期的劣势。

而且苏格兰的学生更有可能去从事一个新兴的工作岗位 —— 那些他们上高中的时候还不存在的岗位,比如互联网之类的工作。对比之下,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学生更有可能去传统的行业。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学生会更有可能换工作,进入一个和自己所学技能完全不同的领域。这很有意思,等于说把那么多年训练的沉没成本都放弃了。他们是宁可丢掉前期的投入,也要换个领域。

你觉得这些规律可以理解吗?爱泼斯坦用结婚打了个比方。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学生面临的局面,就等于让你在16岁的时候决定要不要和高中同学结婚!这是不是早了点呢?这样的婚姻是不是更容易离婚呢?等将来心智更成熟一点,对社会了解更深入一点,知道更多别的选项,同时也更了解自己之后再选择结婚对象,是不是更合理一些呢?

而事实证明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学生如果选择离婚 —— 啊不是,是换工作 —— 就对了。他们得学新技能,但是统计表明,这些敢换工作的人能够很快掌握新技能,并且换工作之后,收入增长速度也加快了。

另一个研究也能证实这一点。《魔鬼经济学》的作者之一、史蒂芬·列维特,做了一个网站 [1]。如果你对什么事情犹豫不决,你可以到这个网站去投掷一个虚拟硬币:如果硬币正面朝上,你就去做那件事,如果反面朝上,你就放弃。有2186个人来投掷硬币决定自己是否应该换工作。

而事后的跟踪研究表明,那些投出正面、换了工作的人,幸福度大大提高了。这也就是说,当你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换工作的时候,当你到了已经想用投硬币的方式决定要不要换工作的时候,就是你应该换工作时候。

经济学家据此提出一个概念,叫“匹配质量(match quality)” —— 你是在“我是谁”和“我做什么”这两者之间进行匹配。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学生们宁可放弃那么多年学成的技能也要换个工作,说明匹配质量比早学一个技能更重要。而大学的作用不仅仅是传授技艺,更是多给了我们几年的尝试期,推迟专业分工。

这些研究告诉我们,你的梦想来得越晚,它就越值得坚持;你的梦想来得越早,你就越应该考虑换个梦想。

2.黑马计划

以前我们讲过的《平均的终结》这本书的作者、哈佛大学教育学家托德·罗斯(Todd Rose),跟人搞了个项目叫“黑马计划” [2],专门研究那些比较成功、经历又比较曲折的人,看看他们有什么共同点。

出乎研究者意料的是他们很容易就征集到了很多这样的人。比如耐克公司的创始人菲尔·奈特(Philip Knight),本来想当运动员,可是运动天赋不够没当成,但是实在喜欢体育,就想做一个跟体育有关的事业。正好一个田径队的教练喜欢自己改跑鞋,他们就成立了一家公司卖运动鞋。奈特并没打算把这家公司当终身职业。他只是想做做看,如果不行就吸取教训赶紧再去干别的,结果没想到还真干成了……

更有意思的是一位叫弗朗西丝·赫塞尔宾(Frances Hesselbein)的百岁老人的故事。赫塞尔宾本来是一个家庭妇女,偶尔帮丈夫打理一点小生意。三十多岁的时候,因为时间充裕,去女童子军训练营做志愿者。人们一看她工作能力比较强,很善于组织协调,就请她当了训练营的负责人。赫塞尔宾本来只想临时代理一下,结果一干就是四年。这时候正好赶上“女童子军”这个品牌面临衰败,她居然被邀请担任了整个组织的 CEO,成为重量级的商界领袖……后来她又是出书又是搞教育,还成立了自己的领导力学院。

还有一个人,本来是按照父母意愿做个好学生,连哈佛医学院都进了,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喜欢做医生……转身去做了作家。不过他学的医学也没浪费,写了一些跟医学有关的小说和电视剧。

这些“黑马”的共同特点是没有长远的目标。他们从来没有说搞个人生规划,多少岁要做到什么位置 —— 他们只有短期的目标。他们都是走一步看一步,在新的地方学到新的东西,又看见下一个有意思的方向,就去做。

他们没有坚持“儿时的梦想”。他们没有从小固定的“我是谁”。他们始终都在发现自我。

那这样的黑马人生,能是典型的吗?

3.我是谁

心理学家丹·吉尔伯特(Dan Gilbert)提出一个概念叫“历史终结错觉(End-of-History Illusion)”。

如果让你回顾在过去十年,你的各种喜好和生活追求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变化,每个人都能说出一些来,说我已经不是十年前的那个我了,当年我喜欢的东西,现在我已经不那么喜欢了;现在我喜欢的很多东西是当年的我根本就不懂的。

但是如果让你预测一下,十年以后的你会怎么样,人们说的就都跟现在的自己差不多。

这就是一个错觉。你会变的,你只是意识不到你会变。

那我们想想,那些儿时的梦想,那些高中还没毕业就做好的人生规划,能有多大意义呢?有多少人应该在年轻时代就决定这一辈子该干啥呢?

爱泼斯坦总结说,“我是谁”,不是什么你夜深人静扪心自问问出来的。你必须尝试各种各样的事情,才能*发现*你喜欢做什么,你想做什么,你能做什么,你是谁。而且答案可以随时改变。

这么说来,我们开头讲的那个故事恐怕就过分简单了。更真实的故事应该是这样的 ——

我年少无知的时候有过一个梦想,认为有一件事将是我毕生的事业。可是当我真的去做那件事的时候,我发现它好像没有我想的那么有成就感。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见识了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我看到一个非常广阔的世界,我没想到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物。我有过纠结,不知道该坚持过去的方向,还是去追逐远方的新梦想。幸运的是我有勇气做出改变……我尝试过很多事情,经历过很多失败,但是我也战胜过很多挑战,每一次成败都让我学到了新东西。现在我想继续新的挑战……年轻时的我,肯定想不到我现在会做这样的事。

你看这个故事是不是更好呢?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问,人总不能一直见异思迁,那到底什么时候应该坚持,什么时候应该放弃呢?这是一个永恒的矛盾没有固定算法,但是我最近有一点自己的感悟。

我和家人在一个地方游玩。那有个游乐设施,在一个大约三米高的架子上搭了各种形状的独木桥,有的是固定的有的晃晃悠悠,你在空中沿着这些桥走。我在地面看感觉这个项目非常简单,每个人身上都绑着绳索,各个桥上还都有把手,理论上没有任何危险……有些人居然走那么慢,简直是非理性的恐慌。

可是等我上去刚走了几步,就感到很紧张。理性告诉我这很安全,跟在地面走路没啥区别,但是我的腿在发抖!我心想没必要较这个劲,就开始往回走,想下去。

就在这时候,一个工作人员对我喊道:“你不能就这么下去!你至少应该走一圈!”我说不用了我还是下去吧,但是他坚持让我再试试。我就咬牙又走了两段。结果走了两段之后我的感觉又变好了,好像确实不可怕,跟我在下面想的一样。然后我走了很多圈,大概是那一拨人里最后一个下去的。

如果那个工作人员不鼓励我,我就错过了一个有意思的活动,甚至可能从此认为自己不适合这种活动……而不知道只要再坚持五分钟就能迎来转机。

如果你觉得这件事对你来说已经完全没有挑战了,真的不适合你,而且有一个明显更好的方向在召唤你,你也许应该放弃这件事。

但如果你是因为害怕了而想放弃,你就应该再坚持一下。

注释

[1] 这个项目已经终止,投硬币实验的网站也关了。http://freakonomics.com/podcast/would-you-let-a-coin-toss-decide-your-future-a-new-freakonomics-radio-podcast-3/

[2] Todd Rose, Ogi Ogas, Dark Horse: Achieving Success Through the Pursuit of Fulfillment, 2018. 

----By万维钢.日课第三季|一边自我实现,一边自我发现 

【我的评论:好厉害的.....长期一来,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今天看万老师的文章,觉得这个问题探讨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身体力行了。本科的时候,那时就觉的书好看,什么书都爱看,偏爱小说、思想类的,对哲学还有点兴趣,喜欢一些名家的作品,王小波、罗素....,当然那时看李敖写的东西也很过瘾,觉的他很男人、讲义气。当然读这些专业外的书总比看那几本对我来说很枯燥的专业书有趣,无奈,那个时候就是钟情于思想之上的文字。这种状态持续了一阵子,一直到大三快要毕业了,才发现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了,那时觉得考研有出入,就专注考研去了,接触课外书就比较少了。也许是那个时候积累的输入的杂七杂八的思想过多,加上那时候又不懂的有鉴别的吸收各种不同的知识,往往做事有点急躁、草率....。导致我到现在对思想类的书都带有点“质疑”的眼光,这可能是从当年是单纯少年到如今看问题比较全面的“老司机”的一个转变吧!说句实话,专业我不是很喜欢,可也说不上讨厌,我相信喜欢和讨厌也是一体两面的东西。如果说任何你做的顺心的事都是你喜欢做的事,那样对于你提高能力是有一定的副作用的。相反,如果你敢挑战一些在自己合理学习区的事,即使会遭遇一些挫折,那也是值得的,因为会它会提高你某些方面的能力。还好遇到万老师的这种大学问家,让我一睹世界的各种精妙之处。明白了什么时候该果断取舍、什么时间还不是说放弃的时候。作者的意思是,在你对此感到完全无感的时候就是放弃的时候,可是你若因为害怕而想放弃,你就应该在坚持一下。

如果你觉得这件事对你来说已经完全没有挑战了,真的不适合你,而且有一个明显更好的方向在召唤你,你也许应该放弃这件事。

但如果你是因为害怕了而想放弃,你就应该再坚持一下。

说了这么多,毕业后到底还是要去做FPGA相关工作的,我是这么想的,首先我做FPGA相当于做专业内的事,其次目前的我能利用自己的兴趣爱好吃饭的希望是微小的,最后我也不打算出卖自己的爱好。尽管做FPGA很难,尽管我也害怕做的很烂,可是我不能因为害怕困难而不干,这不是明智的选择,而我不会做这种选择。今后当然希望在工作之余,写写自己的文字,或是杂文或是评论、小说.....。反正,我觉得能够让我写点东西,我已是很快乐了。谢谢!我还有点爱好。】

June 12th 2019 Reading Note ! 

Raise your words, not your voice. It is rain that makes the flowers grow, not thunder.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11G3YG0cwWahzhMVn55MRlIeP1y52eOAicHusicnCianHMCCya9x4gWTfeDScp7EJ7geftxGYicVyAX3pGLaD65Y4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