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名著演播丨《三国演义》015

       作者:罗贯中(约1330年-约1400年),名本,字贯中,号湖海散人,山西并州太原人,汉族,元末明初着名小说家、戏曲家,是中国章回小说的鼻祖,代表作《三国演义》。其它主要作品有小说:《隋唐两朝志传》、《残唐五代史演义》、《三遂平妖传》。《三国志通俗演义》(简称《三国演义》)是罗贯中的力作,这部长篇小说对后世文学创作影响深远。除小说创作外,尚存杂剧《赵太祖龙虎风云会》。

      14岁时母亲病故,于是辍学随父亲去苏州、杭州一带做生意。元朝末年,天下大乱,群雄并起,罗贯中也曾参与其中。“有志图王”的罗贯中在苏州结识施耐庵,以师徒相称,两人一同参加位于平江(即苏州)的张士诚反元起义政权,做过一段时间幕僚后离开。曾与另一位吴王朱元璋为敌,在明朝成立之后,罗贯中放弃读书人步入官场的机会,创作《残唐五代史演义传》《隋唐志传》等着作。

      演播:袁阔成(1929-2015 )辽宁营口人,出生于天津,是享誉海内外的评书艺术大师,有"古有柳敬亭,今有袁阔成"之说。袁阔成在继承传统评书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勇于创新,语言生动幽默,人物形象鲜明,具有"漂、俏、快、脆"的特色。内容新、风格新、语言新,代表作品有《三国演义》《西楚霸王》《水泊梁山》《烈火金刚》。

      2015年3月2日凌晨3点30分,袁阔成先生因心脏衰竭,在北京去世,终年86岁。

015

第015回 败吕布孟德平山东

曹孟德夜袭濮阳,差点儿把命搭上。幸亏典韦和乐进,破出死命保着他,这算把曹操给救了。诶哟这仗败的,杀出来有几十里呀,才算收住脚。然后把这残兵败将收拢到一处,众文武啊,过来都给他道惊。大伙儿一看,好些人都吓坏了:“我的个天呐,咱们将军让人打成这模样啦,这还不得跟咱们老老的这么发一顿火儿啊?”

没想到,曹操乐了:“哎~列公不必担忧,老夫一时粗心大意,中了吕布的奸计,此仇~~必报。哈哈哈哈……”随后曹操带着文武啊,就挨着营寨去走,慰劳那些个军校。

喔唷,这些军校太感动了,“你看看,咱们将军烧的伤那么重,还来看望咱们。这怎么得了啊?”

曹操看了看,大家的士气还可以,曹操和文武商议:“老夫已经想好一计,要生擒吕布。”

郭嘉就问了:“呃明公,计将安出啊?您想的是什么计策呀?”曹操摆了摆手,不说。

第二天一早晨,从这曹营里呀,“嘟嘟嘟嘟……”——这怎么回事儿啊?吹开了丧号了。满营的军兵,都穿白戴孝啊。跟着就传出消息来了,说曹操昨夜夜袭濮阳,受伤过重,医治的晚了,曹操,一命身亡!

这下可把吕布乐坏了,曹操叫我给烧死了?!好哇!今天晚上我要前去劫营!把曹兵一网打尽。当天晚上三更时分,吕布率领两万精兵,杀奔曹营。

还没到曹营的辕门呢,甚至于连那辕门什么样儿都没看见,他的人马刚走在马陵山前,就听山上“叨唠”一声炮响,紧跟着彻地连天的喊杀之声。曹操率领着人马,由山后就杀出来了。这一下子就把吕布给杀蒙了!吕布怎么能想得到,原来人家曹操是将计就计。这是诈死为名,假的!这起混战呐,由打午夜直杀到天明。吕布带来的两万人马呀,连死带伤带投降,大概丢了有一万八,最后他剩下两千来人儿,是落荒而逃。一口气儿跑进了濮阳,城门紧闭——吓得再也不敢出来了。

这曹操好厉害呀,孟德打了胜仗之后马不停蹄,立刻二次兵临濮阳城下。

两下又打上了。这么说吧,前前后后打了一百多仗,整打了仨月。曹孟德想把濮阳收回来,把吕布灭喽,灭不了啊;吕布想把曹操给赶走也赶不走——就这么僵持着。时间太长了,两边儿啊,军粮都没了。军无粮自乱。曹操原来还盼望着呐,盼望着等把这粮食收割下来再跟吕布决一死战,可是白盼了。一个是他们两下一番苦战呢,农民根本种不了地,有的就算抢种了一些地呀,没想到这年还闹开了蝗虫了。好家伙,那蝗灾呀,就那蚂蚱,铺天盖地,往起一飞的时候把天都遮黑了。没用多大会儿的工夫,就把地里的禾苗,桑柳榆槐的叶儿,全都给吃光了。诶哟把那曹兵给饿的呀,走道儿都直打晃儿,敢情多勇的勇将也怕饿,一饿,眼就发蓝。有的那军卒哇,站在那儿都不敢坐下,坐下就再也站不起来了。这仗还怎么打。这真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啊。

曹操只得退兵鄄城,鄄城,就是现在的山东濮县,那个鄄城。

曹操退了兵了,吕布也走了。吕布上哪儿去了?上山阳去了。他留下一部分人,看着这濮阳。这山阳在哪儿呢?就是现在的山东金阳(应是济宁附近)西北,他出去干嘛去呀?找粮食去啊!那濮阳城里十室九空,都人吃人啦。

这一闹粮荒呢,两家就算从此暂且罢兵。

就在曹操和吕布打了这么一百多天的时间里呀,周围那些列强诸侯,连个人管都没有,有的那诸侯离得还挺近,你像什么袁术、袁绍、陶谦、孙策、刘表,尤其那二袁。这个兖州啊就在袁术的南阳、袁绍的冀州的当中。这些诸侯啊,他们谁也不帮助,也不给两家解劝,就在那儿坐山观虎斗。他们知道二虎相争必有一伤,最好这两只老虎都死喽,这些诸侯好从中渔利。你还别说,曹操这一打吕布啊,有的诸侯哇,还真沾了不少光。谁呢?你就拿那陶谦来说吧,要不是曹孟德打吕布来,这徐州不就没了吗?曹操一走,徐州保住了,曹操在临撤兵的时候还给刘备写了一封信,不是卖个假人情吗?下书人把这信拿回去给陶谦一看,陶谦很高兴,当即在帅府大排酒宴,款待孔融、刘备、关、张、赵云。

诶这顿酒席吃完之后,把这些位给让到客厅,摆上香茶。这时候陶谦呐,吩咐人,又把兵符令箭,和印信拿过来了。陶谦手捧着这几件东西,走到刘备的跟前。干什么呀?他还是要把这徐州,拱手相让于刘备,“公乃帝室之胄,”帝室之胄就是皇帝的后代呀,“是德高才广,理应为徐州之主。”

“诶哟,”刘备赶忙站起来还礼呀,“陶府君,刘备才疏学浅,实在治理不了这么大的徐州。我是万万不能,接过兵符哇。”

那么干嘛这陶谦,非要把这徐州让给刘备呢?陶谦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身体很不好,年龄也大了,身边的两个儿子又不争气、不成才。他知道,曹操此番一走,是顾老家去了,等他把老家安置好了他还得回来取徐州。这徐州与其让曹操夺了去呀,不如把它奉献给刘备。那么刘备为什么三番两次的他又不要这徐州呢?其实按照刘备心里来说呀,他很想要这个地方,自从他出世以来,他还没有一个安身落脚之处呢。那么陶谦几次相让徐州,刘备怎么不接呢?刘备也不傻,他这不是受孔融之托来帮陶谦忙来了嘛,到这儿就把人家徐州拿过来了,这名义上也不好听啊!为此落个不义之名,那多不值得呀!

嚯,是陶公祖就让,是玄德就不要,推之再三,让之在四,糜竺一看不行啊,这么让是说什么玄德也不要。他冲陶公祖使了一个眼色,陶谦一想:“既然玄德不要徐州,呃,我再跟您商量个事情行吗?离我这儿不远,有一座城池叫小沛,我请玄德暂且驻军于小沛,不要回平原了。我实话都说了吧,我怕曹孟德到那儿收过兖州之后,回兵徐州来,无论如何,请玄德在这儿驻扎一段时间,小沛所用粮草,都由我来送。”

玄德不好再推辞啦,之好点头答应,不回平原,暂住小沛。赵云赵子龙一看,徐州的事情算完了,我得回令公孙瓒,他要告辞了。临走的时候,玄德拉着赵云的手难舍难离呀,最后,刘备都掉了眼泪了。

送走赵云,他带着关、张和他的人马,就到小沛去了,把城池收拾了一下儿,贴出了布告安民,几天的工夫,把小沛治理的很好。孔融也就领着兵回北海了。

过不多久啊,陶谦陶公祖病了,病的还挺重,他让糜竺由小沛把玄德请到徐州。玄德走到病榻前,还没等问候他的病体呢,陶谦又把那兵符令箭和印信拿过来。现在他说话都很吃力啦,坐在那儿后边儿得用那枕头戗着【戗,读音:qiang,四声;方言:支撑着】:“玄德公,老夫年迈,现在病势沉重,看来是一病不起啦。我的两个孩子不才,他们不堪国家重任。前两次我想将徐州让与玄德,您坚决不要。那时候大概看我陶谦身体还行,现在我已经病成这样了。你想一想汉家的城池和徐州的百姓,无论如何,您把这兵符令箭和印信,拿过去吧!”

玄德一看:“这……哎呀,公祖,我不能要这徐州哇。我能容身于小沛,就很不错了,我看你慢慢儿的将养病体,很快,这病就会好了。”

陶公祖轻轻摇了摇头:“我这病好不了啦。玄德呀,我三次,拱手让徐州您不受,恐怕,您想的是人势太单吧?那不要紧,我给您推荐一人。此人姓孙名乾,非常聪明机智,可以辅佐您成其大业。”然后又嘱咐糜竺,保玄德,尽忠义。告诉玄德:“我死之后,我这两个孩子,您还要多加教诲,忘玄德公前途珍重!”说完之后,陶谦是指心而亡——指着心窝死了。那意思就是告诉刘备:“我是一片赤心,诚心诚意,把徐州拱手相让。”

玄德一看,放声大哭啊。糜竺过来就解劝:“徐州不可一日无主,您应该先把兵符令箭拿到手里,把文武召集来,贴出安民告示,再置办丧事。”

玄德是一面安民,一面申表表奏朝廷,他是暂领徐州牧,我暂时先管理着吧。

所以这个事儿就传到曹操那儿去了。曹孟德就火儿了,好哇!我父仇没有报成,陶谦死了。最可恨的是那刘备刘玄德,一刀一枪都没费,他把徐州得过去了。这怎么能行呢?老夫一定要兵伐徐州!先杀刘备,然后再把陶谦的尸首掘出来,以报父仇!马上传令:“起兵!”

他的谋士荀彧过来了:“呃,明公且慢,学生有几句话讲。”

“先生有话请讲当面。”

“明公这兵发不得。”

“呃,怎见得?!”

说,“过去汉高祖保关中,光武帝据河内,都是先扎稳了一个根本,然后再取天下。有了根据地,进可以战胜敌人,退可以坚守。虽然他们也有困难失败的时候,但是最终呢,还是完成了统一大业,我说,咱们应该先把兖州和濮阳拿下来。把脚跟站稳,准备足了粮草,振起军威,再伐徐州也不迟!请明公裁夺!”

“嗯……呵呵,多谢先生的提醒。”

曹操不伐徐州了,怎么办呢?抢粮食。这时候都抢粮,他抢啊,兖州的薛兰,也带着人马出来抢粮来了。曹操一听,怎么?薛兰也出城抢粮了?那么说,兖州现在空虚啦。咱们兵进兖州!先把兖州拿过来再说。他让典韦为先锋,一边儿抢着粮食,一边儿兵进兖州。

这光打兖州还好点儿,就路途上这一抢粮抢出祸来——抢来的粮食,不单没拉回来,叫人家都给扣下了,还把曹操的军马,给抢去了一百多匹。可把典韦急坏了,这我回去见曹将军怎么交代呀?他一问手下军校,军校说:“前边儿有个大个子,就住在那个山坳里。”

“那得找他要回来……”

“他不给呀。”

“待我去看!”

典韦催马过来了,果然,在山下那儿站立着一个大个儿,头如麦斗、眼似钢铃,胯下一匹马,手中横着一口大刀,那刀跟别人都不一样,连典韦还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刀,那刀尖子特别的长,往后倒卷着,刀背子上还有八个大金环子,一抬刀“嘎楞”一声,一落刀“哗楞”一声,特别瘆人呐!这叫九耳八环象鼻子刀哇。

典韦的马到了他的跟前就问他:“哎!是你抢了我的粮草和军马不成?!”

这大个儿点点头:“不错!就是我抢的!”

“赶快,还与你家将军!”

“嗯……”大个儿微微一笑,“哗楞楞”把手中刀这么一横:“你要胜了俺手中这口刀,我就把粮草军马一齐归还!”

“撒马过来!”

两个人催开战马就在这打起来了,一百回合没分胜负。探事马飞报给曹操,把曹操给吓了一跳:“怎么?有这样的猛将?我来看看!”

他催马到阵前这么一看,立刻吩咐:“鸣金调典韦回阵!”一声锣响把典韦给叫回来了。

典韦奇怪呀:“啊将军,我并未输给他人,因何调我回阵?”

“典韦将军你附耳过来。如此这般。”

“嗯……”典韦明白了,“待我再去战他三百回合!”

“且慢,明日再战不迟!”

第二天一早,吃过了战饭,典韦又来到山前,把那大汉叫出来,大汉撇了撇嘴:“嘿嘿,手下败将,你又来了。撒马过来!”

俩人又打起来了,战了有个四五十个回合,典韦是拨马就败,大汉随后就追,追着追着,就听耳边“哗楞楞”一响——绊马索!“夸——”的一下,这大汉由打马上就掀下来。几个军卒过来把他绳捆索绑,绑进了中军大帐。曹操一看,喝退了军士:“闪开!出去!哼!岂有此理!”

他亲自给大汉松了绑,请来上座,置酒款待。喝着酒一问此人的名姓,此人姓许名褚,字仲康。“哎呀呀!”孟德一听,可不得了:“我是久仰大名啊,此位英雄力大无比,曾横推八匹马,倒曳九牛还。”孟德一见此人,无比喜爱,就把他给收下了,拜许褚为帐前都尉。在打兖州的路上,收了这么一位大将。然后曹操命许褚为副先行,跟着典韦,取兖州。

他们的人马一到兖州,许褚就跟典韦商量,说:“主公待我太好了,一见我的面儿这么重看我,我现在是寸功未立,能不能这第一仗叫我打?”典韦同意了。

到城前,一声炮响。薛兰呐,抢了粮刚回来,他听说:“什么?曹操派兵马取兖州来了?好哇,我正想要把曹孟德生擒活拿呢,交与吕布。待我去战!”他也不知道深浅,率人马杀出城来。

和许褚一见,通名报姓,二马盘桓,四个回合,叫许褚一刀把薛兰劈于马下。薛兰的兵马,是连逃跑带投降。片刻之功,曹操就把兖州占了。占领兖州之后,饱餐战饭,兵取濮阳。

吕布也刚回来,吕布划拉了点儿粮食,想在濮阳这块儿重新养一养他的锐气,然后好去打曹操。没等打人家,人家取完了兖州奔濮阳来了。吕布闻报之后,陈宫就告诉他:“将军,这个仗咱们可不能再打了!曹操这不是来了吗?咱们闭门不出,高悬免战,不跟他打,多咋把他的粮靠完了,他撤了,就算完了。”

吕布不听啊:“我怕他干嘛呀?曹操是我手下的败将,差点儿没让我烧死!他来了,又奈何妨?”

孟德刚到,吕布领人马就迎出来。曹操早就安排好了,他派夏侯渊、夏侯惇、曹仁、曹洪、李典、乐进、许褚、典韦八员将战吕布,吕布再英勇,那两只手难敌四拳呐。这么多的勇将跟他一个人儿打,那怎么能行?二三十回合,吕布就抵敌不住了,叫人家曹操给杀得大败!最后剩下他自己了,拨马回城。

刚到城边儿这儿,“嘎”一声,吊桥提起来了!不让吕布进城。“嗯?”吕布奇怪呀,“这怎么回事儿?”城头上有人喊,敢情濮阳里,那大财主田氏,已经把濮阳献给了曹操:“你吕布再往前来,我们就乱箭把你射死!”梆子这么一响是乱箭齐发,吕布没办法,气得在马鞍桥上大骂几声,落荒而逃。陈宫舍死忘生保着吕布的家小,由打濮阳西门逃出来。

濮阳丢了这回上哪儿去呀?只好到定陶立脚安身。吕布刚到定陶,曹操的人马像潮水般的就拥上来,他不给吕布以喘息之机,你想喘口气儿都不行。曹操的人马一来,陈宫又劝吕布:“将军,这回可说什么也不能打啦。咱们要再把定陶丢了,那咱们就上无片瓦盖顶、下无立锥之地啦。”吕布啊,又没听陈宫的劝告。把个小小的定陶也丢了,这回呀,是走投无路啦。

陈宫给他出了个主意,让吕布去投徐州刘备。还真不错,刘备把吕布给留下了,把小沛让给他,这位吕奉先才算有个立脚安身之地。

曹操打败吕布之后平定了整个山东,他写表进京,以表自己的忠心。这些年呐,曹操从来和朝廷没断过联系。敢情这是曹操的一个策略。

如今谁在朝里边儿掌管着大权呢?李傕、郭汜!这俩家伙,自从杀死司徒王允之后,他们就把大权都揽过来了。俩人是心黑手狠呐,杀害忠良,鱼肉百姓,比董卓残暴十分呐,他就连他的同伙儿樊稠都给杀了,把张济呀,也给派到弘农去了。事隔不久,李傕、郭汜起了内讧了,这俩人在京城里边儿打起来了,打的是不可开交哇。最后李傕把皇帝给劫到了郿坞,郭汜带着兵去抢。这俩人干吗这么玩儿着命抢皇上啊?谁把皇上抢到手,谁就能有权呐。这俩在郿坞这儿又打起来了。李傕呀,扣着皇上不放;郭汜啊,把所有的文武大臣都给押起来了,然后俩人就在这儿打。嗬!大杀了好几个月呀!两下军兵死伤无数啊,这就是历史上那段儿“李傕、郭汜大交兵”。

幸亏呀,国舅董承,和杨奉、徐晃救了皇帝的驾,董承、扬奉保着皇帝是到处奔跑哇。几经转道,最后啊,还得回洛阳。洛阳不是让董卓给洗劫一空了吗?那也得往那儿奔呐,那是建都之地呀。皇帝也没办法,他只得答应。

诶哟这皇上逃难呐,敢情更惨。是忍饥挨饿受冻风餐露宿,有时啊,只能煮几把野菜吃。他们在路上一共走了一年零五个月。于公元一百九十六年七月,才来到了洛阳。

李傕、郭汜听说皇上上了洛阳,这俩立刻点兵直扑洛阳,打算把皇帝杀了,他们平分天下。这时有大臣给皇上献策,说:“如今,天下能够制服李傕、郭汜的,只有山东的曹操曹孟德。您把他召进京来吧。”皇帝一听,连夜下诏书派使臣到山东,请曹操。

使臣刚走,李傕、郭汜兵犯洛阳。天子当时吓得是魂不附体,把这十多岁的小皇帝都给吓破了胆了。杨奉请战,说:“万岁勿忧,等二贼来了,为臣我与他决一死战。”

董承一听:“不行,不能打。”为什么?“洛阳城郭不固,兵甲不多呀。连一粒粮食都没有,这仗怎么打呀?且不如奉圣驾去山东,投曹操去吧。别等来使回来啦。”

帝从其言:“你说的这办法很好。”当即起驾,往山东进发。

刚一出洛阳,好家伙,征尘蔽日,金鼓喧天。哪儿来的人马呀?以为是李傕和郭汜的兵马杀来了,敢情不是,是曹操派来三员大将,典韦、许褚、夏侯惇,这三位统率着一万精兵,是先锋官,曹操在后边押着大队人马。

三员将一见李傕、郭汜的兵马,一催坐骑就过去了,三位大将杀了一个山字形,把李傕、郭汜杀的大败。李傕、郭汜两个贼人还没等明白过味儿来呢,曹操的人马就到了,孟德手持宝剑,催开战马,身先士卒。李傕、郭汜哪儿敌得了啊。转眼之工,被曹兵杀的,他们是四散奔逃哇。

李傕、郭汜带着一小堆儿人马,落草为寇去啦。曹孟德在洛阳城救了圣驾,又收了一位谋士董昭。董昭给曹操出谋划策,曹孟德这才迁都许昌。

往期回顾

1、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01

2、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02

3、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03

4、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04

5、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05

6、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06

7、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07

8、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08

9、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09

10、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10

11、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11

12、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12

13、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13

14、名着演播丨《三国演义》014

内在语

言外之意 弦外之音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

吟诗立卷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

蚀骨的冷

月光下的沙漠有一种奇异的震撼力,背光处黑如静海,面光处一派灰银,却有一种蚀骨的冷。这种冷与温度无关。

蚀骨的冷,热爱朗读与歌唱,我声音的世界,无限的乾坤。录制、编辑、也是一直以来的乐趣。

请留下你指尖的温度,让太阳拥抱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sCNjBtTGnFf1V5us6Q2AoV4mKJy4WLib6FHhrO6kmywibYbEC95hnpricqwowq4Wticev2yVyclwolOibMGcicicJAsWQ/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