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画作是由心灵深处而生出的一种美丽的诗》-画家王晓龙作品欣赏

画家王晓龙

王晓龙,1955年生于河北,河北南皮县人。自幼酷爱绘画,1979年投师张步、段俊川学习山水画,并求教于李可染、吴冠中、张仃、王文芳、宋涤、王明明等诸名家,打下坚实的绘画基础。

1989年于北京中国画院研修班学习两年毕业。现为北京著名山水画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大型画展,曾在北京、新加坡、日本、德国、法国、香港、马来西亚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及讲学。出版多部个人画集。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著名山水画家。

1955年出生于河北南皮县。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职业山水画家。自幼在北京生活,毕业于北京中国画院研修班。

1979年起投师张步、段俊川学习山水画,并求教于李可染、吴冠中、张仃、王文芳、宋涤、王明明等诸名家,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基础。

1979年《夏山飞瀑》入选北京建国三十周年美展。

1980年《深秋图》入选北京青年美展。

1981年《京郊秋色》入选北京当代美展并收藏。

1981年山水画作品在荣宝斋代理常年出售。

1982年《家在画屏中》入选北京新春美展并收藏。

1983年《凤尾森森》入选八十年代美展并收藏,发表刊登于《天津国画杂志》。

1984年《红岩村》入选建国三十五周年美展。

1985年《曹雪芹故居》入选光明日报美展并收藏。

1985年为长城饭店作画十幅。

1986年《秋深图》入选北京山水画时代美展并收藏。

1990年于德国卡门市举办个人画展,《德国世界报》等12种杂志媒体多方报导;德国电视台二台、三台连续报道;北京电视台新闻报导此次个展。1991年《京郊风光》入选北京风光美展。

1992年由荣宝斋在日本举办王晓龙山水画展。

1993年于德国多特蒙德举办个人画展。

1993年于巴黎私人画廊举办个人画展。

1994年由荣宝斋在日本举办四人联展。

1994年于马来西亚吉隆坡举办联展。

1995年于香港举办十人联展。

1996年日本长江株式会社于日本大阪举办白雪石、范曾、宋文治、王晓龙联展。

1996年于北京长富宫举办王晓龙个人画展。

1996年《光明日报》整版报道王晓龙山水画作品。

1996年于新加坡举办联展。

1997年《清泉出山》入选全国油画、山水画对比展。

1999年《湘西写生》入选全国写生画展,获铜奖。

1999年代表亚洲区三件作品入选德国海尔辛格国际画展并全部收藏。

2001年《爱晚亭》入选建党八十周年全国美展。

2001年应清华大学之邀,为清华大学建校九十周年创作30幅作品并收藏。

2005年与王明明等人为毛主席纪念堂创作大型山水画《韶山冲》。

2006年为毛主席纪念堂创作大型山水画《爱晚亭》与宋涤合作。

2OO7年为金台饭店,创作大幅山水。《春山图》。

2008年参加由北京画院举办北京风韵系列作品展。

2008年《后海》入选北京画院中日交流绘画展并收藏。

2O12年为中国电力大厦创作巨幅山水。《秋山紅树图》。

2O13年为全国政协,新会议大楼创作大幅作品,《山高水长》。

中国山水画和西方风景画在表现千变万化的自然风景的美感上,哪一种更加贴切、极致?恐怕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西方风景画。从视觉角度来看,对于更加注重构成和色彩的西画而言,中国画似乎显得有些单调了。但欣赏过王晓龙的画作后,记者对中国山水画有了新的认识。

那是令人神往的世外桃源,亦是极乐世界中的海市蜃楼。虚幻中透着真实,真实中透着浪漫,浪漫中透着思想。

他的作品,构图变化丰富,色彩对比强烈,笔触奔放流畅,给人以强烈的感情色彩和激动人心的艺术魅力。他就是本期的主人公――王晓龙,一位具有浪漫主义气息的画家。

王晓龙在绘画上主张有个性的描绘和充满情感的表达,作品极富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你很难说出他的画作是具象的某一处风景还是似曾相识的某一幅画面,就是这样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使得王晓龙的作品富有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

强调写生

创作不能依赖于照片

罗伯特?莫瑞斯说:“从照片取代你记忆的那一刻起,你的记忆就失效了。当你看到一张照片之前,你还多多少少记得当时的情况,但从你看到照片的那一刻起,照片就成了记忆和其他的一切现实,你就彻底完了。最终,人们总是生活在照片提供的记忆中,而不是在现实中。”

王晓龙说:“彩色照片具有欺骗性,而写生是生动的,不是静止的。现在的绘画作品多缺乏生命力,显得呆板,因为,那已不叫‘绘画’而是‘图像移植’。”

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画家们还可以在创作中互相切磋技艺,几乎画每张画前都要先写生。如今,能够真正去写生的画家很少。尽管学院中还在强调写生,但无非都是拿着相机拍照。

“可即便是借助相机,也要尽可能地去写生,因为,这是创作的基础!”王晓龙说。

这让记者想起了陈丹青的话。他说:“‘照相机’加‘画册’,是我们视觉经验的全部来源。西方画家同我们的根本差异,是他们始终清楚图像文化如何篡改、颠覆,并重新塑造了绘画。这一图像化过程甚至就是部分画家的创作主题,而大部分中国画家对此既不了解,也不知如何面对。”

坚持“信仰”

时代造就英雄

“前段时间去意大利参加中国文化年的活动,我的感触很深。无论是在米兰、罗马,还是在佛罗伦萨,我所触摸的都是有着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历史的建筑,所看到的都是拉斐尔、达?芬奇、米开朗琪罗这样巨匠的作品,所感受到的都是艺术古都的气息。这一切都令我感动和震撼,如今想起来,还觉得如同在天国。”刚从意大利回来的王晓龙说:“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们,宗教、信仰、内心的专注使得他们打破一切阻碍,执着地创作出了一个又一个跨世纪、史诗般的巨作。但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人们的内心世界也越来越复杂,很难再有人超越那个时期的艺术家了。”

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艺术大师都是一座座丰碑,给后人留下了很好的榜样。齐白石、黄宾虹、陆俨少这些中国画的老前辈们,是同时受着旧社会和新社会影响的艺术家。他们利用自己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对艺术的执着,创作出的大量作品,至今令当代画家难以超越。

王晓龙对此感触很深。他说:“如今,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和平年代,物质极大丰富,内心世界反而变得空虚。在这个缺乏信仰的时代,画家需要将‘艺术’作为自己的信仰,潜心研究与创作。无论哪个时代,都能造就英雄。”

王晓龙的画受西画的影响很大。他说:“绘画,画的是思想,是内心的想法,是自己用心和思想去画。如今,很多绘画作品都在追求‘复古’,我认为这是不妥的。无论何时,艺术都要向未来看,都要发展地看。如果抛弃了时代的东西一味地追求过去先进的东西,就等同于倒退。”

画是诗意,是感觉,而非说文解字。

商报记者 蔡然

后记:

和王晓龙相识多年,如果不看其作品,很难将他与“浪漫”这个词联系在一起。为人谦虚随和,穿着低调朴素,对生活质量要求不高的他,却对思想境界的追求甚高。

访谈的过程中,谦虚的王晓龙反复提出让记者“少写一点儿”。他认为,自己在绘画艺术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给记者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句话:“参加意大利中国文化年活动回来后,每当我拿起笔进行创作时,都会自省,同时也会感到惭愧,自己还差得太远,太远……”

当一个人开始夸大其词、骄傲自满的时候,他一定已经停止了前进的步伐,而那些总能看到自身不足且总在想办法改进的人,才能获得世人真正的尊重。尽管我们已经无法回到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和新旧社会文化交替的中国,但只要对艺术始终保持着忠诚与虔诚的态度,甚至将它视为“信仰”,相信,当艺术的历史轮回时,也会有一大批艺术巨匠伴随其诞生!

商报记者 蔡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