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宋代古琴“醉玉”,取自嵇康醉酒的趣闻

川博的宋琴醉玉

封面新闻记者 曾洁 实习生 李煜

绿绮、诵余、落霞、引凤,这些清新脱俗的词语,竟然都是古琴的名字。

在“琴·心——四川博物院院藏古琴展”上,展厅里陈列的古琴实物,还有展板上的那些图片,浓缩了文人墨客的文化品位和诗意生活。

刚刚开始保管古琴的时候,川博文博副研究员陈静就被“石涧敲冰”“竹寒沙碧”“醉玉”“诵余”等诗情画意的名字吸引住了。古琴不仅是文人雅士修身养性的途径,还是彰显他们冰清玉洁品性的载体。他们藏琴、操琴甚至亲自斫琴,把最浓于热情、最富艺术精神融入了诗心与琴意。

文人雅士好古琴

入宋以来,古琴成为怡情养性,高雅的文人之琴。苏轼是宋代蜀琴名家之一,不光善抚琴,更著有《杂书琴事》发表自己对古琴的研究心德,将琴意、琴境推到至高的境界。宋元之际,汉人在各方面受到轻视,琴成为了仕人将领抒发心意的工具,也是用来对抗世之不公的武器。

醉玉形容嵇康醉酒如玉山之将崩

宋代古琴“醉玉”为仲尼式,取自南朝《世说新语·容止》中,对嵇康醉酒后的描写。一句“醉玉”,形容其醉酒也如玉山之将崩,别具风采。

嵇康是魏晋的“竹林七贤”之一,擅长弹琴,临刑之前一曲《广陵散》成为千古绝唱。川博讲解员张若微说,宋代文人雅士皆博古好学,“醉玉”之名,寄托了对魏晋名士风度的追慕。

这把醉玉古琴,龙池腹腔内左侧阴刻行书款“雍熙甲申春正月人日制”;背面项部居中阴刻行书“醉玉”二字;右侧阴刻楷书铭文“宋雍熙雅器”,左侧阴刻楷书“雪琴仙馆藏”。裴铁侠先生号雪琴,琴斋号为“雪琴仙馆”。这把“醉玉”古琴是川博收藏的四张裴氏古琴之一。

这些琴名也雅致

陈静对川博的古琴如数家珍,她带记者走进古琴展,对这些风雅的古琴名字娓娓道来。比如宋琴“竹寒沙碧”,造型秀丽清雅,民国时期著名的古琴演奏家、收藏家裴铁侠从杜甫诗作《将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中获取灵感,引用一句“竹寒沙碧浣花溪”为其命名。

在琴背两侧,裴铁侠让他儿子裴墨痕刻录了为琴取名的原因:“杜陵抱稷,契之怀,老无所施,将赴成都,指点浣溪,寄情幽独,大有终焉之志。余筑琴堂于沙堰,治溪绿竹丛茂,亦足以畅叙幽情,而此琴修葺适成,因名以志之。” 陈静说,抗日战争爆发后,裴铁侠为避轰炸,在草堂不远的沙堰修筑琴堂。以杜甫诗作为琴命名,是后代文人遥寄思慕之情的典型之举。

杜甫的诗作是琴师取名的宝库,清代文人同样效仿。在清代蕉叶式古琴背后,道光庚戌年间的秋兰士主人,以杜甫《秋兴八首》中的诗句“碧梧栖老凤凰枝”,为古琴取名“碧梧栖凤”,并刻隶书:“以雅以南,其桐其椅。怀我好音,子孙保之。”

此外,还有这些雅致的琴名背后,都有一个美好的寓意。元代著名斫琴大师朱致远,以北宋诗“暗香浮云月黄昏”,为自己所斫的一把古琴命名为“浮香”;明代仲尼式七弦琴的琴身背后有阴刻篆书“太古希声”,龙池两侧刻行书“质以云门,调以广陵,一唱三叹,千古希声”两行行书,“大音希声”就出自《道德经》,形容此琴的琴声之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