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性关系再好“打 死”也不要做这4件事,人到中年尤其要注意!

异性关系再好“打 死”也不要做这4件事,人到中年尤其要注意!

图片来自网络

都市的夜,静谧地深沉。

“啪——”

脸上一阵火辣辣地,梨诺睁开眼,就见自己狼狈地守着床畔、蹲坐在地下,白皙的手臂上深深浅浅地伤痕……

怎……怎么回事?

脑袋“轰”得一声,条件反射地,回身,她先快速扯住了一片被角,突然,一双结实的男.人小腿进入视野,下一秒,呼吸一窒,她被人掐住了脖子:

“说!跟了我多久?谁派你来的?”

低沉愤怒的陌生男声蹦入耳底,梨诺瞬间懵圈:“是谁?他在说什么?”

脑袋还昏昏沉沉地,空气似乎变得稀薄,世界仿佛都笼罩在一片灰色中,本能地,梨诺伸手去抠颈部紧箍的手掌:

“呃……放开我……”

“说!好大的胆子,你居然敢算计我?”

愤怒的嗓音再度传来,梨诺仿佛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已经说不出话,她只能不停地摇头。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这么被活活掐死的时候,颈部的力道却猛然撤去,身体随之一歪,梨诺无力地倒趴在了地上:

“咳咳……”

未及回神,下颌却再度被人捏住,一张鬼斧神工雕凿般的冷魅男人面孔瞬间占满视野,一双蓝黑色的眸子闪动着诡异的冷芒。

他的眼睛,居然是……蓝黑色的!

外国人她见多了,可这样特别到难以形容的眼睛,她却是第一次见!

捕捉到她眼神的变化,男人的脸色瞬间又阴沉了几分:

“别以为跟我有点关系,就能改变什么!今天的事儿,你要敢出去多说一个字,我要你的命!”

猛地一个甩手,男人转身往浴室走去,噗通一声,梨诺又跄倒在地,随后一阵哗哗流水声响起!

整个人还是晕晕乎乎地,对着陌生的房间,梨诺的眼神都是涣散地。

思绪尚未归拢,“叮哐”一声,镜子破碎的巨响传来。

一颤,抬眸,便见男人再度走出,捡起了散落的衣衫,垂落的拳头还带着丝丝恐怖的血痕。

出门之前,男人又阴鸷地看了她两秒:“记住我说得话!”

剧烈的摔门声响起,地板都跟着颤动了下,清晰的凉意陡然爬上后背,眸光一滞,梨诺这才注意到床.铺的凌.乱。

身.体明显的不适,还有,空气中不能忽视的——暧.昧气息!

轰——

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去,快速地扒过衣服,她颤抖着小手胡乱地往身上套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是来参加……江伯父的寿宴的吗?”

脑子里乱糟糟地,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糟糕!

此时,房门被挤开,一阵噼里啪啦地闪光灯亮过。

“啊——”尖叫一声,梨诺下意识地拉着被子捂住了脸。

“咦,是个年轻女人?不是阔太私.会富.二代吗?”

“这是谁啊?简直浪费时间!”

……

失落的声音过后,是一阵悉率离去的响动,梨诺刚从被子里探出头,一道熟悉的高大浅灰色身影毫无预警地进入视野,脸上的血色“唰”得一下褪去:

章,章越泽,他回来了?

尚未自震惊中回神,她便见好闺蜜江露竟然挽着章越泽的胳膊走了进来。

惊!

不敢置信地,梨诺眸子瞬间又瞠大了几分。

此时,江露淡淡的眸光别有用心的扫过床单,还在上面故意停留了几秒。

洁白的床单,居然没有血渍?这倒很出乎她的意料!早知道,她就不用费心了!

欣喜莫名,江露脸上却故作遗憾跟惋惜:

“梨诺,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你就不能忍一忍吗?为什么非要做……做这种事?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枉费这一年,我对你掏心掏肺,越泽一直对你念念不忘!”

言下之意,她这个样子,也不是第一回了!

开口,章越泽的嗓音很不耐:“跟这种虚伪的女人!有什么好说的?”

“越泽,别这样嘛!总归是我情不自禁地爱上你,心里难免愧疚!”

“你就是太善良了!”

……

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地,梨诺脑子都是懵的:虚伪?

尼玛!一个,口口声声说爱她,却将她一个人抛在婚礼上,害得她家破人亡,至今连半句解释都没有?

一个,对她嘘寒问暖、晓以大义,比她还义愤填膺地骂着他“人渣”,背地里却这般……

到底是谁更虚伪?谁更贝戋?

没想到会从自己爱了三年、等了三年的男人口中听到这样粗鄙的字眼,像是有什么瞬间幻灭了,爬起身子,梨诺冷笑出声:

“彼此彼此!难得,我们对‘彼此’的认知竟达成共识了!”

推开两人,梨诺捡起地上的衣服往洗手间走去。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家的,关起门来,却禁不住泪如雨下——

此时,星月夜.总.会,封以漠刚走到包房门口,便跟汤励晟撞了个正着,拽着他的胳膊,汤厉晟直勾勾地,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封哥,你的眼睛——”变色了!

见鬼一般,上下左右看了几遍,汤励晟眼底全是惊诧,但封以漠的脸上瞬间像是被人泼了墨。

“封哥,谁这么大魅力,居然能入得了你的法眼?”

确定他的眼睛是由自己熟悉的“黑色”变成了现在的“蓝黑色”,汤励晟掩不住的惊奇。

若不是亲眼所见,真让人难以置信!

封氏双杰,年轻有为,俊美无寿,一个是花花公子,一个却不近女色。原以为“封氏的特殊基因”肯定是要在“花花公子”封一霆的身上见证,没想到,居然是厌恶女人到极致的他,率先破功!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一刻眼睛还嘶嘶地疼,提醒着封以漠刚刚发生的一切,惹得他心头又一阵滋滋冒火,绕开男子,大步进了包房。

隔天,恍恍惚惚地醒来,梨诺才发现手里还攥着一个蓝色的锦盒,里面是一对蝴蝶形状的钻石耳钉,此刻,光下正熠熠生辉。

耳环,是当年章越泽跟她求婚的定情信物,而今——

心骤然一疼,她甩手扔进了抽屉,突然一阵恶心的反胃,她转身跑进了洗手间:

“呕——”

“小梨,醒了吗?你怎么了?出来吃早饭了!”

房外,传来母亲关切的声音,梨诺赶紧漱了漱口:“马上!”

仿佛连五脏六腑全都吐了出来,连带着曾经的不甘与伤心!有些事,早该放下了!

起身的时候,梨诺感觉到了轻松,一层水意却不期然地浮上了眼角:

“可惜,她醒悟的太晚了!”

想起昨晚,一股恨意陡然盈上了心头:她向来谨慎,昨晚也根本就没喝多少酒水,可记忆,居然是断片的!

是江露!肯定无疑!

难怪昨晚她眼睛总是进沙子,时不时地让她给吹!现在想来,她肯定是趁机在她的饮品里动了手脚!

为什么?

因为章越泽?

可她明明知道,她跟他,是根本不可能的!

为什么还要这么害她?

尖锐的指甲刺入掌心,梨诺胸膛一阵气鼓鼓地,恰在此时,母亲的声音再度传来:

“小梨——”

“来了!”

瞬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梨诺赶紧抹去了眼角的泪滴。

餐桌上,母亲给她盛好了饭:“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还是昨晚宴会不开心?跟露露吵架了?”

看着母亲明显苍老了许多的面色,梨诺心里又一阵难受,夹了个鸡蛋放进母亲碗中,笑了笑:

“没有的事儿!可能喝了酒,没睡好……”

她不能再让母亲担心了!

还没吃完饭,梨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来不及伤心,风风火火地,她便出了门:

“我加个班,可能要出个差,不用等我!”

梨诺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个月后。

先去公司报了个道,梨诺才拉着行李箱往家走,路口不远处看到一家点心店,想起母亲最喜欢吃他们家的榴莲酥,她便也去排了个队。

走着走着,不知何时,一道高大的浅灰色身影已经到了眼前,梨诺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手一松,便利袋也掉到了地上:

章……章越泽,他怎么在这儿?

唇瓣阖动,梨诺却一个音也发不出来,脚上也像是被灌注了铅水,四目相对,半天,两人都一动未动。

另一边的十字路口,远远地看到这一幕,江露差点没把指甲掐断了,随即便拿起了手机。

无数次地设想过两人再遇的画面,梨诺却没想到,不是尴尬无比,竟然无言以对,一切,果然物是人非了!

突来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的沉默,接起电话,章越泽转身离去。

苦笑了下,梨诺也下意识地转身,突然,“啪”地一声,一个耳光重重地甩了上来!

“妈?”

“你别叫我!我没你这么不中用的女儿!你父亲现在还躺在医院,你居然还跟他牵扯不断?你是不是想连我也气死,就高兴了?你为什么会成为全成笑柄?我们一家为什么会餐风露宿、沦落至此?我们为什么会背井离乡,这一切,你都忘了吗?要不是江露通知我,我现在现在还蒙在鼓里……”

怒不可遏,简母气得浑身哆嗦。

江露!又是江露!

这个心机女!

一个气急,简母竟当场晕了过去。

因为这个误会,简母竟然三天没跟梨诺讲话,血压升高,还住了院。这天,特意给母亲顿了汤,梨诺又不厌其烦地再次把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

“妈,您别再生气了!我真得没跟他藕断丝连,是偶遇的…一句话都没说,江露现在是他的女朋友了,她的话,你怎么能信呢?以后,我们都离他们远一点,好不好?我保证不会跟他再有任何关系!你吃一点吧,身体要紧!”

从小到大,父母都没舍得打过她,唯一可数的几次对她动手,却是从三年前开始,都是因为——章越泽!

她到现在其实也不明白,当年,他为什么那么疯狂的追求她,又将她抛弃?曾经他们的爱情,轰轰烈烈,也是校园佳话!

心头的这个疙瘩,一直困扰着她,三年,都不曾放下。这一刻,却变得好像没那么重要了,现在每每想起,当真只剩下彻骨的“疼”了!

“你说得都是真的?”

“我发誓!”思索了片刻,简母还是接过了汤碗,梨诺也露出了几天来第一个笑容。

见梨诺面色憔悴,简母态度也软了些:“我没事了,去办出院吧!这里这么贵,多住一天多花一天钱!”

“没关系的!那我去问问医生再决定…”

刚拐过走廊,背后熟悉的嗓音传来:“梨诺?真巧啊!”

恶心的调调让人浑身起鸡皮,梨诺下意识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却还是在走廊一头被江露堵住了去路:

“怎么见我就跑啊?还生我的气呢?”

梨诺转身,江露也跟着移步,她转回,她又快速挡住了她的去路:

“梨诺,别这么小气嘛!我一直把你当姐妹的,别因为越泽影响我们的友情啊!”

她还能更无耻些吗?

拧眉,梨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我很忙,做戏找别人去!”

她一动,江露突然扯住了她的胳膊,还一脸委屈兮兮:

“你别生气啊!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梨诺,你相信我,越泽真得不是你说得那么坏,他一直都没忘记你,他很重情谊的,这两年,他也很煎熬的,我经常看到他望着…”

这画风,怎么说变就变?

“够了!我…”

一个甩手,梨诺还没反应过来,却见江露蹲坐在地上,还捂着肚子:“好痛!”

这是唱得哪一出?她没推她啊?

“越泽…”

直至低喃的两个字传来,她才恍然大悟,果然,回身,就对上了章越泽难看又忿忿的脸色,下一秒,他已经越过她,抱住了地上的江露:

“你怎么样?”

“真得…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别多想!我不该主动打招呼…”

“我带你看医生!”

看两人惺惺作态,垂落的拳头紧握,梨诺的唇角抽搐了几下,实在憋不住了:“下次,穿了高跟鞋再装!”

骗鬼呢!做戏都不知道做全套?

恶狠狠地瞪着梨诺,章越泽目露凶光:“露露有事,我不会放过你!”

一股寒意直冲脑门,梨诺突然一阵恶心的反胃:“呕——”

“你不会是…有了吧?”

后续精彩...请阅读原文或者长按二维码

把时间交给阅读

公众号内回复“黎诺”获取小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U6vp0FPQUG1UeQlT6GAICFB5icibNWeHupwkzPib6ekd54C1ib9GoyIC1hXZo8BiacRyB91IC2icy0qIgwO6WiaOgr2w/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