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随笔 王文韶•苏东坡•辛弃疾

清人朱克敬在笔记《暝庵二识>中,记录了无名氏写的两首《一剪梅》词。

其一云:仕途钻刺要精工,京信常通,炭敬常丰。莫谈时事逞英雄,一味圆融,一味谦恭。

臣经济在从容,莫显奇功,莫说精忠。万般人事要朦胧,驳也无庸,议也无庸。

其二云:八方无事岁年丰,国运方隆,官运方通。大家襄赞要和衷,好也弥缝,歹也弥缝。

无灾无难到三公,妻受荣封,子荫郎中。流芳身后更无穷,不谥文忠,便谥文恭。

这两首《一剪梅》,大约作于清道光年间,是时清王朝由康乾盛世转向衰落,官场风气腐化,钻营圆滑之徒日多,“多磕头,少说话”为当官之要诀。军机大臣王文韶便是“磕头哲学”的典范。此人历经咸丰、同治、光绪三朝,在地方做过小官,也任过封疆大吏巡抚、总督,在朝廷做过尚书、大学士,直至军机大臣,可谓是官运亨通,显赫一时。

小说家李伯元在《南亭笔记》里说:“王仁和相国文韶,入军机后,耳聋愈甚。一日,与荣禄争一事,相持不下。西太后问王意如何,王不知所云,只得莞尔而笑,西太后再三垂问,王仍笑,西太后曰:你怕得罪人?真是个琉璃蛋”。

晚清时,人们称滑头官僚为“琉璃蛋”,还谓之“油浸枇杷籽儿”,意即滑到了极点。王文韶进入清廷权力中枢军机处后,对大事要政一概装聋作哑。他虽被西太后斥为“琉璃蛋”,依然笑容满面。

首鼠两端,谁也不得罪,以此避免同僚间的倾轧。遇事不置可否,不表态,不揽事,可免于担责。晚清易代之际,世事日非,政坛风云变幻,西太后喜怒无常,属多事之秋。王文韶虽为庸官一枚,但能“无灾无难”也颇为不易。

后人指称王文韶为庸官的典型,说他“不仅为时人所诟病,而且遗臭于后世。”这批评当然对,但知人须论世,最好能设身处地想一想。诸如,西太后要向列强宣战,有大臣劝阻,结果被推到菜市口砍了脑袋。你说这直言值得不值得?

课本上的苏东坡,“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何等潇洒;“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多少的豪迈。然而,苏东坡濒年谪居,也尝作《洗儿诗》,曰:“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东坡之“惟愿”,虽为自嘲,但境界似近王文韶。

另有辛弃疾,一派慷慨豪放,“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多少的雄奇;“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多少的悲壮。然而,辛弃疾也有《千年调·卮酒向人时》,“卮酒向人时,和气先倾倒。最要然然可可,万事称好。滑稽坐上,更对鸱夷笑。寒与热,总随人,甘国老。”

苏东坡与辛弃疾这两首词的境界,与无名氏之《一剪梅》似为伯仲之间。虽为自嘲,为反讽,却也无奈,多少有点“想做奴隶而不得”。英雄失路当然不可混同于“琉璃蛋”,但后人之高调批判王文韶,似乎也没有翻出什么新意,世事之复杂,大概也不是非白即黑。油滑而非颟顸,自保而无害民,或许不至为国贼而“遗臭于后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Vu5ay2oYXdv9IkCWicFJWxDetBfEde9WhfwwSICibSzAJ7bsgLia491FABjmnqZVul9NPF22eEoA2Gnmhuy2U0eFQ/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