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小孩子之间的事,大人不该暴力掺和?

关注我,摆脱泥泞的力量

您好,我是昱子!

这两天关注着江西上饶第五小学的杀人案,实在不吐不快!

文|昱子

回放

5月10日,距离母亲节还有2天。

但江西男孩小刘却不能陪母亲过节了。

因为,这个周五的上午,他倒在了血泊中……

凶手,是他同班同学小何的父亲。

5月10日上午,江西上饶第五小学,10岁的小刘被女同学小何的父亲刺死。

给小刘招来横祸的,是他与小何的纠纷。

5月9日,在班级微信中,小何的父亲质问道:

“从开学到现在几乎每日打骂(小何),女儿每天都要问我们,她在学校很想学习,却天天被打很(狠)是难过……”

“希望你的爸妈也能和我们夫妻一样是辞职每日接你的,因为会有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天天在校门口等你的。”

看完小何父亲的信息,家长们纷纷劝和:

“有事好商量。”

老师也出面表示会出面了解事情缘由:

“孩子在校发生的事情应该先跟老师说,一直没有人和老师说过这事!”

随后,小刘的爸爸加了小何爸爸的微信,表示要与对方进行沟通。

很快,女孩小何的妈妈也在微信群发言,请各位家长谅解,“我老公脾气有点臭,抱歉!”

小刘的双亲在当地医院工作。

依据《新京报》的报道,在小何爸爸发出威胁后,小刘爸爸向老师表示,第二天愿意到学校与对方家长沟通,但班主任老师告诉他:这个家长难以沟通!

于是,刘爸爸没有去学校,但感觉不妥的他,当天上午还是亲自将孩子送到学校,目睹孩子上楼之后,才回去上班。

可9:15分,班主任来电话,告诉他:孩子被何爸爸捅死了。

原来,当天上午,何爸爸王某建来到了五小。

表面上,他是来与学校沟通女儿被“霸凌”的事件,但谁也不知道,他身上暗藏着一把十多公分的匕首!

第一节课刚上,王某建就直接冲进了教室,打断了正在上课的老师和同学,抽出匕首,对着刘某宸挥刀而向……

王某建41岁

刘某宸10岁

整整31年的年龄差,让男孩毫无招架之力!

媒体报道:“整个班上的同学都在大叫!”

十岁的男孩,倒在了血泊之中。

男孩被送到了医院抢救,而他的母亲就是这家医院的产科大夫。

她在急诊室外,嚎啕大哭……

每天迎接新生的到来,如今,却要面对儿子的死亡。

争议

至此,案件还在侦查过程中,但结果尚未明确,争议就不断发酵!

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在新闻的评论区,不少人为凶手点赞……

最高赞的,是这样的评论:

看到这样的评论,心里拔凉拔凉的……

为什么大家对死去的男孩不但不同情,反而充满了恨意呢?

也许,很多人不了解真相。

也许,很多人也不在乎真相。

也许,也像一位网友说的那样:

“大家并不是都丧失了理智,而是太痛恨霸凌这件事了,所以投射到了这则悲剧中,才为凶手点了赞。“

霸凌

其实,我自己小时候就长期挨欺负,换成现在的话来讲,就是被“霸凌”。

小学二年级,我转学到了一间新学校。

可能因为是转学生,又是全班最小的孩子,刚转来的第一个学期,我就尝到了“霸凌”的味道。

最开始的霸凌,是两个同班的小女孩。

其中一位,是我妈妈同学的孩子。她年龄比我大一岁,又是班上成绩数一数二的好学生,自然,妈妈为了让我顺利过渡,就让这位同学带着我玩。

刚开始,一切还算正常。

但很快,这位同学与另一位女同学一起,拿走我的课外书藏起来,故意不让我找到。而我想看她们的课外书时,她们就故意不给我,还嘲笑我是一个转学生……

回到家,我大哭一场!

还好,在妈妈耐心的协调下,我和两位同学重新和好,前者还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直到现在。

但“霸凌”,并没有停下来。

可能又是年龄小的缘故,我成为了班上调皮男孩的攻击目标。

有一次刚开学,我刚拿出自己的新文具盒,全班最调皮的男孩就跑到我的书桌前,径直将文具盒摔到了地上!

接着,男孩的两个哥们儿一拥而上,对着文具盒一气儿狂踩……

崭新的文具盒,眼见着就瘪成了一摊铁皮。

更多的时候,霸凌就是打。

冷不防地,他们窜到我的背后,往背心揍一拳!

然后嘻嘻笑着跑走。

或者,三两个男孩把我围在中间,我刚对一个人还手,另一个人的拳头就落下来……我在眼花缭乱的拳头之中,就只有抱头躲避,躲也躲不掉、逃也逃不走,时不时的衣服上就出现这帮调皮孩子的脚印子,为了不让父母发现,我还得想办法在回家之间擦掉痕迹...

也许,您会问:为什么你不告诉父母呢?

其实,有些小孩子的心思,并不和成人想的一样。

按理说,挨打应该告诉大人吧,但挨打,却让我充满了羞耻感!

你小,才会被人欺负。

你弱,才会没有还手之力。

更何况,父母还会鼓励你:“挨打了就要自己打回去!”

所以,我一直努力地抗争、努力地让自己变强大,但在长达几年的时间内,面对这帮比我大一岁多、强壮很多的男孩,说句实话,真是还手之力都没有。

当然,除了我,霸凌者还欺负别人。

班上有两位同学长期经受严重的霸凌!

第一位是一个矮小的男孩,因为个头小,说话还有一种奇怪的烟嗓味儿,所以捣蛋鬼们一听到他说话,就往他身上吐口水。

刚开始,矮男孩奋力反抗!

经常看到他追着捣蛋鬼满教室地跑,他跑得鞋都掉了,但无论怎么追,矮小的他,都无法追上那几个健步如飞的捣蛋鬼……

有一次,他用尽全身力气,把鞋丢了出去,正中一个男孩!

但旋即,他就招来了变本加厉的报复……

男孩们把他压倒在地,拿鞋子抽耳巴子,一边抽一边喊他舔鞋。

最后,矮男孩被逼得舔鞋不说,还跪下来告饶……

很难想象,是不是?

那时的我们,不过四年级。

还有一位男孩,长相丑陋。

就因为这张丑脸,他成为跨班级霸凌的对象。

隔壁班的捣蛋鬼会“慕名而来”,点名要找丑男孩,往他身上吐口水,或者逼他去厕所捡厕纸……

丑男孩也反抗,但结果与矮男孩差不多,被一帮男孩子当成驴子一样,骑着揍。

更令人不堪的是,丑男孩的母亲到学校“闹”过很多次,当着全班的面要扇那几个霸凌者的耳光,但这并没有让她的孩子摆脱困境,过了一小段时间,霸凌又卷土重来,霸凌者的理由又多了一条:“你妈和你都丑!”

再后来,丑男孩的精神都有些不正常了。

他会冲着霸凌者喊:“打我啊!来打我啊!”

而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霸凌者,对这种“自我牺牲”的对象,竟然兴趣锐减。

是的,反抗,反而会激起霸凌者的兴趣。

他们喜欢霸凌者激烈的反抗,从中得到特别的满足感……

学校也并非对霸凌者置之不管,但除非出现流血动刀的状况,霸凌者才会被赶出校园。

大部分的时候,学校会宣布对霸凌者“开除学籍,留校察看”

但留着留着,就不用察看了。

至于我个人,从三年级直到五年级,一直承受着霸凌,日复一日!

以至于只要一上学,我就会警觉地观察周围的状况,一旦出现霸凌者的身影,我赶紧躲过去。

而我的转机,出现在六年级上半学期。

那时候的霸凌者,身体越来越强壮,已经可以造成肉眼可见的明显创伤。

我在一次被打之后,嘴唇留下了明显的淤青。

也正是这块淤青,令我的父亲突然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意识到,我平日里与同学的”冲突“,并不像我轻描淡写地那样”轻松“。

他问我:“谁打的?”

我说了名字。

第二天,我爸没有通知老师,没有告诉我妈,直接到学校,指着那个男生的鼻子尖:

“你再打昱子,我会打得你起不来!”

我爸走后的那天,我没有挨打。

次日,也没有挨打。

再过了一天,还是没有挨打。

……

后来,再没人打我。

领结风波

也许,写到这里,您会想:原来你是支持杀人的啊!

我恰恰,反对杀人!

我想说的绝不是杀人有理,而是面对霸凌,远有比杀人好太多的处理方法啊!

首先,家长一定要了解孩子的在校情况。

作为父母,我们都不愿意孩子受欺负,以至于一讨论“孩子挨打怎么办”的话题,大家就特别紧张!

但所谓,“一叶障目”。

挨打或者打人,其实很可能只是校园生活的一个小片段,孩子在校的生活状态、心理状态、情绪状态,才是真正需要掌握的“大格局”!

举个例子,我身边曾经发生过一件事。

一位中班的女孩回家告诉父母,说自己的领带结被同学偷了,家长一听,特别生气,就赶到学校追查此事,学校老师认为这是件小事,劝家长算了。

但家长不肯罢休,非得从一件小事检讨到同学的品质,还把孩子之前身上出现的小伤口(可能是虫咬伤、擦伤)联系起来,坚持要求查看录像,看看到底是“谁专门欺负我家姑娘”……

然而,录像查了一遍,没找到领结去哪儿,家长倒发现孩子与一位男同学在午饭排队时发生了推搡,孩子推了男孩一下,同学也回推了一下。

这下,家长抓住了小辫子,指责学校疏于管理:

“校园霸凌就是这样开始的!”

家长还将视频截屏到家长群里,让大家一起评评理。

然而,令这位家长没有想到的是,由于视频中显示的“霸凌”实在是太轻微,孩子之间的动作也不大,家长群反应平平,主要的回应都是劝和的。

这下,女孩的家长更生气了!

一气之下,说出了一些得罪所有人的话。

从此后,不少家长都不让孩子跟那位丢领结的女孩玩,就连老师也对女孩有所忌惮,不久后,女孩就悻悻转学了。

而她“被偷的”那个领结呢?

在学期结束时,老师发现它掉在了玩具柜的下面。

一个不小心遗失的玩具,引发了如此的连锁反应,您觉得,值得么?

后来,老师告诉我说,其实女孩在班上一直和同学相处融洽,要不这出风波,她本可以在幼儿园继续度过两年愉快的时光。而那位折腾出风波的家长,是孩子长期在外工作的父亲,他长期不在孩子身边,可能一时护女心切,竟然好心办了一件糊涂事!

家长没有了解孩子在校的大状况,缺乏孩子成长的大格局,只关注于“领结丢失”、“身上有过小擦伤”的小细节,怎不是一叶障目、因小失大呢?

咬腿大赛

第二,万事先交流。

大家都护子心切,一旦孩子有事,很容易炸毛!

但冲动是魔鬼,在盛怒之下作出的事情,难保今后不后悔啊。

我自己就遇到过一件事。

小女儿刚上小班不久,我在她腿上发现了咬痕!

咬痕很深,看得我惊心动魄!

很明显,这一定是某位小朋友的牙齿印。

我强迫自己冷静了一会儿,问女儿:“这是谁咬的?”

女儿貌似清楚地说出了两个名字:“我们在玩‘咬腿大赛’!”

咬腿大赛?!

这是什么鬼游戏?

我心里咯噔一下,但看到女儿还算愉悦的神情,没有深究,只叮嘱她不要再玩这个游戏,因为咬伤了会生病。

但一个月后,咬痕又出现了!

这次的咬痕,比上次的分布还广,从小腿肚子到大腿,都有。

这次,我又问女儿:“你们又玩‘咬腿大赛’了么?”

她想了想,点点头。

我追问是谁“参赛”,她又说了两个同上次不一样的名字。

这下我有些怀疑了,每次“参赛”的人还不一样,莫非她在隐瞒什么吗?

我决定向学校了解情况。我和老师详细地讨论了问题。老师怀疑有可能是兄妹俩玩耍造成的,但我很真切地表示:哥哥的性格和行为特征我都很了解,他绝不会这样咬妹妹!最大的可能就是同学造成的,我并不是找学校麻烦,只是客观陈述事实,希望学校能帮忙清除问题。

听完我的陈述,老师很认真地做了排查。

很快,消息传来:“真凶”找到了!

原来,老师一一询问了妹妹“指认”过的同学,但实际证明,这些同学压根没有参加“咬腿大赛”,真正咬腿的,是妹妹从未提及的一位女同学。

这位同学就住在我家附近,时常两个孩子还一起玩。

妹妹之所以指认别的孩子,目的可能就是为了保护这位同学不受到大人的苛责...

了解了真相后,老师在孩子之间做了协调,双方拥抱,保证再也不举行“咬腿大赛”了!

几天后,我在楼下遇见那位女同学,也认真地告诉她:

“不可以再玩‘咬腿大赛’!”

女孩羞愧地低下了头。

看得出,她确实知道错了!

后来,女孩还时常到我家玩,两个同学相处融洽,“咬腿大赛”也就再没发生。

这件事也让我更相信,万事先沟通!尤其遇到和孩子有关的事情,一定要深切地沟通!与老师、与学校,越深入交换情况,越能让对方体会彼此的立场,也就越可能推进问题的解决。

想想看,如果不是老师认真地排查情况,我恐怕很难知道“真凶”是谁?

如果不是老师细致的教育,女孩又怎能知道自己做错了呢?

看到孩子受伤,肯定会动气,但即便再生气,也不要随意放弃沟通的努力啊!

家有捣蛋鬼

如果您可以掌握孩子在校的“大格局”、与他人深切沟通,那么我相信,您可以充分把握针对“霸凌”的正确处理。

可是,如果您的孩子恰恰是那个“霸凌者”的角色,怎么办呢?

那么,“换位思考”是一个很好用的工具。

我家的情况,就恰恰是这样。

我是被霸凌的,而我家哥哥却成了个捣蛋鬼!

他捣蛋到什么程度呢?

就上个月,他还亲了一位同班的女生!

想想看,您要是对方父母,该多生气啊?

实际上,女孩就很生气,女孩的父母也很生气!

怎么办?

认怂啊!

道歉一次不够,要道歉两次,道歉两次不够,要对女孩和父母都道歉,孩子道歉不够,家长也要去道歉啊!我告诉人家家长,我也是女孩的家长,我发自内心地替我家男孩说“对不起”,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我家女孩被亲了,我也不高兴啊!

当然,我也可能有一堆理由去替他开脱,类似“他不是故意的”、“他还不懂正确的表达方式”等等,但这些理由,说给自己听就好了,绝对不要说给人家听。

想想看,一边承认错误、一边给自己找理由,听上去很不真诚啊!

实际上,我也遇到过这样的反例。

一位朋友的孩子和同学冲突了,朋友到学校与对方家长沟通,表面上双方都客客气气,朋友也就替自己的孩子开解了几句,对方家长貌似接受了,但回过头,人家就在各种场合表达对这位朋友的不满,搞得部分家长渐渐对这家人敬而远之,孩子也受到了孤立。

朋友很生气,骂对方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背后捅刀!

但我却劝她:“您还是找个机会专门请别人吃顿饭,真心诚意地再说声对不起,人心都是肉长的,她觉得你不够真诚,当然就不会真心诚意地对待你了。“

后来,朋友真这么做了。

对方的气这才消了,还邀请朋友参加了家长们的校外聚会。

黄渤说,人,都是相互的。

自己人犯错,姿态一定要够低!

很多事情并不大、也不严重,姿态低点,真心地照顾对方的感受,大多数人都会得饶人处且饶人。

就事论事

最后,关于“霸凌”,我们有太多矛盾的想法。

比如,一边教孩子要礼貌,一边又教孩子”别人打你你要打回去“,这两者,孩子还小时,您不觉得她很容易拎不清么?

又比如,认为熊孩子十恶不赦、,假设霸凌者“小时候熊、长大了也熊”。

但实际上,凡事都不是一成不变啊!

童话大王郑渊洁,小时候就调皮捣蛋,在教室里放鞭炮吓人,长大了,他却写出了影响一代人的童话作品,“炮筒子”的性格没怎么变,但炮轰的对象,早从学校变成了丑恶的社会现象。

同样,我小时候霸凌同学的“坏孩子”,有的长大后突然变得规规矩矩,完全没有霸凌者的印迹,有的拒绝循规蹈矩,居然走上了艺术之路,还不止一位!

我自己,竟然也因为长期遭遇霸凌,成为了一名记者,因为我看不惯弱者挨欺负!

而我从前那个霸凌盛行的学校,如今再回去,已经在很显眼的地方张贴上了《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安全知识挂图》……

时代在不断变化,关于霸凌的界定、反霸凌的方法也在不断更新,但始终可以确定的是

——杀人,绝不是父母替孩子解决问题的方法啊!

在上饶五小的命案中给,很多人为凶手点赞...

但其实凶手自己,代价最为惨重!

女儿没了父亲,一个“父母双双辞职”、本就没有固定收入的家庭,如今更要面临单亲家庭的命运。而微博@武志红 也收到案发班级的家长来信,揭露了事情更不为人知的一面:

所以,在“霸凌”这件事上,如果有一件最最最重要的事项,那就是

——就事论事,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在一件貌似清晰的“霸凌事件”上,如果不能就事论事,那真相可能就被舆论掩埋,看不到家暴、精神异常、家庭的异常,以及“受害者妄想”。

而在实际的生活中,如果不教给孩子“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那么面对同学间的纠纷、摩擦,他可能就难以拎清,胡子眉毛一把抓,要不一昧责怪自己,要不统统怪罪别人;同样,如果家长没学会就事论事、一冲动了啥都不顾,这种心态同样会影响孩子,折损孩子的判断力,在矛盾中纠结、在纠结中痛苦啊!

哀悼

回到新闻事件本身,随着调查的深入,相信更多的真相会浮出水面。

5月13日,上饶五小的孩子们正常返学,但事发的教室被弃用,空无一人……

而受害男孩的父母,更甘愿冒着再被舆论碾压一次、甚至杀死一次的风险,接受媒体采访,为了给儿子求个清白!

男孩到底有没有“霸凌“,仍没有官方定论。

但可以肯定的是:

一个41岁的中年人,对一个手无寸铁的10岁男孩施暴、抛下楼,这难道不就是最残忍的霸凌吗!

同学摩擦、校园纠纷,明明有很多方法能够去解决。

但凶手却毫不迟疑地奔向了最极端的那种!

这哪里是什么“不礼貌的家长”

这是赤裸裸的

恐怖分子

而此时此刻,我只想为那位死去的孩子,默默哀悼...

他的母亲写道:“孩子,我再也不能听你说母亲节快乐了……妈妈知道你走得好恐惧、走得好痛苦,你心里一定要大叫,妈妈快来救我……妈妈是医生,我救了那么多人,但却没来得及救你。”

已经逝去的年轻生命,我们不能拯救;犯下罪恶的成人,法律不会宽恕。

但对普通人而言,“看大格局“、”深切沟通“、”换位思考“、“就事论事”,还有更严格的校园安保措施,能保平安、防流氓,协调孩子间的矛盾,也抵御人性中潜藏的恶啊!

最后

愿逝者昭雪。

愿校园安宁。

愿孩子喜乐。

这个世界,因人们相互尊重而温暖。

但,从不因杀人而变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