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中的连环画原稿收藏

沉睡中的连环画原稿收藏

翰海2011秋拍  中国现当代美术  小雅观心——连环画、宣传画、手稿专场图录

作为一种“现象级”的存在,连环画的出版不过百年,印刷品的收藏不过二十五年,原稿的收藏不过十五年,和书画、陶瓷、文玩、钱币、邮票等诸多收藏品种相比,连环画原稿的收藏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类目。

原稿中隐藏的真相

出版物对艺术品本身有神化作用,原作是最终判断的依据。好多作品在画集等印刷品里看上去不错,一看原作就弱下去许多。而好的作品在印刷品里表现一般,好的作品主要是细节精彩,精彩往往是印刷不出来的。四色彩印尚且这样,占大多数比重的黑白单色印刷的连环画更是如此,我们在原稿中所能看到的如:尚未擦净的铅笔线,画面修改的白色颜料的遮盖、刮擦、拼贴,墨色的浓淡深浅变化、肌理效果的营造、责任编辑的批注及修改意见等等所有这些,由于技术和条件的局限,在原稿到出版物的过程中把这些信息给弄丢了,原稿在经过了翻拍、修图、制版、晒版、印刷等诸多环节,最终呈现在我们眼前是单黑的干净的印刷品效果,殊不知恰恰是这种“干净”抹去了许多本该属于原作的信息和创作意图、创作追求,掩盖了画家真实的绘画水平,甚至还误导了很多人的审美和判断。读者先看印刷品,在没有看到原稿之前,这种差别是看不出来的,难怪很多画家在拿到出版社的样书时会不住的摇头指着书说:这里淡了、那里深了、这里效果没出来。画家表情痛苦,现在想来其实说的就是出版物和原稿之间的差异。所以除了看连环画之外,有机会的话一定要看看原作,不要图方便,再加上主观臆断,就错上加错了。

张令涛 绘《黄泥岗》连环画原稿

王叔晖 绘《人头会》故事插图原稿

原稿还告诉我们绘画以外的其他资讯,那些留存在泛黄稿纸上的烟灰痕迹、茶渍、水渍看上去非常有意思,它在无声的告诉我们画家在这部连环画创作中顺畅时的愉悦、修改推敲时的纠结、拼贴移花接木的巧妙,责编所提中肯的调整意见、流转过程中的保管状况等等信息。一次笔者看到一张连环画原稿上牢牢粘了一粒风干的饭粒,应该是不小心粘上去的,是当年画家孩子嘴边掉落的?还是责编边吃饭边审稿?令人遐想,十分有趣。

西泠印社2013春拍  中国名家漫画、插图连环画专场图录

董天野 绘《孙悟空大闹天宫》连环画原稿

艰辛的巨制

连环画是一个残酷的画种,以前画过连环画的老先生常说:画连环画是跑马拉松,此言不虚!很多连环画画家人过中年以后纷纷转向单幅画的创作,为什么?道理很简单,这当中固然有市场的因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年纪大了,手抖了、看不清了、画不动了嘛!这对一个画家来说是件非常无奈的事。

王弘力 绘《十五贯》连环画原稿

一部连环画的创作从画家拿到脚本开始,到收集资料、体验生活、画面构思、起稿、最后完稿短则数月长则跨年,画家在绘画之外还要同时兼具导演、美工、服装、道具、建筑、景别等多重身份角色,在方寸之间去描绘一个完整的故事这件事本身就是对画家状态、体能、学识的极大考验,单从耗时耗力和画面尺寸总和这两个指标叠加来看,连环画丝毫不亚于甚至超过巨幅人物画的创作,从创作上来说,连环画皆巨制!

黄本贵 邹达清 吕建陶 绘《杜鹃山》 连环画原稿

江云 绘《罗蒙诺索夫》 连环画原稿

贺友直38岁画出了《山乡巨变》,刘继卣32岁前创作了《鸡毛信》和《东郭先生》,顾炳鑫创作《渡江侦察记》时32岁,王叔晖画《西厢记》时45岁,王弘力28岁时画《十五贯》,华三川34岁画《白毛女》,韩和平、丁斌曾创作《铁道游击队》时分别是23岁和28岁,黄全昌画《海瑞罢官》42岁,侯国良画《呼兰河传》43岁,尤劲东画《人到中年》34岁、高云画《罗伦赶考》28岁,从这一连串数字我们不难看出这些经典的作品都出自于画家一生中最好的年纪,他们把自己的黄金年代献给了中国连环画。

高适 绘《跟踪追击》 连环画原稿

胡博综 绘《倪焕之》连环画原稿

连环画原稿的珍贵也在此,通过对其一版一印出版物出版时间的比对,可以让你清楚的得知画家的创作时间,你收藏的不仅仅是原稿本身艺术和个性的表达,你同时还收藏了一位画家生命中的一段光阴。

共识的形成

曾经的一部连环画通过不同版别不同版次的出版发行,其发行量会达到惊人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册(套),如果乘以该连环画的传阅率,那么这本书的读者人数是以千万级和上亿级来统计的,在介绍连环画的相关文章中会经常出现:连环画作为一种通俗易懂的的大众读物影响了中国几代人,这样的文字。正因为这样庞大的读者基数和怀旧情结,推动了近二十几年连藏热的持续发展。而与连环画出版相对应的原稿则迟迟未进入公众的视线,这与原稿创作出版的流程有直接关系,尽管出版的连环画影响力巨大,但真正能接触到原稿仅仅是作者、编辑、制版等相关的少数几个人,待书出版以后原稿就被封存起来,因此就使得绝大多数读者从未见过连环画原稿,对原稿的认知是没有的,甚至还闹出许多刚开始画连环画的画家把原稿画得跟出版物一样大的笑话,贺友直先生早年间就曾有过这样的趣事。

西泠印社2013秋拍  中国名家漫画、插图连环画专场图录

尤劲东 绘《法尼娜·法尼尼》连环画原稿

高宝生 绘《小英雄雨来》原稿

一件东西艺术价值很高,存世量稀少,但知道的人很少,没有形成理论和审美上的共识,在收藏市场期待它有好的价格表现是不现实的。“物以稀为贵”,稀缺是高端收藏的铁律,与之对应的是“物以知为贵”,何为“知”?“知”即是知晓,“知”即是共识。

鉴定的难度

书画的真伪在中国艺术品鉴定里是最难的,因为它很多东西是不确准的,完全靠所谓的流传和专家的视角,专家的视野和研究状态以及学术上的真诚决定了对这件东西的看法。以当代绘画为例,大家会发现实际上我们在短短50年之内鉴定50年前一个著名画家的作品就已经很困难了,不要讲500年、1000年前更难,今天来讲很多画鉴定为什么要让画家拿着画拍照,甚至要ps照片,就是要确证这张画是经过这个画家本人的,由此就知道书画鉴定的复杂程度非常之大。在不辨真伪的情况下贸然去买艺术品风险是巨大的,很多收藏者在作品真伪上大多付过学费,有过教训,在买东西时因真假莫辨而望而却步。

施大畏 罗希贤 王亦秋 徐有武 崔君沛 绘《清兵入塞》连环画原稿

沈嘉蔚 绘《罗丹与巴尔扎克》连环画原稿

因为有出版物的比对,连环画原稿的真伪鉴定相对容易的多,一版一印的连环画直接指向了画家的创作时代,实际年龄,而原稿中隐藏的不为人所知的细节则告诉我们作者真实的创作状态和创作水平,两者结合成为严谨的考据资料和理性的判断依据。市场上流转的一些仿冒的原稿,大多很拙劣,只要细心的买家找到相应的出版物作一番认真的比较,很容易发现其中的问题。想要伪造一套逼真的连环画原稿去骗过收藏者,限于纸张的年代、连续篇幅和张数、查有可考的出版物等等这些因素,因此代价巨大、成本极高,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只要有出版物在手,认真比较、分析、判断,鉴定相对要容易好操作的多,风险也小,这是连环画原稿收藏的一个巨大优势。

王海欧 绘《江边》 连环画原稿

华三川 绘《秘密吃熊心》连环画原稿

终极收藏

伴随着这二十几年连环画收藏市场的持续发展,连环画已经是一个非常主流的收藏门类。各地连交会不断有老版连环画高价成交的消息,刺激并吸引了更多的人进入这个市场,有的连环画被卖到了惊人的十几万元一册,甚至出现了同样的书和稿。书的成交价高于原稿这样的怪事,理性在问我们:如果存世量并不明朗的一本连环画以几万甚至是十几万的价格在成交,假定这个价格是合理的,那么与之对应的连环画原稿的真实价值应该是多少?连环画收藏市场的价值洼地在哪里?下一个市场热点又会在哪里?

嘉德四季2013年3月  妙笔连珠图录

邓柯 绘《猪八戒苦寻灵芝草》连环画原稿

康宁 等绘《卡萨布兰卡》 连环画原稿

现在市场一边把老画家的连环画炒的很高,一边在原稿上常常把所谓“名头”、“成交记录”作为连环画原稿价值的判断依据,非常荒谬!连环画本该有属于自己行业的艺术标杆,尽管许多连环画家一生默默无闻,市场和网络也找不到他们的成交记录,但他们曾经是这个时代影响力巨大,发行量最大的一种出版物的创作者。

孙为民 绘《普里希别叶夫中士》连环画原稿

韩书力 绘《猎人占布》连环画原稿

曾经的连环画在出版品种、规模和发行数量上是空前的,诞生过无数伟大和优秀的作品。格有高下,艺无大小。连环画是艺术殿堂里和其他画种平起平坐的一座本尊,而非是哪座神佛旁的仆童。连环画原稿所蕴含丰富的历史、人文、美学和研究价值,为今后连环画的出版、收藏和发展及理论研究提供了无限的可能。大浪淘沙,一个理性健康的收藏市场会淘汰掉那些假冒伪劣,修正曾经扭曲的价格关系,保留住我们民族的文化记忆。

不重视连环画原稿收藏的连藏是缺失的,是不完整的。原稿的唯一性、稀缺性、真实性是其珍贵所在,它是连环画的终极收藏,是连藏金字塔的塔尖,是你手中这本连环画的源头。

来源:西泠印社2017春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