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害羞的女孩儿,才是一首诗

品略图书馆

懂害羞的女孩儿,才是一首诗

害羞的女孩招人爱。我欣赏害羞的女孩子,那种半遮半掩,那种神不守舍,那种局促不安,那种欲言又止,那渴望得到又举步不前,那种娇怯微喘脸红旁视,实在让人疼爱,让人不舍,让人心荡神移。我觉得这是怀春少女所特有的美。有人说少女本身就是一首诗,袅袅娜娜站在那里不动,就是最美的风景。而我认为她是一首诗,不仅在于她的婀娜,更在于她的娇羞。

我在我的中篇小说《色子滚绣球》开头部分,就描述过这样的情节:“这使他不由自主地想起高中时,有一位心思没在学习上的女生,看到她暗恋的男生走来,红着脸把头低下,而等这男生过去,她又一脸的怨怒失落。当时,他觉得那女生的表情既好玩又好笑。他那时还为此胡诌了一付对联:见是他来,忽将红绯别转去;着人恼也,只顾前行不回头!一闭上眼睛,当初那幅画面便呈现在自己眼前,他已不再觉得那么好笑,而是发现了一种特殊的美,在整个画面中绽放着异彩。他认为那种少女的娇羞,有一种魔法力,比起一见面拥抱接吻撒娇更叫他沉醉。”

可惜,这样的女孩越来越少了。现在,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拥吻了;现在,可以跟任何一个男孩子谈论“大姨妈”了;现在,女孩子也可以当众撒尿了;现在,恋爱就同居已经成为常态了;现在,未婚先孕也成了女孩子妈妈的骄傲了;现在,可以公开拿自己的阴道说事了;……我的妈呀,这世道已经变了呀,因为孔老夫子早就成了文物了呀!所有人不这么做就都成为“圣(剩)人”了呀!

我想,这一道中国女孩子过去所具有的、美丽的风景,还能成其为风景吗?女孩子“不会”害羞了,情诗也失去了它独有的味道,还能叫情诗吗?我想,至少目前还这么称呼着,不过有女孩子早就在上海地铁举牌说了:我可以骚,你不可以扰!诗人有时也叫骚客,凡是写情诗的,有胆量就一起“浪骚”吧,如果不好意思,那就一边“闷骚”去!“骚人”多,所以现在诗人也多。北外的女孩子的阴道也说了:“我想叫谁进入,就叫谁进入!”看见了吗?在这方面,男人没有发言权,她们说了算,要不同意,就叫德国的女权主义者发声号令,剥夺你站着撒尿的权力,而且只准服从,不准抗议!

我彻底糊涂了!这是女权主义者们应该争取的方向吗?文/陈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