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拜伦.凯蒂的一念之转

This is a friendly universe.

I certainly invite people to test that. ~Byron Katie

宇宙是友善的。我邀请你来亲自证实这件事。 ~拜伦.凯蒂

女友给了我两本拜伦.凯蒂的书《一念之转》、《我需要你的爱,那是真的吗?》

她说,读了以后再来分享哦!OK,我的读后心得就是:这是一个令人雀跃的

内在颠覆,收穫唯有来自深入内心、诚实的面对自己。就像挖宝藏一样,挖得

多深就得到多少,那是我为自己做的事,而亲爱的凯蒂给了我们一把好用的铲子。

凯蒂的转念作业 (她称为 The Work,功课) 基于一个我们都明白的道理,

也就是古希腊哲学家说的:「真正困扰我们的,并非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

而是我们对那件事的想法。」

不论我们是习禅、灵修或奉行身心灵导师的教诲,我们都知道要破执,要不去认同念头。

然而,要破,谈何容易呢?

我发现我可以练习去觉知到负面念头正在升起,然后不去认同它,任由它在我脑袋裡转一圈,

然后自己跑掉。但我发现,也许有时我只是假装没看见它而已。它还是一直回来,

一直说服我,直到我败给了它,然后再蹒跚的爬起。

因为潜意识裡我仍固执的相信它是一个「事实」。

而凯蒂的功课即是把所有潜藏的负面信念全搬上檯面,然后把它们通通反转过来,

让我们赫然发现,原来我的负面评断和信念只是一个投射,

一切苦恼皆肇因于我的看法,我自以为真的评断。

举例来说:「我觉得他总是看轻我」。

如果把这个负面评断依照凯蒂的「转念作业单」诚诚实实、毫不保留的书写答覆,

我会写:他不该狗眼看人低,他是个傲慢、无知、无礼的人,他必须更谦卑一些。

然后进行那四句问话 :

1. 那是真的吗?

2. 你能百分之百肯定那是真的吗?

3. 当你持有那想法时,你会如何反应呢?

4. 没有那个想法时,你会是怎样的人呢?

静下来诚实的扪心自问,都会发现这些评断并不是百分之百真实。然后第三、四

个问句让我们看清,如果我抱持这样的想法和这个人相处,会是如何的困境?

如果没有这个想法,事实上我会轻鬆许多,我也不会让自己做出一些行为来加强

对方做出我所评断的那些行为。

在这个阶段,我就会明白,我真的宁可不要有这个负面的评断。

接下来就是最精采的凯蒂的反向思考,把向外谴责的指头转回

来看看会发生什么事,看看转过来的句子是不是一样真实或是更真实。

于是,那句评断会变成「我总是看轻他。我总是看轻我自己。」

诚实的想一想,天啊,一点都没错!!

如果我的自我 (ego) 不服输,马上像个幼稚园小孩般反驳说:

「乱讲!我哪有看轻他!是他先的!」那么,凯蒂就会建议找出三个我看轻他

的实例,真的很容易找到。

很奇妙的是,无论我们用什么评断他人,我们都可以在自己身上找出那些同样的作为。

我们的自我是投射的专家,所以让我们不舒服的是我们的看法,根本不是我们评断的对象。

凯蒂转念作业单上的问句也会让人领悟到:

「我并不需要他尊重我,讚美我,我才会快乐。」

「如果我看轻他,因为觉得他看轻我,我如何能得到他的尊重?」

「他看轻我是他的事。我要不要让『他看轻我』这个念头带给我苦恼是我的事。」

「如果我有『他看轻我』这个想法,我脑袋裡选择播放的画面全是他看轻我的

那些记忆。也许他十次中只有三次是这样,但我就是抓住那三次死不肯原谅,

把他曾经尊重我的记忆一概抹去。」

「我的自我很喜欢当一个受害者。」

「事实真相是,自我、小我的运作模式原本就是看轻和评断,它就是用这个模式

来强化自己。这世界的真相就是人人都在看轻,都在评断。我能伸出指头一一

数落他人,说他们「不应该」评断吗? (凯蒂会棒喝一句:Who do you think

you are?) 为什么不从我自己做起呢?」

还有一个问句的反向思考是把「我再也不要感受到他看轻我」转变成「我乐意

感受到他看轻我」。这个反向思考很有意思,一开始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难道自虐不成?但是,以开放宁静的心接受它,就会顿悟:「乐意」是因为

当那个感受升起时,正是我们得以看清自己、疗癒自己的大好契机。

于是,我们放下了畏惧和抗拒,畏惧正是痛苦之因。

面对这个可能时常重覆出现的情境 (因为我不断投射),我要练习的是,

不抱持这个评断去向外寻找印证,那绝对找得到,而且很容易。

而是向内看清我的评断是一个投射,它并不真实,是我的想法让我不舒服、让我苦恼,

是自己捡起来的,也可以自己把它放下。

正如凯蒂一直强调的,世上只有三件事:我的事、他的事、神的事。

我是不是在那个当下管好了自己的事呢?

还是我捞过了界,认为别人「应该」怎么想,「应该」怎么做?

认为我要忠告他「应该」怎么想,怎么做?

而全然没觉知到其实自己裡头正做着我要别人不要做的事。

这就是我被师父棒子打下去打得好的内在颠覆,那是凯蒂仁慈又犀利的仙女魔法棒。

而我也知道,我现在才上了第一课而已。

凯蒂说:「我无法放下观念,但若透过『了解』面对它们,它们便放下了我。」

这句话让我感动,也让我欣慰。

我并不需要「用力」,我只要懂得把念头看清、看透就好。

想想,这多契合老子的精神啊!

也正如美国心灵作家 Marianne Williamson 说的:

「自由并不是去挣脱什么;自由是温柔地融化为我们的本我、真我。」

佛陀教诲亦是如此,把蒙蔽真相的评断撩去,平静就在当下的如是裡。

当我拼命挥剑想要把剪不断理还乱的负面思绪砍掉时;

当我拼命找石头来压住如千草万草的负面思绪时;

当我拼命筑起一道冷墙,把负面思绪挡在外头时;

或是当我试着跳上一个自命清高的阶梯,好让负面思绪不沾染上身时,我终于

知道,还有另一种可能,另一种方法。

它不把负面思绪当做敌人,而是把它当做益友良师。

它是黑暗,而我们用光明去爱它、照它,让它转化。

这样的包容融化了恐惧。

我知道凯蒂的转念作业会帮助我真正领悟到:念头不是那么严肃的事。

事实上,你可以「玩」它,把它转过来,转过去,因为它本质上就是一个幻相。

凯蒂书中有许多她协助人们进行转念作业的对话记录。很有趣的是,会发现人们

有的困扰其实自己也有。某个案主在唸出她评断老公的清单时,几乎每一项都

会让自己莞尔点头。就像去上成长团体时,治疗师处理的是某个伙伴的困扰,

但我们也都受益匪浅。因为人的情感原本就相通,自我运作的模式都是一样。

当我们那么真实地体会到了这一点,疏离感消失了。

我们都在同一艘船上,即使是那个我们觉得伤害我们的人。

Marianne Williamson 也说过一句话:

「If you go deeply enough into your mind, and deeply enough into mine,

we have the same mind.」看着凯蒂助人转念的影片,最感动的就是她那种

视人如己的爱,自然、流畅、出自本心。有位太太要唸出她的转念作业清单时,

很不好意思的说,我有一张长长的 laundry list。凯蒂笑着说,亲爱的,

妳的 laundry list 就是我们的 laundry list。

那天坐在沙发上读凯蒂的书,突然听见女儿一声尖叫。她被刚倒进热水的泡麵

烫到了,整碗麵很惨的撒了一地。我的自动反应就是赶紧跑去收拾残局。确定

女儿没事后,她在浴室裡擦洗上衣。我发现自己有个念头升起:她这么大了,

应该自己来收拾才对。但我试着不理这个念头,专心的擦地板。

而这时,女儿在浴室裡哼起歌来。那被我赶到一边的不悦念头得胜似的跳了回来。

我听到自己说:她怎么可以这么轻鬆自在?然后那句话突然自动转了过来,我听到自己说:

是你应该轻鬆自在一点!然后,我笑了起来。是啊,不过擦个地板而已!而且

还是我主动来擦的!然后一切没事,地板看起来和之前没两样,女儿走了过来,

有点撒娇的说了声抱歉。不论是小小的不悦或是长年的积怨,我想现在都是我

诚实正视它们的时候了。

凯蒂最憾动我的教导之一是她面对批评的开放度和包容度。

她说,如果有人对她说:「凯蒂,我不喜欢妳。」

她的第一个反应可能是:「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根本就不认识我。」这就是防御。

如果我们马上起了防御心或反击的衝动,我们可能会错过一个审视自己的机会。

而防御就是战争的第一步。Defense is the first step of war.

凯蒂又说,我知道他们不喜欢我是因为他们对我抱持了

某些想法,如果我也抱持和他们同样的想法,我也不会喜欢我自己啊。有了这层

瞭解之后,防御心放下了。我会说:「真的?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真的

很想知道。」凯蒂说,每个批评都会帮助我们成长。They grow me。他们帮助

我发现我未察觉的事情。一旦我察觉到了,转化就发生了。如果你爱你所有的

念头,你也会爱所有人的念头。所有的念头都是相连结的,都是在一起的。

一个开悟的头脑从不会去分离或疏离,它所做的只是去瞭解 。

虽然才刚接触凯蒂的转念作业,我能感受到这样的反躬自问终会让我真正

体悟到念头虚幻的本质,帮助我回到如是的当下,更平静,更自由,更喜悦。

凯蒂有时也会在帮人转念的过程最后,问出一个直接切入真我的终极问题,

正如在台湾带领转念作业的吴家芸在《一念之转》前言裡所分享的:

拜伦凯蒂进一步问我:「如果你没有『我的脑下垂体不应该长瘤』的想法时,

你会是怎样的人?」我回答:「我不害怕,内心很平静。」她又继续问:「如果

你连『内心很平静』的信念都没有时,你会是怎样的人呢?」

(凯蒂有一本书,书名就是 Who would you be without your story?)

任何的帮助都是自助,任何的疗癒都是自我疗癒,关键只在于时机是否成熟了,

我是否准备好了,是否全心的说:是的,我愿意平静喜悦,我愿意臣服自由。

心灵成长永远都只是自己的事,我们就是自己最好的老师。他人和外境是一面

镜子,照得越清楚,就会有越多的感恩浮上心头。而那时我们就会深深同意

凯蒂说的那句话:

Everything happens for me, not to me. This is a friendly universe.

任何事情都是「为了我」而发生,而不是「衝着我」来的。这是个友善的宇宙。

臺湾的拜伦.凯蒂网站 http://the-work.tw/

摘录一些拜伦.凯蒂的话和大家分享~~

《一念之转》

**整个宇宙裡,我只找到三种事:我的事、你的事和神的事。我们的压力绝大部

份是因为没有在心裡管好自己的事。当我自以为什么对别人最好时,其实我早已

捞过了界,即使以爱为藉口,也是一种傲慢自大,必然会带来紧张焦虑和恐惧

不安。如果你充分了解我说的三件事,并且懂得只管你自己的事,必然会享受到

一种超乎想像的自在。只要一句反问,便能把你带回自己身上来,帮你看到自己

从未真正活在当下。

**每个人都是反照出自己影像的一面镜子,是你自己的想法在回应你。

**所有昔日的负面感受都是一项礼物,都能带给你解脱。那时,再也没有任何

事物限制得了你,从此你的人生会显得无比的仁慈与丰富。

**「转念作业」只有四句问话,它甚至什么也不是。既无动机,也无附带条件。

毋宁说,缺了你的回答,它百无一用。

**此刻正进入我们能掌控的人生层面–内心。

**你若非反躬自问,便是执着于一向的想法,此外,你别无选择。

**若我有祈祷文,它将会是:「神啊!请赦免我对爱、肯定或讚赏的渴望,阿门!」

**事实永远比我们编的故事仁慈些。

**任何人都无法伤害我–唯独我有此本事!

**你宁愿要「对」?还是要「自由」?

**每当与事实真相争辩,我准输无疑,而且百试不爽。

**「我不知道」是我最爱的处世心态。

**任何外在之物,永远无法满足你的追求。

**当你相信自己痛苦得合情合理时,你就完全悖离了事实真相。

**永远只有一个问题:你当前尚未审查的故事。

《我需要你的爱,那是真的吗?》

**我爱事物的本来面目,不是因为我在灵性上有很好的修鍊,而是每当我和现实

争辩时,我就会觉得痛苦。世上没有任何想法可以改变事实,它是什么就是什么。

我所需的一切现在已经在这裡了。

**一旦开始质疑自己的想法,我们的伴侣–无论还活着或已经去世,或者已经

离婚–永远是我们最好的老师。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没有任何错,无论你们的

关係如何,对方都是你最完美的老师。一旦质疑自己的念头,你将清楚地看到

这一点。这世间从来没有错误。所以,假如你的伴侣正在生气,那很好;如果

他身上有某些东西被你视为缺点,很好,因为这些缺点其实是你自己的,你把

它们投射到对方身上。你可以把这些缺点写下来,然后进行转念作业,加以审视,

让自己自由。有人会跑到印度去找灵性导师,但你不需要,因为你就和一位灵性

导师住在一起。你的伴侣会给你获得自由所需的一切。

**最深、最全然的爱是和某人在一起,却不在心理上干涉对方的事。他应该做

什么,他应该如何感觉,他应该爱谁,他应该如何看你,这一切都是他的事,

不是你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