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天毉史|历史上的古中医与道医渊源

道医是古中医学术史上继天毉、巫毉、方仙毉、丹毉之后第三高峰时代,是中医学术体系最完善的时期之一,道理法术器俱全。包括医卜星象丹等几乎全部内容,如观天之象、执天之行,修炼、炼丹(中医的各种金丹与草木丹皆出于此)、导引、内证、祝由、法术、方术(子学九式)、三式四柱五行六爻七政八卦九宫、中医、针灸、推拿、按摩等等法门。所以孙思邈说大医一定要通阴阳禄命、六壬太乙遁甲之术等等。

秦汉时期方术已致臻镜,看《三国演义》中奇人术士无数,虽然是后人所著,必有所本。东汉三神医都是道家人物,都有道家的方术底子,尤其董奉完全是法术鼻祖级人物。华佗一招麻沸散,飞刀天下。仲景也是“素尚方术”。但是由于单传、秘传,术式繁琐,一般下士与中士难以理解这些方术法术,遂逐渐失传,道毉的方术以铃毉的方式在民间倒是有所传承。至唐宋时期,古中医方术同其他科学技术一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虽然国家医学考试都必考五运六气等内容,但是还是有许多方术散失。已经有很多人不认识、不认可这些古中医的数术。当年,高保衡、林亿、孙奇等人在校勘仲景书时,也芟除了一些重要东西。后虽有金元八大家的力挽狂澜,但是这八大家也是云里雾里,知其一不知其二,但也开创了后世中医的儒醫时代。

经过金元儒醫、明清传统中医、民国时期的国医等时期,中医一路式微落魄,最后差点被从历史上抹去。而现代中医也是如我在《中医乱》所言,岂止一个乱字了得?大乱大治,死地后生,这是规律。目前中医界已经有许多有识之士在做这方面的研究,跟上国家复兴的战略步伐,古中医一定会再次辉煌。

古中医和方术在传承方式上是同一路数,都具有私密性、神秘性和不可尽传性等特点。方术的神秘性注定它不可能公开广泛地传播,而只能通过师徒或者是家族世代相传的方式私相传承。就史书所记载而言,如费长房学道于市中老翁,鲍靓由仙人阴君授道诀,吴猛从邑人丁义授神方;又如叶法善自曾祖三代皆传摄养占卜符篆之术,杜不衍就外祖郭璞学《易》卜,黄泓从父受天文秘术,袁忠彻随其父袁珙学其术等等,至于多数方士的师承来历,史书或者是语焉不详或者是无考,亦证明了方术传承的私密性、隐秘性。

同样,古中医学医术的传承,也是以师徒传授与家传两种方式为主。就第一种方式而言,如《黄帝内经》记载雷公师从于黄帝,黄帝师从于岐伯,歧伯师从于僦贷季。又如史书中记载的扁鹊师从于长桑君,淳于意受师同郡公乘阳庆;李杲师从于张元素,而罗天益又师从于李杲;戴思恭受学于义乌朱震亨,震亨师金华许谦,又学医于钱塘罗知悌,知悌得之荆山浮屠,浮屠则河间刘守真门人;再如盛寅受业于郡人王宾,王宾则受业于金华戴原礼。从这些例子,可以看出医学是师徒私相传授、渊源有自。裴松之注《三国志》中,记述华佗传授樊阿服用青黏以益精养生,樊阿对此秘而不宣,后来“近者人见阿之寿而气力强盛,怪之,遂责阿所服,因醉乱误道之。”樊阿在酒醉之后才误将此法说出来,这个例子足可见医学传承的私密性。

古代中医有六个代称,其中四个是出于东汉时期,一个出于秦汉,一个出于上古。

一曰岐黄,因黄帝及其臣子岐伯会治病,二人又曾共作《内经》,故得此名;

二曰卢扁,扁鹊是扁鹊学派的代表人物,师从于长桑君,饮“上池之水”后可以“视垣一方人”,居于卢国,行医天下,医术高超,故曰卢扁再世;

三曰悬壶,由东汉方士费长房见壶公“悬壶卖药”事引申而来;

四曰青囊,三国名医毕佗被曹操杀害时留下了一个青布袋,里面装有一些宝贵的医籍保留下来,因而得此名字;

五曰杏林,三国道毉董奉治病不要钱,只要求病者被治好后在他指定的山上种植一至五株杏树作为酬谢,故而得名;

六曰坐堂,仲景曾为长沙太守,闲暇之时坐于大堂之上为病人诊脉施药。

岐黄乃道家一派,方术之宗,已是公认,就勿须多说了。道家以“壶天”谓仙境、胜境;医家以“悬壶”谓行医卖药。此“壶天”、“悬壶”源于《后汉书·方技传》中记载费长房学道,借竹竿尸解以出世修行典故。其践荆棘于群虎之中,长房不恐;以朽索悬万斤石于其上,众蛇竞来啮索且断,长房亦不移。然而其师又使之食粪,长房意恶之。其师曰:“子几得道,恨于此不成。”费长房因为不能够完全做到不为外界变化惊扰所动,所以悟性稍差了一点。壶公遂授费长房以方术,从此长房就在家乡用符水与人治病,无不应手立愈。长房擅长缩地术,能收缩地脉,千里间存在的景物收在眼前,放之舒展如旧;一天之内在千里外数处不同的地方也能看见他。费长房的师父,是一个道家方术奇人,可惜在《后汉书·方术传》中未提及姓名,后人称他壶公,中医后人也就有以“悬壶”一名中医术业。如清康熙年间孙继朔精抄孤本方书《自在壶天》、裘沛然晚年的力作《壶天散墨》等都以“壶天”自诩中医境界。

除了岐黄经书、卢扁之术、华佗青囊、董奉杏林、仲景坐堂、壶公悬壶之外,还有东汉汉恒帝(132-167)时期的韩康卖药、西汉汉文帝(BC202-157)时期的苏仙橘井等等也都是道毉方术之士,行医天下,屡奏神迹。可见,秦汉之际,古中医做为山医星相卜五术之一,一直是方术的代表。

现代中医界对于天毉、方仙毉和道毉研究的不是很多,这部分内容我在《古中医学术史·天毉之门》中会有详细论述。现代中医界对铃毉研究和了解也不是很多,限于篇幅,简单说一下铃毉。

古时,行医卖药之人终日走街串巷登门看病,但他们却不会吆喝“看病喽”之类的话,因为要避讳给人送去晦气。但为了达到知会人们的目的,他们通常是手摇一种类似铜圈的响铃,肩挑药囊(篓),身负药箱,悬挂葫芦,以示“报与君知,悬壶济世”。而他们手中所执之铃叫作“虎撑”,又称“虎衔”、“串铃”和“报君知”,是乡间市廛的一种广告形式。据载,虎撑源于唐代道医孙思邈山林救虎而得名。

“虎撑”有大有小,小可绕指,大可拿捏。通体铸有八卦图饰,寓意去凶辟邪,趋利向善。铃的外侧留有半指的开逢,中间有两颗铁弹丸。使用时将食指和中指插入响铃的中间,借助拇指的力量,手掌快速晃动,手臂配合上下浮动,使中间的弹丸来回撞击,以此发出清脆震耳的响声,随走随摇,在寂静的山村或戈壁村寨,声音亦可传出很远。

铃毉行走江湖,在使用虎撑时是要讲规矩的,身份、医术一般的游医,只可将虎撑放在胸前摇动;医术较高且稍有名气的游医则可将虎撑与肩齐平摇动;至于医术高明、医德高尚的游医则可将虎撑高高举过头顶摇动,以象征其身份。但不管在什么位置,凡经药店门口皆不可摇动虎撑,因为药店里都供奉有药王孙思邈的牌位,倘若摇动,便有欺师灭祖之嫌,药店的人可将游医的虎撑与药篮一并没收,同时还必须向孙思邈的牌位进香赔礼。

铃毉又称“草泽医”、“走方医”、“串医”、“江湖医”。清代著名医药学家赵学敏编撰了第一部总结铃医经验的著作,名曰《串雅》。“串雅”的意思就是让摇串铃的铃医登上大雅之堂。他首先总结了铃医的截、顶、串的 3种治疗方法(即汗、吐、下三法),并给予高度评阶,认为铃医的治疗方法是“操技最神,而奏效甚捷”。又把铃医的用药特点归纳为贱、验、便三字诀:“一曰贱,药物不取贵也;二曰验,以下咽即能祛病也;三曰便,山林僻邑仓促即有。”铃医治病多用法术治病、方术测病等等,也很重视经验,用药简单,追求快捷,擅用单方,一般不会有服药几十剂、几个月的治病风格,也极少用补药。我曾亲眼所见铃毉拔牙,上药以后,一吹一拨,一颗大牙瞬间落地,前后不过二三十秒的时间,神奇至极。

历史上也有许多有名的“铃医”,李时珍的祖父即为铃医,李时珍的父亲李言闻继承了其祖父衣钵,一生都在为民间百姓治病。铃医之子李时珍一生著述颇丰,除名著《本草纲目》外,还有《奇经八脉考》《濒湖脉学》《五脏图论》等著作,其中《本草纲目》被称为“东方药学巨典”“中国的百科全书”。

方士们在驱鬼降神、占卜望气、修丹炼药的过程中,皆兼修医术。葛洪《抱朴子》云:“是故古之初为道者,莫不兼修医术,以救近祸焉。”陶弘景在《辅行诀》的开篇中就说“隐居曰:凡学道辈,欲求永年,先须祛疾。或有夙病,或患时恙,一依五脏补泻法例,服药数剂,必使脏气平和,乃可进修内视之道。不尔,五精不续,真一难守,不入真景也。服药祛疾,虽系微事,亦初学之要领也。”古人所说的“借医弘道”、“援医入道”等主张,均是这一传统的体现。

铃医多是道家云游天下时,以医术布道之方术之士,但随着时间推移,修道之人毕竟少数,而从道医之处学得治病功夫的民间草医,逐渐也以这种行医方式养家糊口、行医救人了。所以铃医在医术传播上几乎都是效仿道医的师徒口授及身传,并需要个人的实践体悟,很多经验性的技术无法用文字准确全面地表述,所以长期以来都被认为是雕虫小技,得不到正统医家的承认。但细看中国医学史,就会发现其实铃医在千百年来中医的传承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我国民间医学的传承体系之一。可以说,铃医对中医学的发生、发展以及成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有人对中医源于道毉,源于先天道家,持否定态度和观点,认为那是迷信。其实西医就源于基督教,现代西医的医生与护士为什么要穿白大褂,因为那是神父与修女的服装,医护人员为什么叫“白衣天使”,因为天使是基督教教义中神的信使带给人类福音,所以西医也是源于基督教的,甚至现代人穿的婚纱都是源于基督教的教服。

看看大修女帽子上的蓝条带,就是现代护士长的标签

这样看来,中医医生不应该穿基督教的教服,而应该穿上古代中国的汉服或道服,这才是中医自身的服装。中医文化传统的失传,导致多少笑话和不伦不类,谁能说得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