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谈疆:南海断续的国界线是如何形成的?

纸上谈疆:南海断续的国界线是如何形成的?

1909年5月19日,三艘飘扬着大清龙旗的木壳炮舰,驶入南海,直奔西沙群岛。这支由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率领的舰队,带了一支多达一百七十多人的考察队伍。除宣示主权、给西沙15个岛屿命名外,李准还利用出航前在广州和天津购得的英制测距皮尺、海上定位器、经纬仪等设备,对西沙、东沙、南沙三处群岛进行了测量和考察,获得了一份较详尽的海图。

本文原载于《看历史》2011年7月刊,原题为“纸上谈疆:南海断续国界线的形成”

“吾国领域经累朝合并以来,至前清乾嘉以前可称全盛时代——今即渐为强者攫夺,然旧时领地何敢忘也。”

1933年4月上旬,三艘法国军舰忽然出现在南沙中业岛海域,派人登岛升起了法国国旗,还拉着岛上渔民在旗下合影。仓促间,中国渔民王安庆手里还拿着二胡。

离岛前,法国人埋下了一个装有法文文书的玻璃瓶,不过当晚就被王安庆等人挖出来扔了。大约十天后,文昌县龙楼镇星光村渔民郑兰锭来到中业岛,爬上树把法国国旗也解了下来。

王安庆后来才知道,那段时间法国人占了南海好几个岛:自1933年4月7日至13日,法国西贡海洋研究所所长薛弗氏带着军舰和测量船,登上太平岛、中业岛、西月岛……算上1930年占领的东沙南威岛,共九座岛礁,是为“九小岛事件”。

法国对南海诸岛早有觊觎之心。1885年将越南占为殖民地,尔后,法国政府就曾公开谈到“19世纪初期安南嘉隆王与明命王时,均曾出征西沙,现安南既归法国所有,则西沙群岛亦当归法国所有”,并否认中国前清政府在1909年对西沙群岛的主权宣示:“这种占领仅是武力的表现,从未得到正式的承认,如果要在法律上生效,只能假设西沙群岛在当时是无主地。”(1930年3月,驻河内法国印支总督致法国殖民部信件)

对此,中华民国驻法国公使于1932年9月照会法国外交部强调,“根据国际法和习惯法,拥有远离大陆的一个岛屿的主要条件是最先的有效占领,换言之,是国民最先在那里定居,从而使其国家拥有这些领土。海南渔民在西沙群岛定居,并建造房屋和渔船以供其需要,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染指西沙于法无据,法国又将目光转移到了南沙群岛。

1933年7月19日,法国发布对南沙九岛的占领告示,但同时承认其中二岛“已住有中国渔民”。

■ U形断续线雏形

南沙九岛被占时,持续一个多月的中日长城血战,正成为举国上下关注的焦点。直到法方发布告示后,内忧外患中的民国政府才于8月4日指令外交部照会法方:“中国政府在未经确定查明以前,对于法国政府占领之宣言,保留其权利。”

其后中国又向法国政府抗议:“(法方)既称有琼崖的中国人住于该群岛以专渔业,又谓当时岛中住有华人,又谓其地有树叶搭盖之屋,有奉祀神人之像……是九岛者早有华人居住,并非无主之岛,法人已代我证明矣。”

并且,依照国际公法与惯例,“凡新发现之岛屿,其住民系何国民,即证明其主权属于何国,今该群岛中全为华人,其主权应属于我,自无置辩 之余地矣!”

荒唐的是,日本政府也向法国提出了抗议,因1933年4月10日法军登上太平岛时,连日商也一并驱逐了,日本认为法方侵犯了其主权。

与此同时,民国政府外交部还要求法方将各岛名称及经纬度查明见复。法国外交部回复称“该九岛在安南、菲律宾间,均系岩石,当航路之要道,以其险峻,法船常于此遇险,故占领之,以使建设防险设备,并出图说明,实与西沙群岛毫不相关。”

面对如此局势,民国政府深感出版中国南海疆域详细地图的必要性,决定成立“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对疆域内各岛礁的中英文地名统一进行审定。在1935年1月编印的第一期会刊上,较详细地罗列了南海的132个岛、礁、滩的名称。并第一次将南海诸岛明确地分成东沙群岛(即今东沙群岛)、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今中沙群岛)和团沙群岛(今南沙群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