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鬼事:那些民国年间的诡闻异事

品略图书馆

民国鬼事:那些民国年间的诡闻异事

据说民国年间有一年黄河发大水,从河底冲出一尊十丈高的大佛,可是却无一人能考究它的年代,而且凡是碰过它的人都一个皆一个离奇死亡,大佛则在一个暴雨的夜里离奇失踪,再没有任何踪迹。

据说有一个叫清河镇的地方,地图上没有它的任何标记,可是去过的人却再也没人出来过,在一个夜晚一支军队奉命进入查明原因,却是依旧有进无出,直到一个月后的一天,一个士兵满身是血地出来,只说了一句“不能进去”就当场毙命。

据说有一年云南地震,山被震开了一条缝,有人看见一道光从裂缝里射出来,进去看的人不几天尸体就会发现在山脚下,眼睛瞪得老大,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口……

这第一个故事,是听来的。

那一日我陪老爷子在茶馆喝茶,旁边是几个外地的商人,他们说着说着就说起了几年前黄河决堤的事来。

我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只听见那几个商人压低着声音在说着这事,好像怕极了一样,可又忍不住那好奇的心,非要将它给说出来。

我只听一人说道:“你们知不知道那一年河口发大水竟然从河底冲出一尊数十丈高的青铜大佛来!”

旁边的几个人大约是没听过这事,一齐唏嘘起来:“数十丈高,那该有多大啊,这真的假的?”

那人说:“我骗你们干啥,这事周遭一带的都传开了。据说那青铜大佛冲出来之后就落在了附近的村子里,整整一个村子都被它给压平了就像一座小山一样。”

旁边的人听他说的玄乎,好奇劲一下子上来了,追问道:“那可有什么讲究吗,我听说河口那一带可玄乎的很,从河底冲出这么大一尊大佛来可不像是什么好兆头啊。”

就在这时那人忽然一拍桌子说:“你还别说,还真让你给说准了,这尊青铜佛啊当真是比阎罗王要可怕的紧咧。”

说着他喝了一口茶,然后继续说道:“先不说那青铜佛怎么会无缘无故地从河底冲出来,据说这事都惊动了大总统,上头派了许多人去查这事,所有知道这事的老百姓都被关起来了。”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有人插嘴道:“既然知道的人都被关起来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说到这里这几个商人忽然一阵哄笑,并不相信这个伙伴的样子,这人见同伴笑起来,赶紧解释道:“都说了不是几年前的事了吗,我跟你们说啊你们还真别不信,我是亲眼见过的!”

他话音刚落旁边的同伴立刻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你见过?”

这人说到这里忽然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亏你们跑南闯北,也就这点见识,不瞒你们说我也是当时前去调查的一员,那尊大佛啊,如果你们真正见过就会知道那真正就是一个奇迹。”

同伴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那你和我们详细说说,我哥几个都活了这半辈子了,还当真没见过这样稀奇的事。”

那人得意地扫视了这些人一圈,然后说道:“我跟着那群人在那里呆了将近一个月,可是却什么也没有查出来,连它是什么时候的东西都没个谱。”

旁边有人说:“怎么会这样呢?”

这人摇了摇头说:“奇怪的还不在这里呢,据说当时队伍里头的都是资深的**和学者,有些人只需闻闻气味用手摸一摸就知道东西是什么年代的,可是这些人到了大佛前,就像失去了判断力的孩子一样,一点办法也没有,我记得领头的那老头子叫钟老,家族世代都是**,很是老资历,最后他说这大佛莫名出现估计要出事。

“果然当天夜里就出了事,我记得从傍晚开始就开始下暴雨,而且越下越大,最后直到天地一色,什么都看不见,这些人见雨下得这样大,估计过不了多久又要发大水,于是就商议先撤离这里,等雨小了再回来。

“于是我们就到了安全的地方避雨,因为走的时候匆忙,等到了避雨的地方才发现领头的钟老没跟来。我们寻了一遍的确不见他,于是只好派了几个人去找他,我就是其中一个。我们沿着原路返回去,最后终于在大佛下找到了他,只是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大佛下,谁淹到了大腿都不自己觉,我们见情形不对劲立刻过去。”

说到这里这人顿了顿,好像是故意的,旁边的人正在兴头上被他这么一弄很是着急:“后来怎么了?”

这人接着说道:“我们走过去,我走在后头,我只看见前头的人走上前扶住了他,可是手才碰到他的身子就立刻像杀猪一样地嚎叫了起来,然后一屁股就跌坐在了水里。我们知道出事了,于是上前来看,直看得倒吸一口凉气,这钟老的身子不知什么时候竟变得和这尊大佛一个模样了!”

“一个模样?”

这人点头说:“应该说他也变成了一尊青铜人,而至于碰到他的那个同伴我也没大看清,只见他坐在水里抽搐了一会儿就没了气息。我们几个人哪里见过这样诡异的情形,纷纷吓得魂都丢了,哪里还顾得上找人,一股脑地就往回跑,就连跌倒磕破了皮都没有感觉,当初如果是我走在前头碰了钟老,这条命估计早就丢了。”

这人的这段诡异经历让这些个商人听得唏嘘不已,然后他继续说:“更离奇的还在后头,等第二天雨晴了水退了我们再回去看,只见那尊青铜大佛竟然就这样不见了,而且我们找遍了整个地方也不见钟老和那个死去的同伴,这一切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旁边有人惊道:“怎么会这样呢?”

这人摇摇头,但是神情已经变得复杂起来,他说道:“这件事就以大佛离奇失踪而告终,我们这些人也自然离开了那地方回到了各自的家里,我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可是哪想这才是开头而已。

“我们回来一个月后便陆续传来当初队伍里有人死去的消息,就像瘟疫一样,逐渐蔓延开来。而且每个人的死法都一样,先是身上莫名地出现黑斑,然后黑斑腐烂破裂,最后全身溃烂而死,据说黑色的腐水从溃烂处流出来,人还在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奇臭难闻,比尸体还可怖。只要是参与过那件事的人几乎无人幸免只是短短一年时间就死绝了。”

那些人还沉浸在他这离奇的故事里没回过神来,可是我却已经望向了他,既然参与的人都已经死绝了,那么他还怎么能活生生地出现在这里?

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老爷子忽然站起身来说:“六小子,该回去了。”

我只是懊恼地看了一眼这群商人,老爷子则完全当没看见没听见,就这样出了茶馆。

大约我们才走出茶馆十来步,忽然惊呼声和尖叫声就从茶馆里传了出来,接着我就听见有人喊:“死人了,死人了……”

老爷子却置若罔闻,我怕极了老爷子自然不敢停下来,只是悄悄扭头去看,只见刚刚还在讲故事的那个商人已经倒在了地上,旁边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我正疑惑,老爷子的声音传过来:“他自己不也说那些人都死绝了吗,所以他死了你也不必奇怪。”

我自然觉得他这话说的蹊跷,于是回答说:“只是就这么说死就死了,不免有些意外。”

老爷子却笑了起来:“说死就死?倒不如说是早已经死透的人。”

我像是听出了什么来,**看着老爷子,老爷子头也不回,只顾走他的路,然后一句句缓缓说道:“凡是参与过那件事的人不单单是死法一样,而且还有一个共同点。”

我惊讶出声:“父亲你也知道这个传闻?”

老爷子冷笑一声说:“这样大的事不想知道都难。”

我听着老爷子语气古怪,也不敢多问,于是重新问道:“刚刚您说那些人还有一个共同点是什么?”

老爷子沉默了一两秒说:“这些人在死亡降临之前都见过钟老。”

我觉得不可思议:“那人不是说钟老已经……”

老爷子打断我的话说:“谁知道呢!”

我便不再说话,只是觉得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而老爷子适时地再说了一句:“那个讲故事的商人没说实话,那天去找钟老的四个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他在那时候就已经死了。”

我反问说:“这怎么可能,都这么久了他的尸体怎么能……”

不知道为什么下面的话我就说不下去了,大约我在不自觉之间已经相信了老爷子的话,因为老爷子的话从来没有失准的时候。

老爷子说:“正是这样才让人害怕啊,已经这么久的尸体竟然走尸到了这里,不是个好兆头啊。”

这件事最后以父亲的这句话收尾,第二天这人死去的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只是这流传的却不是一般人的死亡,而是另一个让人觉得脊背发凉的故事,因为查看过尸体的人都说这尸体明明是才死去的就已经布满了尸斑,才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就开始发臭腐烂,弄得人心惶惶,最后还是警署出面封锁了这件事,并且秘密将尸体给烧毁了才得以作罢。

但是我听人说这尸体邪乎的很,据说怎么烧都烧不烂,好像根本不怕火一样,最后警署的人不得不请了风水先生用石棺装了深深地埋了才作罢。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民国七年的事,那一年我刚刚十四岁,在那之前我一直都住在祖上传下来的老宅里,而在这件事发生后的不久就发生了另一件事,使得我们不得不离开了这里,搬到了洛阳。

而这件发生在老宅的事,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故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