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医学的科学性 - 中医理论讨论版 - 复兴中医网 中医专业讨论|经方传真|治未病|针灸...

品略图书馆

论中医学的科学性 - 中医理论讨论版 - 复兴中医网 中医专业讨论|经方传真|治未病|针灸...

论中医学的科学性

发布: 2011-4-04 16:31 | 作者:yyssdd | 来源: 复兴中医网

如果一个方子可以治愈疾病,那么这个方子就包含了科学性;如果一个方子可以治愈太多的疾病,那么这个方子就包含了永恒的真理。

如果一大堆的方子都不能够治愈癌症和其他的慢性疾病,那么这一大堆方子就离题太远,而产生这些方子的思想就偏离了客观的规律性。可惜的是:现在的中医学正在继续着这种偏离,并一直在潜心地研究单味药物在组方中的作用而不想自拔。

治疗的失败应该提醒我们:中医学在在理论上肯定有着违背科学的地方。而中医学已经有太久远的历史,在这慢长的历史中为什么还没有搞明白呢?是什么原因防碍了中医学的进步呢?原来,在诸多的原因之中有着这样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人的认识事物的习惯,防碍了人对真理的认识。因此,寻找到一种重新认识真理的方法,我们就会有希望。

认识事物的习惯:就是用一般的思维模式去认识世界,这种模式:是用头脑的知识去反馈存在,就是用历史的知识作出判断,而这种判断具有时代性。因此,也就有了时代的公认道德等等,反应在医学上就是一种被历史所承认的传统理念。对一般人来说这种理念就是真理,尤其是中国人出于对古人的崇拜,那就是不能够改变的教条。如果这种传统的理念是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我们当然要闭嘴,可是我们大家都明白:并不是如此。因此,对传统的理念提出批判也就肯定会开始。所以,我们不得不走上寻找真理的道路,而真理又在那里呢?

而事实上:自古以来许多成功的个案已经包含了所有的道理,不是真理不存在,而是摆在面前却看不见。如同:千里马常有,却没有伯乐。所以,提高自身认识真理的能力将具有紧迫性,如果我们提高了认识真理的智慧,就能够清楚自身在科学上的位置并能够使中医学的科学性得到延续性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也就自然地肯定了中医学的科学性。

淡到认识,就必然要扯到哲学的认识论。西方有一个认知的共识:“哲学史就是哲学”,这句话的意思是:真理是各个时代的认知积累的演化过程。这种对真理的认识是渐进式的,也就是说:真理是在不断地进行筛选中产生:今天是存在的哲学,明天就可以不是。所以,西方哲学有否定之否定的思想,今天的存在否定了昨天的存在就是认识论的过程。因此,我们也就明白了“哲学史就是哲学”里面的“哲学史”是可以没有哲学的。也就是说:一个时代的哲学要被后来的实验证明它是存在的它才是哲学。我们把这种西方已经取得共识的认识论视为:直线认识论,又把用这种模式去寻找存在的思想视为直线思维。这种思维也就是西方的认识习惯,同时,它反映了一般人的思维模式并且具有普遍性。

直线认识论也应该适合于老子以后的中国国情,当然我们还要排除邵雍在外。而中国的哲学思想有老子的存在已经对“哲学史就是哲学”的认识论提出实质性挑战。老子的思想是与众不同的是独特的,老子的思想说明了人的认识是可以有突发性的是可以有飞越的。老子的这种认识世界的思维已经突破了直线认识论。

如果,我们承认老子思想的独特性,我们就应该更多的研究老子,或许这样:我们的思想也能够产生飞越。

中医学早就有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天人合一思想,为什么我们总是合不了一呢?其实,天人合一或者是西方的思维和存在具有同一性的思想,只是人的一厢情愿。如果你并未认识到:天是如何存在的,又如何能够跟随呢?存在是客观的,在没有认识终极之前:思维怎么会与存在具有同一性呢?所以:思维和存在仍应该是哲学研究的主要课题。当然,哲学并不排除研究一般性问题,而是说这种研究应该具有明确的指向性。因此,继续追求认识自然的热情不应该停止。

我们对自然界还不够了解吗?肯定是不够的。如:我们研究老子,对老子的“柔弱”、“若反”、为下”、“不欲盈”、“曲则全”、“大直若诎”、“知止不殆”等等的反话就有着不明所以的感觉,只知道老子是智者,智在那里却不能够完全说得清楚。看来,老子已经很清楚前进不是单纯的直线运动,知止、弯曲才是能够达到目的捷径。只是老子还未能够用确切的一个词汇去概括它们的存在,我们可以从这种反话连贯着老子的精神里面去作出理解。而爱因斯坦的可以弯曲的世界是否与老子的世界相吻合呢?老子的思想是否让爱因斯坦所证实了呢?

而伟人对自然的认知才是哲学的灵魂。我们可以把这种伟大的认知方法视为:曲线认识论,并把用这种模式去寻找存在的思想视为曲线思维、思考等等。而由这种曲线思维所发现的“曲则全”等等和爱因斯坦的“弯曲”现象应该是能够维持宇宙平衡运作的实质。

寻找存在就是为了帮助思维的跃进,那么爱因斯坦的新发现本应该促使哲学的进步,并且可以对人的行为起到警示作用,但是我们没有看到当时的战争停止,也没有看到医学因为有这个伟大的发现而取得任何的进展。

因此,我们可以得结论:虽然,人类有美好的愿望希望仿造自然,但是,自然科学的规律并不是很容易就能够融入人类的社会,其实,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如几千年的老子虽然对中国人的思维产生重大影响,但是,至今我们并没有完全读懂老子;更不用说爱因斯坦的新发现。而事实上人类总是以暂时的利益,去歪曲与自然的同在。所谓的“哲学史就是哲学”的逻辑会把不是哲学的哲学视为哲学,而且这种用直线思维所认识的哲学有的会随着历史的久远成为不存在。因此,“哲学史就是哲学”的实质是混饶了哲学的界线,使现象充当了实质,使存在似乎没有终极而不存在。因此,哲学研究很容易转为实用性。而用曲线思维发现的存在却会永远存在。

事实上:存在与不存在同在。所以:哲学史不一定有存在。因此:哲学不是哲学史,同理:哲学史不是哲学。

所以,整合我们的思想,重新去认识我们自己就显得非常的重要。因此,我们无需总是期待着科学的新发现来拯救自己的生命,而事实上现存的天理已经够用,只是我们需要学会如何去思考并对哲学的理解重新作出规范而已。

哲学是研究存在的实质,哲学首要的是自然科学。中国人把哲学的终极认识称之为道。道:是存在着却看不见。所以,对哲学的正确理解和认识:首先应该是抽象的。也就是说:发现用抽象思维去扑抓真理所得出的存在就会更加接近真理。如老子的学说和西方在这方面有代表性的德国哲学家雅各.波墨(1575—1624)所说:“哲学研究的,是神圣的力量,神的本质,自然,星辰和元素如何在神的本质中形成,万物从何而来,天地构造如何,还有天使,神的意欲和激动中的两种性”;“一切事物都包含着是与否两面,不管它是神圣的东西,邪恶的东西,还是什么可以说得出来的东西”;“万物都是由相同的力量造成,并且永远留在那些力量之中”。看到这些熟悉的言论,以为是老子的中学之作,这也使我们明白了人类对真理的终极认识是迟早的事。

学会使用曲线思维去认识事物的本质,就是用特殊思维去思想。而曲线思维具体是什么样的形式呢?它应该首先是反直线思维的、反传统思维的;为了目标可以绕一个大圈子或者是一步到位的不规则思考;其实这是很难用词汇表达出来的内在闪耀;这种思想似乎是佛教的顿悟。因此,它可能是与任何的知识无关。也就是说:你在思考的时候不可以被你已有的知识所左右。

而曲线思维在实践中又是如何地表现呢? 对中草药中的毒药的使用就是典型的曲线思维的结果,中医学在几千年前就学会使用毒药了,可见曲线思维的长久。但是,到了现在主流中医学还有太多的不会使用者,而西方世界更加离谱:还在讨论是否要完全禁止草药的使用。可以想象直线思维对我们和西方的影响都是沉重的。而事实上,营养的范畴是包括治病的物质:如苦、辛、麻难吃的中药和能够致人死亡的物质等等。思维的转变是根据:这些物质改变了血液的成分而使我们有效,有效就是营养。我们可以从停服使疾病复发得到证实。所以,学会使用曲线思维在临床上非常的重要。其实,曲线思维已经被中国人醇熟地运用在社会的各个层面,只不过和老子一样还没有给它正名罢了。

从偶然性去认识必然性,是认识论的习惯。而中医学对昆虫使用的成功案例,已经不能视为偶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要从必然性中去认识偶然性,要让思维的倒流去认识真理。

现代西方哲学在科学日异千里的今天飞速的发展,并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但并没有让我们看到这些思维能够促进西医学的进步,杀死癌细胞和化疗并没有改变。因此,西方哲学所面临的问题其实要比我们还多。如果以为对细菌和DNA发现就是科学,这显然是一个失误。这些成果只是解决了现象问题而已。如果,把这些理解为是实质只能导致继续的杀戮和外科手术的进步,因此,有理由认为:西医学离存在的终极认识还太远。

要准确理解中医学的科学性,还可以通过比较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在探讨方面的侧重的差异来加深认识,在本文只能够作一般性的概述。

西方哲学对自然、社会、人的整体性关系缺少深刻的理解,只是注重于个别存在的论述,而缺少整体性只会凸显个性的存在,使其个性的发展出现偏悖,这显然会影响个人和社会行为。所以,发展自己的自由去剥夺别人的自由就可以成为习惯,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现实存在就是这种习惯的最高表现。而自然的模式是承认物种的发展独特性和生存性。如果有外星高级文明的存在,我们是否也会甘心他们对我们的改造呢?这种思维反应在医学上所产生的医学模式的视野也就不可能全面,并会对其他医学明确的否定,这种结果只能够使医学推迟认识存在的终极。还好,西方哲学有着反思维的传统,这些迟早会成为历史。

中国哲学从《周易》开始就能够论述天、地、人的存在,这种整体观察的思维成为后世继续认识存在的传统。中国哲学对整体的关注是优胜于西方哲学只强调个体的作用,这种区别使前者在对存在实质的探讨中占有优势,这种优势对最后认识终极将产生决定性的影响。而《周易》中的八卦是典型的曲线认识论的典范。也正是有着这种思维古人才能够看到天道、地道、人道的共同存在。

我们总能够听到:中国没有民主和自由的传统。其实,我们有悠久的文化并创造出辉煌的文学艺术和科技发明,很难想象这些伟大的成果是在监狱里面完成。而事实上当西方人在中世纪里被煎熬的时候,中国人已经在跳舞。如果,没有很自由的空间我们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同时,曲线思维告诉我们:伟大的成就也必然源于高超的统治艺术,中国人就是在这种相互退让中前进。只不过我们的词汇里没有“民主”和“自由”而已。而哲学的实质并不会因为没有几句漂亮的哲学词汇而改变:存在的哲学必然存在。所以,在这遍自由的土壤里面中国文化才可能够发展、中医学才能够发扬至今。

当然,个人自由发展是社会发展得基础,追求发挥个性的能量是理所当然。但是,这种发展应该与其他的发展同步。从近代史来看以自由发动的革命能够使社会进步值得怀疑,即使是正确的回过头来看也是付出的社会成本太高。所以,改良要比革命显得合理。但是,革命是前进的、是理直气壮的并且具有牺牲精神,很好听。而改良是软弱的、缓慢的、可耻的行为。而现时的世界以自由为借口的分裂和骚乱就没有停止,并被所谓主持正义的大国支持。可见:运用曲线思维的思想并没有成为存在的主导。而中国的外交却呈现出不同的态势,可以认为:这是曲线认识论的结果。

因为历史的原因,西方哲学思想的思维几乎成为我们的新思维。即使是主流中医学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整合自身的理论以为能够前进却成为了教条,并希望与西医的结合能够证明和发展自己的科学性。但是,共同的认识习惯并没有使中医学有实质性的进步,可能是使主流中医学的处境更糟:本来在前进的路上已经模糊,现在又灌了迷魂汤使仅剩的一点创造性也荡然无存。在中国的土地上只有民间中医学没有被这种思维污染。其中原因:是中国哲学思想已融化在我们的文化之中,只要你不去洋学堂你可能离真理的距离更近。所以,正确的中医学思维应该在民间中医学的思想之中。

自古以来中医学就存在着两种形式:一个是主流中医学;一个是民间中医学。主流中医学被捆绑在“哲学史就是哲学”的认识论里面,这种后果:是把不存在的视为存在这只能导致停滞不前和浪费时间。因此,主流中医学要进步就必须跳出这种状态。而民间中医学在理论上有的会受到主流中医学的影响,而更多的是连理论是什么也不知道。但是,中国文化的土壤本身就存在着正确的哲理,它无需漂亮的理论就存在。而民间中医学不会受到“哲学史就是哲学”的困扰,所以,民间医生经常可以运用不规则的思维去创造偏方,而这些不符合主流中医学理论的方子却往往有效。如果,我们采用曲线思考:这些方子才是体现真理的瑰宝。

而不允许民间医生执业的后果,是砍断了中医学存在的形式。这种一条腿走路的现实:枯竭了主流中医学的营养的来源使之把中医学推向僵硬的学说。中医学是产生于中国文化的医学,中国文化的哲学思想,比受到“哲学史就是哲学”所影响的八股辩证理论离真理的距离要近得多。所以,中医学的希望在民间。确实很有道理。

因此,中医学在理论上回归中国哲学才能够使其理论恢复完整性。而哲学对存在的理解:是很准确的。所以,中医学的理论应该是很容易理解的、很容易掌握的医学理论。也正因为如此,中医大学的存在就没有必要。执医资格应该在民间形成并由社会肯定应该是新的形式。这样才能够充分体现出中医学是“意”的学问,并在自然的竞争过程中选拔出有创造性的个体。从而,使中医学回到原有的存在形式。而研究生大学就有必要存在,这是中医学走向更高层次的必然。

哲学史的所有认识论和思维方式都是为了实现最后终极所作的准备。因此,当终极思考出现的时候自然会肯定正确的思维方式并会对哲学史重新作出理解:否定错误的和肯定哲学史的哲学。而哲学史的哲学可以在哲学史的任何一点上,存在从这一点重新开始,重蹈覆辙的过程必然会淘汰那些不中用的理论。

中医学的这一点,将回到中国哲学的最源头上。中国哲学对气的解释可谓是尽善尽美,而且都是抽象的概念,这说明了中医学在理论上一开始就接近真理。而气在实际的运作过程中的作用又体现在那里呢?血:就是元气的认识。解释了可以容纳万物的实际载体在人身上的存在。这样,对疾病的产生和治疗都很容易作出回答:你身上没有万物,所以有病。有病,摄取万物就是治疗。简单的道理又是合理的逻辑。如果,我们确定了治本的理论问题,也就开启了终极之门。

血:是元气的肯定,指出了病因的所在。使辩证论治有了归纳的终点;使对疾病的认识从追求疾病的位置转为整体的观察;使病症避免了掩盖疾病的根本;使治病的思维不会出现各种单一的追求而形成多种的流派;使治病的思维完成了统一性;使中医学运用规范治疗成为可能。

天人合一思想的终极体现,一定包括了思维的准确性、直观性、唯一性和与自然规律的一致性。实现了思维和存在的同一性,治疗就能够从复杂繁乱的浩海中滤出一条清晰而又明确的方法去解决问题,用“通”的概念去体现自然不停的循环状态,这是指导治疗唯一的正确形式。治疗理念的唯一性,使治疗的方法归纳为统一性,使治疗呈为简单的过程。也就是说:用一个方子就可以治愈所有的疾病将成为可能。

防碍科学的进步是因为头脑的顽固。西医学看到:缺什么,就补充什么;中医学如是:肾亏者补肾,两者都认为这是非常正确的思想。而我们却不能够治愈癌症?其实,想一想:出错,当然是理论上的问题!如果,我们找到了引起“缺”和“亏”的原因,也就找到了真理,这个真理就是科学性。

中医学本来就是自然的学说,其对药物的使用的天然性已经决定了中医学的科学性。而中医学在自我完善的过程中所确立治病的一般性原则:给患者提供所需的营养。仅此,中医学已经走在世界医学的前面。

天地万物的存在,是西方哲学的起源,也是中国哲学的起源。所以中、西方的哲学思想就肯定有同一性:人与天、思维与存在都是研究自然与人的相应关系,所追求的终极是一致的。因此,决定了世界哲学的统一性和世界医学的统一性的趋向性。在这个已经开始演化的过程中,中医学完全能够体现出自身的科学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