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10个有关埃及象形文字的硬知识

翻译/审校:Gemma

ps:长期招募原创、翻译志愿者,有兴趣的可在公众号底端查看试译,或加微信Amy-Loo咨询

几千年以来,优雅而神秘的古埃及象形文字盘踞在我们脑海中,让我们浮想联翩。过去的几个世纪里,都没有人能够解读这种古老的文字,它们在考古界一直沉寂,直到18世纪,人们发现了罗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才得以解开古埃及神秘的面纱,听见那穿越千年的来自沙漠的话语。本文将列举关于埃及象形文字的10个趣味知识,这些知识的涉及面广泛,记载了古埃及的起源,也记录了埃及的发展。

10. 岩石壁画和象形文字

许多学者认为,象形文字的出现与在埃及西部沙漠发现的岩石壁画有着某种联系,这些岩画是由大约公元前5000年的采集狩猎者和游牧人所作。对于以狩猎和放牧维生的民族而言,记住自己领土的特征——比如湖泊、牧区、跨越旱田的小道——是生存与生活的关键。

壁画的作用通常十分复杂并且多种多样,而西部沙漠的岩画并非都用于信息传递。但不管怎么样,这些民族熟悉利用视觉图案来传达他们的思想和信仰。

这种用途在埃及后来文化中生产的陶器上得到进一步印证,陶器上的部分图形与岩画上的相似。以图案装饰陶器在公元前3500~3000年期间非常流行,并塑造成古埃及的早期艺术风格。

9. 埃及文字的最早例证

约公元前3100年,一个富翁(也可能是统治者)于上埃及的阿拜多斯或者附近去世。他的尸体与大量随葬品一同埋葬在J号墓室里,该墓室位于考古学者熟知的U号墓地。其中大部分随葬品遭到盗窃,而曾经附着在随葬品上的约150份标签被盗墓者遗弃,得以存留在墓室里。这些标签向人们展示了依稀可辨的上古埃及文字。

这批标签上有大概50个清晰可辨的符号,每个符号所表示的意思各不相同。有些用来表示数值,有些用于标示确切的地理位置(符号代表的地方也许是其字形表现的东西的原产地),还有一些则和行政行为息息相关。

8. 美索不达米亚影响

在美索不达米亚某个地方,现今伊拉克的附近,苏美尔人创造了一套文字体系,时间略早于埃及象形文字的出现。现存有一份美索不达米亚和古埃及的通讯例子,是最好的佐证,其年代就比埃及文字出现的时间要早。

美索不达米亚和古埃及都有各自的一套象形文字系统,尽管后来更为简洁的楔形文字很快便取代了美索不达米亚的传统文字。古埃及人多半是从美索不达米亚人的文字中得到灵感。很多学者相信,随着埃及学的更多考古发现及研究进行,我们也许能找到更早的例子证明这一点。

7. 埃及象形文字的发展

由于象形文字的设计复杂,书写起来费时费力,并不适用于日常书写,于是人们开始探索字体上的变化,结构复杂的外形逐渐程序化。直到公元前2800年,字形的演变形成了一种新书体,也就是人们所知的“僧侣体“,是传统的象形文字的简化体,更便于书写。

僧侣体的出现并没有取代传统象形文字的存在,它可说是对后者的一种补充。象形文字仍然用于碑志铭文的镌刻,而僧侣体则是日常手稿的主要选择。有时候,人们将僧侣体称为“潦草的”书体。

公元前600年左右,一种更为简洁的书写体在埃及形成,没有任何字形演变的踪迹可寻,这种新书体叫做“世俗体”。之后又过去了一个世纪左右,世俗体取代了僧侣体,成为除宗教文件之外的所有书写本的标准书体,僧侣体则仍用作宗教文字。

6. 文化程度

古埃及人民绝大多数是工匠、农民和牧民,他们都没有机会接触上层阶级所接触的东西。许多象形文字运用于碑文的镌刻,而纪念碑又是权贵人物的专属品。同时,象形文字大量应用于税收和其他有关经济发展、行政管理方面的资料记录,以及皇室成就的纪念、宗教内容及巫术咒语和降神仪式的描述。所有的这些用途都是与贵族生活有关。

鉴于这些或那些事实,人们推测在古王国时期(公元前2686至2160年),能够读写的埃及人的比例只有1%,其中大部分人仅能读写僧侣体,而非正统的象形文字。而在这个特殊的群体之外,由于行政所需,也有一些人能够读写自己的名字。

5. 神的馈赠?

埃及神话里写道,托特神(Thoth)教授埃及人写字的本领,意在帮助埃及人成为智者。但这一做法遭到了拉神(Ra)的反对,拉神认为学会了写字会削弱人类的记忆功能,人类将会依赖于文档记录去追溯过往,而不是靠他们的回忆。书写会让人类变得懒怠,而非睿智。

托特神不理会拉神的警告,将文字传授给埃及人,但他只将这种艺术赐予了一个特定的群体——书记官。埃及人称象形文字为“神的文字”(medu netjer)。象形文字那优雅生动的外观令古希腊人肃然起敬,觉得它是神圣不可亵渎的,希腊人称之为“圣书体”(holy writing)。象形文字的英文名称“hieroglyph”来自于希腊单词“hiero”(“高贵圣洁的”)和”“glypho”(“文字”),前者是后两者的结合。

4. 象形文字和巫术

古埃及的传统巫术与文字的说写密切相关。咒语的吟诵、符咒的制作及其他仪式均系宗教和巫术等繁文缛节的体现,都无可避免地要使用到文字。象形文字便是施展巫术必不可缺的要素。在埃及发现的记载有施展巫术的大量文献资料,主要都是用僧侣体记录在莎草纸上。我们知道,古埃及的巫术用于治愈身体不适、治疗蛇蝎叮咬、诅咒敌人、请求神谕,以及许多其他用途。

后来学者读到了一首爱情祈祷诗,作者将内心的渴望寄予于文字,向神明祷告祈求得到意中人的芳心。这首乞爱咒文刻在一块生产于新王国时期(公元前1550~1069年)的陶土上。咒语需要大声诵读,这样天上的神明才能够听见:

“拉神啊,您是双视野之鹰,您是众神之父!

“请您聆听我的祈求——

“请让那个少女,她母亲的可爱的孩子,

“请让她爱上我!以永恒不朽的热情——

“如同寻觅青草的乳牛,形影不离地追随我;

“犹如奶妈悉心照料孩子,无微不至地疼爱我;

“宛若守卫牧群的护卫,忠心耿耿地守护我。

“若您不能答应我的祈求,我的姑娘不会爱上我,

“时间的河流将在我的世界里停止流动,

“我的灵魂将在熊熊的思念之焰中化为灰烬,

“直到生命的热情燃尽。”

3. 便携式书写媒质

除了在墙壁上刻绘象形文字之外,古埃及人还会使用很多其他书写媒质以便随身携带。考古人员发现并收集了许多写有象形文字的小标签,这些标签要么刻在木头上,要么烙印在金属上、刻写在陶器上以及雕刻在石头上。除此之外,还有粘土板(流星于美索不达米亚)、骨头,甚至皮革。

纸莎草是古埃及主要的便携式书写载体。埃及抄写员使用纸莎草和其他一些书写用载体,其中包括一般用木头制作而成的书写板。到了第十八王朝(公元前1550-1295年)末期,埃及人会在书写板上刷一层白色的石膏,然后在石膏层表面刻字,而石膏层可以清洗和再刷新。因此,这种书写板成为了便捷、可再利用的书写载体。

2. 书记官

古埃及的书记官位高权重,他们的工作涉及方方面面。书记官的核心工作是记载事件、参与行政,和财政规划,但这些工作都是通过写字来实行,同时他们也是拥有专业技能的人才。学习读写是进入国家官僚体制的一项法定职业技能。

古埃及书记官可受雇于国家官僚体制的各个机构:在立法机构里担任速写记录员,在税收局和国库担当记录员,在神殿抄写文书,在军队记录和管理供给物资,或者在法老的宫廷内阁直接侍奉皇族成员。他们也可以成为私人产业的雇员,从事所需技能不同的岗位。

1. 学习古埃及象形文字

假如你曾为象形文字的魅力所吸引,假若你脑海中曾闪过学习象形文字的念头,那么现在的我们完全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借助前人的努力学习研究这一古老神秘的文字。你可能在身边就能找到一些有效的学习途径(比如到图书馆查阅文献、报名相关的学习机构),或者请教一些志同道合的爱好者,等等。再不然,以下是可供选择的办法:

充分利用网络上的免费资料自学基础知识。提供资料的网站是由一个修读古埃及艺术和考古学的毕业生所经营,资料的详尽程度和良好完整的编排整理会让你惊喜不已。

借阅或购买相关学习书籍,如《零基础学埃及象形文字》(),打开通向那个神秘奇妙的古老世界的大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