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湖南中医学院五十年

品略图书馆

我在湖南中医学院五十年

1956年5月1日我随师参加当地诊所,从事中医药工作。1960年保送湖南中医学院,1966年毕业,留院任教。历任湖南中医学院中药教研室主任、中药系主任、中药开发研究所所长、科研处处长等职。为湖南中医学院中药学教授、硕士导师。曾任中国中医药学会中药学会(首届)委员、中国药学会药史本草专业委员会(2―5届)委员、湖南药学会(8―11届)常务理事兼中药天然药物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湖南省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首届)委员,湖南省新药审评委员会(1―3届)委员。现为中华中医药学会中药基础理论分会顾问、湖南省老年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3―4届)常务理事。

参加工作至今历已五十余年,其中从事中医药教育工作30余年。半个世纪从事中医药事业,从学徒到医师,从教员而至教授,从青少年到白发苍苍的老人。是传统师传与学院培养的两型人才;亦为理论与实践充分结合,医、药知识俱备的较为全面的中医药人才。50多年来,一直从事中医药工作,但更多时间是与中药打交道。从认药、采药、制药到教药、研药。办过药房,摆过药摊,创办过卫生院,建过药厂,建立了教研室,主持过中药系,创建了中药研究所,还编写了不少中医药书籍和文章。为中医药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自己的不懈努力。

对于中药教研室和中药系的建设

文革前,学院没有中药教研室,也没有专职的中药教师。1979年以前,中药和方剂、药理共为一个教研组,名为方药组。在药学专业初期,中药系的专业老师,都和我们在一起活动。一直到1977年以后才把药理、药植、鉴定、制剂的专业老师分出去。1973 年,我任副组长,负责中药方面的教学管理,1979年正式成立中药教研室,我为中药教研室第一任教研室主任,中药教研室在一无所有之下,白手起家。先后建起了资料室、实验室,加强了药物标本室和药园的建设;组织编写补充教材、参考资料、教学辅助材料、中草药讲义等教辅材料10余种;开展了上山认药的实践教学;并成为我院第一批招收硕士研究生的教研室之一。在教研室全体教学人员的努力奋斗下,《中药学》先后被省教委列为重点课程和重点学科建设。在中药学重点课程建设和验收中,获得省教委授予教学质量提高优秀奖。

1982年后,我先后被任命为药学系副主任、主任,在任10年,为中药系和药学院的发展作出了不懈的努力。首先大抓了师资培训,先后派出10余名青年教师外出进修,后来这些老师都成为系里的教学、科研骨干;先后建起了图书资料室、中药研究室、中心测试室;成立了中药开发研究所,加强了中药的科学研究;进行了专题实习的改革,完善了中药系的后期教学;为了加强中药的实践教学,开办了中药实验工厂;还加强了中药标本室和中药标本园的建设。从1982年起开始招收中药学硕士生;先后开办了多次提高班、进修班;还举办了全国的中药学助教学习班;为了适应社会中药事业发展的需要,还举办了中药中专班等,实现了多层次办学。

多年从事中药教学行政管理工作,使我能够广泛地接触中药各学科,迫使我学习中药各科知识,使我对中药化学、中药药理、药用植物、鉴定、炮制等多学科亦有较深的了解。有的学科在某些方面甚致比专业教师还要专业,如对药用植物的识别。作为一个临床中药学教师,能够具有这样广泛的知识,这在全国范围内也是不多的。

在中药教材建设方面

教材是搞好教学的基础。在教材建设方面,先后参加和主编全国和地方的《中药学》教材8种,主持编写教辅资料多种。主编的有《中草药学讲义》(本院用)、全国大专统编教材《中药学》、地方教材《中药学》(两种),以及湖南卫技人员考试复习题解《中药分册》等教材及多种辅助教材与教参;任副主编的有中医药学高级丛书《中药学》;参编的有全国统编教材《中药学》第三版。近年还为湖南老年大学撰写了一本《中医﹒中药学》。编写了从职校、中专、大专、本科、高级丛书、老年大学等所有不同层次的中药学教材,为全社会中医药教学作出了较大贡献。在教材编写过程中,非常重视中药基本理论的总结和阐述,如在参编三版的全国统编教材《中药学》时,对主编单位提供的编写提纲提出了修改意见,把辛温解表和辛凉解表药改成发散风寒和发散风热药,使之更符合实际;去掉了拟编的止痛药和抗癌药两章,保持了中药功能分类的特点。在自己主编的教材中,调整了四气、五味的顺序,先述五味,后讲四气。并补充了中药的补泻药性一节。在中药学的教学方面,长期从事中药教学,有30余年丰富的经验,并有专文总结。还为中药的教学手段现代化进行了多方探索,编制了《中药学多媒体教学系统》的计算机课件。

对中药基本理论研究方面

中药的基本理论,大多分散于历代医家著作之中,虽然以前的《中药学》中有所论述,但很不全面,缺乏系统整理。为了对药性理论进行系统研讨,首先搜集整理了五十余部医药著作中有关药性理论方面的论述,编辑了《历代药论选编》一书,为开展药性理论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文献基础。先后发表了《谈谈药物的升降浮沉》《归经学说的探讨》等到文章,其中《归经学说的探讨》一文在《新中医》发表后,得到了中国中医研究院高晓山研究员的重视,提议共同发起在长沙召开了 “1984年归经理论学术研讨会”。此次会上还蕴酿了西宁“全国中药理论研讨会”的有关事宜,促成了《中药理论1986年全国学术会议》的召开。“中药药性学雏议”一文就是应这次会议而写的,并发表于《中药通报》1986年中药理论增刊。此文首次提出了建立“中药药性学”的倡议,在这次会间商讨了编写“中药药性学”的有关事宜,后由高晓山研究员组织编写了中药的第一部理论专著,称为《中药药性论》。在这部中药理论权在《中药药性论》中,我对中药的归经理论、升降浮沉理论,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总结整理。此外,还为中药学研究生开设过“药性理论专讲”的课程。还对中药基本理论的多个面方作过探讨,在学术刊物上发表过多篇文章。近年还被国家科技部、国家中医管理局聘为973课题评审组和专家咨询组专家,多次参加中药理论课题的评审和中期检察。

对本草学研究方面

本草学是一门研究中药发展史、历代本草名著和中药品种沿革方面的学科,对于药学工作者来说,是一门继承和发展必需掌握的学问。八十年代初,为药学系学生编写和开设了《本草名著选讲》的经典课程。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和整理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如《挖掘整理药学遗产  开展本草科学研究》、《略谈〈神农本草经〉的学术成就》、《〈本草经集注〉的学术成就》、《〈汤液本草〉的学术成就》均为《本草名著选讲》相应章节整理撰写而成,并在相应的学术期刊和学术会议上发表。《李时珍对本草学整理方法的贡献》是在“纪念李时珍逝世390周年学术讨论会”上的大会发言报告,并发表于《中华医史杂志》1984年1期。《李时诊对中药理论的贡献》则为在《纪念李时珍诞生470周年学术讨论会》的大会报告,并刊登在《中国药学杂志》1992年“药史与本草研究专辑”。在药物考证方面有《〈五十二病方〉中膏脂类药物的探讨》、《远志与瓜子金的考察及开发应用》、《姜科药用植物亲缘关系在中药整理研究中的应用》、《本草学中利用自然资源的几点启示》、《试论天然朱砂与人工合成朱砂的药性差异》、《黄花倒水莲及同属药物的研究与应用》等多篇学术论文,尤其是《狼牙的本草考证》为在西安“1984年全国古今用药名实核考学术讨论会”大会上的发言,并刊登于《中华医史杂志》1986年1期。在此次会上,成立了本草研究小组,并提出了编写《中华本草》的建议。后于1989年由南京中医药大学组织全国50多个单位,用十年时间完成了这一巨著。我任总编委会编委及药性理论专业、文献与临床专业委员会委员。在第一次编委会上,我提议《中华本草》的药物必需仿效《本草纲目》自然分类法,按现代生物分类方法进行排序,得到组委会的采纳。在教学上,为中药学研究生开设了“本草经典”等课程。任中国药学会药史本草专业委员会委员(第2―5届),参加了历届“ 本草药史学术会议”,还组织召开了“炎帝陵药学学术研讨会暨第十届药史本草学术会”,在学术会议和刊物上发表本草考证和本草研究方面的学术论文多篇。如《李时珍对本草学整理方法的贡献》《李时珍对中药理论的贡献》被多部专著收录,《 狼牙的本草考证》的考证结果,亦已被多本权威著作采用。

对中草药识别和现代研究方面

我生长在山区农村,那里有丰富的中草药资源。自幼秉承家教,非常喜爱采集中草药,参加工作后,又在大山地区工作两年多,使我有机会接触了更多的药物资源,为后来学习中草药打下良好的基础。在参加《全国中草药汇编》时,不仅使我接触了大量的中草药资料,而且有机会分别考察中南和西南各省市;通过参加学术会议和科研考察,遍访了除新疆、内蒙古、宁夏以外的近三十个省、市、自治区;考察了国内(尤其是南方)大多数植物园,对国内的中草药,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在省内通过开门办学和参加医疗队,考察了80多个县市及省内各大名山,对省内中草药资源,更有全面掌握。在常用中药的经验鉴别和民间草药的识别方面,几十年来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在中药学教学中,特别喜欢带学生上山认药,因为我能满意地回答他们的问题,不仅能教他们如何识别药物,而且能给他们讲授药物的用途和应用经验。所以深受同学们的喜爱。

在中药的科研方面,主持过多项中药科研课题,结合研究生的培养,对多种中草药如黄花倒水莲、安化山楂、朱砂、砒石、五谷虫、枫叶、狼牙草等进行了科学实验研究。尤其对民间常用药物"黄花倒水莲",首次对其进行了从文献考察、生药学、化学、药理、制剂到临床等方面的系统研究。历时八年,先后被列为教委、卫生厅到科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为该药的深入研究和推广应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可望在心脑血管系统、老年退化性疾病等方面发挥良好的治疗作用。该项研究成果,被评为省科技进步三等奖。“结合学生培养开展黄花倒水莲的科学研究”还获得学院教学成果三等奖。

在中医临床方面

自1956年随师参加当地中医诊所以来,从事农村基层中医药工作。在跟师学习过程中,全面接受了伯父的临床经验。在农村工作时,既行医,又做药,而且是中西兼容。既坐门诊,还要负责巡回医疗。对农村常见病和多发病的治疗,积累了一定经验。经过进修和来院系统学习后,医药知识有了全面的提高。先后参加过多次医疗队、开门办学等医疗实践,积累临床经验日益丰富。近年来上门求诊者与日具增,广泛地接触了许多新病种,尤其在治疗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内分泌功能失调、免疫功能失调等方面,有比较深入地观察和认识;对男女脱发、青春期综合症、小儿多动症、小儿遗尿症等方面积累了较丰富的临床经验。由于对药物的了解比一般医生更为全面,所以在临床用药方面,比一般临床医生更有独到之处。临床上每症必有一方作底,既用名医成方,尤重药味加减;在方剂应用方面,既喜用经方,也用时方,尤喜用复方(多方合用),因为复方更能适应复杂的病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