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宾虹2次桂林写生,成了“形象代言人”

品略图书馆

黄宾虹2次桂林写生,成了“形象代言人”

黄宾虹先生两次旅桂,一次是1928年,一次是1935年。两次去的时候都是夏天,均是游山玩水的好季节。

在黄宾虹的文字里,这两次入桂皆叫《粤西纪游》,不明就里的人以为广西无名,借广东代指。其实不尽然,古时广东广西皆叫粤,是古骆越人的属地,跟后来叫两广差不多。《徐霞客游记》里把在广西的游历行迹就写成了《粤西游日记》,宾虹先生取其旧意,不足怪。

1928年的那一次,是受广西教育厅之邀专为广西大学暑期讲学会去讲学的,推荐人就是其好友、时在上海大夏大学执教的陈柱教授。

1935年黄宾虹(左二)与陈柱(左一)在南宁

陈先生是广西北流人,早年留日,后毕业于南洋大学(今上海交大)电机系,然则热崇国学,亦有书画交游,其中就与黄宾虹相熟,彼此间是十几年的忘年交,两人间常有论画书札的往还。故马君武校长委托其推荐人选入桂讲学时,陈柱唯一推选了黄宾虹。

这次入桂讲师团人员多,学科杂,也足见当时民国大学通识教育的风气。

宾虹先生是携金石、书法史的讲题去广西大学的,一块同去的其他专业的还有北大法学院教授白鹏飞及夫人,哲学系丘景尼教授,上海大夏大学经济系主任唐庆增教授、国文系陈柱教授,教育学专家姜琦教授,东南大学国文系陈中凡教授,厦门大学陈定谟教授,及一路随行南下的马君武校长等。

此时的广西大学建在梧州,故黄宾虹一行人是走海路过香港进至梧州的。在这此行前的宾虹先生有20余年研读古人的深厚积累,此时恰是很想有与真山水打个交手,以食化自己多年的传统积累。尽管他在35岁以降,渐次游历过黄山,但桂林、漓江给时年65岁的黄宾虹带来的却是全新的山水感受,更接近他研习了多年的山水传统。

黄宾虹 漓江杂咏 纵73.6厘米横35厘米 1928年作 香港皇家国际2015

的确,在旅桂前,黄宾虹把大部分精力用在了整理国故(画史画论)和研习传统书画上,如与友人办神州国光社、烂漫社,着力编辑出版卷帙浩大的《美术丛刊》,及临摹宋元画迹等,而真正亲临真山水游历写生,以脱古人画迹的实战机会,是这次入桂;也是自这次受广西邀请后,便持续开始了他四处讲学、会友的游历生活。

如果讲,游历江淮是他治艺画旅的第一个十年期,那么1928年游桂以降,就开启了他第二个治艺游历的十年期,他对这次入桂的在意程度即见一斑。

讲学完毕,宾虹先生与众教授取水路转道桂林,游江登山去也。

行旅发自悟州,一路上经柳州、昭平,再换陆路过平乐、荔浦、阳朔、良丰至桂林。查《宾虹诗草》才知道他这一路游兴甚高,每过一地都吟诗纪游,一直随行的陈柱也讲,宾虹先生一路上对特异地形、名胜总有兴致详询,每详询完总要提笔写记。

前后画旅20余天,竟有百余幅写生的收获,还写了不少纪游诗。宾虹为答谢陈柱,画三丈长卷《八桂豪游图》相赠,画之内容即为昭平至桂林一路所见,并题了长诗抒怀纪实;另作《叠彩山东望》赠了省教育厅厅长黄二明。

据陈柱1935年撰《八桂豪游图记》里讲:日夜行船,宾虹先生与随行诸人乘风披月,狂歌豪饮,一路上毕显浪漫无羁的文士行状,以致行船过昭平江面时,岸上枪声大作,人马嘶鸣,邻船人家惊呼匪盗劫村了;同行的陈定谟、陈中凡莫不慌恐,唯有宾虹先生与陈柱高歌痛饮如故,如入无险之境。这段遇匪经历,宾虹先生后来也写进了《八桂豪游图》的长跋里:

星餐露栖不得息,

鸺鹠宵唬吹辟篥。

先生豪饮方高吟,

料有诗名动绿林。

回来后一年,“第一届全国美展”(1929年)在上海开幕,黄宾虹入选两件作品,一件是画桂林的《叠彩山》,另一张是画常熟的《虞山》。那时候把甲天下的桂林山水画入作品的寥若晨星,更没有公诸于世,陈之于画展的。所以在桂林的公众欢迎会上,丘景尼先生讲了大意这样的话: 此次入桂,处处受隆重欢迎,实感惭愧。然也可有一反宾为主之法。即由黄宾虹先生把广西的好山好水画出来,“欢迎”到省外去,这种办法还可推及开,由这次来的教育专家把广西的教育也“欢迎”到省外去,政治、经济莫不如此的。(《黄宾虹年谱》上海书画出版社)。

后来的几十年里,这个倡议被言中:漓江吸引了域外画家,也成为广西对外认知的图像表征,漓江山水成为20世纪中国山水和风景艺术中无法回避的视觉图像,这一点要感念宾虹先生的先行恩德。

1935年的那一次,仍是受广西省教育厅之邀请,与陈柱、陈中凡教授等一行专家抵邕,为全省中等学校教职员夏令讲习班讲课。

这次入桂照例游了漓江,再南下转往桂东游了玉林、容县和北流,然后从广东进香港返沪。上述《八桂豪游图》长诗题跋即有“今图八桂峰之奇,琴尊闻暇君应披。携将北流重题记,字古禹穴勾漏碑”之句,可见他颇在意这次桂林之外的桂东新游。

黄宾虹这趟在桂林有《桂林八景》的新作,寓含此行纪游之意,分别为《东涧春澜》、《西峰夕照》、《桂林晴岚》、《栖霞真境》、《青碧上方》、《洞口韶音》、《訾洲烟雨》、《尧山积雪》;除外,桂东南玉林周围的山水是宾虹先生这次入桂画旅的重头戏,北流的勾漏洞、容县都峤山都引得宾虹先生游兴方酣。

因与陈柱的私谊关系,此次游桂,往北流一走,该是他的意愿。陈家附近有暗螺山,风光优美,宾虹先生游玩于此,乘游兴画了《暗螺山图》,写了《暗螺山》纪游诗,一同发在他主编的《学术世界》上(1936年10月第二卷第一期)。能查这本书的人不多,兹录如下:

筍兴平坂度层岑,

裥路重重入沓冥。

千万嵱山回望处,

峰尖云外豁遥青。

宾虹先生一生游历半个中国,然从画迹和题跋上看,黄山、蜀游、漓江是其中见得最多的三大块,他在广西两次游历所画的写生手稿,及以此创作的作品传世很多,其中以浙江省博物馆为最。

黄宾虹 栖霞岭下 1953

我第一次见这些手稿的时候,就心仪画中那种散漫纯粹,还有点满不在乎的性情,觉得跟他过去临古画稿的那般诚恳状大相径庭,画中有坚定的自己,每一笔起落写划都见出现场的真感受。一笔下来,感觉意思不够,再过一笔,以致不厌其烦,不怕画坏,直至意思足矣,全无取巧、程式的笔路。

看似粗头乱麻,如傅雷讲的那般“散乱,无物可寻”,然则笔笔老辣,当有指向。他自己也讲“笔宜有波折,忌率直”,故画中山水自有一股华滋厚气。

宾虹先生笔下写来的桂林,大多是荒野一隅的风光,即便名胜,也大大区别于当下明信片上的流行桂林,而专有自己的观看和性情,着实让人看了长见识长精神。如画尧山,他感受此地“纯土少石,最奇环绕,众峰中特见深厚。”画独秀峰,亦不取概念中“南天一柱”的孤拔山势,而是将半边山体画出左边纸口,用密点乱线画大片山体向右,并渐次在右上处留出些许余地布白,题“独秀山”款后搁笔。

桂林难画,在于山水征服了你;桂林易画,也在于太有谱。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