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国王的演讲影评

和国王的演讲一样,是一件艺术品。

没有视效,没有美女,没有华服。不用让你辛苦的戴上眼镜在大屏幕前目不转睛屏息凝神两个小时兼带大呼小叫,这部电影不负责锁牢你的眼球,不负责点燃你的荷尔蒙,不负责代入你的情绪,它只管兀自绽放着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的美丽,仿佛夜半时分盛开的昙花,明明安静而没有高潮,却每一秒每一分都是高潮,雍容华贵得需要用慢镜头去体会。

初看这部片子的题材,真是剑走偏锋:伊丽莎白二世的父亲,乔治六世,因为哥哥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爱美人、宁可追随辛普森夫人也要放弃王位,而不情愿地被推上王座,可乔治自小口吃,每次公众演讲都大丢其脸,几乎完全丧失与公众交流的信心,幸好冥冥中遇到了治疗师莱昂内尔•洛格,通过一系列训练渐渐修正顽疾、重拾信心、鼓起勇气、彰显风采——什么?“一个口吃的国王治病”也能拍成杰作?

简直是神乎其技,柯林•菲斯把口吃演得像口技一样令人着迷。他那永远说不流畅的句子、含混不清吐字模糊的发音,一张大舌头上下翻飞,只有在音乐或脏话的蒙蔽和刺激下才能正常如初,这样的口吃人物出现在我们的小品舞台上,就是个可供嘲笑的小丑,出现在纯正的英式古典剧作里,却成了自卑、好胜、屈辱、渴求集于一身的一国之尊。

毫无疑问描述《国王的演讲》的故事情节,怎么说都是苍白的:从前有个结巴的国王,后来他不结巴了。这是一个注定怎么讲都励志,换句话说,怎么讲都无聊的故事。怎么办?靠张力。张力哪里来?一靠表演,二靠剪辑。

Colin Firth无疑达到了大师级别的表演层次,他让一个结巴的国王同时具有令人怜惜和敬重的两种气质,他让平淡无奇的演讲戏份变得一波三折揪人心肺。可单凭一个演员,无论他多么出色,也是无法让一部电影成为一件艺术品的,而当Jeffery Rush那颗脑袋横着从门板处露出来的时候,当Helena Bonham-Carter面带微笑恰到时机的流下那不多不少正好一滴的眼泪的时候,当Jennifer Ehle用出镜仅三分之一的脸部表现各种层次的惊异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是个可以让Colin Firth尽情挥洒演技的平台,永远有一个与之旗鼓相当的对手去接应,举重若轻也好,信马由缰也好,怎么演都不会过,更不会错,只会愈精彩,愈精美,值得用放大镜仔细推敲,反复鉴赏。

电影的剪辑给这种靠表演积累的纯张力提供了第二层保障。影片结尾处乔治六世的宣战演讲从头到尾仅三分多钟,可是我看到了什么啊,在贝多芬第七交响曲完美配合的语言节奏下,镜头对英国各个阶层人的速写渐渐铺展开,我看到了不列颠最引以自豪的气质和气场,那种面对最糟糕情况的从容和淡然,那种无需大张旗鼓宣扬即可万人一心的觉醒,那股冷静中透着的热血豪情,决心里蕴含的豁达自信,那是对人性至高的尊重,那是心灵最深处的优雅。这是个于无声处高潮的结尾,让我突然正襟危坐,让我不禁起立鼓掌。

很多时候,英国电影都是以小见大,但求精致不求大气,虽自成一派温婉的风格但久了未免让人心生疲倦,这与被商业票房3D炸弹轰炸多了而生出的懈怠是一样的。可一旦英国气质的电影在具备了表演上的收放自如的传统同时,达到了自身叙事节奏的平衡,那就成了杰作。而一旦杰作又具有了无懈可击的张力,那就是美丽的了,那就是艺术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