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 西南大学文学院中国书法研究所2013级毕业展(一)

文/黄焕华

天地有情,日月轮转;日月有情,生养万物。万物有情,维系彼此。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是奢侈的。享受读书之人,是因为对读书有“情”。尤其是在工作几年以后,还能回到安静的校园,悠哉悠哉的读书,更是一件无比“安逸”的事情。命逢昌运,我才在本科毕业多年以后,又能回到校园,捧书大读。

古语有云:“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汉朝有个叫孙敬的人,从小勤奋好学,他每天晚上学到深夜,为了避免发困,他用绳子的一头拴柱头发,一头拴在房梁上。战国时,有个名叫苏秦的人,想干一番大事业,便刻苦读书。每当深夜读书时,他总爱打盹。于是,他就在自己打盹的时候,用锥子往大腿上刺一下,以提精神。孙敬和苏秦的故事感动了后人,人们用“悬梁刺股”来表示刻苦学习的精神。其实,我是反对这种读书态度的,我一直认为“读书为乐”,如“学书为乐”。

苏子美尝言:“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然能得此乐者甚稀,其不为外物移其好者,又特稀也。余晚知此趣,恨字体不工,不能到古人佳处,若以为乐,则自是有余。”

读书期间,同门之间的情,自然是可贵的。甲午年九月,我怀揣愿景,来到西南大学中国书法研究所求学。与同门师兄张圳、杨庆、宋立、贾锦涛、雷森明诸兄相识,并得到他们的帮助,使我心生感恩。现如今,他们几位毕业临近,不舍之情呈现于脸,虽感文笔不佳,诚惶诚恐,脑中却浮现出一个个相处的画面,深感情难分割,于是就大胆动起笔来。

研一的时候,诸位兄二年级。初来乍到的我,不知天高地厚,在一次一二年级商量举办读书会的启动会议上声高言辞,承蒙同门们心胸宽阔,才不与我计较。回想起来,羞愧难当,暗自庆幸有“同门之情”包涵。

平日里,同门之间不分你我,互相讨论学习,风气纯良,情意绵绵。

一日,唐杰作和曲斌二位为“线条力度”而进行讨论。杰作问:“曲大官人,怎样的线条才是有力的,挺拔的?”曲斌:“线有粗细,曲直,笔法有中、侧锋,确实难分力度。就像蕙兰花枝,看似温柔,却勇敢向上,可以认为它是有力的。然而,如果和粗壮的大树干相比呢?”曲斌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万物存在,离不开一个情字。蕙兰花枝能挺拔向上,离不开蕙兰本体;粗大树干,也离不开树之本体。所以,力度在情,不在形。”听完二兄对话,我不由得在想:线,不过是字的一部分,尚且重“情”,何况“人”乎!

此时曲斌一年级,唐杰作二年级,一二年级情意笃笃。我是二年级,和三年级同门有过多次的交集,不能一一述说,难以言尽其意。

上个学期的期中时候,我在探索学术论文写作,得到了江苏杨庆兄的鼎力相助。那日,我写了几个问题,背起背包来到文化村书法所办公室寻杨庆兄指点。问:“怎么开始第一篇学术论文的写作?”答:“先从学术兴趣点着手,然后在图书馆知网等处寻找有用材料,对材料进行整理归类,最后是进行论文的写作。关于论文具体的写作,每个人的架构不同,虽然说不能具体学,就像不能邯郸学步一样,但是可以选择优秀论文进行临摹,就如同写字临帖一般。”他还举了许多不同论文的写作方法。让我觉得非常感动,遇到这么好的同门,夫复何求啊!

张圳,广东客家人,有着黑黑的皮肤,瘦瘦的身材,突出的是眼睛炯炯有神。我刚刚来到西南大学的时候,他不辞辛苦领着我看房子找房子十几天,足迹遍布西南大学,从北区到南区,从斑竹村到四新村,因为我的要求,看了接近三十套房才定下。他担心我不适应重庆麻辣味道,亲自下厨做饭给我吃。如同家人一样的同门,让我感动非常!更觉得是无以为报!

雷森明,山西人。一提起森明,我马上浮现出他那厚重,充满磁性的声音。只要他一开腔,保准是最有感染力度的。他和媳妇也住桃花山四新村,和我是邻居。有一次,他们两口子邀请我和杰作到他们家吃山西面食,炒馒头。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吃饭这美味,又酥又香。吃完之后,听着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地回忆当时私密的恋爱时光,简直是浪漫满屋啊!不知不觉,聊到午夜两点才就寝。森明有一个大喜事,他快当爹了!每次他到我家呷茶,脸上总洋溢着幸福,特别自在。

宋立,湖南人。贾锦涛,山东人。二位形影不离,是众所周知的好友!去年十月的一个晚上,约十点,下着小雨,他们二位提着水果,来到我家里喝茶聊天。言语中,他们对工作有了向往,也有了担忧。我从旁观者的角度,用了四柱的方法,分享了我的看法,不知道对二位有无帮助。现在,宋立的工作签在江西宜春学院,贾锦涛的工作签在了云南楚雄学院,都是高校老师,是都理想的工作岗位,我衷心祝愿二位事业有成,步步高升。

毕业离校前,为了给硕士期间一个完满的句号,五位决定在端午佳节于西大美院奉上各自的优秀书法作品,举办一场毕业展览!展览盛况,我们拭目以待!

在一个地方,待上一段时间,就会一些事一些情,难以忘记。他们毕业离校在即,不知何时才能再聚,唯有稽首祝好!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有《全唐诗》四十八卷第四十一首张九龄诗:

送客南昌尉,离亭西候春。

野花看欲尽,林鸟听犹新。

别酒青门路,归轩白马津。

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

比起同门之情,更为可贵的是师生之情。幸运之极,我们同拜在了重情重义的曹建先生门下。先生为人爽朗,亲切和蔼,我们有一种共同的感觉,借语言之:“先生就像自家亲人,可敬可爱。”

先生的课堂,风趣幽默。大凡有先生课时,教室免不了阵阵笑声。

刘家俊是我们年级的宝,他特别会说谚语、俏皮话。记得有一回,先生上课时候讲到了刘熙载《艺概》的:“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顺而说到要读好书,做好人。先生看着家俊,笑着逗他说:“刘家俊是个好人。”刘家俊无缝接话:“曹老师好人,一生平安。”情真切切,情意浓浓,让马上毕业的同门们,怎舍得离开?

总之,大道无情,运行日月。以“无”生“有”,“有”当其用。五行阴阳,相生相克皆是有情。

有情而兼有力,有力而兼有情者。如甲用酉官,壬合丁以清官,而壬水根深,是有情而兼有力者也。乙用酉煞,辛逢丁制,而辛之禄即丁之长生,同根月令,是有力而兼有情者也。

大道讲情,实修也讲情。读书情,同门情,师生情,情情难舍,情情难分。那就让我们守住一起这一份“情”,昂首踏步前行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