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状腺癌,不要再过度诊断了!

品略图书馆

甲状腺癌,不要再过度诊断了!

甲状腺癌,发病率与死亡率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文:潇潇

来源:医学界肿瘤频道

“至少50万甲状腺癌患者存在过度诊断,大多数女性患者都接受了不必要的外科切除和抗癌治疗!”

根据8月17号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一组癌症登记数据,IARC的研究者如是说。

至少50万甲状腺癌患者存在过度诊断!

这是一组来自12个高收入国家(澳大利亚、丹麦、英格兰、芬兰、发过、意大利、日本、挪威、南韩、苏格兰、瑞典、美国)1987~2007年的癌症登记数据,一共评估了47万名女性和9万名男性。

多数患者的甲状腺癌都是小的、低分化的,可他们大多都接受了全甲状癌切除术,接受颈部淋巴结清扫和放射性碘治疗的也不在少数。

数据分析显示,这种过度干预并没有影响甲状腺癌患者的生存率。

尤其是在15~49岁的女性当中,甲状腺癌发病率和死亡率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2007距今已近十年,那么,这种过度治疗的模式现在仍在使用吗?

研究者称,2007年以后的数据无法评估,但从较近的2003~2007的数据中可以“管中窥豹”,数据仍然不容乐观。

过度诊断的女性甲状腺癌患者,在南韩病例中占到90%,在美国、意大利、法国、澳大利亚病例中占70%~80%,在日本、北欧国家、英格兰、苏格兰中占到50%。

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NCI)的数据也表明,2005-2012年,甲状腺癌病人的五年生存率达到97.9%,远远高于其它癌症。可接受甲状腺全切除术的数量从1990–1999年到2000–2012年上升了三倍。

韩国人最受困扰。自从超声开始大范围应用于癌症普查,甲状腺癌成了女性最常见的癌症,过度诊断的比例竟然占到了90%。

医疗水平上升?还是激进治疗的“副产品”?

由于筛查技术的发展、思想的进步,“早筛”越来越受到重视。

我们似乎可以看到,超声、CT、MRI这些新技术轮番上阵,一个个无痛的、不致命的、本可以安逸的躺在健康人甲状腺中的“肿块”被纠出来,惊慌失措中接受本不必要的对待。

有观点说:“应该公平的、不带感情色彩的看待这组数据。过度诊断可以代表着医疗水平的进步,代表疾病检出率的上升。”

可是,接受没有丝毫获益的可怕的切除、声音受损、永久的甲状腺功能减退、终身服药、忍受放射性碘治疗带来的副作用的这部分女人,成了这“医疗水平进步”的“副产品”。

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一个标准!

对于这个结果,医生们表示很委屈。

“检查出问题,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啊!大数据显示筛查对死亡率影响不大,可癌症这种事情,落到每一个人身上就是100%,我们怎么判断何时需治疗,何时可以等待?”

滤泡型甲状腺癌后期出现肺和骨转移的情况也不是没有,怎么判断这部分人不能从早期治疗中获益呢?

“你只告诉我们过度治疗了,又不说怎样治疗才恰当!”

哪些微小癌可以治疗,哪些不需要治疗,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一个标准。

还有评论说,等待观察就意味着频繁的复查,然后,又有人开始抨击影像诊断的滥用。

甲状腺癌领域已经开始行动

幸运的是,甲状腺癌领域已经开始重视这个事实,并着手改善。

反对全身性的筛查、反对<1cm的结节的治疗、优先等待观察、组织活检明确诊断、低风险的乳头状甲状腺癌应充分考虑患者的意愿等等,一系列措施开始解决过度治疗这一问题。

2016年上半年,JAMA Ocology将滤泡型甲状腺乳头状癌从癌症家族“开除”,称它为“肿瘤”(全名缩写是NIFTP)。虽然目前还没有一个治疗规范,但这已经使美国一部分患者免除“过度治疗”。

日本在这方面也做的很好,日本2010年版的《甲状腺癌临床指南》提出,对于肿瘤危险分层处于低危水平的微小癌患者不推荐手术,建议密切观察。

美国甲状腺协会(ATA)最近也给出更新版的指南,指出对于分化良好的甲状腺肿瘤,甲状腺叶切除术可以代替全甲状腺切除术。

甲状腺乳头状微小癌:等一等,还是做掉它?

梅奥诊所内分泌科发表的有关甲状腺癌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由于有症状而被诊断的非乳头状甲状腺癌病例的数量从1935~2012年没有显著改变。

导致甲状腺癌发病率显著上升的,多是低风险的乳头状甲状腺癌。

因此,如何处理常规筛查出的“甲状腺乳头状微小癌”,就成了“是否过度治疗”的关键环节。

前不久,《医学界肿瘤频道》曾就此问题采访四川省抗癌协会甲状腺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王朝晖主任。

王主任立足我国国情,建议如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