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无情一点并没错

早上起床,猛的一照镜子,发现自己和几年前完全不一样了

抛开长相上的细微变化,我说的不一样是神态上面的不一样,我对着镜子暗自想到:妈的,竟然变成了这幅冷酷嘴脸。

后来我花了5分钟时间细细像了一下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想到了几件事:

上小学的时候,体育测验。同班姑娘让我帮她拿着她头上的发卡,她去做仰卧起坐。于是我就那么紧紧的把发卡握在手里,一秒钟都不敢走神。后来她考完了,连一句谢谢都没说,就和别人去玩了。

第二节体育课,轮到我考试了,我让这个姑娘帮我拿着发卡,她没拒绝。可是等我考完以后,我问她我的发卡呢?她轻描淡写的说:丢了。我问怎么丢了?她说:刚才你考试的时候XX她们叫我过去玩,我跑着跑着就丢了。

于是我只得在下午的班主任的课堂上披头散发的上课,然后被正好过来检查“仪容仪表”的教导主任批评,被恼羞成怒的班主任请了家长。而那个姑娘,和别人一起在一脸兴奋的看我挨批评。

还是上小学,5年级。我们班组织出去春游,需要自己组成小组。于是我和班里的另外两个姑娘组成了3人的小组。我们分配好谁带薯片,谁带水果什么的。

然后到了春游那天,我抱着精心准备的三人份的零食和她们两个上了大巴车,其中一个姑娘才告诉我。她俩已经加入别的组了,现在“好心”的提醒我一下。我抱着零食开始掉眼泪,没人知道那天我是如何默默吃掉三份零食的。

上高中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说看见有司机接我,于是别人开始推测我零花钱比别人多。后来发展到,开始有人管我借钱不还。我成了债主,确要赔着笑脸管别人要钱。最后钱当然是一分没要回来。我还背上了“小肚鸡肠,不乐于助人”的坏形象。

上了大学,我看同宿舍的一个女生经常为了省钱不吃饭,我那可耻的善良就又钻出来了。。。我经常请她吃饭,还把自己不用的化妆品送给她。几个月后,我听到了关于我的负面新闻,就是这个舍友编造的。当我得知真相的时候,她正安心的坐在床上吃我买的苹果,穿着我的衣服。

后来到了美国,我的大学教授每次都把中国学生和其他学生区别对待。同班的中国学生拿他一点办法没有。直到那次他再一次触及了我的底线。他无视离他最近的那个白人大胖子一直在刷facebook,却指着我的笔记本电脑说:close that fucking thing!然后我听到了旁边几个白人的笑声。为此我难受了好长时间。

等到再上课的时候,教授正在吹嘘他的光辉事迹,我突然对着一个刷facebook的白人说:Hey. you! Close that fucking thing! Listen to the professor! 说完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全班人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我已经做好了被赶出去的准备,可是教授竟然没说什么。下课以后,教授走过来默默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知道从此往后我再不用遭受种族歧视了。

于是我开始渐渐不再善良。

在我变得没那么善良以后,命运之神开始向我微笑。

在我变得没那么善良以后,我开始变得轻松,少了很多累赘的人际关系。

在我变得没那么善良以后,我拉黑了曾经不敢拉黑的人,我当着其他学生的面说一个教授“涉嫌威胁,欺诈,并且put me into that deep shit”,收获的是其他人的掌声和教授的退让。

在我变得没那么善良以后,我不会顾忌和别人的“友谊”就放弃自己的话语权,我争取到了比原先多得多的机会。

在我变得没那么善良以后,我再也不用熬夜做完整个小组8个人的作业,然后没有拿到A还要是自己认错。

有时候,那种过分的“善良”会伤害到自己,会让一些没有底线,没有良知的人得寸进尺。这个社会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着“善”的本质,有些人伤害过别人以后,丝毫不会内疚,不会不安,他们只会笑话你是傻逼,说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而当你学会了拒绝别人,学会了以牙还牙,学会了冷酷无情的时候,那些傻逼们反而会尊重你,甚至敬畏你。

于是,我终于相信了那句话:无情一点没有错。

===========================================================================

因为另外一篇日记火了,所以这篇也有不少人来看,然后就有人说我写的是假的。说我写的假的不能再假。说这么明显的种族歧视怎么能公然出现。

首先,他不是公然出现的,而且让你感受到的(这你要还不信我就没办法了)。这个让我“close that fucking thing”的老头,曾经在我拿着作业问他为什么得了C的时候给我讲明白了原因,让我多写一份。

我一开始没多想,觉得他让我再写一份可能是他想让我写的更好,拿更高的成绩。事实是我太幼稚了,等我把写好的作业email给他的时候,他没有看,是的,看都没看。然后我不甘心,又拿着打印出来的作业,在他office hour去他办公室找他,他才给我看的。但是很敷衍,而且很潦草的给了我一个B。并且这门课是国际关系课(当然我住修的不只是门,别又有人开始瞎推断我学什么,我还修了八竿子打不着的音乐史呢)。按理说,作业的题目应该是学生自己选择(这是教授说的,他说题目自己选择,但是要能概括一个国际上的矛盾冲突,并且用levels of analysis解释清楚)。然后我的第一次作业写的是【法国应不应该干涉利比亚内政】,得了是C,如我刚才提到。后来第二次作业,这个教授一边要求我重新写,一边让我改变题目(他说的是看问题角度,后来通过暗示我明白是改变题目,因为他总是三句话不离东亚的事情),他给我引导了半天,我才明白他想让我写中国大陆和台湾的问题。。。次奥!!!!!!而且他真的是原话这么问我的:should China recover Taiwan?

容我咆哮一下。。。。。。。。。。。。。。。。。。。。。

好了我咆哮完了。从那以后我就知道我不应该改选他的课。。。如果大家还是觉得这个过程太假,那我真的无力了。

然后就是我文章中提到的,他无视白人刷facebook反而来教育我的事情。可能是我一直表现的比较软弱好欺负吧。。。他让我多写一份我就多写一份,上课到座率也比别的SAC学生高,所以他就以为我比较软柿子。。。然后上课他对我那么说,真是吓我一大跳,因为声音特别大。我为什么又说这不公平呢?因为第一,我说了他无视白人犯错误。第二,在之后的那节课又有一个女孩上课看电脑没看他,然后教授用截然不同的语气对她说:would you close that and listen to me?虽然表情还是很严肃,然是语气明显轻多了。这也是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极度憋屈,然后对着白人说出来那句话的。

最后,针对有人说我光有托福,没有SAT之类成绩的,从而推论出我上的学校是野鸡大学的人,我能对你竖中指么?我在国内上了一年,然后是以转学生的身份到的美国。转学生有很多学校是不需要SAT成绩的,我又不是从高中直接上大学,没常识就瞎揣测的人是你吧???当然了,也会有人出来说他也是转学但是也需要其他成绩了,对此我只能说咱们申请的学校不一样,要求不一样。这个回答不满意我也没办法。我申请学习需要的成绩就只有——托福,和国内上大学的GPA。没了。其余的都是相关手续了。你要学方舟子打假,首先学精髓,别学一堆糟粕然后出来丢人。

对于我说涉嫌威胁的教授,那是另外一个教授。怎么区分呢?第一个教授是黑人,这个威胁我的教授是白人。这样就好分别了。

然后还是那句话,我私人日记,没必要按着你的喜好来写。说我屌丝装逼也好,说我臭显摆也好。说我故事是编造的也好,甚至说我是别人的营销账号也好,随便吧!我的生活,不需要其他人评价。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就行了。跟我着急上火也显得你挺无聊的。

PS:这篇文章不打算关闭评论,但是如果你在这篇下面讨论另外一篇文章,直接删除,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