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澡堂何去何从?

品略图书馆

老澡堂何去何从?

“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是许多南京人至今仍坚持的生活习惯:早上吃汤包,晚上进澡堂。不过,这里老字号的澡堂越来越少,约只剩5家,而现代化的沐浴场所则多达5000多家。1比1000的比例下,老字号是该向潮流妥协,还是该坚持传统——这道涉及生存的选择题,已严峻地摆在了他们面前。

对他们来说,泡澡就像成都人喝茶一样,已深深融入进了他们的生活。其实他们泡澡并非只是简单泡一泡,洗一洗,而是融合了搓背、捏脚、修足、敲背等工

而即便是初次去澡堂的浴客,也不用担心无聊,因为就算插不上嘴,听听洗得舒爽的澡客哼哼小曲,唱两段戏,或是用方言韶韶历史典故、民间传奇,也很是解闷,也足以打发那一下午百无聊赖的时光。

老澡堂如今是可遇不可求,所以即便你抛弃繁华的新街口和湖南路,在安静的秦淮、鼓楼里不断检索,也不一定能大海捞针到一家老澡堂。它们就像五辆安静的老爷车,懒洋洋地躺在那儿,等着有心人去发现,去寻找,去体会。

在全国各地,装饰的富丽堂皇的“澡堂”遍地都是,这里有自助餐、洗浴桑拿、健身房、儿童乐园,甚至是电影院、乒乓球和网吧。但在南京,一位94岁的陈姓老爷子,每天13点半都准时来到澡堂。他说,每天过来泡泡澡、和大家聊聊天,真的挺好的。

鑫园浴池是北京最早的浴池之一,也是北京城最后一家“国字号”浴池。鑫园浴池始创于清朝光绪年间,由李莲英的嗣子开办,距今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但仍抵不过时代的冲击。

田师傅是鑫园浴池的搓澡工,但他也会为有需要的客人拔火罐。谈到这里即将关门,田师傅称如果这家浴池没了,自己很可能回到扬州老家。

痕迹斑斑的木质前台,一下就出卖了澡堂的年龄;老妈妈黑白夹杂的头发,也发出着同样的信号。如今,浴客只要掏7块钱就能泡一次澡,但老板却不得不每月亏上5000块来养着他们共同的“情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