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孙国柱:再读马士达

记得我以前写的一篇关于马士达篆刻作品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作为一个篆刻艺术家,他们不仅要具备深厚的印内功,更需要具有广泛的印外功。而独具个性语言的优秀篆刻家,则是将艺术修养、个人性格、印内印外之功自然而然地融于一体,并表现出具有时代精神的新颖的艺术形式,这样的篆刻家,才能在篆刻艺术的历史长河中留下光辉灿烂的一页。”马士达作为当代较有影响的中年篆刻家,不仅有修养、有个性,而且印内印外功俱佳,从其近年来创作的篆刻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他自己的篆刻语言,已与传统印章的基本观念发生了强烈的变化,并与同时代印人拉开了一段较大的距离。其印作雄强中含古拙,奇肆中寓规矩,新意倍出而又不失古意,充分体现了马士达重精神意蕴、重气韵神采的艺术审美观。

▲马士达篆刻作品:老悔读书迟

一、对章法构成的重新组合

马士达篆刻艺术的尚古重意,对传统精神的深刻把握,食古而化的能力,都使他的印作与同时代印人的作品有着较大的距离,充分体现了他对传统精神的心领神会。敢于打破旧的习印方法,不受师承的陈规束缚,而对古代流传作品的取与舍,则更是有他自己的审美准则。虽然他对吴昌硕、齐白石、来楚生等大家十分敬佩,但他更注重对古玺汉印的深入研究,广吸博取,并将古代隶书、楷书印不断地融汇在自己整体上的篆刻章法之中,这种“多方位、多形式”的探索,无疑增强了他篆刻章法的变化,更增添了他篆刻作品的整体效果,从而完成了一种新的、独特的、与众不同的章法构成,表现出一种大气磅礴、险绝无比的马士达风格。

▲马士达篆刻作品:马士达之玺

二、对印面线条性质的再认识

读马士达的印,无论是白文或是朱文,很难见到传统印章中横平竖直的基础线条,而对线条性质的处理,马士达也是有着自己的审美意识的。这与他多年来对行草书体的研究是密切相关的,从书法角度讲,他的行草书是属于野逸、奔故一路的粗犷风格,他认为行草书中的线条千变万化,是最富作者思想情感的表现形式之一,行草书章法的大起大落、一泻千里,更能抒发作者的情性。而将这些特点及线条的性质融于印章的创作之中,所表现出的最终效果十分理想,既有圆润细致的一面,又不失古拙苍茫,因而能够达到很高的审美境界。

从线条长短的组合搭配,到线条刚柔性质的有机结合,组成了马士达印面线条的千变万化。粗壮不显臃肿,瘦劲不显软弱,而粗与细、刚与柔两种线条性质的糅合表现,则充分展示了马士达对篆刻线条的深深领悟,表现出马士达对篆刻线条性质过人的驾驭能力。

▲马士达篆刻作品:何敢盗名欺世

“古今各种字体与书体在篆刻中的活用,既是‘印从书出’的一层意义;篆刻字法外延之拓宽,不拘一格,不仅有助于篆刻家自立面目,也有利于增强篆刻艺术的表现力。”“直接在石面上即兴起稿,使篆刻文字书写理顺气畅,有笔有墨;纵使局部夸张,也能不失自然。这是‘印从书出’之又一层意义。”(马士达《篆刻直解·印从书出之我见》),从这两段话中,我们不难看出马士达对“印从书出”这一古训的全新认识。再从他的篆刻作品来看其线条,灵动多姿,意态自如,写的成份极重,表现在印面上则呈现出有笔有墨,有刀有石。如果没有驾驭刀笔的能力,没有对线条的深刻认识及很好的体验过程,那么对篆刻作品意蕴的彻底表现将是一句空话,所以马士达对待刀笔运作中的每一笔划,每一根线条都极其认真,而对古代优秀传统及近人吴昌硕、齐白石、来楚生等大家的艺术风格消化、运用得又恰到好处。

▲马士达篆刻作品:五琴堂

三、对篆刻刀法及后期制作的再探索

马士达在《篆刻直解》中对早期刀法的确立有这样一段话:“刀法既立,其功也大,其病也深。就其功而言,篆刻刀法的研炼,使早期篆刻家对原型的转换,由简单模仿走向刀法表现,篆刻自身规律由此发端。就其弊病而言,则其一,为用刀制作立法,势必导致为制作而制作,为用刀而用刀,已失篆刻制作之本义;其二,以刀法为风格、为目的,而求之于所谓的‘个性’,势必导致刀法在人们认识上的繁复和琐碎而捉摸不定,甚至为法所囿。”对刀法的再探索,缘于马士达对明清流派印人的深入研究,在确立流派印对篆刻艺术发展过程中的功绩之外,亦指出了流派印产生、发展过程中的种种弊端,力倡以“心法”用刀,方可由入而出,逞其自然,将书趣变化于刀石之间,力现金石趣味,完全彻底地表现出篆刻艺术的新天地。

▲马士达篆刻作品:外赏庐

刀法对于马士达的篆刻作品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但又不甘心被所谓的刀法囿困,故他的印作在刻治完成后有一个后期制作的过程。马士达认为“所谓篆刻的制作过程,实际上即是一个充分强调艺术表现手法的过程,亦即为造成某种艺术效果而充分调动和运用种种可能的表现手法的过程。”这一点在马士达的印作中是可以得到佐证的,无论朱文、白文、大印、小印都能将老辣浑成、痛快淋漓的刀法浑然一体地融合于古朴苍劲、厚重大气的马氏风格之中。马士达篆刻风格的形成,不仅得力于他的书法,更得力于他对篆刻章法、刀法、字法的深刻研究,同时亦得力于他对古代传统印章及明清流派印的去芜存真。《当代篆刻评述》一书称马士达“摸索总结出一套自己的篆刻语言,即综合运用其写印和制作手段,正气格、强气骨、厚气力、宏气度、贯气脉、变气形。”由此可见马士达的篆刻艺术是以气盛为前提与终极目标的,同时他也遵循着这条道路深入发展的。

▲马士达篆刻作品:我是谁

马士达对传统、对技法十分谙熟,表现在他不断的实践过程中,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然而对马士达的再关注,不仅是因为他是当代印坛的弄潮儿,更在于他所走的创作道路亦是一条不同于常人的艰辛之路。要想超越前人、古人,在篆刻艺术史上留下光彩夺目的一页,我们认为:马士达虽已形成其独特的艺术风格,但还未能在一个更深、更高的艺术层次上站稳脚跟,还需进一步强化个人印风,这是关注马士达的印道同仁的意愿。

孙国柱老师简介

孙国柱,字一弘,号观印堂主人,1960年生于南京。现为金石印坊艺术顾问,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甲骨文学会理事,江苏省篆刻研究会理事,南京市书法家协会理事,南京印社学术委员会委员,南京雨花书画院副院长,职业书画篆刻家、陶刻艺术家。

本文为原创文章,如果您愿意支持更多原创文章,请不吝打赏,金额不限,谢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