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中国对比发达国家差了一个Pokemon go

从Pokemon Go看中国亚洲新闻周刊

如果你还没有听说过Pokemon Go这款基于虚拟现实AR技术的手机游戏,那么很遗憾你可能已经与世界潮流正式脱轨,即使这款游戏暂时没有在中国大陆上线的计划,但关于Pokemon Go的新闻动态早已传遍朋友圈。        7月25日中午,这款名叫Pokemon Go 又称口袋妖怪GO或精灵宝可梦GO的手机游戏正式在香港上线,一时间香港的各类街道、公园塞满了游戏人群,常年不出门的宅男也因为这款游戏踏上了“现充”生活。        Pokemon Go 是任天堂旗下一款热门游戏,火爆程度已经席卷了全球,但遗憾却没有在中国上线。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一家游戏公司舍得放弃中国如此大一个游戏市场?        事实上,任天堂在中国也有一段蜜月期。由任天堂出品的超级马里奥想必是许多人青春中一部分深刻的记忆,不仅是众人熟知的超级马里奥,不少由任天堂出品的游戏都在中国有过一段特别火爆的时期。然而遗憾的是中国内地盗版、抄袭等各种现象,让心怀诚意的任天堂逐渐放弃了中国大陆市场,从此在任天堂的游戏规划中,中国大陆变成了一个“锁区”。        中国大陆的盗版、抄袭、山寨,永远是国外打击中国的一个很“共鸣”话题,历届美国总统选举也会针对中国这一系列不尊重知识产权的行为“开喷”,从而获取美国人民的好感,可想而知,中国大陆的山寨文化已经成为了一个被世界所痛恨的问题。

Pokemon Go在香港上线第一天 街头迎满了游戏的忠实粉丝

中国为何盗版猖獗?        说到中国内地盗版,几乎有超过一半以上的电脑使用者不知道如果安装一套微软系统是需要花钱的,而且这个价格还不便宜,如Win10的一套中文版售价高达888元,然而在中国内地几乎没有人会去为电脑系统付费。        中国大陆为何不尊重版权?事实上根源来自于法律的模糊,前不久一部国产电影汽车人总动员几乎完全模仿迪士尼《汽车总动员》,可居然能够成功上映,这折射出中国内地版权的保护有多么的脆弱。但事实上,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并不是向来这么“虚弱”的。        也许这很难令人相信,在中国清代宣统二年(1910)曾颁布过一条专门针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大清著作权律》,《大清著作权律》分为“通例、权利期限、呈报义务、权利限制、附则” 5章,共55条。对于版权的概念、作品的范围、作者的权利、取得版权的程序、版权的期限和版权的限制等问题,均作了相应的规定,甚至相比现代的知识产权法,《大清著作权律》在某些地方更加详细和规范,这不得不让人唏嘘。        可时间移步到了新中国时期,知识产权的意识就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新中国政府极力推行德国人的“公有制”、“集体主义”、“按劳分配”,等一系列按照当前来说是更先进的理念。这套概念强调集体而淡化个人主义,将所有的劳动,包括智力和知识、创新劳动都归于是社会群体共同努力的成果。继而基于这套思想体系发动的1966年大革命更是对知识产权“公有制”化推波助澜,同时整个法律体系也被摧毁的“畅快淋漓”。并且,大部分知识分子下乡劳动,更是对本来就落后的知识产权意识造成了空前的打击,造成中国至今为止还没有知识产权领域的优秀人才。1966年的改革结合唯物主义的观念,两者从一定程度上推迟了中国大陆集体对尊重个人脑力、劳动成果的意识。

摊子上摆满了盗版光碟 在中国想买正版都难

       80年代之后,中国改革开放,为了能够接轨国际市场,引入了一套类似于西方对知识产权尊重的保护法规,但就算到今天,自上而下集体对知识产权的尊重意识仍然不能上升到一个高度。生活在大陆,几乎在任何一个行业都可以看到盗版、侵权的影子。1966年或者说唯物主义的影响对中国大陆老百姓的影响是很深的,直到今天也从事实体行业的从业者仍不能理解文化产业为何能相比他们挣的更多,眼红互联网、金融、影视的人不在少数。        66年的一场反智运动,不仅曲扭了人民对知识正确的认知,对知识分子来自潜意识的排斥到现在仍然持续作用。在这场反智运动中,一些知识分子的结局并不是特别美满,致使几十年后的人们仍然下意识地避开成为一个学者的道路。在中国大部分家庭“力挺”自己的孩子进名校,是为了孩子以后找一份好工作,或者掌握技术挣大钱,很少家长会希望孩子成为一名学者,这就是对知识的一种偏见。可以观察到,在当前中国内地没有一个具备明星魅力科学家,残有几个编剧火过导演等一系列现象都是对知识存在的偏见。既然对知识没有认识和尊重,更别说去保护知识产权了。有人问,中国是否可以出一个扎克伯格(facebook创始人,20来岁身价百亿美元)?没人可以给出答案,大家都觉得很难,不是怀疑没有这种人才,而是一旦创新和创意出来意味着即将面临巨头公司剽窃和抄袭。

世界上最有钱的80后

Pokemon Go 如何引领世界潮流        Pokemon Go 能引领世界潮流,除去本身的技术实力之外,还有一次次自身的突破和创新。超级马里奥和Pokemon Go 先后开创了任天堂两个时代,这并不是通过模仿其他游戏和文化能够达到的水准。        1966年后关于两样“旧思想”被保留了下来,一个是“偷不是窃”、一个是“天下文章一大抄”。外国人非常难以理解这其中的奥妙,但一句鲁迅先生的调侃成为了当今冠冕堂皇的抄袭辩词实在汗颜。仔细想想这两句话到底毁了多少人,这奇怪的谬论导致中国不将抄袭当作羞耻,导致中国内地没有任何一个文化品牌能领跑全球,甚至走不出中国,走不出亚洲。        事实上,Pokemon Go 携手任天堂做出的游戏并不是多完美,游戏中仍然存在很多需要去完善的问题。Pokemon Go 能引领潮流是因为它带来了一场手机游戏史无前例的创新,让人们臣服在这超时代的想象力当中。        中国从来不缺少制造能力,华强北有能力在苹果手表上市不到12个小时就复制出一模一样的产品,莆田号称没有什么鞋我不能山寨,中国早已经具备了一套一流的制作工艺和产业链。据了解,中国商品令人诟病的质量问题,并非是手做不出来,而是脑子做不出来,很多技术的“突破口”迟迟没有解决,是因为依靠复制别人而产生的依赖感让人们根本懒得去创作,或者不差钱可以直接去买别人的专利,致使企业没有动力去思考如何克服下一个技术难关。

真实版: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

       但是享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一路走来并不是靠复制抄袭。在历史的长河中,中国很长的一段世间都有着先进的创新,和令世界各国叹为观止的科技和文化。哈佛大学教授安守廉在研究了多年的中国历史,他认为中国古代根本没有过知识产权保护。但尽管在那样一个环境下,中国古人有着良好的自我修养和约束能力。在宋朝,如果发现在商业(商标)或者文学有抄袭嫌疑,那么抄袭人可能在社会中将面临无尽的数落,以至于可能一辈子抬不起头。古人以抄袭为耻,极少有作品出现雷同或者大幅模仿的迹象。这也早就了古代佳作频出,《聊斋》、《西游》等特色鲜明,想像力丰富的作品。        山西作为中国数代王朝古城,其发达的商业名扬天下。晋商时期,人们早就开始意识到了知识的财富和价值,如晋商中以做酱菜而走红的六必居,如太谷县的广升药店等待,这些店只所以能够从小做大,能够独家传承下去,没有被广泛抄袭复制,这说明社会对他人的劳动成果有足够的尊重。        如今的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法看似非常详细,但更多时候像一纸空文。不仅是制度需要跟上,人们对知识尊重的觉悟也需要跟上。古代中国之所以能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很大程度是关于古人有着极高的思想道德水平,古时的中国人民是被世界推崇的文明和规范的代表。而当今社会的中国老百姓,却被国外嗤之以鼻,贴上了没素质、不礼貌的标签。        Pokemon Go 虽然只是一款游戏,影响力有限。但从这款游戏中仍然可以看到中国和国外发达国家的一些差距。为何中国不能出一款跨时代的游戏、不能出一部令社会舆论津津乐道的影视作品、不能发明一项颠覆性的创新?是时候反思一下哪里出问题了!

颠覆整个亚洲思想的一代作品:《西游记》

放宽知识产权保护是为了平衡城乡差距?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