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星座控看过来:看看古人怎么黑“摩羯座”

十二星座传入中国的时间,大约是隋朝,当时叫做“黄道十二宫”。所以不要以为只有今天的人才会谈论十二星座,古人其实也用十二星座讨论命格、气运。

我们都知道,十二星座中的摩羯,是一头“羊身鱼尾”的动物。其实“摩羯”有两种形象,一种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羊身鱼尾”怪物(Capricornus),相传是古希腊神话中牧神潘恩的化身。

西方“羊身鱼尾”摩羯(Capricornus)

另一种是印度神话中的河神,传说是长着长鼻、利齿、鱼身的动物(Makara)。“摩羯”随着佛教进入中国的时间,比十二星宫的传入还要早得多。南北朝的《洛阳伽蓝记》已有关于“摩羯”的记载:“河西岸有如来作摩竭大鱼,从河而出,十二年中以肉济人处,起塔为记,石上犹有鱼鳞纹。”之后十二星宫才传入中国,而中国人描绘的摩羯宫图案,就是一只生有双翼的龙首鱼身怪物,跟西方的“羊身鱼尾”摩羯座图案有很大差异。

相传东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卷》就绘有摩羯形象。不过《洛神赋图卷》原作已失传,传世的《洛神赋图卷》多为宋人摹本。从辽宁博物馆藏的宋摹本《洛神赋图卷》来看,摩羯的长相是比较狰狞的。

(宋摹本《洛神赋图卷》中的龙首鱼身怪物即为“摩羯”)

到了唐宋时期,摩羯造型已经完全中国化,跟中国传统吉祥动物鱼、龙的形象相融合,常常被描绘成很萌的龙鱼状,并且作为装饰性图纹广泛画到瓷器、铜器、漆器上,许多瓷器、玉器、金银饰品还制成摩羯的形状。这当然是因为摩羯已被唐宋人赋予了吉祥的涵义。

以摩羯为造型或图纹的唐宋文物,在博物馆中比较常见,辽宁博物馆收藏有宋代耀州窑青瓷摩羯形水盂;四川博物院也收藏了一件南宋铜摩羯笔架;陕西历史博物馆藏有一件唐代的摩羯戏珠纹金花银盘。

(宋代耀州窑青瓷摩羯形水盂)

(南宋铜摩羯笔架)

(唐代摩羯戏珠纹金花银盘)

有意思的是,尽管摩羯已经成了吉祥物,但“摩羯座”在宋朝却是最不受待见的星宫——宋人很爱“黑”摩羯座,正如今人特别爱黑处女座(弄得我这个处女座非常不爽)。话说苏轼的朋友马梦得也是摩羯座,苏大学士便故意嘲弄他(同时也是自嘲):“马梦得与仆同岁月生,少仆八日,是岁生者,无富贵人,而仆与梦得为穷之冠;即吾二人而观之,当推梦得为首。”取笑马梦得的命理比他还要倒霉。

许多摩羯座的宋朝人还写诗或在致友人书中自嘲星宫不如意,如南宋人方大琮写信给朋友说:“惟磨蝎所莅之宫,有子卯相刑之说,昌黎(韩愈)值之而掇谤,坡老(苏轼)遇此以招谗。而况晩生,敢攀前哲?”生活于南宋理宗朝的牟巘也在致友人的书信上自黑:“生磨蝎之宫,人皆怜于奇分。”

入元之后,还有不少诗人写诗“黑”摩羯座,如元诗人尹廷高的《挽尹晓山》:“清苦一生磨蝎命,凄凉千古耒阳坟。”元末人赵汸的《次陈先生韵》:“谩灼膏肓驱二竖,懒从磨蝎问三星。”明代学者张萱的《白鹤峰谒苏文忠》:“磨蝎谁怜留瘴海,痴仙只合在人间。”清代学者赵翼的《子才书来惊闻心馀之讣诗以哭之》:“书生不过稻粱谋,磨蝎身偏愿莫酬。”清末人黄钧的《新年感事》:“渐知世运多磨蝎,颇觉胸怀贮古春。”

摩羯座简直已经被“黑”成了“磨难座”。可怜的摩羯座,转走吧。

本文转载自3月30日头条号“吴钩的钩沉”。原题为《爱谈十二星座的朋友看过来:看古人怎么黑“摩羯座”》。见原文链接。“吴钩的钩沉”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更多关于宋代的故事,请见吴钩新著《宋:现代的拂晓时辰》、《生活在宋朝》二书。)

《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吴钩 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9月出版。

《生活在宋朝》,吴钩 著。长江文艺出版社2015年10月出版。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