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腊肉冬笋大白菜,当寒冷变成调味品,你最钟情的冬日味道是什么?

“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熬过最冷的这几天,再有半月光景,到了“五九六九”,就可以抬头看柳了。可惜北京到现在还没有落雪。

喜欢冬天的柿子树,树叶全无,光秃秃几只柿子挂在枝头,耀眼明亮的橘色不经意间点缀了阴郁的冬日。倘若能再落上一层白雪,就算再冷,也愿意为这幅场景在寒冷中驻足许久。

冻柿子大概是整个冬天里叫人最期待的美味之一了,还有什么事比冬天在暖气屋里吃冰棍,夏天在空调房里吃火锅更爽呢?阳台外面比冰箱好使,一长溜橘黄色码齐,也是只有冬天才有的人文景观。北方风沙大,柿子上面会落些许的灰,吃时拿进来赶快关上窗户,在屋里掸几下灰,等着化一会儿,开个小口,拿勺㧟着吃。柿子冻了就少了涩的味道,天然的下午茶甜品,超出人均不菲的咖啡厅好几个段位。

一下子降温近十度,当寒冷变成一种调味品,冬天里吃什么会最令你期待呢?

@梁大为,黑龙江人,80后:冬储大白菜

我对冬储大白菜是有感情的。

我家是那种没有电梯的老小区,住五楼,每天上下楼拐好几个弯,都会与各家的大白菜相遇。不管是楼里楼外,顺墙根码好的白菜成为了冬天的“看家菜”。看一家大白菜置办的多少,心里就对这家里住了几口人,在不在家起火做饭有了数。

猪肉白菜炖粉条,是贯穿我童年记忆的一道菜。五花肉要煸出油到焦黄再炖,八角不能少。如果单做白菜,要用黄豆酱炸锅,点几滴酱油,这样不用放盐,味道也很进得去。粉条要用圆滚滚的那种,不能用扁粉。这也是奶奶一生里最常吃的菜,我从小跟她长大,一锅炖菜吃到天荒地老。我总是抱怨能不能换点花样,因被南方同事嘲笑“一顿饭只做一道菜是对吃饭的不尊重。”她回骂我嘴越吃越刁,还是做上一锅热气腾腾的炖菜。她走之后,我很少再做炖菜,嘴上说着,终于再不用每日为了迎合她吃我已经腻的菜,然而终究根本,是我再也做不出来那样的味道。

北方人的冬天是离不开白菜的,一棵大白菜,上面三分之二用来熬、炒、烧、溜、做汤、凉拌,剩下三分之一的白菜帮,攒上约莫一周,剁碎了加点猪肉,就是一顿热乎乎的饺子。

在外面越吃越刁的我,现在偏爱白菜粉丝豆腐煲,清汤寡水的,适合周日吃,刮一刮一周下来肚子里的油腻。冬天天气冷,也懒得出门买菜,大白菜是必备。翻翻冰箱里的存货,随便搭什么都会好吃,简约之至,不失丰盛。我一直觉得,冰箱里有什么做什么,才是厨艺的最高境界。

@小北,浙江人,75后:冬笋

冬笋,是历经春夏秋三季,默默无闻,翩翩而至来到你身边的天使。

大寒到了,能吃的时令菜便没多少了,冬笋粉墨登场。油焖冬笋、冬笋腊肉、冬笋土鸡汤、冬笋炒肉,不管怎么做,它都是冬日餐桌上的主角儿。

冬笋多难挖呢?我曾经把人家的地都翻过来了也没找到。据说厉害的人可以根据竹子的长势判断笋的大概位置。

春笋在春天破土而出,吃起来水嫩得不得了。冬笋历经了春夏冬三季的默默等待,在土里藏着,那股鲜味儿别提有多好吃了。冬笋看着粗大,但剥去外皮,能吃的部分更显珍贵。我最喜欢冬笋炖排骨汤,冬天喝口汤,那是暖的不得了的。在南方湿冷的冬天里,一口热汤下肚,顺着喉咙暖到心里,香味儿和热气迎面先扑在脸上,好像情人间许久未见的迫不及待,都融化在一碗汤里了。

年三十的晚上,父亲会用红色的双线稿纸,工工整整地抄写大年初一的家宴菜单,少不了冬笋炒肉。这场盛宴的背后,是年前两个月就要开始的各项准备,倾尽心力只为团圆饭桌上细细品尝后的笑逐颜开。

@栗子君,湖南人,85后:腊肉

腊肉是过年的信使,是来自时间的礼物。

在农村,冬至之后就要杀年猪了,大家商量着分猪,这家要半头,那家要半头。猪的各个部位都可以做腊肉,腊猪脸、腊排骨、腊猪耳朵、腊肠……闻到香味了吗,这都是属于过年的美味啊!

杀好的猪肉腌一周,晒几天太阳,再熏烤。熏烤不是“特意”的,以前人们把腊肉挂起来在火房上方,人们在下面围着烤火、生活,升起的烟就这样直接熏烤着腊肉。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腊肉兴许也听见看见了那些家长里短和其乐融融呢。吃的时候直接拿菜刀上去割一块下来,有经验的主妇,可以根据吃饭的人数精确地切下腊肉的多少。

单单一个腊肉,也有好多种吃法,可以用手撕下来一缕一缕的瘦肉丝直接吃,还可以沾蘸水,焖干菜,炒菜,炖汤,腊肉就是服装界的黑白灰百搭款啊。腊肉有多香呢?香到你才走到楼下就闻见了味道。我最喜欢那种带点肥肉的,仅仅放在饭上面蒸熟,就是一份不可多得的美味。

冬天院子上阳台上挂起的腊肉,和北方的冬储大白菜一样,都是一道风景。在微博上看到一张照片,密密麻麻的腊肉挂满了整个阳台,有一条评论亮了“真想嫁这样的大户人家啊”,简直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cream,北京人,90后:腊八粥

喝腊八粥有一种仪式感。

“腊七腊八,冻死寒鸦儿”。这是一年里北京最冷的时候,胡同笼罩在青灰色的严寒里,最后一丝晚霞落入西山尽头,成群白鸽掠过城楼。在这感受不到萧瑟,反倒有一丝肃穆的寒冷时分,一锅腊八粥,哩哩啦啦喝到二十三,开始糖瓜粘、扫房日、炸豆腐、炖羊肉……

没有人规定腊八粥一定要有八样,搜罗一番家里的存货,保不齐能凑出十八样。基本的大米或者糯米要有,其它的按照自己喜欢的来。我喜欢加黑米、黑豆、红豆、芸豆、核桃、花生、红枣,在本子上列好清单,照着准备,打对勾。黑豆和红豆要提前一晚泡上,家里各式各样的碗都拿出来用上,光是看着就心情大好。

冬日里天没亮就起床一直是我排斥的事情,但是腊八这一天,不管多早都要“起身霍霍来熬粥”。放足了水,豆子和米先下进去,等着水开,搅拌的时候不能马虎,竟然觉得手下也重了起来。黑米大米已经分不出来,吸足了水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把勺子上刚刚成型发粘的米汤舔了,软糯香甜,外面天也就刚好亮了。

有一年腊八,在云南某个偏僻小城里出差,和当地的藏族朋友激动地说起喝腊八粥的习俗,后来我们开遍了县城的每一条街,也没有找到一家熬粥的店铺。那一年冬天腊八粥的遗憾,无奈换成了酥油炒奶渣的热量,我也只能裹着厚重的羊皮大衣,酥油茶不断,手拿粑粑就咸菜,遥望故乡一碗粥了。

以前,我最大的愿望,是和一个人一起吃好多好多顿饭。现在,我希望每年的腊八,都有人能一起喝粥。

过了腊八就是年,此刻想到的不仅是浓稠香甜的腊八粥,通体碧绿犹如翡翠的腊八蒜,也想起窗子上的哈气,空气里落雪的湿润,冷风吹过脸庞的刺痛,紧接着就要为过年做准备,扫房,置办年货,憧憬着春天,人人都开始了忙碌。

在冬天就要结束的时候,准备下个冬天的食材,紧接着,稻子会听着人的脚步声,慢慢长大。一切周而复始,简单又富足。只要有食物,便感到温暖,即使在萧瑟寂寥的冬日,也能让寒冷变成一味调味料。爱和生活,就在一餐一饭之间,就让食物给我一个绵软长久,永远不会分离的拥抱吧。(#^.^#)

-END-

·

最新旅行招募

塔斯马尼亚·饕餮盛宴 第二季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