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精神病学的人际关系理论』第十一章从婴儿期向童年期过渡:作为学习的言语习得2

体势和语言的学习

关于从1岁末起进行的学习,直接而又非常重要的积累是外显行为的习得。这种外显行为属于所谓人际交往行为即体势和语言(gesture and language)行为两大门类。①为了表明言语的体势操作(gesturalperformance of speech)的重大意义,我想指出,它只是生活中极其有限的领域——譬如说,当一位科学家正在成为一位优秀的科学家时——也就是说,语言行为脱离了体势成分。大多数人会发现,这样刻板界定的语言行为比交往行为更令人昏昏欲睡。【①编者注:沙利文使用“体势”(gesture)一词,比之这一术语的常见意思,其义较宽。在另一些讲演中,以及在本讲演的其他部分中,“体势”之义变得清晰起来,它不仅指脸部表情和躯体其他部位的示意动作,而且还包括音调、节奏和语调。换句话说,所谓“体势”,是一个与言语的“指称”方面(1948年讲演系列所用术语)相对的“表意”术语。】

婴儿所表现的包括脸部表情在内的体势学习,时间当然不在1岁以前,人们也许会将此称作言语示意的最初学习。这种学习充其量是通过对人类榜样的试误(trial-and-error)来进行的。前不久,在我极其有限的阅历中,我曾观察到这类最令人惊异的例子。最近跟随我的那位日班护士,大约在11个月以前,生了一个强壮的婴儿,上个月,出于对婴儿的兴趣,我第一次见到了他。在访问期间,我惊异地注意到,在我们对话时,这个婴儿表现出他自己独有的、十分有趣的应答。我发现,引起我注意的是那优美的语调模式。可以说,其声音也许仅有一半符合英语中的规则音位,但音调,即调型(the pattern of tone),却是言语;如果言语并不出声的话,这声音恰似我们的言语。换句话说,婴儿还不到1岁时,他已对他所听到的东西进行试误学习,也即在一个充满语声的家庭里得到抚育,在其潜能范围内很好地取得言语音调方面的长进,以致在这方面毫无明显的婴儿气。同言语一样令人惊异的是(我只有仔细聆听才能加以区别,只有在我听了一会儿之后才能说),这个婴儿的反应包括许多绝非英语词汇的东西。这便是大量的体势言语极早习得的一例。

我想提出,通过对人类榜样的试误学习来习得体势或习惯,决非限于生命早期。那些从市大量模仿的成人(尤其关于体势言语的模仿),数量大得惊人。精神病医生常常发现,病人有时像医生那样发声。可是,加以分析的话,则他们所用的音素证明它们是完全不同的,尽管他们的语调、音调等与精神病医生的十分相像。举一例子来说,我说不准电话里两个人中哪一位在和我讲话,虽然在过去,我十分容易分辨出他俩的声音。作为一个特别的例子,我有一位老朋友(由于某种原因,我从未有空对他进行调查研究),他在其职业生涯中很早就习得一忽儿发笑,一忽儿严肃的习惯,如同操作电钮一样,我观察过他同事中的某些人,他们在工作了几年以后,能对这种瞬现即逝的技能掌握到十分熟练的程度。因此,我向你们建议,婴儿期最后阶段开始的东西并不在那时终止。

甚至在童年时代以前,言语的体势方面的学习就已经技现;而且,这种越来越多的非语言的(nonverbal),但仍属交际性的言语行为方面的活动,到此时已顺利确立,即使不被注意到,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仍然是我们的显现能力之一。换句话说,在言语本身实现之前,即在我所考虑的婴儿期的时期内,大量的学习不仅可以归入言语行为,而且实际上在那些并不特别受焦虑阻碍的斐儿身上能够清楚地显现。毋庸置疑,婴儿从母亲的言语表现中学到的第一样东西就是音调和默念(silences)的连续交替,请记住,默念如同声音一样也是言语的组成部分。这种连续交替或多或少是有节律的调型。我坚信,随着各种不同的成分加入语言行为,只要婴儿能够抓住发声的音调和发声的类型,并据其周围人类范例进行试误学习,就会使那些构成家庭语言所需的语音小范型或亚范型更加完美。

语言学习中奖励和冷淡的作用

现在,我希望你们注意母亲和其他一些有意义的人的反应对上述能力的作用。婴儿在早期(我假定他满8个月或9个月)就能把诸如“da”那样的事物间隔开来,以便发出“da-da-da”的声音。这意味着,音调重复的要素(即有节律的语调活动)已经为婴儿所掌握。在此过程中,婴儿于适当时刻碰巧说到某些像“dada”那样的东西,结果热情的父亲或母亲一般便会产生这样的反应:这难道不是一种说“妈妈”或“爸爸”或别的什么东西的试图吗?此外,还会对此作出其他一些反应。如果婴儿碰巧说到“妈妈”,那就被认作孩子已学会叫妈妈为某某(我认为这几乎是不大可能的),并且给予一种爱抚的反应。虽然我可以肯定这种举动不会使我对那样的父母产生好感,但我认为这也许是对这一反应所能做的一切了。根据婴儿的重复音节实验,那些碰巧接近婴儿交谈所假定的东西的实验,便使父母铭刻在心,而且迎合自养育者的许多反应、重复和注意。当学习进展到这一程度,即不同的音节形式、不同的音素结合和某些模糊的、模仿听到的东西的试图得以说出的时候,实际上出现了极其丰富的声音、调型、节奏,以及构成各种形式的世界语言,包括宝宝的私下语言等的发展的开端。就在婴儿指称事物而非仅仅是dada、caca、mama的东西的时候,学习的要素通过奖励而进入,这时,孩子借助试误,对他业已听到的东西发出嗓音的满足随着养育者的爱抚而增强。此外,还出现了另一个巨大的教学影响(这种影响我以前尚未强调过),即通过“冷淡”(indifference)来教学。它虽然始终存在,但只有在温柔的奖励这一教学要素成为婴儿生活中的显著部分时才具有特定的意义。这种冷淡的教学便是人在后来生活中易受到的最强有力的影响之一的一个范例,对此,我将不惜离题,作为害怕排斥(ostracism)的问题来阐释。

婴儿语言发展中极其重要的成分是,在他的嗓音创作获得奖励的同时,有许多嗓音并不激发母亲的任何反应,更无须说她越忙就越少去想象这些嗓音,结果得不到反应的嗓音创作的比重就越大。后者只适用于听到它们时早已存在的微小的区域满足,它们往往漏掉,因为,它们并未实现任何目的——它们没有得到特殊的回复。也许在某种程度上,从12个月到18个月,养育者在场时并未碰巧“击中”那个区域的发声努力,因而难以获得频繁的重复。随着人际关系的发展,这种冷淡(一种既无温柔奖励又无焦虑的情形,恰如什么也未发生的情形)影响下的社会化要素变得颇为有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