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经师.跟诊.临床

——足以改变人生轨迹的蔡氏经方习练八十天

我是一个中医爱好者。机缘之下,今年5月31日我在烟台入门蔡氏经方,7月29日赴马鞍山跟诊29天,尔后开始在老家某诊所出诊,10月19日因故暂停出诊。

回想我跟随蔡师的这段时光,特别是7月底以来跟诊和独自出诊这短短的八十天,真是让人百感交集、啧啧惊奇!我的家人不敢相信,我作为一个“白板”医生,居然能够出手治病,而且登门求医的乡亲络绎不绝!我的诊所老板没有料到,我仅出诊不到三周居然逐步有患者推荐自己的亲朋好友前来就诊!诊所的同行没有想到,蔡氏经方的初诊有效率居然如此之高、居然真能做到癌症当作感冒看......

说实话,到现在,《伤寒论》大部分的方子我都记不住,《金匮》也没有系统学习,师父的书籍资料没有全部看完,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学医出诊,绝非对患者不负责任,一切得益于八十天的经师跟诊经历。

经师,不经师难知伤寒富贵

我走南闯北多年,自认是见过世面的,但自见过师父之后,师父那种别无他好、醉心伤寒的痴爱和执着,那种济世救人、愤世恶俗的悲闵和无耐就深深打动和感染了我。

师父对《伤寒论》实在太熟悉了,师父的临床经验实在太丰富了,兴之所致,出口成章,半天之内洋洋几千字立马跃然纸上。难能可贵的是,师父总结出的东西都是结合实际医案展开的,既有理论性、也有实战性,理、法、方、药浑然一体,听师父讲伤寒实在是一种精神享受,视野不知不觉就打开了,层次不知不觉就提高了。我8月份随师期间,正赶上师父筹著新作,我负责部分文字录入工作。师父对糖尿病、三高症、腰椎病、癌症等常见病的讲解,真是深入浅出、头头是道,让我如醉如痴、大为折服,真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对这些大病重症的机理明白了,临诊中开方子的大方向就明确了,而且以蔡氏经方的合方风格,只要大方向正确,基本就可以中病。

师父没有别的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与师叔及弟子们聊伤寒,跟师过程就是全天候的学习体悟过程。尤其是蔡氏经方三兄弟闲聊的时候,真有一种大师荟萃、华山论剑的感觉,说不定哪句话就能让人解悟。有一次,师父问起一个痛风患者的治疗情况,六叔讲:我问这个患者怕冷还是怕热,他说不怕冷只怕热,这下子主症就被我抓住了,经热我用葛根汤打头,把知母石膏一合,把茵陈五苓散一递,他想疼也疼不起来了!师父随即点拨我们说:久病必有寒热来往症,久病必有柴胡症,久病必有石膏症,这是死的,不要忘记了。还有一次,我与四叔出行,一路上四叔就把腰腿痛等农村常见病的诊疗思路给我讲了个遍。

有位多年来四处拜师求技的师兄告诉我:在别的老师那里,可能也能学到那么三招两式管用的经方招法,但跟随蔡师之后、师父不经意间就能把你带入一个富丽堂皇的经方殿堂,你看到的将是一个整体、一个全局、一个姹紫嫣红的大花园,不是那么单纯的枝叶花草!诚如斯言!在学医的路上,专注脚下、自学登攀是绝对必要的,但经师提携、直登天台、一揽众山小的那种登高望远气势和酣畅淋漓快感更是可遇而不求的!有些东西,不经明师点拨,可能一辈子也悟不出来。经师一段时间以来,我逐步对不发烧的感冒人人携带、常人之病用常人之方、肾亏骨空论、三阳常实三阴常虚论、三阳化热论、阴阳和合论、脏腑联动整体观论、三阳开泰解表泄下法等有了初步认识。这些思维和认识层面的改变,无论是对于一个初学者,还是对于临床医生都是至为关键的。

跟诊,不跟诊难悟仲景心法

今年烟台会议期间,赵忠强师兄关于学医必须跟诊的肺腑之言,促使我断然推开杂务前往马鞍山跟诊。现在想来,这是我学医路上至为关键的一步。跟诊期间,我强烈感受到,师父对医道从不保守,有的时候不是师父不讲,而是没有适当的场合能够激发出他的灵感。但有了患者就不一样了,师父的诊治思路、灵感火花就不由自主地迸发出来,越是遇到疑难重症、师父就越兴奋、讲解的就越透彻。而恰恰找上师父的都是杂症重症。

师父经常讲,伤寒论讲的就是衣食保暖,我始终对此不甚了了。在一次诊治癌症患者期间,师父先后辨症使用多个方剂,患者病情一直在反复,后来才得知患者在宾馆中使用空调。师父对此特意嘱咐我:大病护理特别重要,要像女人做月子一样小心,有好几个患者服药调理好了,就是吹空调、洗澡或者生活不注意,又重新复发了,你说这算谁的过?可不可惜?在师父身边,天天听师父讲伤寒、用伤寒,才琢磨到六经为病尽伤寒的道理,所有的大病都是从感冒、伤寒来的,病是这么来的,也是这么治的。不悟透这一层,你永远不会理解蔡氏经方反来覆去就那么几个方子、却总能屡起沉疴的奥妙所在。

师父对六经始终装在心里,对每个患者均按照六经逐条分析,始终把患者的远病老病、新病旧病结合起来综合分析。有一次,有个患者因为牙黄前来诊治,师父根据六经辨证,最后推导出其牙黄是因为肾虚,虚狠了,肾水不足,体内又有火,火耗肾阴,恶性循环,牙齿生锈,牙齿就黄了。师父接着发挥说,他当年牙齿松动了就是服用大承气治愈了。这个案例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回家后,我就据此治好了一个久治不效、自述患了“牙癌”的患者。农民是最讲实惠的,有了一例治愈疑难杂症患者的案例,声名就会不径而走。

还有一次,有一个体质较好的肺癌患者来诊,师父结合伤寒条文,现场给我们讲解柴胡龙骨牡蛎汤的使用,逐经分析这个患者的情况是属于太阳传到阳明,阳明不解到少阳,三阳归到少阳,十二指肠发热,然后造成胸满。特别为我们指出,肺癌病因不在肺,需从大肠来治。后来,我在诊所出诊期间,一个患者情况与这位肺癌患者情况基本相同,我调出医案,对方剂稍加调整,患者病情马上趋稳,给我赢得了不少声名和患者。

有的师兄讲,跟随师父看病就如同读一部小说,每个病案都值得细细品味。我在跟诊期间,整理了二十多个病案,我放在案头,反复品读,这种真正沉到临床一线的学习方法来的最快。如果不这样,有些话,师父不知讲过多少次,可以说是耳熟能详了,但不跟诊、完全难以入心。再者,师父现成的书、现成的方子放在那里,如果不跟诊,谁敢轻易处方下药啊!

通过听师父反复讲,结合跟诊细细悟,再针对问题请教师父,由师父答疑解惑......这样反反复复的情况刺激,对辨证认证就有了自己的感觉,有些东西就不知不觉地融入思想,自己开出的方子就逐步有了味道,功夫也就慢慢上身了,以后实际临床中遇到情况,就能知症达变了。

临床——不临床难通六经大道

师父反复讲,病人是医生的老师,要向病人学习。老师也曾激励我说,要是现在让你出诊,遇到问题你一定会拼命钻研学习,水平慢慢就提高了。谢师妹也曾跟我说过,有的东西不是师父不告诉你,而是你的层次达不到,不临床永远理解不了。这些话,我在短短的临床经历中都体会到了,真是六经辨证不用不知道,用了吓一跳,其威力和疗效甚是惊人。

首先,学了六经辨,遇病不慌,知道病怎么来的、怎么能冶。不管哪个患者进来,我逐经去问,碰到眼干发涩的、睡觉打鼾的,葛根汤上去;遇到大便不好、讲话有口气、腹满的用上小承气;有的口干口苦,白虎和柴胡剂辨证使用,有的小便黄、有脚气,用上茵陈蒿或茵陈五苓散;有的腹满撑胀,厚朴七物汤等等。运用六经辨证这么一问,不仅大夫心中有数,患者一听也有道理:噢,我成年之后肾亏骨空了、感冒发不了烧了,外邪走到胃经化热,所以特别能吃;走到少阳了,是个小阳,所以特别烦躁;走到腑化热了,所以大便不好解。跟患者这么一拉家长,他们就心甘情愿地找我开方子、服中药。

其次,师父关于人人都有表症、以及三阳开泰法,实在是太适应当下这个社会了。有个患者体格稍胖,手指头红肿,我以大柴胡打头合方用上黄连,几天肿就下去了;还有个老太太腿疼的天天喊,我也用大柴胡合上白虎三妙散,二周下来就下地干活去了;有个患者是卖豆腐的,每天解大便上厕所来不及,他的老婆一个劲埋怨他,我说,我开个小方子试试。我给他开了二剂葛芩连汤,一剂下去大便就止住了。还有个肩周炎的患者,我辨证使用柴胡剂加葛根汤白虎汤,一周时间他就感觉舒服多了,给我介绍了不少患者;我的舅舅听说我能看病,让我给他治高血压、头晕病,我辨证使用标准的三阳开泰法,二周下来我再去回诊的时候,他正往平房上扛玉米呢,跟没事人一样;我有个亲戚是个六十岁的老太太,体型胖大,满身是病,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走路都喘,天天委屈掉眼泪,据说去年差点死了,我用柴胡桂枝各半汤合白虎甘麦大枣等治了一个半月,今年秋收就下地干活了,邻居们都说她的气色好多了,身形也瘦了。

由于我出诊时间短,所有80多个患者情况没有全部反馈上来,反馈上来的大部分都有效。目前,我掌握用药不效、放弃治疗的有二例,有一个是帕金森患者,我治了一周病情有反复,没有再治下去;还有一个总是睡不着觉,我几次辨证用药,她总是没有感觉。我入门和临床时间较短,这些感受和体悟是初步的,还有一个漫长的学习临症过程。今后,临床中肯定还会有大量问题,好在迷时尚有师渡,我还会抽时间到师父那里跟诊取经,这样几个反复下来,我坚信我的临床水平会越来越高,最终达到学好伤寒论、会看人间病。

80天,在人生长河中是短短的一瞬,对我而言却有着非凡的意义。我目前正处在职业转换、人生抉择的节骨眼上,这短短的80天,师父赋予我生命新的意义和选择。回想起80天前我刚到马鞍山跟诊的水平,再看看今天多数患者对我的认可,师父对我有再造之恩,弟子今生都报答不尽!师父年迈南下,仍在为推广六经辨证、再续伤寒竭力奔走,愿更多有志者步入蔡氏经方大道,愿师父一辈子的宏法心愿成真,愿天下苍生不再受刀镬之苦!

弟子本空初就于10月19日返京高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