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蔡长福经方实践录》丛书节选(一)——肺癌一例



\

《蔡长福经方实践录》丛书节选(一)——肺癌一例

2015-08-06 15:45阅读:

《蔡长福经方实践录》丛书节选(二)

肺癌病例一则

——弟子 谢恩、本空 整理

胡某,上海人,经弟子介绍,于2015年8月1日就诊。患者因“胸痛咳嗽咯血1周”于2015年7月21日入住上海复X大学附属医院,经检查确诊为:肺部肿瘤低分化癌。右手指末节干性坏疽,胸痛咳嗽咯血一月,间断发热一个月,化疗一次。

刻诊:胸痛,脸潮红,咳嗽有白痰,咳不出来,气不足,咳嗽声音大了有时咳血,闻油烟恶心,没有胃口。住院以前出汗正常,不怕空调风扇;住院吃退烧药后,出汗很多,晚上出虚汗,怕热,空调风扇吹了不舒服,风一吹咳嗽加重。以前喝酒抽烟,有应酬的时候喝七八两白酒,再喝上几瓶冰啤酒也没有问题,现在酒、烟碰到就难受。发烧呕吐,最高体温39.7度,现在体温38.5度,一发烧就恶心,脾气大,发烧难受的时候,胃口不好。以前饭量大、吃肉多,到饭点了或不吃早饭也不会感觉到饿,身体不舒服以后饭量就少了,现在一顿只能吃一碗米饭,食欲不强,吃下去好像顶在心下一样。颈椎无不适。入睡快。没生病时睡觉打呼噜,好像有磨牙。化疗前大便每天一次,排的快,生病时两天一次。小便有些深色,气味不明显。放屁多,臭。平常头不痛,发热时头痛而且发晕,近十天每天下午一点多有一阵阵的昏热。住院后喝水多,喝冷水呕吐,喝温水舒服,感觉喝温水气顺,咳嗽能减轻。口不苦,耳朵没有不舒服。

脉象:右脉沉软,左脉弦软。

处方:

方一:柴胡龙骨牡蛎汤+葛根汤+白虎汤+甘草桔梗汤加减

方二:苇茎汤+桂枝+葛根汤+小柴胡+甘草桔梗汤加减

方一方二交替服用

2015-8-3号患者家属信息回复:病人小胡昨天开始喝药,今天拉了无数大便,从来没有那么多过,身体感觉轻松,胃口变好,要他妈妈烤土豆吃,还想吃水果。

2015-8-4家属信息恢复:病人小胡今天开始改咳白沫为咳痰。感觉有力气。说话声音重了好几度。除咳时胸痛外,其他时间不再痛。胃口也不错。出汗多。发烧时温度降至38度。

2015-8-5家属信息回复:病人小胡今天没有发烧了。自觉更轻松。今天接电话,说话跟常人一样,很爽利。咳嗽跟昨天一样,大部分时间吐一点点白痰,偶而吐一大块白粘痰,自觉咳嗽力气仍不足,咳时胸痛,不咳不痛。咳时要吐食。胃口不错,吐了以后照吃东西。这两天手指温度也变回正常,肿退,今天到医院清理了手指淤血,医生说已开始生新肉。

横扫一眼定死生

这个患者能来到师父这里诊治纯属幸运,其来诊过程也是一波三折。

病人小胡一开始就是被医院初步判断为肺癌晚期,第二天要做穿刺手术以便确诊。然后病人妈妈来找一个师姐的爸妈,据说当时身体状态不错,除了咳血胸刺痛外,没有其他不适,师姐建议他们马上不要穿刺先到师父那里就诊,病人接受建议。7月16日,我接到一个师姐的电话,说有一个朋友胸闷、咳嗽,想过来找师父诊治,请我帮忙安排就诊。结果病人第二天去医院办出院手续,医院说了他们家属一通,病人于是打消出院计划。7月17号,师姐发信息给我,说是病人的家属比较忧心,想到医院做完身体检查后,再过来找师父诊治。一周后穿刺结果出来说应该是生殖细胞癌。于是从上海胸科医院转到了上海肿瘤医院,医生怀疑不是生殖细胞癌,然后做第二次穿刺又等待了一周,穿刺结果确诊为肺癌低分化癌。经过两次穿刺等待和住院消耗,病人病情恶化,肿瘤迅速膨胀,马上要压迫到胸部大动脉。身体体力严重下降,疼痛不止,高烧连绵,医院都认为化疗都不能做了,怕病人这种情况下受不了药力,所以家属重新寄希望于中医。但是担心肿瘤压迫大动脉而引起大出血引起途中出血,所以最后病人家属与医院商量后,决定拼一下做一次化疗。化疗后病人胃口低迷,高烧依旧、气虚无力,但好在疼痛减少了一样,精神稍微好了一些。患者在医院化疗一次后,经过师姐劝说,病人于8月1日来到了师父这里。

患者走进师父的诊室,看其年龄不过三十多岁,身强体壮,气血饱满,外形壮实,体重大约七八十公斤,身高一米八左右,精神欠佳,说话时长短。

师父横扫了病人一眼,似已胸有成竹,当即就讲,昨晚听说我的徒弟介绍了一个肺癌的病人,就是你吧?看你的样子,哪像个肺癌患者呀?就你这身板哪里会得癌症呢?就算得了癌症也不是死症,你的身体怎么看也不是个肺癌之人,也不是久病之人,更不是个有病之人。我治了这么多肺癌,没见过体格这么好的。病人要是得了真正的肺癌,那体质是非常虚弱的。你这么强壮的身体,要是真的得了肺癌,那就是天命了。我不用搭脉,就看你现在这个身板,我敢肯定你绝对不是大病。目前医院诊断你有大病,说你得了癌症,我对此还是不太相信,不论你的检查结果如何,我基本可以断定你不是癌症。

反复低烧漏汗找病因

患者自诉,住院前没有发烧,住院后持续低烧二十多天。师父说:根据我的临床观察,这种病人的发烧漏汗是人为造成的,原因是在医院里受了空调风寒。病人发烧住院,医院给他开退烧药发汗,汗发出来后没有护理好,病房里的空调风扇不住地吹,病人再次受寒,头一天烧退了,第二天烧又起来了,医生又给他退烧药吃,加上护理不当等诸多原因,住院时间长了,患者天天带着外感,反复感冒,那烧就退不掉了。经过多次发汗,患者过汗伤津动气,最后被治成了坏病。医院一天二十四小时空调不停,患者没有好病的机会,那烧就退不掉了。

患者住院之前出汗正常,自从生病住院之后就一直出虚汗。张仲景祖师爷在《伤寒论》中说,发烧就是外感风寒。外感风寒要分虚实,首先要搞清楚他是桂枝汤证还是麻黄汤证。中风表虚有汗是桂枝汤证,伤寒表实无汗是麻黄汤证。表实证才能用发汗法治疗,医生没有搞清楚病因,给病人过度发汗,导致漏汗不止。

《伤寒论》原文20、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汤主之。仲景说,太阳病,医误汗,桂枝汤错用麻黄汤发汗,造成漏汗不止,仲景又说桂枝汤误汗,漏汗不止,脏无他热,桂枝汤仍在,还设桂枝汤,漏汗不止加附子,要回阳气。这就是仲景对发汗的大法。

老师常说,病人无错,药无错,错在医生诊断不明,这就是医误之病。诊断不明,苦了病人。医是治病的人,不能给患者造病,这就叫医误之病。医误者必死。温病大家吴鞠通说过,病死于医,不该死于病,医之诊断不明,抬手杀人。

厌烟厌酒为哪般?

患者说,我是个电焊工,常常在太阳底下干活,以前从来没有感觉到身体不适,平时喝八九两白酒、再加上几瓶啤酒都没有问题,能吃能喝能睡。下班回家,喝喝小酒,吹吹空调,快活似神仙。说着说着,患者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患者说,我现在也不想抽烟,也不想喝酒,感觉喝酒抽烟也没有什么意思,医院的医生正好要求我戒烟戒酒,我是不是能趁这个机会把烟酒戒了?

师父听了患者的话,默默地叹了一声,对我们几个跟诊的徒弟说,你们都听到患者的讲话没有,你们判断一下,烟民酒客不想抽烟,不想喝酒,这是不是病啊?在临床诊断上这是非常重要的辨证眼目,你们都要记住了,烟民不想抽烟,酒客不想喝酒,小孩不想吃饭,女人饭量减少胃口不开,那都是感冒。患者进门只要出现这几个症状,不要往别处胡思乱想,不用怀疑,那就是表证,患者肯定有表证携带,所以这个病人在治疗上解表是必然的,要根据症状不同去解表。

为何指甲发黑?

该患者的无名指发黑,长成了疔。只要长在四肢和指甲上都为疔。疔者为毒,大热在里,这就叫疔疮。医院把他的第四指甲盖给拨掉了。为什么患者会有这个黑指甲,这是因为他身上的热无出处,患者的体质比较好,毒气外排,排到指甲盖上,在指甲处毒气聚集,出现指甲盖发黑。

患者身上的毒气哪里来的?我就问问你们,患者平时能吃能喝,喝酒抽烟,他长时间吃的烟酒肉油去哪里了?那些东西都排出体外了么?那些过剩的营养都被身体利用了么?那些排不出去的东西在体内积累,那就是毒气的来源。

追经找病(一)——打鼾

患者说他从小就打鼾。师父说,你们几个听好了,打鼾就是他的病根之一。打鼾老百姓说是打呼噜,鼾声是从鼻窍而出,鼻通肺窍、鼻通太阳、鼻通阳明。患者从小打鼾,这就说明患者小时候就已经有二阳合并症携带了。

什么叫二阳合病?就是足太阳膀胱、足阳明胃,这叫二阳合病症。这种合并症也不是急性的,因为太阳膀胱经虚、阳明胃经虚,二经长期带着虚邪,寒邪归于鼻窍,鼻窍分泌物增多,分泌物增厚,有的长息肉,有的鼻肉增大,也不影响吃饭,也不影响睡觉,就是睡着了打鼾。

这种打鼾的病人太多,我们在临床上没有把打鼾放在诊断上,一误就是多少年,有些病人打鼾日久就形成鼻炎,有些人打鼾日久到了35岁以后要带着呼吸机才能睡觉,有人因为打鼾导致夫妻分居离婚。

打鼾虽说很常见,但是患者不在意,医生也不知道怎么治疗,长期下去后患无穷,打鼾久了能引起过敏性鼻炎、鼻窦炎、鼻息肉、鼻咽癌,年龄大了还能引起咳嗽、肺气肿、哮喘、暴喘。打鼾怎么治?《医宗金鉴》上说的很清楚:

合并二三经同病,并病转归并一经

二阳合病满喘发,自利葛根呕半同

一阳没有解,二阳合并在一起,最后造成了二阳合病满喘发,满是胸满,是胸闷、气短,就是气管炎、哮喘吧;发是发烧,有的发烧,有的不发烧。二阳合病长期不解还能引起哮喘,还能引起拉肚子,这都是二阳篇。仲景说的很清楚,我们在诊断上对仲景的六经辨证不熟,不用六经辨证来临床,就可能忽略了他的病史。打鼾就是病人的病根,是他的老病,是他的远病,是他的旧病,老病、旧病携带在身上多年,突然某一天又生病了,生了新病,我们只按新病来治,就把老病给忘记了,这就是医生在临床上的误诊、误判。该用桂枝汤发汗,他用麻黄汤;该用葛根汤,他用麻黄汤,这就是误治误判,那就是苦了病人。所以,这个病人的治疗上要根据打鼾症状选用葛根汤、桂枝加葛根汤。

追经找病(二)——能吃能喝

患者打鼾日久不解,二阳合病带在身上日久,葛根汤证误治,化成热,到了身体胃热过盛,一旦胃热形成,患者能吃能喝、消化得快。因为患者年轻,正气足,胃气盛,食物是能量,又是能源,食物吃多了也化热。

胃火长期携带,造成多吃多饮,内热长期携带,引起怕热,晚上患者要是离开了空调风扇就睡不着觉。这种经热、胃火过盛,患者不知,医生也不知道,认为能吃能喝是好事。那患者也错了,医生也错了。出现能吃能喝时,那就是白虎汤证早就有了。

白虎汤证是怎么形成的?那就是葛根汤误治,表不解化经热、化胃火。《伤寒论》阳明经第一篇是葛根汤,第二篇就是白虎汤证。这个病人是白虎汤的耽误,大吃大喝大饮,白虎证全部出现了。《医宗金鉴》讲:

白虎烦渴热阳明,汗出身热脉长洪

不恶寒来兮恶热,合柴兼见少阳经。

空调风扇是寒风凉气,内热人就怕表受寒,外寒包着里热,不用桂枝,太阳风解不掉;不用白虎汤,气分热解不掉。有人问道,这样的热病还敢用桂枝吗?仲景在《金匮要略》说“温疟者,其脉如平,身无寒但热,骨节疼烦,时呕,白虎加桂枝汤主之”。在杂病疟疾篇,疟疾,脉如常人,张仲景设下白虎桂枝汤。当今社会,有内热携带的人长期吹空调、吹风扇,内热兼有表寒,这种外寒包着内热的体质非常普遍,壮年人仗着身体好,空调风扇抱着吹。记住,这不是身体好,这已经生病了,这样的病人在处方上离不开白虎汤。

追经找病(三)——大肠热

患者自述能吃能喝,这是阳明经热证。这种经热带在胃里日久,患者大喝大饮,已经出现白虎汤证了。可是,患者不知,生活恶习不改,时间一久,胃火更盛。白虎汤证长期不解,伤津耗气,伤津者经热,耗气者热升,津气不能同源,必生内火。医生再误发汗,津伤热耗化毒气,血化热,这叫热入血室。

热入血室应该是小柴胡证。《伤寒论》中仲景说“妇人中风七八日,续得寒热,发作有时,经水适断者,此为热入血室。其血必结,故使如疟状发作有时,小柴胡汤主之”。女子月经时断时来时止,这叫热入血室,仲景说是小柴胡汤证。阳明经热长期携带,热无出路入血分,耗津伤气,血才会生热,这叫热入血分,热入血分属于白虎汤证耽误了,才会出现小柴胡汤。只要白虎汤证出现,那血分里必然有热,这就叫:

白虎烦渴热阳明,汗出身热脉长洪;

不恶寒来兮恶热,合柴兼见少阳经。

什么叫合柴兼见少阳经,就是白虎汤兼着少阳症。这个患者汗多,他还自诉每天下午一点后发烧,这是个要点。阳明经本性是热,旺于未时,他下午一点后发烧表明他的阳明经带着热。有内热的人,三点以后心里烦燥,热气内发,如果他有外感,必定要发烧;如果无汗者是葛根汤,有内热的加上白虎汤;如果有结肠炎、胃窦炎加上白虎承气汤;如果有外邪发烧,无汗的表症用葛根汤,有汗的桂枝加葛根汤,汗要多的用桂枝加葛根汤加白虎汤,内热大的人还可以加白虎汤、承气汤;好喝酒的人加上栀子、枳实、大黄汤;如果内热引起甲亢的话,夜不能睡,心慌心跳,持续发高烧的,连绵不断成月的发烧,柴胡加龙骨牡厉汤,这是阳明经表症发作有时。三点左右开始发烧,不是外感发热,就是胡吃造成内热爆发。

我们在退烧诊断上要抓住这些病机,不要忘记阳明经气借着外感的发烧。有些医生在临床上往往只想到太阳症退烧,没有想到把阳明经发烧放到临床上。有的医生认为发烧就是三阳表症,其实不然,大承气汤也有发烧的症状。仲景在252条说的很清楚,阳明病发热,汗出多者,急下之,宜大承气。253条,仲景又说:发汗不解,腹满痛者,急下之,宜大承气汤。254条,仲景又说,腹满不解,减不足言,当下之,宜大承气汤。仲景讲的多清楚,什么叫急下,就是快下;他知道汗的重要性,这叫汗血同源,汗多了伤津液,再不快下,患者淌汗就淌死了。这种人发烧误死的多,这是阳明腑证带的发烧,没有哪一个人在临床上能想到仲景的这一条。每天在未时发烧,这就是阳明带着发烧,这个发烧难退,这种津热、这种胃火,长期不泄,引起脏实,实不能久留,久留里实,这种热最后就传给大肠。

这个肺癌的患者,他是四阳热证医生误治。什么是四阳热证?太阳、阳明、少阳、手阳明大肠,这叫四阳。四阳热证出现怎么办?哪个方子能治这种壮年的肺癌?很简单,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柴胡加龙骨牡蛎这张方子,仲景的立法就治四阳热症,经热腑实症,不是腑满症,那腑满是大承气了。

《伤寒论》107条:太阳病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谵语,一身尽重不可转侧者,柴胡加龙骨牡蛎汤。

柴胡四两 黄芩一两半、半夏四分之一升

龙骨二两 牡蛎二两 大黄二两、茯苓一两半

桂枝一两半、党参一两半

医圣张仲景把柴胡龙骨牡蛎汤,他取小柴胡汤半料减去炙甘草、再加龙骨、牡蛎、大黄、茯苓、桂枝。为什么仲景取半料不用炙甘草,他老人家的用意是什么?后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去掉炙甘草?桂枝汤里也有炙甘草,桂枝汤里还去掉白芍,为什么不用白芍?柴胡龙骨牡蛎汤症状是已误下,邪陷胸中,表还不解,长期携带经热,经热腻满胸中,炙甘草甘温,甘温者大补,因为他胸满,满不能补,满要补、胸中更腻更满,所以老祖爷把炙甘草去掉。白芍甘酸,酸能敛邪,胸中有热,所以白芍不能用。若要用白芍,满更满,腻更腻,所以张仲景把白芍去掉,大黄才能发挥它的作用。用柴胡苗疏肝利气,除去胸中腻满,柴胡苗有调发肝气、散发少阳经的外邪,柴胡苗能通能散,所以仲景不用柴胡根。按照伤寒论,仲景常用柴胡苗,为什么张仲景不用柴胡根,根在地下,他不能疏散,不能解表,不能发汗,不能散邪,柴胡苗长在土上,能吸收充足的阳光,地上的药为阳,地下的药为阴,阳就能发散,就能解表发汗,真正的柴胡症出现千万不要用柴胡根。本人认为柴胡根不算药,不知后人哪一位权威设下了这个馊主意,不用柴胡苗、用柴胡根,害了后人,害了后人还不算,我看你是个千古的罪人!柴胡苗能解少阳经的表症,柴胡苗也能发汗,用桂枝解太阳之表,解去少阳、太阳之表,解去二阳之表,正气来复,表解里和,大病一去,哪有不愈之理?如果下午三点以后发烧,那是阳明经的外邪,柴胡龙骨牡蛎汤中可以加上白虎汤,三阳经表一解,大气一转,云开雾散,那就是拨云见日、表里通和,三阳表症一解。这种病人如果长期发烧解不开,除非处方不行。

柴胡龙骨牡蛎上治疗肺癌有什么理由吗?有理由,他是四阳经热症,兼着表症,他这经热只是腑热,还没有形成大承气的腑实证。为什么没有形成大承气?患者年轻身体好,他有抗邪的能力,所以还没有形成腑实,形成了腑实证应该用大承气,这种情况下柴胡龙骨牡蛎汤正好对他的症状。

我们再分析柴胡龙骨牡蛎汤这个方子怎么能对肺癌这个症状,怎么能治四阳热?仲景说,太阳病八九日,下之,什么叫下之,就是太阳病表症没有解,医生误治,该用桂枝汤他没有用,误用了承气汤,这叫八九日下之。

这个人也没有经过大承气下之,为什么选用柴胡龙骨牡蛎汤?仲景的方子,条文写的是新病。因为他是二阳合病携带日久,难道这么多年他没有拉肚子吗,医误下是下之,他自己平常感冒拉肚子也是下之,我们不能死抠条文,不能死对方子,张仲景的方子玄机太大了,有很多我们理解到位。

什么叫胸满烦惊,小柴胡汤的主证是胸胁苦满,这叫胸满烦惊,胸胁苦满和胸满烦惊是不是一回事啊?胸胁苦满是柴胡症,胸满烦惊还是柴胡症,所以张仲景柴胡龙骨牡蛎汤柴胡領头,能解少阳的胸胁、能解胸满烦惊。

柴胡龙骨牡蛎汤还有小便不利,小便不利是不是太阳病,在五苓散也提到过,五苓散里面有桂枝,这是太阳表症携带,所以张仲景还用桂枝解表,用柴胡解胸满烦惊。

患者四阳热久,热气上下不通,热气停留中焦,腑热腑气不得下行,造成胸胁烦惊,仲景用大黄快利三焦,引热归下。大黄称为将军,他有斩关夺门之威。用茯苓能化胸中痰饮和湿气,胸满烦惊必有痰,用茯苓引邪归下。

久病必虚,久病必热,白虎汤医生耽误,热耗津液,耗热伤津伤气,用人参补中益气,补中焦的亏损。腻满烦满胸满必有半夏症,半夏能降逆止呕能除胸满烦惊。用龙骨牡蛎,龙骨牡蛎能收脏腑之气,能定惊安神,又能止汗,表虚自汗仲景用桂枝加龙骨牡蛎汤,龙骨牡蛎是水里之物,龙骨牡蛎能入海底,能把浮热引热下行,镇惊安神,守魂守魄,魂安魄安,脏腑就安,脏腑安正气来复,这叫正气内守,邪不可干。看看张仲景多么伟大,他对病人是用心良苦,方子有条有绪,一点不乱,不愧为医圣也。

病人家属两天后打电话报喜,服药后大拉不止,据患者说拉了很多很多大便,患者一说大便多,老师高兴万分,说那就对了,热病人必有宿实肠垢,虽说患者大便通畅,但他里面还有宿实肠垢,这个宿实肠垢不是大承气症,是大黄症,所以吃过大黄清热泄火、宿实肠垢都下来了。大便拉过患者报喜说能吃能喝非常地高兴,身上很多症状缓解了,也能吃饭了。大肠一通,正气来复,肠空胃无食,饥饿感马上就来,吃过药让他老婆赶紧烤土豆给他吃,多少天不想吃饭,胃口不好,药吃过一天,患者就想吃东西了,口味就来了,我们还敢想像老祖爷张仲景的玄机吗?

同道的,柴胡龙骨牡蛎汤怎么能治肺癌,这就是六经辩证的奥秘,这就是六经辨证的玄机,学会六经辨,大病小病一样看,学会六经辨癌证当作感冒看。

我们看这个方子能治癌症吗,同道的,我们不要多思多虑,不能把一个病名统治了我们的医生的大脑,不能被一个病名牵住了我们的脑子。癌症怎么形成的,我们看上述医理、方剂、理法方药,我们就明白了。对于癌症这个名词有比较困惑,癌症真的是不治之证么?

气通脏腑顺,汗解一身轻

便解精神爽,阳静阴也平。

这就是蔡长福老师的三阳开泰法。

分享

N

同时转发到微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